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虎此時已經知道魔元的來歷以及恐怖了,當它確定了孩子體內確實存在魔元的時候,語氣已經十分急促。

但是任憑烈火虎再怎麼緊張,悅青與藏鋒都沒有說話,因為他們不忍心把事情處理的方法告訴烈火虎。

「喂,你們說話啊,究竟要用什麼方法才能夠救我的孩子,你們儘管說,你剛才不是說要與我合作嗎,我答應,我都答應,只要能夠讓我的孩子脫離魔的折磨,就算要用我的性命也可以!」

烈火虎看到江落妃三人都不說話,內心的不安便更為強烈了,江落妃甚至可以看到,這牛高馬大的烈火虎眼角中有點點水光。

「哎……」

悅青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最後還是忍不住說道。

「前輩,你的心情我真的十分明白,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父母是不擔心自己孩子的安危的,雖然結果很殘忍,但我也要告訴你,現在唯一的辦法,是毀滅你孩子體內的魔元……」

「什麼意思,你這話究竟是什麼意思,毀滅我孩子體內的魔元?你剛才不是說魔元不能毀滅,只能凈化嗎,怎麼現在又說不同了。」

烈火虎一聽到悅青的話,雖然心中已經大約明白他的意思,但它依舊不肯面對現實,氣息變得越來越暴躁了。

悅青與烈火虎的距離實在是太近了,就算身體外有一層保護力量,但此時烈火虎從體內爆發開來的氣息實在是太霸道了,悅青直接受到了不小的影響。

「前輩,你不要激動,先冷靜下來,我們承受不住你這般大的氣勢!」

看到悅青難受的臉色,江落妃眉頭頓時緊皺,對著烈火虎說道。

「冷靜!你讓我如何冷靜!它是我的孩子,我苦苦等待了好幾百年的孩子,你們這些小不點又怎麼能夠明白我的心情!」

烈火虎的情緒真的十分不穩定,沒過幾息時間,它的氣勢就會上漲一點,就連江落妃此時也覺得丹田內疼痛無比,似乎要炸開一般。 烈火虎的情緒真的十分不穩定,沒過幾息時間,它的氣勢就會上漲一點,就連江落妃此時也覺得丹田內疼痛無比,似乎要炸開一般。

而藏鋒為了要用佛元保護悅青,也沒有辦法與其對抗,一時間,兩方人都僵持起來了。

「你們胡說,你們肯定是胡說的,我孩子頑強得很,什麼魔元之類的又怎麼會是我孩子的對手,我孩子肯定能成功出生的!」

橙黃色的短毛竟然從化為人形的烈火虎身上長出,雙眸也變成了通紅,知道孩子有事後,它已經要暴走了。

「你知道的,有魔元的影響,你孩子不可能平安無事!同樣,如果你孩子真的能夠來到這個世界上,也只會是一隻禍害世界的魔,是被魔元控制的傀儡!」

江落妃硬是頂著從烈火虎體內所釋放出來的氣勢,怒吼一句。

「你還敢這麼說!」

烈火虎的身高在這個時候已經到達了三米左右,一頭黃色的長發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憤怒而全部乍起,虎目怒視著眼前江落妃,而額頭上那個原本黑色的『王』字竟然在這時候變成了紅色,十分詭異。

「不要,江落妃你不要再刺激它了,它就要失去理智了!」

藏鋒看到這一幕,心中頓時震駭,連忙對著江落妃說道。

但是江落妃根本沒有理睬藏鋒的話,與暴怒中的烈火虎四目相對,毫不畏懼,繼續說道。

「你孩子的遭遇我非常明白,但是你同樣也知道魔元的恐怖,你孩子要是真的能夠來到這個世界上,也只會是一個沒有任何思想的傀儡,被魔給控制,為禍世間萬物,這樣的孩子只有軀殼罷了,虧你擁有人類智慧,這麼簡單的道理也不懂!」

「放肆!」

「轟……」

烈火虎此時完全暴走起來,江落妃的話雖然直白,但事情就是這麼一回事,面對真相,烈火虎根本不想去面對,一時失控,強悍無比的氣息一下子從體內爆發開來,整個洞穴微微顫抖,而地面上的岩壁已經產生了大量的龜裂。

「江落妃!」

由於江落妃與烈火虎的距離實在是太接近了,當氣息一爆發開來的時候,藏鋒雖然及時反應過來,但在這般靈力衝擊下,也沒有辦法前去救援,看到江落妃的身體被濃煙給吞沒,藏鋒擔憂地大吼一句。

「呼……呼……呼……」

烈火虎似乎把心中的怒火都發泄完了,剛才一瞬間的暴走讓它立刻回過神來,這裡是自己的洞穴,孩子還在這裡,而且它也知道自己過分了。

左右觀看了一下,卻發現江落妃的身影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看到這一幕,烈火虎心中頓時產生一種不安,江落妃眾人在剛才還幫助自己確認魔元,如果今天不是他們的打來,恐怕孩子的事情就一直都蒙在鼓裡了。

「小傢伙,小傢伙!」

身體瞬間恢復成原來的大小,烈火虎緊張地叫喊了幾句,自己剛才所釋放開來的靈力威力究竟有多大,自己十分清楚,江落妃已經很有可能被這股衝擊沖成了粉末……

「江落妃!」

烈火虎的情緒一恢復正常,藏鋒的身子立刻電射出去,看到此時前方的岩石地面空空如也,不禁讓藏鋒擔憂起來。

而悅青已經委頓在地上了,雖然剛才有藏鋒的輔助,把那股衝擊波減弱到最低的程度,但是她依舊承受了不少壓力,體內只是受到了震動已經算是很好的結果了。

「你太過分了,江落妃只是讓你面對現實,而你卻要攻擊她,她只不過是築基初期的修士!」

藏鋒找來找去都找不到江落妃的身影,脾氣也一下子火爆起來,對著烈火虎爆喝道。

烈火虎的眉頭也是微微皺起,面對藏鋒的責罵,它無可反駁,剛才自己確實是因為憤怒而失控了。

「轟隆……」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聲爆響突然從不遠處的岩石地面響起,而一團黑霧就這麼出現了。

「江落妃!」

當這團黑霧散去的時候,江落妃的身體竟然就這麼出現了,不單隻如此,此時的江落妃竟然毫髮無傷,好像剛才烈火虎釋放氣勢的時候他並不在現場一般,藏鋒一看到,吃驚地叫道。

「你……你沒事吧……」

烈火虎同樣震駭,他當然知道,自己剛才所釋放開來的力量究竟有多大,但沒想到,江落妃竟然一點事也沒有,但嘴巴卻好像不受控制一般問道一句,語氣中充滿了歉意。

「嗯……沒事……」

江落妃低頭看了看身體,似乎有點驚魂未定,但更多的是不解。

「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真魔甲的力量不應該會有這麼厲害啊!」

江落妃完全沒有怪烈火虎,反而低頭沉思,喃喃一句道。

沒錯,其實在烈火虎爆發出強悍氣勢的前一個瞬間,江落妃就已經用最快的速度拉開了與烈火虎的距離,同時釋放出真魔甲,原本就連她自己也以為就算不死也要受到重傷,但沒想到,真魔甲的力量似乎在受到攻擊的一瞬間發生了改變。

「江落妃,你這是什麼力量?」

就在江落妃沉思的時候,悅青似乎感覺江落妃體內靈力的變化,竟然精神起來,神情凝重地問了一句。

由於江落妃也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所以也沒有隱瞞,把真魔甲的事情說了一遍。

聽完了江落妃的話后,悅青進入了短暫的沉思,而烈火虎也沒有說話,只是時不時對著江落妃投出一個抱歉的目光,它從來沒有接觸過外界,心思上也要單純得多。

而江落妃也完全沒有責怪的意思,畢竟為人父母,有誰會不關心自己的孩子呢。

「等等,你們有沒有發現這個地方有什麼不同了……」

突然間,藏鋒對著眾人問了一句。

悅青的沉思也被其打斷了,對著周圍觀看了一下,發現並沒有任何改變,只是有不少岩壁被摧毀罷了。

「沒有啊,藏鋒,你到底感受到了什麼?直接說出來吧,不要弄得一驚一乍的。」

悅青沒有感覺到周圍有任何變化,眉頭微微皺起,對著藏鋒說了一句。

「是胎兒!你們看!」 「是胎兒!你們看!」

藏鋒還沒有說話,江落妃便率先說道。

「孩子!」

一聽到江落妃的話,烈火虎立刻回過神來,剛才他只想著江落妃身體有沒有受傷,完全忽略了周圍環境的變化,此時再看到自己的孩子,頓時讓烈火虎擔憂地叫了一句。

只見此時懸挂在半空中的胎兒竟然不動了,那跳動以及氣息完全消失,就如同死去了一般。

「怎麼會這樣,孩子!你怎麼了!」

烈火虎目眥欲裂,由於過於激動,它的整個身子都微微顫抖起來了。

「前輩,不要擔心,你的孩子沒事!」

就在這個時候,江落妃在烈火虎背後說了一句,頓時讓三雙目光都聚集過來。

「你說什麼,我孩子沒事?但……但它的氣息我已經感受不到了……」

烈火虎似乎非常想相信江落妃的話,但又怕失望,一時間也不知如何是好。

江落妃走前幾步,點了點頭,認真地說道。

「前輩請你相信我吧,我能夠感受到,你孩子的確沒有任何事情,它的氣息只不過被魔元覆蓋罷了,你們認真看看,胎兒的外層有一股黑氣!」

眾人順著江落妃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發現在粉紅色的胎兒外層,真的有幾股淡淡的黑氣,但是這股魔元並不是在胎兒的外層,而是在內層,所以不是江落妃的提醒,大家都沒有看到。

「江落妃,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難道是與你剛才釋放的真魔甲有關?」

由於悅青的佛感被屏蔽了,所以也沒有辦法了解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便嘗試猜測道。

江落妃點了點頭,隨後看著胎兒外層流動著的魔元說道。

「真魔甲只是其中之一,還有我剛才用魔龍傲天釋放出來的魔元,兩次魔元的影響下,讓存在胎兒中的魔元有了反應!」

「這是什麼意思,我孩子到底會怎樣?」

烈火虎真的十分擔憂,連忙對著江落妃問道。

江落妃沉思了一會,隨後說道。

「我也只是猜測,並不能完全確定下來,因為你孩子體內擁有魔元,但是這股魔元來自的魔實力應該並非很強大,最起碼比我飛劍中的魔元要低弱,所以我一釋放出魔元,你孩子體內的魔元就有了反應,就好像感覺到自己主人的到來一樣。」

聽到江落妃的話,悅青點了點頭說道。

「我明白了,是魔元的共鳴,由於佛元與魔元是不具備靈脈之說,所以你剛才釋放出魔元,對方就認為是遇到了自己的同類,立刻發出了共鳴,從而讓佛元暫時離開了胎兒的本體。」

藏鋒與烈火虎在一旁靜靜地聽著,隨後江落妃沉思了一會,繼續說道。

「我想到了一個辦法可以救這孩子,但是……」

「什麼辦法,你儘管說,只要是我能夠做到的,一定不會推辭的!」

烈火虎一聽江落妃說有辦法,身形一轉,雙手搭在江落妃的肩膀之上,激動地說道。

江落妃嘆了一口氣,最後還是說了出來。

「這個辦法十分危險,我希望你能夠做好心理準備,你也知道了,你孩子體內的魔元能夠與我的魔元產生共鳴,而此時在胎兒中的魔元也的確是離開了你孩子的本體,所以我覺得我可以利用魔元的共鳴,把潛伏在你孩子體內的魔元吸收掉,這樣一來,你孩子就應該能夠成功出生了。」

「好,可以,就這麼做了!」

烈火虎一聽,興奮地說道。

「等等,我還沒有說完,剛才我也說過了,這方法是有風險的,且聽我把下半段說完。」

江落妃沒有動身,看著烈火虎補充了一句,隨後繼續剛才的話說到。

「這個方法成功了固然是好,但你也知道,魔元的共鳴是雙向的,在我想吸收對方的同時,對方也想吸收我的魔元,我不是魔,在對於魔元的控制下我並不熟悉,如果我失敗了,潛伏在你孩子體內的魔元就更加厲害了,到了那時候,你孩子就會立刻破繭而出,但它的意識也會被魔元所吞噬,成為魔元的傀儡。」

江落妃這話就好像是一盆冷水,對著剛才還興奮無比的烈火虎當頭淋下,一下子,烈火虎也不知道如何選擇了。

「江落妃,你太亂來了!」

就在烈火虎沉思的時候,悅青走到江落妃跟前,眉頭微皺地說道。

「你也知道,魔元並非這麼好控制的,你擁有遠古碎片的事情我本來就反對,而起隨著你收集碎片的數量越來越多,你擁有的魔元就越來越厲害,甚至還試過入侵到佛海之中,你現在還要做出這麼危險的行為,悅青說得沒錯,你太亂來了。」

不單隻悅青,就連藏鋒在這個時候也忍不住說道。

但江落妃卻微微搖頭,對著兩人說道。

「你們放心,我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我不會有問題的,我反倒是擔心烈火虎孩子的事情,如果我失敗了,我有辦法能夠控制住魔元的反噬,但我沒有辦法控制住魔元被吸收,烈火虎的孩子已經被魔元侵蝕了好幾百年的時間,如果在這個時候再受到更加濃郁的魔元吞噬,恐怕……」

「哎,我能夠想到的辦法就是這個了,到底要不要用這方法,主要還是看烈火虎自己決定吧。」

說到最後,江落妃朝著沉思中的烈火虎看了一眼,嘆了口氣。

而此時的烈火虎眉頭深深皺起,看著自己的孩子沒有說一句話,過了好長時間,它依舊在沉思之中,這事情還真的好難決定,雖然烈火虎已經知道,江落妃是不會騙自己的,如果繼續放任著孩子不管,總有一天自己的孩子會變成傀儡,但如果失敗了,自己就要馬上與孩子分離了。

江落妃幾人沒有去打擾烈火虎,他們同樣知道這個決定是需要很長時間考慮的,而江落妃找到了一個地方,很快地進入了修理之中,因為他在冥冥中決定,烈火虎會贊同自己的方法的,與其看著自己的孩子被魔元慢慢折磨而吞噬,倒不如現在來個痛快,所以江落妃已經開始調整自己的狀態了……

「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擾亂我的計劃,你不要浪費力氣了,你是沒有可能做大的!」

「不好!」 「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擾亂我的計劃,你不要浪費力氣了,你是沒有可能做大的!」

「不好!」

就在修鍊中的江落妃突然在這時候聽到了一把聲音,立刻大叫一聲不好,因為這把聲音對她來說實在是太熟悉了,正是存在與核心之地魔!

「江落妃,你怎麼了?」

眾人看到江落妃此時的反應,都大吃一驚,平靜也立刻被打破,藏鋒連忙走到江落妃身邊問道。

而江落妃此時的臉色十分難看,看著懸空的胎兒,雙眸中似乎在想些什麼東西。

就連烈火虎此時也沒有繼續沉思下去,一臉狐疑地看著江落妃。

「哧……」

就在這個時候,一絲黑氣突然從胎兒中擴散開來,轉眼間,這意思黑氣就如同滴入水中的墨水一般,極為快速地擴散開來。

「怎麼!這是怎麼一回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