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明給我看。」

「怎麼證明?」

葉雄上前兩步,湊嘴在她耳邊,小聲道:「咱們雖有夫妻名份,但是卻沒有夫妻之實,你不覺得這樣非常不好嗎?」

路瑤一聽,臉蛋頓變成紅透了的蘋果,霞飛雙頰。

「你想做什麼,我都願意。」她低聲呢喃。

葉雄沒有猶豫,出手退她的衣服。

至始至終,她都沒有反抗,很配合。

……

鉛華褪盡……

葉雄看到被單上那一抹艷紅的時候,怔住了。

這個女人,果然沒騙自己。

她把女人最重要的東西,留給自己了。

如果她不愛自己,願意做出這麼大的犧牲嗎?

還是說,自己值得她付出這麼大的代價?

路瑤沒有說話,似乎還沒有從一個女孩變成一個女人之間的身份轉換過來。

兩人各有心思,都沒有說話,氣氛一時之間很凝重。

罷了罷了,一個女人為了自己做到這種地步,哪怕被欺騙,又如何?

古人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想到這裡,葉雄捧起她的小俏臉笑道:「從今天開始,誰欺負你,就是在太歲頭上動土,我跟他沒完。」

路瑤這才破泣為笑,又抱著他不放。

夫妻兩人溫存片刻,葉雄這才站了起來穿衣。

「走,咱們去飛升台通道。」

「有件事情我忘記跟你說,我殺了那麼天山閣的人,到時候,你怎麼跟天山閣的人交待?」路瑤有些擔心。

「我又不是天山閣的人,為什麼要交待,再說,陸青山還沒有這個資格讓我交待呢!」葉雄冷哼。

「我最喜歡你這種霸氣了。」路瑤笑嘻嘻,然後又道:「我可告訴我,在神界通道,我的名聲可是很壞的,到時候別怪我拖累你?」

「有多壞?」

路瑤伸出手指,數了起來:「這幾十年來,我殺了天山閣地域的高手三十幾個,還殺了洛山域二十幾個,對了,一個玄武境的王子看上我,想強上我,被我殺了,現在玄武境到處都在追殺我,對於,青龍境我也殺了一個……」

葉雄的臉瞬間就黑了,這個女人,真被她拉下水了。

「怎麼,後悔了,如果你後悔,剛才的事情就當沒發生,省得你說我利用你。」路瑤見他不高興,小聲道。

「我又不是第一次被你坑,在真仙界,被你坑來殺葉問天,在這一界,又得幫你對付大把對手,如果哪天飛升到神界,還得幫你對付陸青鋒,你啊,你就是我生命之中的剋星,宿敵。」葉雄指著她的鼻子,笑罵起來。

「你以為宇宙第一美女的丈夫,這麼容易當嗎?」路瑤高傲地冷哼一聲。

路瑤這傲慢的態度,讓葉雄又沉默,沒有說話了。

「你怎麼時不時就扮起憂鬱了,真不像男人。」路瑤撇撇嘴。

葉雄看了她一眼,他剛才說路瑤是自己生命之中剋星,宿敵的時候,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掌紋。

他生命中的宿敵,會是路瑤嗎?

「你不覺得,我裝憂鬱的時候很帥啊?」葉雄哈哈笑了起來。

「我喜歡樂觀派,不喜歡憂鬱小生,以後別在我面前裝憂鬱,我會以為你看見我不高興,會影響心情的。」路瑤很嚴肅地說道。

「行,以後不裝憂鬱,在你面前保持樂觀。」葉雄說完,大手一揮:「走,打架去。」

反正已經上了賊船了,這架必須是要打的了。

無論如何,他都得帶路瑤去飛升台。

不但路瑤,還有暗虎,申箭,任逍遙,他們統統都得帶去。

因為他們是開啟帝墓,必須的條件。

兩人快速趕路,朝飛升台通道而去。

大半個月之後,兩人終於來到三山交匯處,一處遼闊的平原之上。

此時的平原之上,已經密密麻麻,聚集了無數修士,一眼望不到盡頭。

少說也有好十幾萬修士。

除了擁有白銀令,參加飛升台通道競賽的,更多的是過來看熱鬧的修士。

葉雄的水鏡響了起來,他接過,那邊傳來火炎的聲音:「阿雄,你到了沒有?」

「到了,你們在哪?」

「西北角,我釋放火焰印記,你看到沒有?」火炎焰。

葉雄朝西北角看去,一眼就看到一人身上湧起火焰印記,正是火炎。

她身邊站著金伊跟天道閣閣陸青山,還有天道閣一眾修士。

「我跟妻子在這裡,就不過去了,你們過來吧!」葉雄說道。

聽到妻子二字,火炎愣了一下,半晌都沒有回話。

她沒有想到,葉雄在神界通道會有妻子,有些失落。 兩人來到葉雄面前,火炎的眼神,馬上落到路瑤身上,當下被她絕色的容貌吸引了。

對於自己的容貌,她本來是很有自信的,但是看到路瑤那一刻,她居然生起一種自慚形穢的感覺。

這個女人,無論是外貌,還是氣質,都遠在自己之上。

一種失落感,油然生起。

「我跟你們介紹一下。」葉雄指著自己的妻子,說道:「這是我的妻子路瑤,這位是真鳳族的火炎,這位是真猿王國的王子金伊,他們兩個都是我的好朋友。」

「久仰,我早就聽說過五境的大名了,沒想到,今天能遇到兩個神獸血脈的人。」路瑤客氣道。

「客氣了,真鳳血脈也見不過比別人高貴多少。」火炎回道。

「老師,嫂子好漂亮。」金伊傻傻地看著路瑤。

「謝謝。」路瑤嘻嘻一笑。

「我還沒見過么漂亮的姑娘,比火姑娘還漂亮。」金伊感嘆。

「別胡說。」葉雄也是無語了。

金伊什麼時候,情商才能高一些,當著火炎的面說這個。

「我去陸閣主那邊,不打擾你們了。」火炎打個招呼,就離開了。

「老師,我是留在這裡,還是過去?」金伊問。

「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沒人管你的雙腿。」葉雄沒好氣地罵道。

「哦……那我還是去火姑娘那邊吧!」金伊說完,跟在火炎背後離開了。

等他們離開之後,路瑤看著葉雄,笑道:「火姑娘跟你之間,恐怕不只是朋友那麼簡單吧?」

「就是普通朋友。」葉雄鄭重聲明。

「可是……我怎麼感覺,她好像有些傷心的樣子?」

葉雄看著她的背影,似乎是帶了點落寞的感覺,難不成長時間相處,她對於自己也有那麼一些不同的感覺?

「我看,她心裡肯定喜歡你。」路瑤又道。

「喜歡又怎麼樣,她如果能像你一樣主動,早就是我的女人的了。」葉雄笑道。

姑且不論路瑤對自己有沒有別的心思,但是有一點,是別的女人無法相比的。

就是,她是個愛恨分明的女人。

喜歡葉雄,她就大膽地表白,不認識的人,她可以很冷漠,殺人如麻。

如果不是她那麼主動,也許葉雄跟她之間,也不會發展到這一步。

像她這麼漂亮,又這麼主動的女人,有幾個男人扛得住?

「我可是聲明,只是對你這樣,別的男人,從來都沒有。」路瑤很嚴肅地說道。

「我相信,你不是以身作則了嗎?」葉雄壞笑著。

將自己的身體保留得這麼好,就是證明。

「壞蛋。」路瑤嗔罵著。

兩人正在聊天的時候,葉雄的目光,一直在周圍看著。

「你在找誰?」路瑤問。

「申箭跟任逍遙。」葉雄回道。

「他們也來了?」

「他們是跟我一起來的,咱們在前來神界通道的時候分散了,以他們的實力,我覺得他們肯定能得到白銀令,參加這一次前往飛升台的競賽。」葉雄將自己的事情,簡單地說了一遍。

申箭跟任逍遙的實力雖然比不上他,但是,取得白銀令應該不成問題。

至於能不能進入四十名單,這就不一定了。

「你是不是準備帶著他們殺回神界,找陸青鋒報仇?」路瑤問。

「陸青鋒跟葉問天有仇,跟我之間沒有仇,咱們不一定成為敵對。當然,前提是他不打你的主意,如果他敢打你的主意,我是不會放過他的。」葉雄嚴肅道。

「咱們還是先去飛升台再說,至於去不去神界,慢慢再談。」

路瑤目光在人群之中掃過,突然,她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臉色頓時有些難看,連忙躲在葉雄身邊。

「怎麼了?」葉雄奇怪地問。

「我看到白九重了。」

「白九重,這名字怎麼這麼熟悉?」葉雄點頭思考著。

「白九重是玄武王的侄子,實力非常強悍,是這一界的修士之中,最大的熱門,有人說,他肯定能飛升到神界,是一個很可怕的人物。」路瑤臉色有些凝重。

經她一提,葉雄是想起來了。

當初,他進入白虎境,為了尋找申箭,得到白虎境的名單,名單上面似乎是有這麼一號人物,是二等公民。

申箭是白虎境中合體之下第一高手,尚且不是我的對手,我還怕他。葉雄暗暗道。

「你跟他結仇了?」

「前幾天,我跟你提過,白虎境一名修士仗著自己是神獸血脈,企圖對我不軌,最後被我殺了,就是他的弟弟。」路瑤將兩人之間的恩怨,說了一遍。

「他知道你的身份嗎?」

「知道,他伏擊過我,最後我沒有戀戰,逃了。」

「放心,有我在,沒人傷得了你。」葉雄鏗鏘道。

連自己的老婆都保護不了,還怎麼飛升神界?

「看到那人沒有,暗虎身邊那個?」路瑤又指著遠處人群之中,被蔟擁的一名矮矮胖胖的男子,小聲道:「他就是蜀山閣的閣主洪永生,實力不在暗虎之下,兩個狼狽為奸。」

葉雄聞聲望去,果然看到了人群之中的暗虎,他那大塊頭的模樣,非常容易辯認。

不知道是不是感應到他的目光,暗虎的目光很快就穿過層層人群,落到他的身上。

雙目相撞,火花四射。

然後,暗虎跟身邊的蜀山閣閣主洪永生,小聲地說著什麼。

洪永生的目光,也跟著望了過來,犀利而凌厲。

面對那殺氣騰騰的目光,葉雄依然不為所動。

來這裡之前,他早就做好了大戰一場的準備。

「還有嗎?」葉雄繼續問。

「東邊,三十五度方向,有一名身穿青衣的男子,看到沒有?」

葉雄聞聲望去,點了點頭:「看到了,氣勢不凡。」

「他是青龍境的龍飛羽,實力也不容小視,好在我跟他之間沒什麼恩怨。」

「有恩怨也沒什麼,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葉雄淡淡地說道。

「還有那個,是洛山閣的閣主肖英,我出任務,殺了洛山地域不少修士,她對我也恨之入骨,不過,她並不知道我的身份。」路瑤繼續說道。

葉雄目光在周圍看了一遍,記住這些人的面孔。

他隱隱覺得,好戲要開始了。 距離飛升台通道開啟還有一些時間,大家都在等待著。

一些人,陸陸續續過來,找到自己熟悉的人,或者組織勢力,相互交流。

主要是三大勢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