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拒絕與作風不良公司合作,我台sbs決定,暫時終止與drdramc娛樂公司旗下藝人的一切合作。」

……

「對於一切損害國家利益的行為,我台mbc,拒絕與之合作。」

………

暫且不提其它小型報道,就以上這四條報道,對於網路和drdramc娛樂公司來說,無疑不是一場核爆炸。

網友們也不是傻子,這一切發生的都實在是太巧合了,巧合到讓人無法接受,不得不讓網友們往那位理事身上聯繫。

而對於drdramc娛樂公司來說,被三台電視台同時抵制,還要面對來自稅務廳的調查,對於一家娛樂公司來說這就是一場死亡宣判,直接宣布了它的死刑與註定的破產。

雖然在事情發生的第一時間,drdramc娛樂公司社長就為自己蹭熱度的做法感到了萬分後悔,在吃驚那位背後實力的同時,更是第一時間讓手下對外宣布了和旗下藝人張幾合xi解約的消息,而且同時開始發動人脈試圖扭轉局面。

但是結局卻毫無作用,那些往日里的高官富豪朋友,都像是收到了指示般,無一不像閉瘟神般閉著他,有的甚至連電話都拒接。

畢竟沒有一個公司屁股是乾淨的,面對這種甚至還會有牢獄之災的情況,drdramc娛樂公司社長在稅務廳小組抵達之前,毫無徵兆扔下所有爛攤子消失了。

也就在網路上炸開,對於今天頻頻更換的娛樂頭條吃瓜看戲時,由kakao母公司的一條消息,又給他(她)們來了重重一擊。

在徹底讓黑粉們無力閉嘴的時候,也讓原本對那位還有著偏見的男性U愛娜們,放下了心中不少隔閡,開始從慢慢讓自己重新去接受那位理事。

而原本就對這一家三口抱有祝福的愛娜們,則是一場幸福雨。

「kakao:經過昨晚理事會議,我公司專務理事承浩xi決定,將旗下現持有的13.14%股份,其中6.14%的股份,無條件轉讓李知恩xi。」

「kakao:本公司職務變更通知,基於承浩專務理事在過去一年的努力,kakaom年利潤總計為優,將繼續繼任kakaom總監(子會長)一職保持不變。」

「kakao:由於李知恩xi成為我司第四大股東,正式就任kakao理事一職。」

要知道kakao公司運轉一直非常良好,在經過一年的沉澱后,kakao的市值一直在飆升。

而承浩的這個決定,幾乎讓所有圍觀者,也就是這個國家大部分的國民無法理解接受,要知道這個國家的人民就算是結婚後,都在實施經濟獨立模式。

更別說這個決定,可是將目前市值價值七億美元,在婚前就作為聘禮送出了,這個數額更是無數人H國人,做夢都不敢想像的程度。

…………

「吶!是我自己的決定,嗯,光謨哥drdramc的報道我看見了,謝謝你了。」

「那都是小事,你小子說真的,你的做法讓我想到你們國家歷史中的王,一會忙完了去你富真努那哪裡談談吧!」

「好的哥。」

和網路上鋪天蓋地的報道一樣,此時坐在現代車中正在往公司趕去的承浩,手機也一刻都沒有安靜過,一個接一個的電話打進來,詢問著具體情況。

「真的,弟弟你做法驚到我了,不過努那我真的越來越欣賞你了,努那我想了想,想來也只有你們國家的男性,才會這麼尊重女性了。」

剛剛結束了和具光謨老哥的通話,富真努那的電話,緊接而至就打了進來。

不過和具光謨老哥語氣中,和這個國家的人民一樣無法理解不同,李富真努那的語氣中,則帶著濃濃站在女性立場上的欣賞與感嘆。

「富真努那一會我去找你,今天的事情謝謝了。」

想起具光謨老哥的相約,承浩也沒有準備在手機里討論這個事情。

「別和努那客氣了,一會你們過來吧。」

「好的,林源調頭去新羅酒店。」

再次結束與富真努那的通話,承浩將手機放在一邊,整個人都感覺輕鬆了不少,事情想來已經結束了吧!

「理事大人,為什麼要給那個傢伙錢呢,這樣是不是太便宜那個壞傢伙了。」

按照自家理事的吩咐正在調頭的宋林源,抽空通過後視鏡見自家理事終於放下了手機,憋在心裡好久的鬱悶再也忍不住,嘟囔了出來。

「雖然以後都不想有可能與他碰面,但是凡事做事留一線,畢竟第四個條件是失去所有行動能力和永遠的語言能力,想來有了這些錢,他在其它國家找個安靜祥和的地方,請個人照顧好好養老也會很不錯。」

敲了敲扶手,承浩風輕雲淡的說著讓人發毛的話語,絲毫沒有一絲宣判別人命運的愧疚。

說真的,承浩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是一個好人,他就是一個普通的孩子父親,一個美麗女朋友的未來丈夫,他也會生氣、也會開心、也會有私心、也會有憤怒這些情緒,而張幾合先生的存在與如今的做法,無疑踩到了他的底線,只是壓制到一起爆發了。

「好吧!」聳了聳肩,宋林源表示還是無法理解自家理事口中的做人留一線,按照他們的做事方式,直接剁了餵魚就好了,一勞永逸會更好吧!

退一步說,這麼多錢扔出去,想來也能夠剁張幾合xi喂幾次魚了。

「有些時候,人活著並不是一種好事,之後的事情就交給你了,事情做乾淨一點,我不希望有任何後續麻煩。」

見宋林源還是不理解自己的做法,承浩只能更加直白的回道,什麼叫生不如死,想來這就是吧!

「放心吧理事大人,我會很好完成任務的。」

經過自家理事的點醒,宋林源恍然的點了點頭,臉上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拍了拍胸脯保證道。 等林軒這邊吐夠了,場上的托比早就已經殺死了哈維德,而且人家這邊連戰場都打掃完畢了!

「蔣,你還好吧?」珍妮走過來關心的問道。

「還行……」林軒儘力壓抑這心中的反胃感,要是個男的過來問,林軒就算不大罵變態,也肯定不會給好臉,但是人家一個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女孩子見了這個場面都沒怎麼樣,自己卻吐得稀里嘩啦的,這讓林軒也不好意思發火了。

「來,漱漱口吧!」也不知道珍妮從哪弄來一瓶水遞給了林軒。

「謝謝!」林軒接過了礦泉水,把嘴裏的污物沖洗了一下,此時戰場上又有兩人登台了!

這次出來的可是正主了,三級的超自然人,也是韓天宇拉着林軒此行的目的所在。

三級超自然人之間的戰鬥基本上就上升到了能量層次了,哪怕是近戰型的傢伙,也會用能量強化自身,跟之前那種純肉搏的場面截然不同。

維爾納家族這次派出來的一個老者,大約有五十多歲的樣子,不過西方男人從二十歲開始就是腦門發亮,一臉的褶子的,所以五十多歲也不顯太老。

而洛克希德這邊則是派出去一個三十來歲的少婦,一身黑色的緊身長裙,雙肩裸露秀出雪白的肌膚,這少婦的身材更是火辣到了極點,配上精緻的面容,堪稱典型的西方美女!

「黑寡婦!她怎麼在這?!」布魯克驚叫道!

「切,少裝蒜,你們不也把伯德溫這老鬼給招來了么?」施羅德沒好氣的說道,顯然還在為剛才布魯克不肯放過哈維德的事情生氣。

「嗯?」林軒一愣,聽着兩人的口氣,場上的兩個傢伙應該都是超自然人圈子裏比較有名氣的。

「羅西塔是洛克希德家族的直系,實力在三級變種人中稱得上是佼佼者,因為下手比較狠辣所以被叫做黑寡婦!」林軒剛才一吐,就算他不說,人家也都知道他是沒見過世面的小雛了,所以珍妮主動給林軒解釋道:「至於那個伯德溫則是維爾納家族的老牌打手了,在維爾納家族效力多年,擊殺的同級超自然人數量不下一打!」

「嘶……還真是兩個狠角色啊!」林軒在心中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一個看似平常的西方老頭,一個美艷無雙的金髮美女,結果兩個人手上的人命都不下十幾條,看來超自然人的世界果真是赤裸裸的血腥,要麼殺人,要麼被殺,絕對沒有第三種選擇!

經過剛才那一戰,這一局林軒不用想也知道,羅西塔和伯德溫之間至少有一個會死在場上,這兩個人之間的戰鬥絕對是不死不休!

「呵呵,小妞,聽說你叫黑寡婦是么?守寡多沒意思,要不今天老夫陪你熱鬧熱鬧?」伯德溫一臉淫笑的看着羅西塔說道。

「老鬼,如果你能活過今天,老娘也不介意在床上也領教一二!」羅西塔也不是善茬,敢叫黑寡婦的人,怎麼可能被幾句淫言媟語就打亂心神?

「好啊!那就讓老夫嘗嘗你夠不夠勁兒!」伯德溫說着話就搶步上前,逼近羅西塔的同時身體也在快速的發生著變化!

短短的一眨眼的時間內,伯德溫就從一個普通的西方老頭變成了一個壯碩的青色狼人,在林軒的眼中,這老傢伙跟剛才變身的托比除了毛色不一樣之外,其他沒什麼區別,全都長著狼頭,渾身都是粗硬的毛髮!

但是在狼人的眼中,他們的長相也是有着明顯的區別的,只不過這個區別,一般的人類注意不到!

不過外人只要能看清他們的毛色就可以了,除了最垃圾的一級狼人無法完全變身之外,灰狼的等級最低,相當於二級超自然人,青狼次之,相當於三級,接下來是銀狼和金狼,實力強弱一目了然。

眼看伯德溫到了近前,羅西塔不慌不忙,只見這個女人裙擺一抖,然後整個人就這麼憑空消失了!

「瞬間移動?」林軒疑惑道,畢竟他身邊的珍妮就是這樣的變種人。

「不是,羅西塔的超能力是隱身!」施羅德這次並沒有隱瞞己方人員的超能力,畢竟黑寡婦名聲在外,她的超能力根本不是秘密!

「卧槽!這麼厲害?」林軒大吃了一驚,隱身這個能力可是太無敵了,進可攻退可守,處處搶佔先機啊!

「哼!雕蟲小技!」這邊布魯克不屑的冷哼一聲。

於此同時林軒就見到場上的伯德溫猛然趴在了地上,然後狼頭上的黑鼻頭不斷的聳動,很快就鎖定了某一個方位!

「卧槽!變身狼人後還能有嗅覺加成?」林軒驚訝道。

「哼!隱身異能對抗別人還行,對抗我們狼人的話,那根本就是自不量力!」布魯克嘲笑道。

「凡事別這麼早下定論,羅西塔擊殺的狼人可不止一個!」施羅德反擊道。

「叮!」隨着一聲清脆的響聲,伯德溫閃爍著青光的利爪好像撞在了某種利器上,然後對方被他強大的力量給撞了出去!

於此同時,原本空無一物的地方顯現出羅西塔的身形,這美艷少婦手中握著一柄匕首,匕首上也是光華流轉,顯然剛剛格擋了伯德溫的攻擊,但是因為力量較弱,所以被逼退了!

「啪啪啪啪啪……」

後退的羅西塔不知道從哪裏掏出好幾個小瓶子,然後紛紛摔碎在身邊的岩石上!

一陣濃烈的香氣撲來,是一種極具誘惑性的香水!

就連林軒他們這些觀戰的人都能清晰的聞到香水的味道,真正戰場上的香味有多濃烈自然可想而知!

「唰!」

羅西塔的身形再次淡去,這次伯德溫再想找到羅西塔可就太難了,戰場上香水的氣息太濃郁了,讓他根本無法判斷羅西塔的方位!

「聰明啊!」林軒贊道,沒想到僅僅一次交手之後,這個黑寡婦就想出了破解伯德溫狼鼻子的辦法!

「嘶!」布魯克深吸了一口氣,同時眉頭也皺了起來。

就在林軒也全神貫注的看向戰場上的時候,一道聲音在他的心頭響起:「船長大人!我發現你附近有勇氣號殘骸發出的信號!」 妖族各個都是桀驁不馴之輩,有些實力就佔山為王,誰也不服氣誰。

妖族當中大妖雖然不少,但是想要將妖族這一盤散沙組織起來,卻也不是那麼容易。

而這次天庭的行動,就讓這些大妖看到了希望。一個藉助天庭的壓力,讓一盤散沙的妖族,徹底團結起來的希望。

女媧娘娘雖然是名義上的妖族統領,但是女媧娘娘其實很少管妖族的時候,只是在需要的時候,才會動用招妖幡,尋找一些能夠幫她辦事的人。

在妖族有覆滅之危的時候,女媧娘娘也會出手保下妖族,但是平時妖族受到打壓什麼的,是絕對不會出手,她不是妖族的保姆,最多算個遠親長輩。

但是妖族也不是沒有大能,這些妖族大能,一直想要統領萬妖,成為新的妖皇,但是卻始終做不到。

不是實力不夠,而是想要將天南地北的妖族全部匯聚起來,聽從他們的命令,簡直就比登天還難。

但是天帝馮燁最新的命令,給了這些妖族大能一個希望,一個統一天下妖族的希望。

於是這些大妖藉助天庭清繳為禍人間的妖族的機會,他們也四處串聯,那些不願意投靠天庭,就想要在人間肆虐的妖怪。

在女媧娘娘不出手的情況下,他們這些妖族,原本也是不敢主動對天庭動手。因為他們缺少決定性的力量。

沒有絕頂級別的強者,他們也只能生活在暗處,如同陰溝裡面的臭蟲,只要敢露頭,就要被天庭清掃掉。

這次天庭進攻昆崙山玉虛宮,讓這些妖族看到了反抗的希望。

一旦天庭與玉虛宮真的打起來,天帝馮燁被元始天尊所牽制住,那他們這些妖族,就可以對那些圍攻玉虛宮的天兵天將動手了。

這些妖族覺得,只要這一戰玉虛宮能夠勝利,哪怕玉虛宮也看不上他們這些妖族,但是卻也不會清繳滿人間的清繳他們。

只要能夠將天庭的勢力趕出人間,讓闡教玉虛宮來統治人間,那他們這些妖族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只是沒想到半路出了個准提道人,在中間一通攪合,居然讓天庭和元始天尊和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