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確認了,死者是小楊家的閨女,他這個閨女我認識,從小就聰明可愛,長大了更是出落得水靈,在學校里乃是三好學生,一直以來都是成績拔尖,前年剛考上華夏大學,卻不想遭到了這樣的毒手,把一個這麼好的姑娘毀了。」

「那個遭天殺的兇手,簡直就是沒有人性。」

「可不是,而且這一次,那姑娘死的太慘了,比前面那兩個都死得慘,我就住在她家對面,之前看過,簡直不成人樣。」

莫問緩緩睜開眼睛,眼中閃過一抹冷意:「吸血鬼!」(未完待續。。)

… 莫問沒有料到,犯案的人居然是一個吸血鬼。

從那女屍的脖頸處,可以看到兩個孔洞,那是獠牙咬出來的傷痕,女屍的血液便是從那裡被吸干。

莫問微眯著眼睛,之前,小區里也發生過兩次類似的命案,受害人都是年輕美貌的女人,典型的姦殺案。

他原本還以為,最近京城裡的治安不太平,現在看來,犯案的人根本就不是普通人。

「跑到華夏來禍害黎民百姓,簡直找死。」

莫問眼中無比寒冷,小區里第一次命案乃是他剛搬來的第一天,剛到就發現小區里死人了。第二次命案在他來到這裡的第三天,即使他都沒有想到,才到這裡三天,便碰到兩次這樣的事情。

莫問晚上要修鍊,不可能時刻察覺到整個小區的動向,何況神識外放的消耗太大,不可能一直保持著。他原本以為警方能儘快結案,抓到兇手。現在看來,這件事情尋常的警察根本就處理不了。

救護車載著遺體呼嘯而過,警方封鎖現場,採集了各種數據與樣本后也陸續離開。事發地點拉了警戒線,防止居民進入屋子破壞現場。

莫問的身影無聲無息的出現在那個居民家中,此時屋裡已空無一人,百平米左右的居室,裡面倒是很整潔,沒有什麼凌亂,顯然命案發生的時候,沒有掙扎的過程。

「果然……」

莫問輕輕抽動了一下鼻子,聞到了一股異味,帶著點點血腥氣。

「西方之人跑到東方來作亂,好大的膽子。」莫問冷哼一聲,西方那些超能力者勢力或許在華夏有著隱秘的據點,但平時可不敢這麼囂張。接二連三的做出如此事情,簡直就是挑釁。

「嗯?」

莫問驀然眉頭一挑,身影瞬間從原地消失。下一刻,門從外面打開,一個人推門而入。

幾個人全部都是女性,為首的一人,美麗的臉上有著罕見的稜角,全身上下散發出一股英氣。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天華宮夜鴛組的組長金英。

「金姐,剛才收到消息,前面幾次命案,全都是吸血鬼所為。這附近應該隱藏著一個吸血鬼。」

一個年約三十的女人手中抱著一本報告,上面記載著各種檢測報告。

「吸血鬼,哼!好大的膽子。」

金英冷哼一聲,楊家姑娘楊宸琳的檢查報告一出來,公安局便立刻遞交給了天華宮的下端部門,此類事情,公安局無能為力,通常都是交由天華宮處理。

「組長,按照現在的規律看。那吸血鬼恐怕還會再次犯案,我們找他不易,不如就在此守株待兔,等他自己送上門來。」

夜鴛組一個組員提議道。這個小區里發生了三次命案,前面兩次都當成尋常的刑事案件,沒有上報給天華宮。現在天華宮接手此事,經過專業人士的屍檢。已經確認前面兩次命案,乃是同一個吸血鬼所為。

「那就守株待兔吧,別叫那個西方小老鼠落在老娘手中。否則非叫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吸血鬼喜歡吸食處子的血液,那楊宸琳乃是一個規規矩矩的好女孩,一心在學習方面,從沒有談過戀愛,保持著處子之身,這也是為什麼,三個受害人中,唯獨楊宸琳被吸食了血液。

「武林大會即將舉辦,一些外國勢力借著這個名義潛入國內,表面上是前來參觀,但暗地裡卻都有著各自的目的。據我所知,眾神聯盟與魔神聯盟都派了人過來,而且前來的都不是尋常人,你們不要掉以輕心。」

金英面色凝重的道。每當武林大會舉辦期間,華夏國內都是非多,這一段時間,乃是天華宮最忙的時候,不僅要對國內的武者勢力進行約束,還要提防戒備國外勢力。天華宮四個大殿。幾乎有七成的執事都在全國各地執行任務,前所未有的忙碌。

「大姐頭,你放心,這事兒交給我去辦,這個小區也不大,我敢保證,一隻蚊子飛進去我都能立刻發現。」

「行,小圓你組織人手,負責周圍的監控。」

……

一行人在屋子裡查看了一下后,便紛紛離去,不一會兒便消失在小區中。

「天華宮的辦事效率果然快,那吸血鬼敢如此肆意妄為,不知又是何人。」

莫問從角落裡走了出來,天華宮的人出現在這裡,他倒是不奇怪,天華宮的網路遍布全國每一個角落,這種事兒自然不可能瞞過天華宮的耳目。只不過他沒有想到,金英會帶領她所在的夜鴛組親自前來,她們可都是朱雀殿的精英,至少都是五星執事,有幾個更是達到了六星,尋常的事情,可輪不到她們出馬。

顯然,天華宮對此事相當的重視。

夜幕降臨,莫問在診所樓上的小單間里修鍊,對他來說,修鍊乃是每天都必須做的事情,一天都不能耽誤。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每一個強者,都是一步一個腳印修鍊出來的。

只不過,莫問今晚修鍊不是特別的專註,始終分出大部分的神識覆蓋在整個小區。

夜晚,寒風呼嘯,冬夜格外冷。

小區里,由於幾天來的命案陰影,一到晚上,家家足不出戶,緊閉家門。更甚者,小區里一些有著漂亮閨女的家庭,紛紛把女兒送到外面的親戚家居住,生怕在小區里遇害。

等了一晚上,為什麼都沒有發現,當天色逐漸亮白的時候,莫問收回整夜覆蓋在小區里的神識,眼中閃過一抹疲憊與失望,那個犯案的吸血鬼,今晚居然沒有來。

那些隱藏在小區里各個角落的天華宮成員,顯然也白等一晚,吃了一夜的冷風。

第二天,依舊沒有來……

第三天,還是沒有來……

金英等人幾乎都失去了耐心,有些等待不下去,但天華宮的情報部門,始終沒有找出一個吸血鬼的下落,所以只能繼續在這裡等。

直到第四天,莫問神識覆蓋面的一個角落中,悄然出現了一道黑影,那道黑影無聲無息的劃過夜空,一個閃爍便潛入小區中。

「你終於來了!」莫問緩緩睜開眼睛,眼中閃過一抹精光。

凌晨兩點,小區里一片黑暗,只有幾盞路燈散發著昏黃的光芒。一道黑影劃過夜空,便準備從一處居民家的窗戶中闖入。

然後,還未等黑影鑽進去,一道冷喝聲便響起。

「畜生,受死吧。」

一道金光瞬間擋在那黑影面前,一股磅礴的力量湧出,直接將那黑影撞飛了出去。

金英懸浮於半空中,橫眉冷目,怒氣勃發,一雙眸子森寒的盯著那個黑影。

與此同時,一道又一道身影從黑暗中鑽出,每一個人的氣息都很強,直接將那黑影包圍住。

「你們是何人,為何攻擊我。」

籠罩那黑影的黑霧消散,一個年輕人從中走了出來,那年輕人很高大長相英俊,金髮碧眼,白皮膚鷹鉤鼻,顯然不是華夏人。

「為什麼攻擊你?,你倒是知道裝傻。你難道不知道,犯法是要付出代價的嗎,尤其是我們華夏國的法律。殺人償命,小區里發生的三件命案,全部都是你所為吧。」

金英冷笑道,她此時已經看出,眼前的青年,就是一個吸血鬼。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也是一個遵規守法的公民,什麼時候殺過人,你再血口噴人,我便把你告到國際法庭,你的行為已經影響了兩國外交。」

白人青年狡辯道,表情相當的冷靜,心理素質顯然不低。

「從不敢犯法的事情!那你為何大半夜鬼鬼祟祟闖入居民家中?」金英淡淡的道。

「我什麼時候闖入過居民家中?這位女士,說話可要講證據,小心我告你誹謗。你們華夏有句話叫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我今天算是領教了,明明沒有的事情,都能說成有,你們華夏人都這麼無恥嗎?」

白人青年冷笑著道,他還沒有闖入居民家中便被攔了下來,這個時候自然不會承認。要抓他把柄,也要等他闖進去之後再抓他一個現行啊,難怪說中國女人頭髮長見識短,從這一點便可以看出。

「外國朋友,我想你搞錯了一件事情,我沒有與你對薄公堂的意思,更不會與你講什麼道理,什麼狗屁證據不證據,那玩意在我這裡沒有任何用。在華夏,就要遵守華夏的規矩,你現在已經犯了死罪,那命來吧。」

金英懶得與白人青年扯那些亂七八糟的,但凡敢在華夏鬧事,一律殺之,天華宮一直以來都是如此乾的。跟你**律?將規則?你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

金光一閃,一條鎖鏈便從她衣袖中飛出,瞬間向白人青年射去。

「該死的!你這個毫不講理的蠻人,你們華夏人果然都是進化未完全的蠻夷。」

白人青年嘴裡罵罵咧咧,身上卻猛地散發出一股無比強大的氣息,一道道血光籠罩在他周圍,他整個人都發生了驚人的變化,瞳孔變成了血色,背上鑽出一對暗黑的肉翼,冰冷而邪-惡的氣息席捲而出。(未完待續。。)

… 一對龐大的肉翼在月光下格外的猙獰,冰冷的氣息席捲而出,周圍的氣溫下降,像是一個冷血動物突然降臨.

金英等夜鴛組成員皆是一驚,這個吸血鬼的修為居然不低,至少相當於金丹後期.

「你們這群蠢貨,想殺我,再等一百年吧。」

白人青年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他乃是血族的高階伯爵,而且身體里留著高貴血脈,不過姦殺了幾個華夏女人而已,等他回到歐洲,誰敢拿他問罪。

血光一閃,白人青年趁著眾人不注意,瞬間鑽出了包圍圈,幾個眨眼的工夫就闖出了小區。他也不蠢,知道這裡乃是華夏的地盤,他沒有與那些天華宮的人糾纏,直接就跑路。

「想逃走?」

金英冷笑一聲,瞬間化為一道金光,從後面追了過去。她的修為也是金丹後期,從斗靈塔出來之後,各項能力更是突飛猛進,雖然經歷了生與死的考驗,但能力亦是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大姐頭追那個人去了,我們怎麼辦?」

兩人一前一後瞬間消失在黑夜中,留下一干夜鴛組的成員面面相覷,她們修為沒有白人青年與金英那麼高深,此時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兩人遠去,根本就追不上。

「金組長身上有著天華宮的拘捕法寶,追上那個吸血鬼應該問題不大。不過,那個吸血鬼居然有著如此高深的修為,恐怕在血族中地位也不低,小圓你立刻將此事稟報給天華宮,調查一下這個人的來路。剩下的人給我尾隨過去,大姐頭必然會沿路留下標記,我們應該很容易找到。」

夜鴛組的副組長此時找了出來,乃是一個中年女性,相貌頗為雍容。居然有著金丹境界的修為,恐怕也是一名六星執事。那個白人吸血鬼修為不低,她怕金英一個人對付不了。

眨眼功夫,一干人便紛紛從小區中消失,由於國際超能力者協議的約束,不管是金英等人還是白人吸血鬼,幾乎都沒有做出擾民的舉動,整個小區中再次恢復了寧靜,小區里的居民誰也不知道那個聞之色變的姦殺犯又來到了這裡。

「那個吸血鬼臨走之前,發出了一道特殊的信號波動。我居然無法攔截下來。」

一處居民樓的屋頂上,莫問衣衫飄飄,立於寒風之中。他此時皺著眉頭,即使金英都沒有發現,那個白人吸血鬼,逃走之前發出了一道信號,那道信號的傳播方式有些詭異,即使他都沒有攔截下來。

如果不出所料,那道信號應該是求救信號。那個白人吸血鬼心知不是天華宮眾人的對手,便暗中向同伴求救。

吸血鬼的同伴若是趕來,恐怕金英等人不是對手。

「如此也好,既然敢闖入華夏犯事。我就一併收拾了。」

莫問冷哼一聲,身影悄然從原地消失不見,似乎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金英出身金龍宗,所學游龍步乃是一等一的身法武學。整個人像是一條飛舞的金龍,剎那間便飛出上百米,在夜空中拖出一條長長的龍形。

若是被尋常百姓看到。恐怕又會迷信的以為天地異象,金龍降臨人間。

吸血鬼天生便有著一對翅膀,飛行速度當然不慢,西方世界中,吸血鬼素來便有速度上的優勢,能在速度上與吸血鬼一較高下的種族並不是很多,至於超過吸血鬼,那就更少了。

不過金英的游龍步相當的玄妙,自身修為與底子更是無比雄厚,一追一逃,兩人的距離不斷拉近,持續下去,吸血鬼顯然無法逃出金英的追殺。

「之前我還有些瞧不起華夏的武者,只當不入流的貨色,現在看來,還是有幾個有本事的人。不過僅此而已,速度乃是我的天賦能力,你追不上我,你追著我不放,那就看你有命來追,是否有命活著回去。」

白人吸血鬼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與此同時,一道驚人的氣息從他身上湧出,血光越來越濃烈,他背後的暗色肉翼緩緩舒展,一個猙獰的蝙蝠虛影籠罩在他上空。

嗖!

一瞬間,白人吸血鬼的速度幾乎提升了五成,幾個眨眼便再次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他的天賦能力便是速度,血族中即使同境界的吸血鬼,速度上也遠不如他。

「好快!」

金英心中一驚,那個吸血鬼居然能飛的如此之快,金丹後期可做不到,幾乎達到了金丹巔峰的水平。

吸血鬼素來以速度見長,但也很少有速度上天賦這麼高的吧。

「你再快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金英冷哼一聲,手腕一翻,從身上摸出一個竹蜻蜓似的東西,與此同時,兩塊靈石出現在她手中,剎那間便消耗,化為靈力湧入竹蜻蜓中。

猛地,那竹蜻蜓模樣的東西一下變大,然後飛到金英背部,兩片葉子高速旋轉,一股恐怖的力量猛地作用在她身上。

下一刻,金英的速度直接就暴增了一倍,像是一顆炮彈,轟隆一聲往白人吸血鬼撞去。

「你……那怎麼可能,你居然有法器。」

那白人吸血鬼大吃一驚,面色一下就難看了下來,這個追殺他的女人,居然有著罕見的東方法器,那一類東西,他都只在家族的典籍庫中看過,卻從沒有親眼見過。

「哼,你以為華夏國隨便就能闖的嗎?你道行還淺了一點,別說你,即使你那些血族老祖宗,不也都是龜縮在西方世界,不敢來到華夏嗎。」

金英冷笑一聲,華夏在國際超能力者圈子中,可是出了名的禁區,國際上那些尋常的超能力者,可不敢隨隨便便來到華夏,即使來到了華夏,也都老老實實,不敢有絲毫的逾越。但在西方世界卻完全不同,除了天華宮,很少有什麼勢力能管住那些超能力者。所以,西方世界,很多國家都很亂,經常出現神鬼怪事,各種神秘傳說層次不窮,而一些信仰宗教更是因此而越來越繁榮。

只有華夏,才是國際上畢竟安穩的一片凈土。當然,這個安慰只是相對來說,事實上每個國家自身都存在問題,例如華夏武林與天華宮的矛盾。(未完待續。。)

… 白人青年心中震顫,東方世界的法器乃是與西方世界聖器同等地位的存在,聖器在歐洲無比稀有,即使他都沒有資格擁有這等寶物。他的家族中也不過才幾件聖器而已,時刻供奉在聖地中,只有發生重大事情的時候才能把聖器請出來。

華夏國隨便一個天華宮的執事,手中居然便掌握著這樣的寶物。

兩人的速度迅速拉近,白人吸血鬼再如何拚命飛行都逃不出金英的追殺,片刻功夫,兩人的距離便不足百米。

「該死!」

白人吸血鬼暗罵一聲,那竹蜻蜓似的法器太過變︶態,居然把一個金丹後期的武者速度增加了一倍。修為越高,速度越難增幅。

碰!

白人青年身上一團血光炸裂,無數道血影以他為中心瘋狂像四周飛出,密密麻麻,速度極快。如果仔細看,便能發現,那些血影全部都是一隻只血蝙蝠的影子。

血族有一門很神奇的逃遁秘術,名叫血影裂身,可以瞬間將自己分裂成無數份,四下逃散,但裡面只有一個是真身,很難在短時間內辨別出來。

不過施展此秘術,對自身傷害很大,每使用一次都會元氣大傷,少則幾個月,多則幾年都無法恢復。

「血影裂身。」

金英挑了挑眉頭,她對血族有些了解,以前在海外執行任務的時候,沒有少與這些異族打交道,血族大名鼎鼎的血影裂身,她自然知道,這種秘術與血族的血脈力量相結合,每一道血影的氣息都幾乎一模一樣,所以很難辨別。

即使她,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找出白人青年的真身。

「只能說你今天倒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