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掌柜的也是會意,便立馬吩咐廚房弄出一桌好菜來。

正當幾人吃得有勁的時候,只見從大門口進來一行人,而這一行人當中,也正有張兵,而領頭的人,卻是一名老者,並不是張家的家主張洪!

「三長老,就是這些人打的我!」張兵對著身前的這名老者說道。

張家三長老看了一眼張兵,然後冷哼一聲,便直接看向葉風他們。

他看到眼前居然會有秦家的人在,他的心裡也是有些沒底,畢竟現在張家,正百秘謀一件大事,所以他也不想在這個時候節外生枝。

「這不是秦家的兩位公子嗎?」張家三長老張豐一臉陰霾的看著秦凌二人說道。

「喲,原來是張家三長老啊,怎麼?我們不能在這裡吃飯嗎?還是說這家酒樓是你張家的?」秦凌一臉不屑的看著張豐說道。

張豐等人也是一臉難看,現在這秦凌分明是不給他面子啊。

這時候,正在低頭吃東西的玉雪菁也是抬起頭來,看向了張豐等人,這一抬頭不要緊,連張豐這種老頭子,在看到玉雪菁的時候,也是一臉的激動啊,不過他好像在看向玉雪菁的時候,卻像見了鬼一般,一下子抖了一下!

因為他張豐以前可是在一次意外情況之下,見到過玉雪菁的,但是現在在這個地方再次看到她的時候,他張豐也是傻眼了,雖說激動歸激動,那也要有命去享受啊。

隨即張豐便屁顛屁顛的跑到葉風他們桌子前,對著玉雪菁一臉恭敬的說道:「晚輩張豐見過青丘山大王!」

張豐這一說,秦凌與秦天兩人這才反應過來,他們兩個怎麼也沒有想到,他們居然會和青丘山的大王在一起用餐,青丘山的大王,他們雖說沒有見過,但是卻是聽說過的啊,論實力,比他父親實力還要強大啊!

原本他們在最初的時候,就應該想到啊。

「哦?你居然認得奴家?」玉雪菁有些意外的看著張豐。

「前輩,在下以前有幸目睹過前輩一次,所以在下自然是認得!」張豐顫顫驚驚的看著玉雪菁說道,但是他這樣越是恭敬,那就越是看不起她玉雪菁,他這一叫玉雪菁前輩,那豈不是說她老嗎?被一個老頭子說自己老,那不是打自己臉嗎?

別看玉雪菁一臉微笑,現在玉雪菁連殺他的心都有了。

「哼!你叫我前輩?難不成奴家很老嗎?」玉雪菁一臉不爽的看著張豐說道。

這時候,張豐也是嚇傻了,他先前說表達的,居然是在說她老,但是對於張豐來說,他並沒有想到這些,畢竟在他看來,玉雪菁的實力強大,自然要稱前輩了,如果不稱前輩的話,那又該如何稱呼呢?

「在下不敢!」張豐一臉難看的看著玉雪菁說道。

「哼!在這裡我不想殺人!給你們三息時間滾出這裡!否則的話,別怪我血洗你們張家!」玉雪菁說完,整個玄師三階的實力,一下子爆發出來,嚇得張豐連告辭都沒有說,便領著張兵等人立馬跑出了酒樓。

跑出酒樓之後的張豐,臉色一陣蒼白!他著實也是被嚇得不輕啊,開玩笑,玉雪菁說要血洗他張家,那就跟玩似的,就算整個張家聯合起來,那也不是人家的對手啊,而且還不算青丘山上面的另外兩頭玄師妖獸。

不過張豐並不知道青丘山現在的情況罷了,當然,就算他知道,他也不也招惹玉雪菁啊。

「三長老,您老都是玄者九階的實力,難道還怕一個小小的女人不成?」張兵有些責怪的看著張豐說道。

先前玉雪菁的那威壓,也只不過是針對他張豐罷了,所以在他身後的那些人,並沒有感覺到玉雪菁身上的威壓罷了。

「走!咱們回去再說!」張豐也不敢在這裡多逗留,立馬帶著張兵一行人朝著張家奔去。 被兩次打擾吃飯的眾人,也再沒有了心情繼續吃下去。

「咱們走吧,這裡沒意思!陪我出去逛逛!」玉雪菁看著葉風微笑著說道。

葉風點了點頭,便與玉雪菁一起站了起來,秦凌與秦天兩人自然也是一起,陪著葉風與玉雪菁一起來到外面逛了起來。

而這時候的玉雪菁哪裡還像一個山大王啊,完全就像一個小女孩,見到喜歡的就直接拿走,秦凌與秦天見狀,也是立馬跟在後面付錢,當然,付錢這種事情,那還是交給小弟來做,他葉風好歹也是秦凌與秦天的主子不是。

這一逛就是半天,還好有空間戒指,玉雪菁見到喜歡的東西,便一股腦的往空間戒指裡面扔,那些賣東西的小販見到玉雪菁這一下子就將他們所有的東西給買空,他們自然是欣喜不已,不過這對於秦凌他們來說,所花費的也只不過是一些小錢罷了,能夠讓這樣一尊大神高興,就算花再多的錢,他們也願意啊。

就在這時,玉雪菁進入一家賣衣服的店鋪裡面,店小二也是無比熱情的迎了上來,玉雪菁只是說了一句,把這裡的東西全部買了。

店小二一聽,也是有些傻眼了,如果不是玉雪菁太美的話,而且身後還跟著秦凌,否則這店鋪的人,肯定會認為他們是來搗亂的。

「小姐,您是說要把這裡的衣服全部買下嗎?」店小二一臉激動的看著玉雪菁說道。


「你廢什麼話呢?玉小姐說什麼,那就是什麼,把你們這裡的女性衣服全部拿出來!隨後自己到我秦家賬房去結賬!」秦凌一臉冷冷的看著這名店小二說道。

店小二聽到秦凌這樣一說,自然也不敢再多說什麼了,隨即店鋪掌柜的與一個女子從後面走了出來,當他看到玉雪菁與秦凌他們來的時候,也是嚇了一跳。

不過店小二卻立馬走到掌柜的面前,將玉雪菁要買下他們所有女性衣服的事情告訴了掌柜,這時候掌柜的也是皺起了眉頭,就連那個女子也是皺起了眉頭,這個女子不是別人,正是張家的大小姐,也就是張兵的妹妹,張雪!

現在一邊是秦家,一邊是張家,掌柜的兩邊人都惹不起啊,而且他先前已經答應了張雪,因為張雪來這裡的時候,也已經把他們店裡的女式衣服全部包下來了,但是現在又來一個秦家的人!

這讓他如何是好啊。

見到掌柜的一臉為難的樣子,秦凌也是立馬問道:「我說,你這個樣子,是不是想做我秦家的生意嗎?」

「秦大公子……這……」掌柜的一臉為難的說道。

就在這時,張雪卻是立馬說道:「秦大公子,真是不好意思啊,這裡的東西已經被我全部包下了,如果你們要買衣服的話,可以去另外的店鋪裡面買!」

「我倒是誰,原來是張兵那個廢物的妹妹啊!你們兄妹倆還真是與我秦凌有緣啊,先前那張兵被打成豬頭,不過我秦凌沒有打女人的習慣,這家店鋪的東西,我全部買下來!」秦凌一臉不屑的看著張雪說道。

而這個張雪也不是一個省油的燈,或許是因為他們張家的人,這些人實力強大起來,自信心暴棚,所以這個張雪與那張兵也是一樣,完全就是一個紈絝子弟啊。

「秦凌,你什麼意思?掌柜的已經下了我的錢,那這些東西就是我張雪的!你憑什麼和我搶啊!」張雪一臉憤怒的看著秦凌說道。

「是嗎?既然你買下這裡的衣服,那我也不跟你搶了!掌柜的!這家店鋪我葉風買下了!你開個價!」葉風站出來,一臉冷冷的看著張雪與掌柜的說道。

「這……這位公子……您是說想要買下在下的店鋪?」掌柜的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葉風說道,當然他也不是傻子,能夠與秦凌一起來的人,身份地位會差嗎?而且看樣子,秦凌好像還十分討好這個葉風。

「不錯!你直管開個價!無論什麼價格,我都接受!」葉風一臉不屑的說道。

「哼!你以為你很有錢嗎?居然還叫掌柜的直管開價?我看你就是來搗亂的!掌柜的,你的店鋪,我也要買,你開個價吧!我出一百萬兩銀子!買下你這家店鋪!」張雪一臉冷冷的說道。

她不差錢,她張家更不差錢,買下這樣一個店鋪,那就只是九牛一毛的支出罷了。

「一千萬!」葉風說道,而且價格直接提高了十倍,這讓張雪也是一臉的難看!

「一千萬?你以為我沒有嗎?我出兩千萬!」張雪也不客氣,而且她身上所帶的錢財,那也不是小數目!而在這黑土城裡面,就算張雪帶再多的錢,也沒有人敢搶她的。

「一億!」葉風再次喊道。

一個億的銀兩對於葉風來說,那就只是一個數字罷了,雖說這個店鋪值不了那麼多錢,但是葉風就是要爭一口氣!

「哈哈哈……一億?我看你們就是來搗亂的!這個店鋪根本值不了一億!」張雪身上帶的錢,雖說不止這個數,但是這個店鋪的價值根本不值這個數,所以他也是一臉戲謔的看著葉風等人。

「是嗎?」葉風說完,只見一座如小山般的銀兩直接從空間戒指裡面倒了出來,而這一次,葉風足足拿出來一億一千多萬銀兩,如果是銀票的話,或許還不會有如此大的衝力,但是這可是一億多的銀兩啊,直接擺在眾人的眼前,掌柜的看到眼前堆積如山的銀兩,也是嚇得不輕!雖說他這個店鋪一天的收入也不少,但是想要賺到一億多的銀兩,估計他這一輩子也賺不了這麼多啊!

張雪的臉色自然也是十分的難看,沒想到在這黑土城裡面,居然還有人敢跟她作對,而且還只是一個外地人!

「你倒底是什麼人?你可知道我是張家之人!你這樣做,那就是與我們張家作對!就算在黑土城有秦家保著你,但是你有種一輩子都不出城!我倒要看看,敢跟我們張家作對的人,倒底有幾條命!」 張雪直接朝著葉風放出了狠話,他沒有想到這個葉風,居然可以拿出這麼多錢來,一億銀票或許沒有多少震撼力,但是一億的銀兩,卻是十分的衝擊人的視覺神經。

「如果你那廢物哥哥在這裡的話,我敢保證你說出這樣的話,無須我動手,他就會將你給廢了!不過你一個女人,就要學會矜持一點,否則的話,將來恐怕沒人敢娶你,估計就算倒貼給別人,別人也不會要你。」葉風一臉不屑的看著張雪說道。

「你……你……氣死我的!你們給我等著,這個仇我一定會報的。」張雪撂下一句狠話,就帶著她的丫環直接離開了店鋪,直到她走了之後,店鋪老闆現在才真正的發現,原來與秦凌在一起過來的人,還真不是一般人啊,可以直接拿出如此多的銀兩,就算是他秦凌也一下子拿不出這麼多錢來。

雖說先前葉風說要拿一個億買下他這家商鋪,但是他敢收嗎?答案是他不敢……

「這位公子,其實我這店值不了那麼多錢的,如果您真的想要收購下來的話,價格只需要一千萬兩銀子就足夠了。」店鋪老闆一臉恭敬的看著葉風說道。

葉風擺了擺手,說道:「我說過拿出一億買下你的店鋪,就不會再收回去,而且這裡也不止一億,你直接收下,以後這家店鋪就是我葉風的了,不過你卻可以在這裡繼續工作,至於錢方面,我不會虧待你的。」

店鋪老闆一聽葉風居然真的拿出一億來收購他的店鋪,就算他以後免費在這裡工作,做一輩子,他也願意啊。

「這……」掌柜的有些激動,以至於都不知道該怎麼說話了。

「好了,既然葉公子說了,那你就收下,以後這家店鋪就是葉公子的產業,以後你們這些人的工資也可以直接到我秦家來結!」秦凌有些不耐煩的看著掌柜的說道。

現在這家店鋪也就完全屬於他葉風的了,隨即葉風便對著玉雪菁說道:「現在這裡的一切,你可以隨便拿。」

「咯咯咯……沒想到你還真是有錢啊。像你這樣的小男人,我還真是喜歡……」玉雪菁說完,便將一隻手搭在了葉風的肩膀上面,讓葉風一下子還有些接受不過來。

「哪裡……」葉風一臉尷尬的說道。

其實他身邊有一個像玉雪菁這樣厲害的高手,他高興還來不及呢。錢財乃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能花這麼一點錢,得到一個如此的保鏢,他葉風還是賺大發了的。

就是不知道這個玉雪菁會不會一直呆在葉風的身邊,這才是葉風最為擔心的地方。

玉雪菁好像能夠看穿葉風心事一般,不過她並沒說出來罷了……隨後玉雪菁便在店鋪裡面,將那些好看的衣服全部收刮進入自己的空間戒指裡面,雖說葉風現在不差錢,但是經過先前玉雪菁的購物瘋狂那也是嚇得不輕啊。

如果落在他前世的話,像這樣購物,估計他葉風還不得被嚇死啊。

但是能夠與這樣的美女在一起,就算是死那也值得了。

很快,玉雪菁帶著葉風他們,可以說,將整個黑土城給收颳了一遍。

而最初那個張雪,原本她想回去搬救兵的時候,最後家族的人在得知她要對付的居然是秦凌他們一伙人,張家的人也是嚇出一身冷汗,連忙將張雪關了起來,生怕她干出什麼傻事情來。

張雪在得知她今天居然得罪了大人物,也是嚇出一身冷汗來,如果不是自己跑得及時的話,說不定自己就被那玉雪菁殺了,而且他們張家還不敢報仇!這才是最為憋屈的地方。

現在張家的人也是亂成一鍋,畢竟今天張洪的兒子和女兒,都將葉風他們一行人給得罪了,如果他們真的想要對付他們的話,那他們張家在黑土城就完了。

「族長,想必他們與那秦家的人在一起,他們今天晚上應該會在他們秦家,不如咱們帶著他們兩個去秦家一趟,與那玉雪菁道個歉?」三長老張豐看著張洪說道。

張洪點了點頭,雖說他有著玄師一階的實力,但是在玉雪菁的面前,他就是一個屁,人家只是隨便動動手,就可以要了他的命。

「不過咱們就這樣去他秦家與那玉雪菁等人賠禮道歉的話,那是不是顯得咱們張家就要比那秦家低上一頭?雖說那秦長東的實力有玄師二階,但是他想要打敗本族長,那也不是那麼輕鬆的一件事情……」張洪表情嚴肅的說道。

「族長,咱們是去找那玉雪菁的,又不是找他們秦家,與他們秦家何干呢?要怪就怪那秦家小子運氣好,居然會結識到玉雪菁這樣的強者!」張豐一臉鬱悶的說道。

如果說張兵有秦凌那樣的運氣,能與他們交好的話,那也不會出現這一檔子事情啊。

「好了,那咱們等下就帶著那兩個沒出息的孽子去秦家一趟吧,但願可以消除玉雪菁心中的怒火!」張洪對著眾人說道。

而這時候的葉風他們一行,已經來到了秦家,陪著玉雪菁她逛了一天的商鋪,眾人身體上面,雖說不怎麼疲憊,但是心靈上卻是十分的疲憊不堪啊。

這可是葉風來到這個世界上第一次陪女人逛街,奈何他與本尊融合之後,有著玄者境界的實力,依舊感覺十分的疲憊啊。

當他們進入秦家的時候,秦長東也是與眾長老一起前來迎接,當然他們前來迎接的並不是葉風,而是玉雪菁,畢竟這些人當中,也就只有玉雪菁有資格讓他前來迎接了。

「在下秦長東,率秦家子弟,前來迎接玉姑娘!」秦長東看著玉雪菁一臉恭敬的說道。

「呵呵,沒想到秦小子你都成為族長了,時間真是過得飛快啊!」玉雪菁一臉微笑的看著秦長東說道。

秦長東也是一臉尷尬,玉雪菁在他很小的時候,他就見到過,而且那一次他也是隨家族的長輩通過青丘山時,見到過一次玉雪菁,而且那一次玉雪菁居然從妖獸們的利爪下救下了他們。 星月王宮,清琿殿中。

星月王親自設宴盛情款待龍涏迎親使。

此刻,大殿中央盤坐著一位蒙著鵝黃色面紗的歌姬,她正埋頭專註地撥弄著古琴琴弦,一邊彈奏一邊演唱。

大殿左側坐著星月國的幾位位高權重的大臣,其中亦有一些不乏來濫竽充數的混吃混喝湊熱鬧的閑人。

殿堂右側坐著的便是龍涏國的迎親使團,初到星月,禮儀上不免顯得有些拘束,但也對付的得心應手,不失方寸。

蘇錦煜與龍飛舞的座位相對。席間,蘇錦煜每每飲上一杯濁酒,便要睨一眼對面戴著面具的白衣男人,直覺告訴他此人不是等閑之輩。

雖然他戴著面具,可蘇錦煜總覺得在哪裡見過他,眼神神韻,身姿氣質,不管他是如何的裝模作樣都不會騙過蘇錦煜睿智的心神。

而龍飛舞怎會察覺不到對方的異常舉動,蘇錦煜每一次的舉杯飲酒,心思和視線卻不在酒上,一直偷偷瞟著他所在的方向。

龍飛舞甚至懷疑他們之前見過一次,如今對方會不會認出他來?

或許他的擔心是多餘的,對方只是出於好奇。他們相對而坐,面具之下是一張什麼樣的臉,換作是他他也會忍不住偷偷去看的。

「貴國親使初來我星月國乍到,孤王本應親自接見,奈何近日國事諸多,實在是分身乏術。若當真有禮數未盡,招待不周的地方還望貴國親使見諒。待我星月國長歡公主與貴國皇子成親之日,定然不負眾望,送上誠摯大禮。」

大殿之上居高臨下的星月王舉杯歉然,態度懇切,讓人深為動容。



殿下龍飛舞聽聞,從容淡定地回道,「貴國公主與我龍涏皇子結百年之好,兩國邦交,皆大歡喜,從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分彼此。王上何須歉疚,應當歡喜才是。」

「對對對,歡喜才好,歡喜才好!來,各位,為我星月國與龍涏國世代永結同心,我們一起舉杯共飲!」

激動人心的時刻,在座的人杯中斟滿酒,臉上灑滿熱情的笑容,一同站起身,人人舉杯一飲而下。

……

清琿殿的宴席結束后,蘇錦煜在殿外與蘇暮年商量時妤櫻和親之事。父子倆意見分歧,最終鬧的不歡而散。

蘇暮年氣的拂袖離去,而蘇錦煜卻心有不甘,答應時妤櫻的事便是自己上刀山下火海也要幫她完成心愿。

既然他的父親大人不肯去求王上,那麼他只能自己前去一探究竟了。

淑政殿中。

王上方才回來殿內,合眼卧於軟榻之上歇息。

宗良便輕腳踏入,在王上耳邊耳語一句。

王上聽聞,繼續眯眼,連話都懶得說,只抬手揮了一揮,宗良便知其意。

待宗良出殿,蘇錦煜忙上前問,「宗統管,王上怎麼說?」

「王上累了誰也不見,蘇將軍還是改日再來吧!」宗良告知,轉身又要進去。

「宗統管,麻煩您再進去通報一聲,我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王上談。」

宗良頭也不回,邊走邊道,「回去吧,蘇將軍,咱們王上什麼脾氣,你還不清楚,有什麼事兒明兒再說吧。」

這事迫在眉睫,他若再不說不求的話,恐怕便沒機會了。迎親使團三日後便要帶著阿櫻回龍涏了,此事一刻都不得耽誤。

想罷,他一咬牙,心一橫,便『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跪在王上的淑政殿外。

宗良在踏進殿門的那一刻,瞥了一眼身後,不禁搖頭晃腦,輕聲嘆了一氣,心道,各有天命,這又是何苦呢? 只不過那些事情,秦長東與長輩們回到家族之後,並沒有說出來罷了。

不過玉雪菁卻是一臉將幫長東給認了出來,當然,秦長東能夠有如此的修鍊天賦,也是讓玉雪菁十分驚訝的,不過這些年以來,玉雪菁她一直以來都忙於青丘山的管理上面的事情,所以她的修鍊才會落下來。

不過玉雪菁的實力,那也不是秦長東可以比擬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