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我就知道。」想了想后,抿了抿嘴巴,竟然在林庸的臉頰上親了一下。

豪門小妻子:BOSS大人等等我(豪門小妻子:總裁大人抱緊我) 作者: 甘甜 啵——

林庸一個急停!

小葵細若無聲問道:「怎……怎麼了?非要捶背嗎?這個不行嗎?」

「行……行……」

小葵神秘地將頭靠近林庸,壓上林庸地肩膀一口輕輕吻在了林庸的嘴上。林庸雙手.感覺著小葵纖腿的滑動,背上感受到小葵軟軟的小兔子,再加上唇.間的細膩,差點一跤摔在地上,探頭想要朝小葵的口中索取。

哪知小葵突然一扭頭縮回了後背,得意地說道:「行了行了,沒油了再說~」

林庸將小葵抱得緊了一些:「氮氣爆發——!」

嗖!

林庸直接一跳抓.住了樹林間的一顆樹枝,騰空一盪遠遠躍向了另一棵大樹,毛孔吸力之下,簡直如脫離地心引力般,在樹林間蕩漾穿梭。小葵雙目放光,在林庸背上歡呼著,學著人猿泰山那樣嗚嗚叫喚。

此刻面對這樣純凈樂天,無私付出的小葵,不知為何,林庸再也升不起任何顧忌,整個世界彷彿只剩下他和身後背著的女孩。在這深山密林之間,就彷彿已經遠離了一切過往,在夢幻與現實之間,林庸第一次感覺,自己不再孤獨。

「快,看見那邊的野山果嗎?我跑過去,你摘下來,注意只有一次機會,我可不會回頭噢。」

兩人飛快的來到那棵樹旁,在貼近樹邊的時候,小葵一伸手,剛好抓.住一顆黃色的野木瓜。

「成功!」

……………………

山林間充實著兩人的歡聲笑語,林庸保持每小時二十公里以上的速度,行三個小時,休息半個小時,通過那比GPS還準確的全球磁感定位,他根本不會迷路,一直向著北方進發。

算下來,每日的累計行程由早上六點到下午五點,除開用餐和休息的時間,每天都幾乎能走兩百公里!而且林庸還不敢太快,生怕費金找不到他。

這一走,就是整整十天。 這一走,就是整整十天。在自己強大的再生能力下,林庸的耳膜早已恢復如初。

林庸每天和小葵朝夕相處,百般呵護。晨起趕路,日傍休憩。渴了就尋找小溪飲用清冽的山泉,餓了就摘些野食或者捕獵。什麼山雞野兔,青蛇鯉魚,林庸每過一個地方總會有一些收穫,他感官敏銳,行動迅速,從視覺發現獵物,到聽覺捕捉軌跡,再到嗅覺跟蹤靠近,面對面時,每次捕獵幾乎都是手到擒來。

這是十日過去,林庸此刻早已遠離神農架周邊,一路北上,到達了燕平市所在的冀北省,但林庸依舊選擇無人地帶前行,小心翼翼地五費金保持著若即若離。不讓他跟丟了,也不讓他靠近。

等待的,就是自己身體完全康復后,能夠主動出擊,找到費金與他決一死戰!

這天傍晚,林庸輕車熟路搭上帳篷,簡單的吃了一頓鐵板烤竹筍,安頓好小葵,林庸進入了夢鄉。

………………

再次從非洲大陸上醒來,林庸早已不在東部王國,而是在南部王國地領地中!

這短短十日里,林庸和雷諾二獸,已經將北部的兩隻獅王和南方的一隻獅王全部趕走,吞併獅群,將自己的疆土擴大到原來的三倍。又中央樹林方圓二十公里內,三個獅群一共十八隻雌獅,二十三隻幼獅全部成為了自己的部族。

這樣等級的獅群,可以說已經達到了獅王的巔峰,說不定,自己已經完成了因果結。

但是,自己到底是否是這片大地最強的獅王,還有著一個決定性因素,那就是本身的作戰能力!

這十日,林庸每日都完成捕獵,調整作息和滿足進食,體重最起碼超過了二百四十公斤!包括自己的夥伴雷諾,目測也比原來強壯了許多。(動物沒有稱,只能靠目測估計。)

這樣的體型,對於當前的非洲雄獅現況來說,已經是絕無僅有的。

倒是雷諾,雖然坐擁如此大的獅群,成為親王。卻每天巡邏時都會想著西方張望,看著自己的故土不發一言,林庸看在眼裡,這日醒來,第一時間來到雷諾身邊,朝著西方放聲怒吼了一聲后,大步朝西部王國走去。

雷諾驚訝地跟著林庸,要知道,奪走他西部王國的,是整整三隻雄獅!而他和林庸也只有兩隻獅子地戰力,正常的雄獅,根本不可能冒這個險,這林庸竟然主動與自己一起,去報仇?

林庸轉頭對著雷諾吼了一聲像是在說:「看什麼看,快跟上來。」

雷諾十分激動地大躍兩步,跟上了林庸的步伐。

其實林庸也不願意輕易地冒險,由於因果結地不確定性,林庸此刻到底是否完成了它,自己都不清楚,但他清楚的是,獅王地一個標準就是要強!

假如自己連三頭獅子看守的獅群都拿不下來,那還稱什麼強?

到了下午三.點時分,林庸雷諾便重新踏上了西部王國的故土,聽到了斷齒、涅沙、圖阿三隻雄獅的咆哮。

斷齒的吼聲依然那麼兇惡。

涅沙的後生依舊如此陰冷。

圖阿地吼聲還是如此老沉。

一般來說,突進獅群的獅子都不會直接吼叫示威,而是悄悄靠近,給予它們先來個偷襲。

但是林庸不同,他自信地面向獅群的方向,張嘴就是一聲示威性地爆吼!

吼!!!

整片西部王國都驚住了,幾小時前還那麼遼遠的他國獅王,怎麼會突然來到了這片大地!這……這時長征點的嚎叫,這時最直接的戰書!

雷諾一驚,不可理解地看著林庸。卻發現林庸依舊無所畏懼地朝著空中吼著,回應他的,是其他三處憤怒地獅吼。

斷齒他們來了!

雷諾一咬牙,吼!!!也跟著林庸吼叫起來。

沒過多久,遠處並肩走來三隻雄獅,惡狠狠地埋頭督視著林庸雷諾二獸。

吼!吼!

林庸雷諾遙遙隔著幾百米,便對那三隻雄獅開始怒吼。

吼!吼!吼!

三隻雄獅地聲音更為嘹亮,帶著不死不休地狠毒。

兩軍慢慢靠近,林庸越吼越響,聲音裡帶著挑釁。直到靠近到兩百米的時候,林庸大叫一聲,突然側身朝雷諾一撞,轉身就跑!

雷諾傻了!

怎麼回事?你叫回來乾的啊?怎麼自己先跑了,信任在哪裡?我襙!雷諾看看身後的三隻雄獅,又看看林庸,眼中的火焰越來越盛。

就是這三個傢伙,奪走了我的領土,殺了我的孩子!

雷諾對它們恨之入骨,從仇人相見地第一眼,就忘了恐懼,咨客怎麼能輕易退縮?

吼!!!雷諾大叫一聲,對著那三隻雄獅就要衝過去!

哎喲~我的尾巴!雷諾感覺尾巴一疼,轉頭回去,正看見林庸大嘴咬在自己的尾巴上,使勁往後拽。

你幹什麼?!!

林庸再次跑到雷諾旁邊撞了一下他,怒吼一聲向身後跑。

難道他是要我……跟著他?

雷諾似乎終於明白了林庸所傳達的信息,大步跟上了林庸。

………………………………………………………………………………………………………………………………………………………………

身後的三隻獅子再追,前方的兩隻獅子在跑。

一路將林庸雷諾趕出西部王國后,斷齒三獅正要回頭,突然林庸又用挑釁地吼聲向它們叫來。

斷齒鼻子都氣歪了。

嘿!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襙!兄弟們,干.他!!!

斷齒三獅再次朝林庸追來,林庸趁機一撞雷諾,繼續向前奔跑。

三獅沒有發現,它們已經完全脫離了自己的領地,失去了母獅的援助,漸漸靠近了流浪地帶的樹林。

林庸將三獅引到了樹林邊緣,叼起地上的兩個野果子就往裡面鑽,雷諾也熟悉這裡,跟著林庸進入樹林。身後的三隻獅子已經氣紅了眼,顯然也跟著林庸進入樹林當中。

林庸一進去后,沒走幾步,便裝作沒事一樣趴在了地上,雷諾卻急得來回踱步,你是不是發神經啊?怎麼突然趴下來了?現在是怕下來的時候嗎?!!

三隻獅子順著氣味闖入林間,看到近在眼前的林庸雷諾,張嘴就一聲暴吼!

整了林庸鳥獸逃竄,樹葉都顫了顫。

林庸這才慢慢起身,面向斷齒,吼也不吼,直接走了過去。

他越走越快,最後突然跑了起來,那斷齒一見林庸朝他衝過來,像是終於逮到機會一般,伸出舌頭一舔斷牙,立刻也朝林庸衝過去。

兩隻巨大的獅王剛一對撞,便爆發了激烈的戰鬥。

這斷齒果然是身經百戰的惡獅,遠非其他獅王能比,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就已經達到了雄獅的巔峰水平,並且還帶著一往無前的殘暴,若是一般的獅子,幾乎根本沒有招架之力。

但是林庸不同,他懂得竭力地架擋躲閃,以消耗斷齒的體力,一時間斷齒竟拿林庸沒什麼辦法。這時其他兩隻獅子也沖了過來,圍住林庸一同進攻。

這林庸就沒有辦法了,轉頭對雷諾大吼一聲。媽的,可以打了!!

吼!!

雷諾極速撞過來,將最帶毒的涅沙一下撲到在旁邊,騎上去就是兩獅爪。涅沙靈敏的身形左右翻騰,很快地就逃過了獅王的力量壓迫,竄到旁邊與雷諾開始了正面對抗。

而林庸則獨自對付斷齒和圖阿,即便他寂靜使出渾身解數,還是有些招架不住,被那斷齒一撞,就撞撲出去幾米遠,感覺頭暈目眩。

就在這時,一隻黑色的大腳突然站到了林庸的身邊。林庸順著腳趾往上一看。

媽的,終於來了!我的銀背金剛!林庸用鼻子將身邊的果子往修的腳下一滾。

如巨人一般的修先生,彎腰把林庸叼來的果子撿起來,冷冷地看見三個闖入者,心裡怎能不氣?

他果斷地將手裡的果子一砸,兩隻大掌握拳往地上一撐站起身來,

嘣!嘣!嘣!

錘在胸膛上,張開尖牙大口嘶聲大叫!

三隻獅子同時一驚,這什麼怪物?

只見修立刻朝著最近的圖阿沖了過去,一跳一跳速度竟然不慢,蠻蠻地一拳就砸向了圖阿的臉。

老練的圖阿這回根本不知道自己遇到的到底是什麼,本能性地揮掌朝銀背金剛拍去。

哼~林庸冷笑一聲……

噗!

銀背超長的粗臂一拳直接甩打在圖阿地臉上,巨大的力量一下就將圖阿地臉頰打得凹陷進去,那獅爪還沒碰到修,身體便被打出幾米,疼得圖阿嘶聲哀叫。圖阿這才收起了自己的情敵,如臨大敵般看著修先生,奔跑起來向修先生衝去。

這時林庸才真正得以和斷齒一對一地較量起來。只見兩獸相撞,飛撲咬打,吼聲震天,塵土飛揚!林庸連續幾巴掌拍過去,抓得斷齒滿臉是血,自己的身上也被抓傷了好幾處,按理來說,這斷齒應該學會躲避吧?

不!這斷齒是個異類,比一般的雄獅更為瘋狂,很多動物看似是你死我活的較量,其實都還在為自己留一絲後路,就像雷諾,最終還是會逃跑。

但斷齒不一樣,從它的眼睛里,林庸感受到了什麼叫最真正的你死我活。

它永不後退!

林庸甚至相信,除非這斷齒死在這裡,否則它就不會罷休,就算只剩一根手指,也會和自己戰到最後。 斷齒以不顧一切的戰鬥方式與林庸展開了激烈的對撞。

對付這種不會怕的傢伙,一般來說正常心態下地雄獅都會選擇避讓,戰敗了就是死,戰勝了起碼也得脫層皮,誰也不想傻傻地拚命,畢竟留的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但此刻地林庸不能避。

因為他是王!因為他必須要戰勝他才能成為獅子王!就算脫筋扒骨死在這裡,林庸也不能退,退了就全盤皆輸。

吼!!!

婚久情深,錯惹腹黑總裁 林庸被斷齒一掌拍到亂石中去,慣力之下,尖嗑嗑地石頭刺進林庸的獸皮。林庸渾身肌肉鼓動,連疼痛的時間都沒有,趕忙又朝邊上一避。

啪!

剛一閃開腦袋,斷齒又是一掌打在地上,龐大的石頭咧開犬齒向地上一咬,周圍的沙土地面立刻被斷齒粗厚的喘息噴出一圈灰來,林庸甚至都能聽到牙齒撞擊的聲音!

林庸看也不看身後,向後一蹬整個身體就撞在斷齒身上,撲上去一掌抓進斷齒的獅頭!與此同時,斷齒也裂開雙爪,猛地抓向了林庸的肩膀。看著斷齒猙獰恐怖的模樣,雖然被林庸拿住腦袋,卻瘋狂抖動,呲牙咧嘴,像是要掙開鎖鏈的惡狗一般,一下一下向上挺!雙掌嵌進林庸的胳膊里,使力往下一拉!

吼!!!林庸兩臂立刻別拉出六七條長達半米的血痕!疼得林庸仰天咆哮。

媽的!林庸一埋頭,咬在斷齒的鬃毛密布的脖頸上,卻由於斷齒不斷打擊和擺動腦袋,根本無法穿透鬃毛咬死這傢伙!

這就是雄獅另一個恐怖之處,它很難被真正殺死!

無論是強壯的身體,還是鋼筋鐵骨,這大草原上能給它帶來傷害的動物屈指可數,再加上脖子上一圈帶有保護性地鬃毛,讓其他生物無法咬中自己的脖子。想要殺死雄獅,幾乎難若登天,經常有雄獅相互鏖戰一夜,而無法將對方幹掉的紀錄。

這樣誰也殺不死對方的戰鬥,突出一個慘!特別是表象模樣,被咬到擦到就是血肉模糊,可就是死不掉!

林庸身上的戰鬥武器無非就是掌爪、利牙和獅頭撞,最多再吼兩聲添加威勢!但這些對其他生物致命的攻擊方式,對雄獅來說傷害卻極為有限,怎麼才能殺死雄獅呢?

林庸死死摁住斷翅的腦袋,媽的!這兩隻爪子肉肉的不像拳頭,打起來一點都不疼!必須找點硬的東西來解決戰鬥!

這時,林庸終於使出了只有人類才懂得的攻擊方式。

他將利爪從兩側狠狠地陷進斷齒的巨頭當中,往上一抬,接著就向地下撞!

嘭!

斷齒腦後的石頭立刻被撞得飛散開來,我的爪子殺不了你,那我就用大地當武器!

斷齒被強大的震蕩感激得更凶了,長牙舞爪在林庸身上胡亂撕抓拍擊,林庸的面頰、鼻子、耳朵手臂甚至前胸,全都是十公分以上的大口子,往下胡亂滴著鮮血。

獅頭地抵抗力何其強大,林庸根本無心防禦,所有的力量全部集中在了爪子上,再次蓄力向下一砸!

嘭!

吼!!!斷齒揮舞的爪子,正好抓傷了林庸的一隻眼珠!

你他.媽.的死不死!!!

嘭!嘭!嘭!!!

林庸狀若瘋癲地使力往下砸著,一連砸了三十幾下!就是個大鐵球,也被砸凹了,更何況是血肉之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