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力將她的聲音送上去,蘇曉彤聽得清清楚楚的。

蘇曉彤驚喜地張望一瞬如今只剩下一個小山坡的基地,轉而道:「那洛汐和夢茵呢?」

宮玉的神情黯淡下去,苦澀地回答道:「她們……都死了。」

蘇曉彤的心一沉,不可思議道:「都,都死了嗎?怎麼會這樣?」

她叫機長把飛機停下去,奈何小山坡上根本就沒有能停直升飛機的場地。

夏文棠把夏侯嬰埋了,丟下鋤頭,立馬朝直升機招手,「喂!美女,放一架梯子下來啊!」

這周圍什麼都沒有,假若那架直升飛機走了,他想離開這座孤島就難了。

蘇曉彤看了看他們,親自動手去拿梯子。

夏文棠陡然想起什麼,朝宮玉道:「對了,美女,你是不是能把我再往空間里放,然後帶我上去啊?」

想到那方法萬無一失,他的腦迴路就大開了。

直升機上的梯子這時放了下來。

宮玉朝那梯子一瞥,道:「你自己爬啊!就這麼一點難度都做不到?」

夏文棠當然不會承認,「嘿嘿」一笑,「那不是想省點事嗎?再說了,我剛才挖了那麼大一個坑,現在手臂還酸軟無力,你讓我去爬梯子,恐怕我爬不了多高,手臂就會沒有力氣了。」

一旦手臂發軟,那他豈不就掉下來了嗎?

宮玉看了看他,無奈地搖頭。

伸出手,她將夏文棠籠罩在藍光中,不一瞬就將夏文棠收到空間里去。

然而,讓宮玉怎麼都想不到的是夏文棠竟然在她的空間裏面換衣服。

夏文棠還穿着古代的服裝,而空間里有他的衣服,到了裏面,他以為沒人看到,便將古裝一脫,愜意地把他的衣服換上。

那形象確實帥氣,就是他在宮玉的空間里,一舉一動都在宮玉的意識監控中進行。

於是乎,宮玉就「看」到了一些不該「看」到的東西。

「夏文棠,你個王八蛋。」她氣惱地用意識罵一句。

夏文棠在空間里張望着仰頭問道:「咦!美女,你還能跟我說話啊?」

宮玉簡直想掐死他,怒道:「趕緊穿好,以後再做這種事,我便把你扔到海里去餵魚。」

夏文棠唏噓地抱住胸膛,「不會吧!你看到了?」

「閉嘴!」宮玉煩死他了。

夏文棠愣了一陣,忽然欠扁地問:「那我的身材好吧?」

宮玉意念一動,他便猝不及防地摔在地上,疼得他齜牙咧嘴的。

「哎喲,美女,開一個玩笑而已嘛!你幹嘛這麼認真呢?」

彼時,宮玉已經順着梯子飛躍到直升機上。

蘇曉彤看到她,便淚眼朦朧地問:「小玉兒,洛汐和夢茵呢?在這裏嗎?」

她示意宮玉看藍戒。

宮玉嘆息一氣,「沒有,她們消失了。」

「消失了?」蘇曉彤驚愕得不行。

宮玉描述了一番顧洛汐和藍夢茵消失的情景,她還是不太敢相信。

但她知道宮玉不會騙她,所以愣了愣,便沒忍住地抽噎。

宮玉握着她的手,互相安慰。

夏文棠在空間里想出來,宮玉也懶得搭理他。

直升機飛了幾個時辰后,直接到達A市。

這是宮玉的提議,蘇曉彤沒想過買房子,與基地失去聯繫后,這一時之間,她還挺迷茫的。

從直升飛機上下來,宮玉直接帶着蘇曉彤去她買的住房內。

那房門開着,裏頭亂糟糟的,好在傢具之類的東西都未被砸壞。

宮玉讓夏文棠從空間里出來,順便把他的衣服和從古代帶來的包袱還給他。

夏文棠知道自己安全了,卻是賴著不想走。

宮玉道:「不想走,那就打掃衛生吧!」

「哦!那,那行。」夏文棠抓了抓腦袋,苦逼地答應。

他一個人幹活,宮玉和蘇曉彤則坐在沙發上,許久都一動不動。

宮玉知道自己還要回古代去,先打破沉默道:「曉彤,你的頭會經常痛嗎?」

蘇曉彤點頭,「嗯,經常痛,每個月都會痛一次,不僅我的頭會痛,洛汐和夢茵都會痛。」

「痛起來的時候是什麼癥狀?」

「那級別絕對超過十級,而且是連續的疼痛,有時候得疼兩三個小時,生不如死。就是因為如此,洛汐、夢茵和我才想着把基地給毀了的。」蘇曉彤說完,詫異道:「怎麼,小玉兒,你還沒感受過那種疼痛嗎?」

宮玉搖頭,「大概是我的靈魂去了另一個時空,所以才避開了那些疼痛。」

蘇曉彤苦澀道:「現在基地雖然毀了,可是那晶片還在我們的腦袋裏,大概我們的頭也會時不時的痛。說實話,若是人生要經常體會那種疼痛,感覺活着都挺無趣的。」

宮玉心念一動,道:「曉彤,我幫你取出來吧!」

蘇曉彤一怔,「你能取?」

「嗯,而且很有把握。」

遺憾的是醫者不能自醫,宮玉能幫蘇曉彤把她腦袋裏的晶片取出來,卻是取不了自己的。

蘇曉彤驚喜道:「那好啊!你幫我。」

宮玉道:「你應該知道取晶片有弊端的吧!一旦把那晶片取出來,這些年你去基地后發生的任何事,你就都會忘得一乾二淨的。」

蘇曉彤心塞道:「這意思是我要把你們都忘了嗎?」

挺捨不得的,所以她遲疑了。

宮玉嘆息道:「忘了吧!都忘了的好。幫你取出晶片后,我也該走了。」

。 十月一日。

國慶節,舉國歡騰,文娛事業也百花齊放。

在家裏看完閱兵之後,沈城和晏如開車往電影院駛去。

一轉眼,兩人結婚也有好幾個月了,生活忙忙碌碌又蜜裏調油的,經常讓片場那些單身狗發出狼一樣的嚎叫。

值得一提的是,副導演張利也結婚了,沈城因為結婚了沒能當成伴郎。

兩人的婚禮同樣在社交媒體上引起了一定程度的關注,畢竟這可是巴豆總裁和密斯林助理的婚禮。

說起來,這是哈哈樂第二對結婚的情侶了,有些網民就開起了其他男女主的玩笑,問他們什麼時候結婚?

將車停到停車位上,沈城下車,關好門,晏如就在旁邊等著,等他鎖好車之後挽住他的胳膊,兩個人往電影院裏面走去。

沈城選的是情侶座,就是那種類似於沙發一樣的座位,兩人座,中間沒有扶手什麼的阻擋物,電影院裏又黑,能夠讓情侶們做一些親熱的小互動。

就算髮到國產區也沒有關係,看不清臉的情況下,說這是倆男的咱也信。

結了婚之後,晏如像是解開了封印,婚前的羞澀和不好意思變得無影無蹤,要不是有工作,她都恨不得化身無尾熊,整天吊在他身上。

就像現在,她大半個身子都倚在沈城懷裏,扒拉着沈城的兩隻手放在自己小腹上,她的小手則拿着一盒薯片在那裏吃。

要是沈城也想吃,她就咬着薯片抬起小腦袋,沈城一低頭就能吃到。

沈城樂在其中。

旁邊的人都羨慕壞了!

沒有多少女生願意陪自己的男朋友來看奧特曼,情侶座上坐的大多數是沖着折扣或者手機紅包來的。

沈城旁邊的座位上,龔浩跟柯樂坐在那裏。

本來兩人是打算正常坐的,但是柯樂實在是太胖了,大屁股一下子就佔據了絕大部分的空間,搞得龔浩不得不跟他緊緊擠著。

「你能不能減減肥?」

龔浩一臉惆悵的看着柯樂:「人家情侶擠在一起那叫情趣,我跟你擠在一起是要命。」

「知足吧,省下這麼多錢還不知足?」柯樂胖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再說,咱兄弟倆在一起不就好了嗎,情侶什麼的多沒意思?」

「滾滾滾,看電影呢!」

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電影開始了。

首先就是《迪迦奧特曼》TV里的一些名場面,用一分鐘的時間回顧了迪迦戰勝過的敵人,伴隨着熟悉的BGM,讓人感覺自己又變成光了。

畫面一轉,一艘遊艇上。

一群人站在甲板上,準備着各種複雜的器械。這些人大都不認識,只有一個居間惠隊長算是熟人。

旁邊的小字也寫了,這是迪迦大戰加坦傑厄的兩年後,戰場也是當年的戰場。

「隊長越來越漂亮了。」

居間惠這種成熟的女人,歲月是很難在她臉上留下印記,只能讓她愈發有魅力,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

海面上,有一座漆黑色的島嶼————超古代遺跡,露露耶。

一群人上了岸,這裏沒有任何植物的生長,只有漆黑色、光禿禿的岩石,穿越岩石層,人們從一個山洞中進入。

裏面很明顯能看出來是人類居住過的城市,道路寬敞、牆壁厚實。

在一座緊閉着的大門前,探索部隊停下了自己的腳步,這座大門上密佈著超古代文字和雕像,古老而神秘。

居間惠隊長獃獃的看着那扇門,大腦不受控制的閃過無數從未見過的畫面,那種強烈的危機感襲遍全身。

「這扇門肯定有貓膩。」

龔浩將一把薯片塞在嘴裏,咯吱咯吱嚼著,有些口齒不清的說道。

「不過沒關係,既然居間惠隊長看出來了,那這些人肯定會撤···卧槽!」

居間惠竟然被人拽走了?

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

我堂堂勝利隊隊長現在這麼沒牌面的嗎?

龔浩跟柯樂都驚呆了,薯片都忘了吃了,這跟自己印象中的隊長一點也不一樣啊!

門內,闖進去的探險隊員看到了三具石像,和金字塔內威嚴大氣的石像不同的是,這三具石像動作各異,看上去扭曲而怪異。

「奧特曼石像?」

為首的探測員很興奮的說道:「錯不了,這是超古代戰士留下來的戰鬥軀體,比鄭敬吾的合成石像強一百倍!」

居間惠抬頭看着這三具石像,下意識的說道:「黑暗的巨人?」

畫面一轉,轉到了一個婚禮的現場。

今天是源大古和齊麗娜的婚禮,親朋好友和TPC的隊友們齊聚一堂。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對拜的流程結束后,眾人起鬨說要親一個!

親就親,又不是沒親過。

源大古輕輕吻了下去,然而在即將親到的一瞬間,耳邊響起了一個陌生的女聲。

「很快就會見面了。」

大古下意識的一抬頭,看到滿屋子的朋友都變成了一個穿着黑色長袍的女人。

「靠!又是這種劇情!」

龔浩罵了一句:「搞得這麼狗血,這個女的講禮貌嗎?你是人家前女友是怎麼滴?就不會等人家親完之後再出來?」

下一秒,大古呼的一聲起床,滿頭大汗————原來只是在做夢。

觀眾們鬆了一口氣。

沈大毒瘤還是有點人性的,要是在真的婚禮上搞這一手,那真是一輩子都忘不了的污點啊。

大古和麗娜正開着一輛房車環球旅行,房車是沈城和晏如的,他們兩個的取景地也是沈城兩人度蜜月的時候玩剩下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