宋潔沫有些尷尬,她沒想要季騰來說這些的,她只是想要側面的加以警告一下而已。

但既然季騰說了,她還是理解的點了點頭「我也沒有什麼太多的要求,這件事情你們才是受害者,沒有懷孕是最好的結果。」

「你難道就一點也不介意嗎?」季唯川然間問道,這令宋潔沫有點措手不及,她忽然就笑了起來。

「我介意有用嗎?事情已經發生了介意是最沒有用的,倒不如平常心來解決問題的好。」

季騰看著他們兩個人這樣心裡有點不是滋味了,他其實今天叫宋潔沫來還是有一件事情要告訴她的。 季騰看著他們兩個人這樣心裡有點不是滋味了,他其實今天叫宋潔沫來還是有一件事情要告訴她的。

這件事情關係到宋潔沫的身世,所以他必須要說出實話,自己隱瞞了這麼久的時間,真的不能夠再繼續這樣下去了。

「潔沫唯川,其實今天我叫你們來時還有一件事情想要對你們說的,這件事情非常的重要,我不希望你們一輩子都被蒙在鼓子里。」

宋潔沫一聽當時就打起了精神來,她似乎感覺得到季騰將要說的是一件什麼大事。

見到他們二人都板起了臉來季騰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將曾經過去都娓娓道來「其實瑾銘你的父母和我當年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我們一起做生意,當然那些生意都不是那麼的光明磊落,後來,事情敗露了,是你的父親一個人單下了所有才保了我的平安,可是他剛進去沒有多久人就不行了,跟著你母親聽到了這個消息之後也十分的悲痛,才相隔一年的時間就也去世了,臨終前她把你託付給我,如此一來,這就是你從小待在季家我們是養你的原因了。」

宋潔沫聽完簡直大驚失色,這意思便是她的父母曾經也是一個壞人了,她雖然不能接受但是她卻顯得比平時任何時候都要鎮定。

似乎那段記憶是很是久遠的,她想不起來也記不得,自然也投入不了太多的感情進去「季叔叔,您現在告訴我這些是為了什麼?」

她不明白,季騰為什麼要告訴自己這一些事實?飛揚小說

確實她對自己的父母的確是有知情權的,但為什麼會放在這個節骨眼毫無徵兆的告訴她,很顯然,季騰是還有其他目的的。

也確實沒有出乎宋潔沫的料想,但是季騰的目的不是針對她,而是季唯川,只見季騰看向在一旁也是十分訝異的季唯川。

這才接著解釋「其實我告訴你這些不是說給你聽的,我是想要告訴唯川,我希望他能夠對你好一點,是我們季家欠了你,是我們對不住你,所以,我希望你們好好過日子,從頭到尾我也一直在撮合著你們,就是祈禱著有一天唯川能夠替我來好好照顧你來贖罪。」

「那你為什麼不早一點告訴我,如果你早一點告訴我事情也不會是今天這個樣子。」季唯川突然間發怒了起來,他不明白季騰隱瞞這一些是出於什麼樣的一個原因,可是這麼晚才告訴他,事情都已經發生了,現在才來說是不是有點太遲了呢?

「我若是早點告訴你,讓你因為歉疚娶了潔沫,難道這樣子的做法就是對的嗎?唯川我們應該站在別人的角度來思考問題,我們不能總是把我們的一己之私灌輸到別人的身上去,是我從小沒有好好教育你,才把你變成今天這個樣子,可我也希望你能是一個正直的好孩子。」

季騰說著的時候,眼裡含萬千思緒,他很後悔童年沒有給予季唯川好的陪伴才把他變成了今天這個樣子。

但是他真的是把所有的感情都傾注給了宋潔沫,如此一來,他才會希望宋潔沫能夠好好的感化季唯川的。 然而他現在說出了這一切的真相,真的是在宋潔沫的心頭像是貓爪一樣撓了起來,她覺得自己現在百爪撓心不知道自己之後該要怎麼面對這麼一家人。

可是不得不說的是季唯川真的開始對宋潔沫感覺道歉就了,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自己父親欠下的債父債子償,這是沒有人能夠改變的天理循環。

「潔沫,關於這件事情你是怎麼想的?」他突然間安靜下來問道。

可宋潔沫哪能有什麼想法?這件事情來的這麼突然,她甚至都不知道該如何的去面對,至於想法那當然是半分沒有的。

她不知道在父母親那一輩的故事裡面還藏著這麼多的是非恩怨。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這麼多年,我在季家生活也確實是季叔叔您一直都在照顧我的,以前的事情我們都可以揭過不談,我也不希望唯川,因為歉疚繼續和我在一起了。」

這話無疑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料想,之前這段婚姻可以說是宋潔沫苦苦求來的,但如今聽到她說出這樣的一番話,不知道為什麼季唯川的心裡竟然會覺得心如刀割。

他很難受,就像悶悶的有人在捶著他的心臟一樣。

他突然間覺得自己真的欠了宋潔沫太多太多東西了。緣分小說www.51yuan.net

「你的意思是要跟我離婚嗎?」季唯川有點難以置信的問道,他不敢想象宋潔沫會提出離婚,以前一直以為該提出離婚的人是他才對。

可是宋潔沫也搖了頭,她不知道該怎麼做。

「說實話,季叔叔您現在告訴我這些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但是有一點我很清楚,我不想要唯川因為歉疚和彌補跟我在一起這樣對於我和他來說都是不公平的,其次就是,我覺得這件事情確實有點令人意外的,但是您放心,父母那一輩的恩怨,我不會牽扯到現在這個時候來跟您談,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畢竟您養育我也十分的不容易。」

其實季騰能夠想到這一天的,當年是宋潔沫的父母拿著自己的性命來維護他的利益和自由,今天宋潔沫能夠有這樣的個性,很明顯也是遺傳了他的父母。

這一點在季騰看來是很清楚的,宋潔沫從小到大都是這樣的性子,她不爭不搶,一副好像全世界的事情都能與她無關的樣子,所以現在說出這樣的話來也確實不會令人意外和訝異的。

「我不希望你們兩個人的感情受到這件事情的牽連,但是這件事情確實是已經瞞不下去了,我才告訴你們的,唯川我只祈禱你以後能夠對著潔沫好一些,她是個好女孩,這一點你是很清楚的。」

季唯川現在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但是他認為季騰說的沒有錯,自己確實不能再辜負宋潔沫了。

她是一個好女孩,而自己既然娶了她就應該好好收心。

於是他非常鄭重其事的承諾「爸,你放心吧,只要潔沫不嫌棄我,我就絕對絕對不會放棄她的,我想跟她重新開始,慢慢的來算是彌補,也算是替我自己贖罪了。」

宋潔沫臉上掠過了驚喜和驚訝,能夠從季唯川嘴巴里聽到這麼多驚喜的事情,她真的是覺得自己在做夢。 「其實潔沫…」季騰接著說道,像是有什麼難言之隱一般又把話卡在了喉間。

宋潔沫不喜歡有長輩這樣對自己小心翼翼的,她會覺得渾身都不自在,所以現在也用一種非常嚴肅的口氣來回答他們的話。

「季叔叔,有什麼事情您可以直說的,我是晚輩您不需要對我這樣小心翼翼。」

坐在身邊的季唯川顯然也發現了季騰現在情況的不對勁,他忽然看向季騰,只見季騰直接就站了起來,他一時間不明所以。

季騰現在顯得非常的嚴肅,他站起來之後就直接朝著宋潔沫面前走過來,就連季唯川看了都不由得覺得現在的氣氛有幾分古怪。

只見他突然間對著宋潔沫開口,眼裡似乎還儲藏著一點點屬於他男人不輕易展現的淚水。

「潔沫,我現在必須要跟你道一個歉,你父母的事情,再加上這一次唯川鬧的事情是我們季家對不起你,讓你受了這麼多委屈是我沒有完成答應你父母的事情好好照顧你。」

宋潔沫一時間還是不明,所以她不知道該怎麼樣回復季騰這樣的話,她知道這一回無論說什麼都其實有幾分尷尬的。

她從來不需要季騰來對自己道歉,或者是如何,如今這樣的一幕確實是已經讓她無所適從了。

而且季唯川是這一件事情的始作俑者,他不願意讓宋潔沫這樣為難,更加也不願意讓自己的父親來代替自己做些什麼。

他也跟著站了起來,然後認真地看向宋潔沫。186中文網

「如果說非要道歉的話,那麼我也有錯,這件事情是我一手造成的,潔沫也要跟你道個歉。」

一時之間兩個男人同時向自己道歉宋潔沫覺得這個場面只是更加的混亂起來。

她急急忙忙站起身,對著他們二人趕緊擺了擺手「行了,你們兩個真是沒必要這個樣子,我從小到大在季家生活,吃季家的喝季家的甚至季叔叔就把我當成親生女兒一樣,這樣的情意我真的不能夠心安理得的接受你們的道歉。」

說完宋潔沫看了季唯川,也許是她還有話想要對季唯川說就突然間拽住季唯川的手就要往外走。

「我也不求什麼,我就只求接下來我們能夠風調雨順風平浪靜的,季叔叔的身體也能夠健健康康的,下一次我真是不想要聽見你們在說道歉之類的話了,這樣真是在折煞我了。」

「潔沫你……」季唯川被宋潔沫拉著手,一時間也不知道她想要做什麼,他有些茫然的看著宋潔沫。

直到最後還是宋潔沫先一步拉他要往外走。

「行了季叔叔,您趕緊收拾收拾下樓吃早餐吧,我還有事情要和唯川我們就先出去了。」

近身妖孽兵王 說完季唯川只能任由著宋潔沫把自己拉走,等到來到外面的時候,他都還沒有弄清楚宋潔沫現在是為什麼把自己叫出來。

只是他能夠感覺到自己的手腕處有些冰冰涼涼的,那是宋潔沫身上的體溫,一時之間他竟然心跳變得快速的一些,這是前所未有的情況連他自己都變得有些茫然了。

二人來到了季家的後花園,在這裡是最好聊天和說事情的地方。 來到這裡宋潔沫似乎就可以安靜下來,好好和季唯川解決他們之間的事情了。

只要沒有季騰插手,也許她的想法還可以客觀一些,只聽見市叫我瞅瞅先一步,打破了他們兩個人之間的僵局。

「你單獨讓我出來是有什麼話想對我說嗎?」很顯然,如果沒有什麼話要對季唯川說的話宋潔沫又怎麼可能拉著他出來呢?

她看了一眼面前的季唯川,這陣子似乎他真的是瘦了不少,尤其是現在二人四目相對的時候,更加能夠看得出季唯川穿現在臉上的滄桑。

宋潔沫忍了忍心間要說的話,還是用了一個簡單的鋪墊作為開頭。

「剛才你在裡面和我道歉是出於真心的嗎?」感覺這些天日子過得有些快,一時半會兒的宋潔沫竟然覺得有很不切實際的感覺。

尤其是季唯川這樣突然的轉變,令她很是難以入戲。

一直以來她都覺得這像是他故意在季騰面前上演的一出好戲,但顯然季唯川是認真的。

他聽見宋潔沫的質問之後,臉色立即轉變為一絲不苟的嚴謹,為的就是證明給宋潔沫看自己不是那種會對自己的話不負責任的人。

只聽見他義正言辭的說道「我說的當然是認真的,潔沫這件事情本身就是我做的不對,該道歉也是我應該的,你不用覺得我是在敷衍你。」

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宋潔沫和季唯川確定著他的意思了,既然他提了,那麼自己也就相信了。愛書屋

可是現在又回到了原本她在書房裡面所說的問題來,她當時非常清楚的告訴季唯川自己不需要的感情是那種憐憫和歉疚的。

很明顯現在季唯川所說的這些話就不由得讓她會覺得季唯川是出於這樣的情感才來跟自己道歉和在一起的。

於是她也把自己的底線擺了出來「唯川,我剛才在房裡說的話,其實你也聽的很清楚了,我非常明確的告訴過你,我要的感情不是那種憐憫的,如果你是因為歉疚和自責來跟我在一起的話,那我想跟你說我確實是不需要的,我們之間的約定仍然是奏效的,只要你想要離婚,我們隨時都可以去民政局辦。」

沒想到宋潔沫會在這些事情即將要進到尾聲的時候跟自己提出離婚,這樣聽來季唯川不知道她是不是對自己已經失去了信心。

還是說自己後悔的真的太晚了一些?

可是他確確實實是想要挽回的。

「潔沫,你給我一次機會吧,我真的想要好好珍惜我們兩個在一起的時間,之前是我不懂事可是以後不會了,我一定會用盡全力來對待你,我也會慢慢放下念念的,既然娶了你,我就想好好的跟你這樣子生活下去,你給我一次機會吧。」

宋潔沫其實在上一次季唯川跟自己講這種話的時候就已經想了特別久,她分不清楚這是真是假,但是分明也是看見了季唯川眼睛里的真誠。

這很顯然不是能夠輕而易舉就裝出來的。

她當然願意給季唯川這樣的機會,畢竟這個機會同樣也是給自己的。

「我只是怕你沒有想好衝動行事罷了。」 這個問題沒能在早晨得到解決,當天晚上宋潔沫正躺著刷著平板裡面的信息,上面很多都是關於戴若瀅鬧出來的新聞的,其中同樣也有官方的闢謠,也有季氏集團的聲明書。

各種各樣的言論混雜在一塊,一時間也令她覺得有些喘不過氣來,這個時候她的房門被人敲響。

一般在這個點很少有人會來找自己的,剛開始她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可直到那個敲門聲越來越重,她才意識過來是在敲自己的門。

於是她就順口喊了一句進,外面的人就推門進來了。

而進來的人令她吃驚,很訝異,沒想到季唯川這個點會來找自己,她立即要下來。

可季唯川一個動作卻阻止了她。

「我就想著來和你聊一聊的,如果打擾你的話也可以明天再說的。」季唯川說著,可能也是覺得在這個時候打擾她確實有一些不太好了。

而宋潔沫其實是情願跟他有這麼一個機會聊天的,她連連搖手表示自己也沒有那麼早睡。

於是季唯川就在房間裡面留了下來,看他拉了一把椅子坐到宋潔沫的邊上,認真的看著他。

「你想要和我聊什麼?」宋潔沫率先問道,這樣的感覺仍然是不切實際的,她能夠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現在的心跳有多麼的加速。

也似乎是重新認識了季唯川一次,她覺得這樣的感覺異常的美好。

而季唯川看著宋潔沫,他此時手裡正捧著一杯牛奶,不知道怎麼開口。

許是沉默的時間久了,宋潔沫為了緩解氣氛忽然就笑了起來,她這一笑倒是令人有些摸不著頭腦了。筆下中文www.bxzw.net

「你怎麼了你?要說話還不好好說,藏著掖著可不像你以前的風格啊。」

宋潔沫說著眼裡的笑意十分的濃烈,換做是之前季唯川說話都是傷人不眨眼的性子又怎麼可能會這樣拐彎抹角著呢?

很顯然這一次的事情對他改變還是極大的,不然也不至於讓他變得這麼難以言喻。

季唯川只能先從手裡的杯子下手,他把自己手裡的杯子推了出去,放到了宋潔沫的身邊。

「這個是爸讓我帶上來給你的牛奶,你趁熱喝了,晚上喝點牛奶睡覺能夠睡得安穩一些。」

他一邊說著,如果宋潔沫沒有看錯的話,臉上竟然還帶著陽光大男孩的害羞,這不免得讓宋潔沫已在懷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她看了看身邊那杯白色的牛奶,然後又去看了看面前的季唯川,心裡頓時也覺得他這一次真的是有心了。

「你來找我應該是還有別的事情就要跟我說吧?如果只是單純送點東西過來的話,怎麼沒有讓家裡的下人拿進來。」

宋潔沫毫不猶豫的拆穿他,不過這下以來倒是讓季唯川鼓足了一些勇氣。

他來是有事情想跟宋潔沫聊一聊的,但是又說不上來是什麼事,總之就是想聽聽她的聲音。

鍾先生,寵妻入骨 跟他聊一聊一些特別的東西。

「我也不知道該跟你聊些什麼,就是莫名的想要跟你在一起坐一坐,說來也挺搞笑的,我們兩個也是夫妻了,竟然還會連單獨坐在一起都變得這麼尷尬。」 「既然不知道跟我聊什麼,那就我來提話題吧。」宋潔沫到是個開朗的女孩子,她不喜歡看著季唯川為難的樣子。

這樣也不免得覺得有點奇怪了。

而能夠有話題那是季唯川求之不得的事情,他連連點頭對著宋潔沫笑道「你有什麼話就問吧,這一次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哪有那麼誇張,還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我又不是那種會吃人的妖怪說的這麼嚴重。」

宋潔沫開著玩笑,覺得季唯川有一些太過嚴肅了,他們之間聊天的氣氛不應該是這麼嚴肅的。

於是她也儘可能的緩和下來「我就是想問問你之前為什麼這麼討厭我?這也是我一直以來都很想不通的原因,你能告訴我嗎?」

剎那間時間似乎靜止了下來,連著季唯川臉上都有一些糾結之色,他從來都沒有認真想過自己為什麼會這麼討厭宋潔沫。

但有的時候就是莫名其妙的說不清楚,更加也說不上來是什麼原因。

「以前事情是我不懂事,可你現在這麼問我,我一時半會兒還真是想不出來了。」

「你這樣一點都不坦率,這可是你自己把天聊死的。」季唯川趕忙慌了一下,他真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宋潔沫的這個問題。

「我也真是不懂得該怎麼回答你的這個問題,可是我真的沒有認真的想過為什麼之前會對你那樣,也許是因為從小季騰就對你不錯,我難免也會有嫉妒吧。」

「真的就這麼簡單?難道不是因為你覺得我的出現會阻斷了你追念念?」

這是宋潔沫心裡的答案她不知道為什麼會一直這麼認為,也許也是因為季唯川之前對溫念念的感情似乎真的是那麼濃重吧。020讀書

「我知道之前我對念念是有點太過於執著了,我也沒有想到這件事情會傷害到你,不過潔沫你相信我,我現在真的已經在努力了,我一定會對你負責任的,既然娶了你我就一定不會再做出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情來。」

這已經不是宋潔沫這些天裡面聽到的第一次了,其實說了這麼多遍,她是已經相信季唯川所承諾的話。

他不會過於的執著,只是期望著之後能夠不要再有什麼大風大雨了。

「行了你,一提當年的事情你就這麼緊張,真是不知道該說你什麼好了,放心吧!我不是那種蠻不講理的人,你跟念念之間的關係如何我現在根本就不在意,我也相信你答應我的事情一定能夠處理好的,至於時間的話我給你,你可以慢慢來。」

這從來都是宋潔沫的做派和作風,她本身就不會有咄咄逼人的成分在裡面。

從一開始季唯川就十分的清楚。

當天晚上,季唯川等著宋潔沫安心睡去之後才離開的,他第一次那樣這麼乾淨的凝望著宋潔沫。

這個時候也才發現原來宋潔沫真是長相清純,和他身邊各種各樣的女子都不一樣。

這一點倒是令他十分的意外。

真是一開始有些後悔之前他沒能夠認真的好好看看宋潔沫了。

如今一來真的是自己的損失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