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蒙不屑冷笑,沒有足夠的實力自保,強大那就是自尋死路;那就相當於一個小孩坐著龍椅,無論是那些即將被奪權還是想要爭權的,都不會放過滅了小孩的主意。

巫妖神色一暗,這的確是巫妖一族的短板;沒有強大的高手保護,他們醒來的只有屠殺。

「巫妖一族的天賦,如果我沒有感覺錯誤的話,你似乎是控制了他們體內的印記;這樣的話,你可以控制別人的印記!」

凱諾一陣沉思,甘蒙不可能放任巫妖強大,肯定給其加了印記;可是結果根本就沒有用,那就意味著巫妖可以解除靈魂印記。

輕而易舉的殺死麥迪格黑和莫格斯,凱諾和甘蒙不可能一點感覺不到;而且以巫妖的實力,似乎還達不到這麼恐怖的地步。

可是如果能夠控制靈魂印記,直接讓靈魂印記殺死兩人,那就簡單很多了;這是凱諾想到的唯一可能,也是最接近結果的可能。

「沒錯,我控制了他們的靈魂印記;我們巫妖一族的天賦,就是控制靈魂印記;只要種下印記的人靈魂力量不超過我,我就可以隨意的解除或者控制!」

凱諾和甘蒙在一旁聽的目瞪口呆,不得不說,這個天賦太強大了;這不就意味著,只要實力足夠,可以將其他人的奴隸全部奴役!

這個天賦太恐怖了,不愧是第一代死亡主宰一族;怪不得稱霸死亡主神界,被所有亡靈追殺,誰願意成為別人的奴隸。

「這麼強大,肯定有弊端;要不然,你們巫妖不會被屠殺;更不會有那麼多王者出現在魂晶山脈,他們應該隨著第一代死亡主宰消逝。」

「的確有弊端,但是你認為我會告訴你嗎?」

「人族小子,我們合作;滅了這個巫妖之後,這裡就是你的領地了。」

甘蒙面色陰沉,對著凱諾說道;此時他已經有些後悔,不應該那麼狂妄自大。

「哼,你們死亡騎士就是自大;認為只要實力足夠,就可以無所顧忌;要不然,我也不會強大到這個地步。」

「人族小子,巫妖懂得隱忍,為了達到目的甚至可以隱忍百萬年;相信我,跟著他你不會有好下場的。」

甘蒙盯著凱諾,目光滿是陰沉;為了以防萬一,他必須拉攏凱諾;要不然的話,最終得利的很可能是巫妖。

而此時的巫妖,卻是神色中有一絲詭異;一絲分神鎖定凱諾,似乎隨時準備出手。

只不過凱諾神色淡然,看著兩個人,隨意的說道:

「不用在乎我,你們繼續;至於巫妖會不會對我動手,那就不勞你費心了;我這個人素來認為實力為尊,他要是有這個實力,完全可以對我動手。」

凱諾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讓甘蒙神色陰沉;而巫妖卻是面露古怪,似乎有什麼想不明白。

「真的不需要在意我,你們繼續。」

凱諾微笑,讓甘蒙和巫妖感覺到有些壓抑;明知道他們兩個人實力強大,還那麼隨意;要麼就是實力穩壓兩人,要麼就是有其他的想法。

此時聰明的舉動,那就是將兩人全部終結;以防萬一,而且成功率很大。

「不用太在意我,至少現在你們兩個我還沒有放在眼中;而且對於我而言,任何人都有可能是我的敵人;和其中的一兩個為友,也是不錯的選擇;尤其是,這個友與其他人是敵視的。」

凱諾所說的自然是巫妖,他這麼肆無忌憚的大屠殺,自然是與亡靈一族為敵。

而巫妖一族,是亡靈一族的心腹大患;他和巫妖聯手,似乎並沒有什麼壞處。

甘蒙和巫妖自然能夠聽出凱諾話中的意思,巫妖也很快就明白來;一開始凱諾在甘蒙的領地大屠殺,其目的就是為了擴充勢力。

凱諾也研究融合亡靈,那麼他就需要大量的亡靈;只是現如今整個魂晶山脈都已經被劃分好了,哪裡有空餘的地盤。

凱諾想要,那就必然與其中一個領主發生爭執;而魂晶山脈的領主可是歸於王者的,得罪了一個那就是得罪一窩。

凱諾的秘密太多了,他不可能去投靠領主;所以,他只能自己搶地盤;自然而然,就與這個魂晶山脈為敵了。

巫妖一族想要崛起,與魂晶山脈一戰是不可避免的;就是不正面進攻,那也要打偷襲;無論如何,結果都是得罪整個魂晶山脈。

所以凱諾和巫妖,有聯手的基礎;只要不離開死亡神界,他們就可以一直聯手下去。

凱諾一旁看戲,巫妖卻是將全部的精神力集中到了甘蒙的身上;如果現在還懷疑凱諾,那他就是自尋死路了。

不同於巫妖,甘蒙必須隨時關注凱諾;萬一凱諾出手偷襲,那對他可是大大的不利;他可不知道,凱諾究竟有什麼手段;憑藉下位神實力獨身來到他面前,沒有必殺手段,那才是出鬼的事情。

「說真的,你們根本就不需要在意我;對於我而言,你們沒有偷襲的資格。」

凱諾的狂妄讓甘蒙面色陰沉,緊接著其隨意虛空一抓;一柄土黃色的長槍出現在其手中;死亡騎士用長槍,自然是無可厚非的事情;用其他的,他們也不適應。

身上土黃色的戰甲凝聚而出,緊接著密密麻麻的土黃色絲線連通地面;隨後那土黃色的戰甲居然產生一絲波動,給凱諾一種非常強大的感覺。

「土系法則化塵玄奧,就是藉助大地的力量;只要腳踩大地,力量便源源不斷;其防禦力,可以說是所有法則之中最強大的。」

「純粹的物理攻擊和法則攻擊,根本就對其無效;除非是,神王級以上實力。」

巫妖開口,自然是解說給凱諾聽到;看著那大地戰甲,凱諾眼中滿是羨慕。

這所謂的化塵,應該是強化前面的幾種玄奧;因為沒有靈魂攻擊的手段,所以土系的防禦已經達到了一種極致。

「可惜,我們巫妖一族精通的是靈魂!」

「那又怎麼樣,你也得扛得住攻擊!」

甘蒙手中長槍投射而出,其速度之快幾乎是瞬間便到了巫妖的身前;緊接著沒有絲毫的停留,直接穿過其身體。

甘蒙神色一頓,緊接著瞬間陰沉下來;他自然清楚,自己不可能那麼容易殺死巫妖,剛才的那一個攻擊擊中的不過是一個虛幻的身體。

長槍刺入魂晶之中,幾乎沒入了一半;要知道魂晶的強度可是很高的,就是凱諾一次也只能砸下一小塊;而這個甘蒙一槍戳一半,這威力未免有些太大了。

「力量不錯,可惜我們巫妖一族稱霸亡靈界,難不成沒有專門對付你們死亡騎士的招數嗎;這虛無之體,就是專門為你們死亡騎士研究的。」

被長槍穿過的身體發出冷笑,不屑於甘蒙的攻擊;那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的確是讓人很壓抑。

然而甘蒙對此卻是極其不屑,毫不客氣的說道:

「什麼虛無之體,只是你的魂晶可以在身體內不斷的閃避而已;你的軀體,原本就是不存在的。」

「你們巫妖一族的弱點,我們整個死亡神界都知道;想要再次強大,做夢吧!」

死亡騎士隨手虛空一抓,土黃色長槍從魂晶石壁上消失,緊接著出現在他的手中;下一刻其衝天一舉,土黃色的能量瞬間充斥整個大殿之內。

緊接著,死亡騎士的身體瞬間石化;隨後威風一吹,化成塵土;而整個大殿之內,除了土黃色的霧氣之外,根本就沒有其他的東西。

那甘蒙的身影,居然直接消失了;就彷彿黑暗系的暗影術,直接隱藏在這些灰塵之中。

「我想殺你的確不容易,但是你想殺我也是妄想;估計連你也不知道,土系法則化塵真正的玄奧在哪裡!」

無數的聲音從周圍傳來,聽不出準確的位置;凱諾在一旁饒有興趣的看著,絲毫沒有插手的意思。

而此時的巫妖卻是面色陰沉,似乎他真的找不到甘蒙;畢竟土系化塵玄奧太稀少了,誰也不會將自己領悟法則的真正玄奧告訴別人。

「黑暗吞噬術!」

話音落下,在巫妖的頭頂出現一個巨大的黑色漩渦;隨著黑色漩渦不斷的旋轉,恐怖的吞噬力量從中散發而出。

巫妖的神色中露出謹慎之色,不斷的看向周圍;他自然是擔心,甘蒙趁機偷襲他。

只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感覺有些不對勁了;無論他如何吞噬,大殿之中的土黃色霧氣依舊是灰濛濛的,沒有任何的減少。

「去死吧!」

一聲厲喝傳來,甘蒙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其手中長槍土黃色光芒閃動,直接刺穿巫妖的身體。

如此快的速度,巫妖根本就沒有辦法閃避;只是巫妖神色從容,似乎這一擊並沒有給他造成任何傷害。

巫妖正準備開口譏諷兩句,其頭頂的黑暗漩渦突然破碎;一柄土黃色長槍從上刺入他的身體;隨後周圍光影閃動,無數密密麻麻的身影帶著土黃色長槍穿過他的身體。

頃刻間,巫妖面色陰沉;而此時只聽一聲「爆」;那些身影和土黃色長槍瞬間自爆而開;威力之大,幾乎席捲整個大殿。

凱諾靜靜的站在原地不動,爆炸的區域卻是停在了他十丈之外;而等到爆炸之後,巫妖的身體不斷的顫抖,身上的黑袍已經支離破碎,露出乾枯的身體。

其身上傷痕纍纍,氣息有些虛弱;不過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身上的傷口就恢復如初了。

「巫妖一族的恢復能力不是很強大嗎,怎麼到你這裡就只有那麼弱了;是不是,感覺不到黑暗能量了?」

無數的聲音從周圍傳來,自然是甘蒙;聽上去,他沒有絲毫的不妥;只是此時的巫妖,卻是受了重傷。

「你們巫妖不是很聰明嗎,找出我在哪裡啊;殺了我,整個深淵領地就是你的了。」

「給你十個呼吸的時間,如果還不能夠解決我;就輪到我,第二次攻擊了。」

「巫妖,我可是一直很看中你,不要讓我失望啊!」

十個呼吸非常的短暫,巫妖臉色陰沉不已;他從來沒有想到,甘蒙的實力居然如此強大。

此時他才想起,自己對於甘蒙的研究太少了;而且甘蒙的戰鬥,別人很少看到。

這究竟是怎麼樣的手段,難道真的將身體化入塵土之中;周圍的土系法則不斷的聚集而來,甘蒙永遠不會被發現,永遠不會死亡。

巫妖第一次發現自己錯了,而且錯的離譜;這一次的失敗,葬送了他隱忍的數百萬年。

然而當他看向凱諾的時候,卻發現凱諾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對於自己的危險處境,完全不在乎。

為什麼會這樣,凱諾為什麼會不害怕;不應該,這絕對不應該。

甘蒙的實力表現得那麼恐怖,凱諾為什麼不害怕;按道理來說,凱諾現如今應該和他聯手才對;如果自己死了,凱諾凱諾肯定會被殺死的。

而且以甘蒙現如今的實力,為什麼不殺凱諾;是不想以一敵二,還是自身實力不夠。

剛才甘蒙說給自己十個呼吸時間,為什麼不是一百息時間;還是說,甘蒙的手段有限制?

陡然間巫妖眼前一亮,他似乎走進了一個誤區;甘蒙不斷的激自己,究竟是為了什麼?

耗時間,想要速戰速決;甘蒙的這個秘術,根本就撐不了多久。

想到這裡,巫妖頓時恢復一些信心;其神色陰冷,一鼓氣。

「黑暗分化!」

隨著巫妖話音落下,其身體瞬間化成無數黑暗法則之力;緊接著,融入周圍的土黃色法則之中。

此時的空地之上,就只剩下凱諾;看著周圍飄蕩的土黃色霧氣,臉色不由陰沉下來。

「我說你們無聊不,在哪裡躲來躲去的;拼耐心啊,我感覺你們勢均力敵。」

「打不過就躲,現在你們誰也傷不了誰了;可是,你們準備一直這樣下去?」

凱諾說了兩句,可是周圍沒有絲毫的動靜;似乎此時的他們,誰也不想露頭。

「瑪德,都給老子出來!」

凱諾瞬間暴怒,緊接著釋放出領域;頃刻間,巫妖的身影凝固在半空之中,滿臉的震驚之色。

除此之外,土黃色的霧氣之中,一道身影快速的閃動;就彷彿幻影一般,留下一道道虛影。

看到這個虛影,巫妖的眼中滿是驚訝之色;他此時的身體已經完全動不了,而甘蒙的身影還可以如同幻影一般移動;這一切,太不可思議了。

「哎呦額,我的束縛之力都已經開到最大了,你居然還能跑的那麼快;剛才,你速度那得多塊啊!」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應該是強化版的土行術;在土系法則之力中穿行,速度更快一些。」

凱諾解除領域,甘蒙和巫妖的身影全部顯露而出;儘管甘蒙的速度依然很快,但是已經失去了最大的依仗。

「土系法則化塵玄奧,就是在土系法則之中快速移動?」

「不,是將自己變成土系法則的一部分;其強大之處,根本就不是你們能夠想象的。」

甘蒙面色陰沉,這一次他算是真的敗了;他沒有想到,凱諾居然能夠束縛周圍的空間;而且他感覺,那種束縛並不僅僅是只是空間束縛;在其中,似乎還有其他的什麼約束。 秘術已經暴露,就沒有辦法再藏著掖著了;此時再次面對巫妖,甘蒙也有些底氣不足。

「不要介意,只是我時間有限;而且,這個甘蒙有沒有神分身,萬一去找王者,那豈不是太麻煩。」

「神分身,的確有一個;不過,為了以防萬一我已經去找王者了;如果我的本體死了,神分身就會把我交代的一切告訴王者;一個實力達到領主,而沒有辦法被控制的巫妖。」

「你看,關鍵來了;時間有限,耽誤不得啊!」

凱諾一副完全不在意的說道,而巫妖則是面色陰沉;不過很快冷冷一笑,毫不在乎的說道:

「你說的是那個躲在密室的火系神分身吧,放心,他已經被我禁錮起來;不過是普通上位神的實力,你認為我會想不到這一點?」

巫妖冷笑,甘蒙頓時面色大變;盯著巫妖,眼中爆發出無盡怒火。

「去死吧!」

甘蒙身影閃動,瞬間在原地消失;緊接著一道灰色光槍刺入巫妖的體內,隨機爆炸而開。

「我已經知道你的秘密,你認為你的攻擊還會對我有用嗎,」

巫妖語氣不屑,緊接著虛空一抓;頃刻間一隻黑暗大手猛的拍去,不過下一刻就被瞬間擊碎。

長槍虛影穿過巫妖的身體,卻是微微一頓;甘蒙瞳孔一縮,滿臉的不可置信;他居然在瞬間,被黑暗法則之力束縛身形。

「知道你速度快,你還能快的起來嗎?」

巫妖冷哼,其雙目猛的一閉;而甘蒙卻是一槍刺去,緊接著再次炸開。

巫妖噴出一口鮮血,卻是毫不在意;甚至於,連眼睛都沒有睜開。

其身體瞬間崩潰,緊接著恢復如初;看上去,彷彿並沒有受到絲毫損傷。

只是其身上氣息非常微弱,表面傷痕纍纍;看起來似乎是不想反抗,任由甘蒙殺戮。

只是越是如此,甘蒙臉色越是難看;他自然不會愚蠢的認為,巫妖真的束手待斃,讓他隨意出手。

凱諾在一旁看的認真,不得不說這兩個傢伙實力都不差;都是七級傭兵的實力,而且還是七級傭兵中的頂尖角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