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事情?」珈藍有些疑惑。

「是關於藍月華的。」阿修羅說完,看了看珈藍和鳳凰炎,繼續說道,「藍月華不知道怎麼回事,從你們離開之前就一直昏迷,到現在都沒有醒,龍冥似乎束手無策了!」

一直沒有說話的鳳凰炎聽阿修羅說完,淡漠的說道,「這是窺視天機的懲罰,需要時間,除了時間,其它的辦法都無用!」

聽到鳳凰炎這麼說,阿修羅和水無殤對視一眼,不在說話。

——-

請不要相信標題,大家投出你們手中的票票吧,謝謝你們的打賞,留言! 既然鳳凰炎都這麼說了,他們自然也就沒有什麼疑惑了。

「他本身不會出什麼事情吧?」對於藍月華,珈藍不知道怎麼去說,她隱約知道了一些事情,但是又不想真的去知道。

藍葉殿,藍月華,藍葉殿,她到現在才知道藍月華的大祭司宮殿為什麼叫藍葉殿!

「忘川在什麼地方?」鳳凰炎見幾人沒有說話,隨便扯了一個話題。

說道忘川,阿修羅的眉宇蹙的更厲害了。

見阿修羅那個樣子,鳳凰炎的眼睛微微眯起,說道,「出了什麼事情嗎?」

一旁的水無殤搖搖頭,「不是,是忘川最近都在黃泉河,因為他說不知道為什麼,黃泉河裡面的水最近一直在動蕩。」

「沒有出現什麼,黃泉河的水卻在動蕩,這是劫難來臨前的徵兆!」鳳凰炎的話落下,讓阿修羅三人都有些驚訝!

「那我們去黃泉河找忘川吧!」珈藍說道。

鳳凰炎聞言,點點頭,沒有多說,四人一起朝著黃泉河而去。

等到了黃泉河的時候,珈藍幾人卻沒有看到忘川。

「難道離開了?」看著平靜無波的水面,水無殤微微蹙眉!

「在水下面。」鳳凰炎淡漠的說道。

眾人聞言,都沒有在說話,而是靜靜的等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 妃常傾城:廢妃難再逑 ,而他的身邊還站著忘川。

看著忘川出現,珈藍幾人才放下了心。

忘川轉頭,就看到了在黃泉河岸邊的他們,不由得有些錯愕,隨即收起幻獸,朝著幾人而去。

等到了四人的身邊,忘川先是看著珈藍和鳳凰炎問道,「你們怎麼回來了?」

他還以為鳳凰炎會趁著這個機會和珈藍多待一些日子,倒是沒想到還沒到兩個月就回來了!

鳳凰炎只是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珈藍則是笑了笑,說道,「因為都看過了。」

想到剛才忘川出來的一瞬間,那和他一起出現的幻獸,珈藍問道,「忘川,那就是烎嗎?」

溺水幻獸,她一直都知道,能夠駕馭溺水幻獸的就只有忘川,但是從來沒見到過,所以也有點好奇。

忘川點點頭,說道,「剛才和烎在下面加固河壁上面的封印!」

阿修羅正準備說話的時候,一道強大的力量靠近,讓幾人都靜了下來。

一道黑色的光芒落下,無心的身影出現在他們的前面。

看著無心出現,珈藍的心的放下了。

一直找不到無心,她有點擔心,現在見到他沒事,她也就沒有什麼擔心的了!

無心的黑眸冷漠的掃過眾人,最後將目光停在了珈藍的身上,淡漠的說道,「珈藍,好久不見!」

珈藍點點頭,說道,「確實好久不見了。」

之前在黃泉河和無心說過話之後,她就沒有見過無心了。

無心的嘴角揚起一抹笑容,看著珈藍說道,「你不是想知道那黑袍人是誰嗎?只要你讓我和鳳凰炎戰鬥一場,我就告訴你!」

「不行。」 俏總裁的貼身保鏢 ,「我不會讓你和鳳凰炎戰鬥!」 開什麼玩笑,讓無心和鳳凰炎動手,這是她最不想看到的。

無心冷漠的笑了笑,說道,「我也只是告訴你一下,畢竟我勢必會和他動手!」

無心說完,詭異的弒神劍就出現在了手中,強大的威壓瞬間散發開來,不等鳳凰炎說完,無心就朝著鳳凰炎攻擊而去。

那速度和力量快的幾人根本就反應不過來。

關鍵時刻,鳳凰炎一把推開幾人,意念一動,誅魔劍就出現在了手中。

抬手,誅魔劍就攔下了無心的弒神劍。

兩把劍相撞,強大的威壓讓忘川微微蹙眉……

鏘……鏘……

轉眼之間,兩人就過了數十招,然而,誰都沒有傷到誰!

無心的眼眸漸漸變成紅色,兩人在半空中僵持著,弒神和誅魔擦出無數的火花。

看著鳳凰炎冷漠的神色,無心邪笑著說道,「不要以為你渡過天劫就會比我強大多少!」

鳳凰炎微微蹙眉,看著無心說道,「一定要這樣嗎?」


他並不想讓珈藍為難,所以盡量避開和無心動手。


但是他選擇避開,無心卻不一定會避開。

看了看下面的珈藍,無心收回目光,黑色的魔氣伴隨著他的聲音朝著鳳凰炎而去。

「我沒有選擇,只有殺了你們,這一切,都是因為你們才會引起!」

如果不是當年的神族,青蘿不會死,他一直都以為只有神族,沒想到還有這該死的魔族!

突然間,珈藍臉頰上面原本消失的桔梗花卻浮現了出來,並且越來越勺熱,就像是有什麼力量一樣。

感覺到這一異常,珈藍微微蹙眉,腦海裡面突然出現了一些咒語。

雙手結印,珈藍的手中,強大的黑色力量開始出現。

看著那黑色的力量,珈藍說道,「以汝之力,分離!」

話落,珈藍手中的黑色力量就朝著無心和鳳凰炎而去。

黑色的力量到了半空中便一分為二,然後強制性的分開了鳳凰炎和無心。

兩人被分開,都回頭看著珈藍。

珈藍見此,看著無心喊了一聲,「無心!」

無心的身子一僵,隨即說道,「珈藍,我給你三天時間考慮,如果你真的不想我動手毀了神界和魔界,那麼,三天之後到血城來找我!」

無心說完,就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原地。

珈藍見此,微微蹙眉。

無心,我不想你一直執著!

鳳凰炎回到珈藍的身邊,對著珈藍說道,「珈藍,三天的時間太長,你想對無心說什麼,現在就去吧!」

珈藍抬眸,看著眼前的鳳凰炎,沉默了良久才說道,「炎,我會和無心說清楚的。」

她會和無心說清楚,然後不再繼續糾纏下去。

她對無心有的是抱歉,還有對凈月的承諾,但是她不可能讓無心一直橫在她和炎之間!

「恩。」鳳凰炎點點頭,隨即說道,「去吧,早去早回!」

最後和鳳凰炎說了一些事情,珈藍就轉身離開了。

看著珈藍離開的背影,忘川微微蹙眉,說道,「你真的放心珈藍一個人找無心嗎?」 鳳凰炎看了看珈藍離開的身影,正巧珈藍回頭看著他,兩人四目相對。

過了一會,珈藍才回過頭,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那裡。

沉默了良久,鳳凰炎看了看自己的手,才淡淡的說道,「無心會殺了這個世界所有的人,他獨獨不會傷害珈藍!」

如果他要傷害珈藍,就不會為了珈藍放棄殺他的絕好機會!

忘川伸手,揉了揉眉心,說道,「難怪無心擁有弒神,看來你們註定是宿敵!」

鳳凰炎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

——

三天的時間說快不快,說慢不慢,珈藍卻還沒有趕到血城!

而此刻的血城裡面,卻是風起雲湧!

無心的院子在血城人比較少的一端,因為他喜歡安靜。

此刻的院子裡面,卻來了兩個不速之客。


一人一身黑袍人,帶著黑色的斗笠,而另外一人則帶著一張月牙面具,遮住了容貌!

房間裡面,無心和烈火從裡面走了出來,在看到外面的兩人時,無心微微蹙眉,隨即對著烈火說道,「進去!」

烈火微微蹙眉,他跟著師父很久了,師父現在讓他進去,分明就是讓他離開的意思。

想到這裡,烈火轉身走進了房間!

看著烈火要進去,黑袍人的背後突然出現一根藤條,然後朝著烈火而去。

看見那藤條,無心的神色一冷,弒神出現在手中,刷的一下斬斷那藤條,然後將烈火一把推了進去!

看著被無心斬斷的藤條,黑袍人肩膀上的小人漸漸出現,對著黑袍人說道,「把斗笠拿掉!」

黑袍人聞言,沒有說話,只是照著他說的話去做。

拿下斗笠,那和無心幾乎一模一樣的容貌就暴露在了空氣裡面。

房間裡面,看著這一切的烈火睜大了眼睛,瞬間就明白無心為什麼要他離開。

閃婚新娘:此恨綿綿無絕期 ,找到了房間裡面的暗門,烈火就走了進去。

那個人,是師父曾經說過的另一顆果子。

這個時候,他們找師父絕對沒什麼好事情,不然的話,師父也不會讓他離開。

必須要去魔界找珈藍,珈藍一定有辦法的!


想到這裡,烈火加快了腳下的速度!

「無心,你身為邪魔卻動了情,如果你願意和我聯手奪這天下,我便不去計較這些!」黑袍人肩膀上的小人冷漠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