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虎突然轉身,化成一道流光,頭也不回走了。

「暗虎,你這個孬種,居然不戰而敗,你就是個垃圾。」申箭不由得大罵起來。

「我再孬也打得你找不到娘,你有什麼資格說話。」暗虎聲音漸漸遠去。

「葉雄,你還愣著幹什麼,還不是去追?」申箭急道。

葉雄哇一口血吐了出去,心道:「你去追追試試。」

瑰冠 他現在終於明白了,他的實力跟暗虎在伯仲之間,兩人再打下去,誰輸誰贏都不知道。

最大的可能就是兩敗俱傷,如果他拼盡全力,打傷暗虎,申箭再出手,有可能還真將暗虎殺了。

但是他的目的,不是殺暗虎,而是收服!

「阿雄受傷了,別追了。」幽冥連走了上去,關心地問:「你沒事吧?」

「沒事,輕傷,養一段時間就行了。」葉雄回道。 周圍的圍觀者,紛紛圍了過去。

看到葉雄的目光,神色完全變了。

他雖然沒有打敗暗虎,但是能讓暗虎落荒而逃,說明他的實力,已經不輸於暗虎了。

顯然,他的實力已經在申箭之上了。

孟詩琴沒有過來,因為他的正牌妻子玄冥魔女在那裡,但是她的目光之中,滿是欣慰。

一百多年間,他已經由一個剛從邊遠星域而來,被人追得到處跑的小子,變成了現在真仙界的第一人。

第一人,絕對的第一人。

「恭喜妖王大人,成為真仙界第一人。」遠處,一名妖族的修士,突然大聲說道。

這話,雖然有拍馬屁的味道。

但是,聽了挺受用的。

「什麼第一人第二人的,修鍊一道,本無盡頭。」 霸道首席你別跑 葉雄擺了擺手。

申箭嘆了口的氣,走到葉雄面前,說道:「葉雄,以前是我太狂妄了,我向你道歉。」

他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小雞肚腸。

今天,如果不是葉雄,他怎麼死都不知道。

「咱們還是快點聯絡任逍遙,別出什麼問題了。」

葉雄一邊說,一邊拿起任逍遙的本命元氣溝通。

三人各自為戰,現在任逍遙不知道跟暗虎的左使和平戰得怎麼樣了。

正準備溝通,突然半空之中,一道人影出現,正是任逍遙。

「怎麼樣了?」申箭連忙問。

「打不過,溜了溜了。」任逍遙連連搖頭,身上受傷不輕。

「打不過正常,這些傢伙,實戰力太厲害了。」申箭說道。

「你們呢?」任逍遙奇怪地問。

「你猜。」葉雄笑道。

「紫妃被你殺了,暗虎被你們打跑了吧?」任逍遙猜測。

「你怎麼知道?」申箭瞪大眼睛。

「我早就跟你說過了,葉雄的實力不弱,紫妃肯定不是他的對手。至於暗虎,他沒那麼容易死的,所以我猜測他被你們聯手打跑了。」任逍遙道。

「這一點,你猜錯了,我們沒聯手,是葉雄把他打跑的。」申箭道。

任逍遙震驚地看著葉雄,似是在求證。

「大家沒事就好,咱們先回去療傷吧!」葉雄不想太裝逼了。

這裡的人目光看著他,都讓他有些不好意思了。

……

暗虎逃出幾百公里,這才停了下來,哇地吐出一口血。

一道人影落到他面前,正是左使和平。

「殿主大人,你怎麼了?」和平震驚地問:「申箭這麼厲害嗎?」

「申箭算個屁,我是被葉雄打傷的,不過,我估計他也好不到哪去。」暗虎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跡。

「葉雄,他居然這麼厲害,難不成紫妃就是他殺的?」

「連我都被他打傷,紫妃又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暗虎嘆了口氣,說道:「我原來以為,申箭才是最大的隱患,一直都沒怎麼將葉雄看在眼裡,沒想到,他居然成長到這種地步。」

「殿主大人,咱們現在怎麼辦?」和平問。

「先回聖界吧!」

「這裡怎麼辦?」

「紫妃死了,葉雄實力不在我之下,申箭實力也不在你之下,再加上任逍遙,咱們根本就沒有勝算,只能回到聖界慢慢等他們。只要他們想飛升神器,就必須要去聖界,到時候,咱們慢慢再跟他算帳。」暗虎一邊說,一邊運功療傷。

「這裡是他們的地盤,等他們去了聖界,咱們慢慢跟他算賬。」和平罵道。

等暗虎療傷片刻,兩人就回聖界了。

……

某處秘地,葉雄跟四名轉世神將呆在一起,商量著。

「葉雄,你有什麼打算?」任逍遙問。

「暗虎應該跟和平回聖界了,咱們短時間應該不會有問題,聖界一行,咱們要好好準備了。」葉雄說道。

「咱們一起上神界通道打天下,把聖界的光明神殿也毀了,讓他們知道得罪咱們的下場。」申箭說道。

「現在還不是跟光明神殿硬撼的時候,我建議,咱們再進入修羅境修鍊一段時間,等實力更強一些,再去聖界。」葉雄說出自己的看法。

「我看不必,以你的實力,連暗虎都不是對手,在聖界之中,未必有多少對手。」申箭說道。

「這一點你就錯了,聖界之中,聚集太多的天才,這些人的實戰力,全都非常變態,飛升神界,不是那麼容易的。」任逍遙說道。

「任逍遙說得沒錯,聖界的強者必定很多,神界是整個宇宙之中最後的殿堂,能飛升的也就是那麼幾個,幾十萬修士爭奪那麼一個名額,可想而知,會有多慘烈。」葉雄說道。

「那就這麼決定,咱們先在這裡呆一陣時間,然後繼續前往修羅境歷練。」

決定之後,一行人各自離開,去辦自己的事情了。

葉雄跟幽冥一起,等大家都不在的時候,幽冥的臉一直崩著,也不說話。

顯然孟書琴的事情,她還很不高興。

「老婆,咱們去哪?」葉雄當作不知道她的情緒一樣,笑著問。

「你去哪關我什麼事。」幽冥冷哼一聲。

「你是我老婆,當然關我的事了。」

「你還記得我是你老婆嗎?」

「我怎麼會不記得。」葉雄看了她一眼,試探著說道:「如果你不高興,我可以跟孟姑娘說清楚。」

「說什麼,睡了人家就不要是吧?」幽冥白了他一眼。

「那只是意外,孟詩琴為我付出了不少,當然,她在我的心目中,是遠遠比不上你的。」

「懶得理你,你現是真仙界第一人了,誰還敢管你。」幽冥還在生悶氣。

兩人之間走到現在這一步,說分開,那是不可能的。

葉雄知道不可能,幽冥也知道不可能,如果能離開,早就離開了。

她心裡,對於他的花心,已經有點麻木了。

「走吧,咱們回去看看心怡他們,咱們很久沒去見見她們了。」葉雄笑道。

幽冥點了點頭,兩人找個安全的地方,放下黑色石板,然後通過黑色石板,通往逍遙星。

接下來的日子,葉雄跟自己幾個女人過了一段開心的日子,好好陪她們。

逗留一個月之後,葉雄跟幽冥再次回到真仙界,準備跟申箭一行前往修羅境。

幽冥跟左不韋的實力雖然還弱,在修羅界很危險,但是葉雄拜了林正南為師,他肯定會關照他們,安全這一點上,他根本就不用擔心。

回真仙界之後,葉雄抽空找了個時間,溝通孟詩琴見個面,兩人好久沒有聚過了。 葉雄見到孟詩琴的時候,孟詩琴嘴角帶笑,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她走到葉雄面前,抬頭看著他,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葉雄親她一下,算是給她的回應。

「我還以為你不來看我了呢!」她道。

「怎麼會,你是我的女人,我怎麼可能忘記你。」葉雄笑道。

「你老婆怪嚇人的,我還以為你怕她了。」

「以前怕,但是現在不怕了。」

「為什麼?」

「因為,她拿我沒辦法啊!」葉雄笑道。

孟詩琴笑了,摟著他道:「遇到你這種男人,確實沒辦法。」

換在以前,她不會有這種感覺,但是現在,她喜歡上一個男人才知道,哪怕這個男人有多少缺點,也沒有辦法了,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這就是女人的命運。

「確實沒辦法,誰讓我這麼有魅力。」葉雄摟著她笑道。

孟詩琴身上有種非常吸引葉雄的地方,就是她身上那股書香之氣,這其餘的女人沒有的。

久旱遇甘霖,兩人分開十幾年,好不容易相聚,自然別有味道。

這段時間,葉雄都呆在孟詩琴身邊,一邊修鍊,一邊與她做些不能描述的,那滋味不足為外人道也。

這天晚上,孟詩琴睡下之後,葉雄悄悄起床,來到隔壁房間,打座修鍊。

真仙界的事情算是了了,接下來,他得考慮前往神界通道了。

「以我現在的實力,前往神界通道,雖然能自保,但還是讓自己無法滿意。」

「除非我的實力更加強大,至少能打贏暗虎,前往真仙界才能完全安全,擁有跟神界通道最頂尖的高手爭奪飛升神界的資格。」

葉雄考慮自己身上的神通,看看哪些神通可以升級,最後決定,先修鍊出真猿七變跟剩下的青龍變,真鳳變,這些神通是可以修鍊升級的,至於梵聖功,他已經進階到第六層,天魔功進階到第七層,短時間之內,難以再進一步。

「真猿七變上古神猿需要神猿王自系血脈,十萬年冰晶,惡魔果實,自身佛心足夠。」

「除了惡魔果實,其餘的條件我全都具備了,只要師傅願意送我惡魔果實,進階真猿七變不是問題。」

惡魔果實是修羅界用積分兌換的物資之一,換在以前,葉雄覺得難以登天,但是現在,他知道修羅境背後的掌控人就是自己的師傅,所以就覺得沒什麼問題。

葉雄從身上將真鳳變的修鍊方法,跟那一瓶子從火炎身上得到了血脈拿出來。

五靈變分為真猿變,玄武變,青龍變,白虎變跟真鳳變。

傳聞五靈變,是妖族中最無上的神通,如果能全部修鍊成功,能得到逆天的實力。

姑且不說這傳聞是真是假,只有要機會,葉雄都願意一試。

將真鳳變的修鍊小冊拿出來,葉雄仔細地研究著。

真鳳變跟青龍變、真猿變一樣,開始的三變都比較容易,不需要額外靈藥輔助,第一二變連真鳳血脈都不需要。

葉雄了解之後,開始修鍊起來。

半天時間,葉雄就修鍊成了真鳳變第一變。

速度快得,讓葉雄都有些意外。

可能五靈變之間,本來就有些相似之處,只是大同小異而已。

接下來,葉雄修鍊第二變。

第二變花十天時間左右,學會第三變之後,葉雄開始將真鳳血脈注入身體之中,然後開始修鍊第三變。

一個月之後,葉雄終於成功修鍊到第三變,可以使用真鳳血脈神通火焰了。

雖然火焰的實力還弱,但是也為自己打開了另一扇修鍊的大門了。

從第四變開始,真鳳變就開始變得困難起來,不但難以為修鍊,就連所需要的輔助靈藥,也是極其罕見,葉雄無奈之下,只好將修鍊壓后,等到以後找到輔助材料,再行修鍊。

轉眼之間,一行人約定進入修羅境的時間就到了。

葉雄告別孟書琴,去跟申箭一行聚合。

葉雄,幽冥,左不韋跟任逍遙就在通往修羅境的那面峭壁之中會面,但是申箭還沒來。

等了一個小時,還是沒見申箭,任逍遙溝通申箭,也沒得到回復。

「申箭一向很守時,會不會出什麼事情了?」左不韋擔心地問。

「真仙界中,除了阿雄,沒人是他的對手,應該不會出什麼事情才對。」幽冥道。

「會不會是,暗虎還沒有離開真仙界?」任逍遙道。

一行人正在猜測,突然一道流光從遠處而來,瞬間來到一行人面前,卻是玄武境的二公主洛冰。

「不好了,我姐夫被玄武境來的人困住,你們快去救他。」洛冰剛過來就急道。

「玄武境來人了?」左不韋震驚道。

「他現在在什麼地方?」葉雄急問。

「就在此地往北三十萬公里。」

三十萬公里對於他們來說,只是很短的距離。

一行人施展流光術,朝洛冰所說的地方飛去。

十分鐘之後,一行人面前出現一片冰寒之地,面前狂風怒號,冰雪風暴。

此地不是極北之地,出現如此厲害的天地異像,只有一種可能,就是人為帶來的。

果然,在冰寒的風暴中間,五道人影正在中間大戰,其中一人,但是申箭。

其餘的四人全都身穿白色戰袍,身上散發著極度冰寒的氣息,顯然是玄武境的人。

「他們四個是玄武境的四大玄將,是玄武境合體境界之下屈指可數的強者。」洛冰說道。

葉雄瞬間移到五人中間,一招佛魔掌將其中一人震飛,然後施展真猿六變,將第二名用肉身撞飛。人還在半空的時候,他瞬間抽劍,一劍將第三人劈飛。

最後一人被他可怕的氣勢逼退,不敢迎戰,遠遠地退了出去。

正在大戰的五個人,被葉雄一出手就逼退了,這實力讓旁邊的洛冰嚇死緊捂嘴巴,不敢相信。

這傢伙,怎麼變得這麼厲害了!

「你是何人,敢管我們玄武境的事情,活得不耐煩了嗎?」其中一名玄將站出來,怒道。

「我叫葉雄,申箭的朋友,也是從你們玄武境中離開的人員之一。」葉雄淡淡地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