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弟子將師弟楚陌帶到!」楚陌胡思亂想之間,柳涵怡清冷的聲音在他的身旁響起,他心底一個激靈,登時從遐想連連之中回過神來。

循著柳涵怡的目光,楚陌看向了位於不遠處的裊裊煙波之中,在那裡有著一座翡翠般的亭台樓閣。

在那樓閣之中,有著一道婀娜而又修長的身影端坐在其中,只見其素手輕揚,優雅的擺弄著茶藝,一股寧靜安詳的氣息散發開來,給人以一種悠遠飄逸的感覺。

她就是雲淼門的現任門主——雲逸仙子。

雲逸仙子素顏淡妝,溫潤如玉,看上去也就如同柳涵怡一般的年齡,她就那麼坐在那裡,卻又是那麼的飄渺不定,一舉手一投足之間,自有一種神奇的韻味,自然而又充滿無窮的變數,隨著她緩緩抬起右手,將花費了很長時間才調製出來的茶水恍若一股清泉一般發出叮咚之聲,緩緩注入到身前的茶具之中,周身的空間彷彿都出現了短暫的凝結。

雲逸仙子優雅的將茶水端起,輕移之間,淺嘗酌飲,細細的品味,如玉的臉龐上流露出迷醉的神情,如同品嘗世上最為美味的佳釀一般,深深體會,良久之後,才漸漸回味過來。

在這期間,柳涵怡沒有再說一句話,她顯然極為了解雲逸仙子。

楚陌就更是不敢多言了。雖然他從雲逸仙子身上並沒有感覺到任何威脅的氣息,但是面對著如此強者,心底卻是不自禁的有著一股沉重的壓力,彷彿被一座大山給壓著一般,就連號稱要突破境界,久已沒有動靜了的敖丕都似乎被微微觸動,以一種極為輕微的動作內斂,藉助血契的力量,悄無聲息的深深融入到了楚陌的血肉之中,以防被發現。

敖丕自從跟了楚陌以來,從來就沒有發生過這種情況,它會有這種表現,說明它自雲逸仙子身上感覺到了莫大的威脅,這是下意識的自我防護本能。

敖丕是什麼樣的實力楚陌心裡最清楚不過,能夠讓得它都是忌憚成這個樣子的人,雲逸仙子的修為之高深莫測,可想而知。

「涵怡,你回來了!」大概過了一刻鐘,雲逸仙子總算是緩緩的放下了手中的茶具,她緩緩的站起身來,慵懶的撐了一個懶腰,婀娜的嬌軀勾勒出了一個完美的弧線。

她的聲音如同大珠小珠落玉盤一般清脆悅耳,卻又帶著一種奇妙的穿透力和感染力,回蕩之間,猶如春雨潤澤大地,煥發無窮的生機。

只見她微微一笑,隨即一步邁出,竟然腳踏虛空,憑空踏步而來。身形一晃之間,無形的空間之中蕩漾起一圈圈如同水波一般的漪漣,轉瞬之間,已經平穩的站在了柳涵怡和楚陌二人的身前。

「師尊,您突破到地級境界了?」見此奇異的情景,不只是楚陌,就連一向淡雅如水的柳涵怡,俏臉之上也不禁浮現聳然動容之色。

雲逸仙子淡淡的一笑,「地境又豈是那麼容易踏入的,我如今也只不過是走了半步而已,短暫的滯空行走還行,要達到真正的御空飛行,還差得遠!」

柳涵怡笑道:「師尊天縱奇才,踏入地境也不過是早晚的事而已。」

「呸!」雲逸仙子啐罵一聲,「你這小妮子,在外行走多日,一張小嘴倒是如同抹了蜜一般。你什麼時候也學會這種溜須拍馬的奉承之言!」

柳涵怡臉頰微紅一下,艷麗無儔,嬉笑之間,竟然上前一步親熱的挽住了雲逸仙子的手臂,「我這也就是對著師尊,若是換了別人,搭理都是欠奉,更別說是溜須拍馬之言了!」情狀之間,竟然宛如姐妹。若非是她口中一口一個「師尊」,楚陌真懷疑她二人之間的關係。

「行了!」雲逸仙子伸手輕敲了一下柳涵怡的俏頭,笑道,「你現在這個樣子哪還有什麼首席弟子的模樣,在師弟面前,也不知道收斂一下,一點都不害羞!」

說話間,她那飄渺如雲如霧一般的美眸看向了一邊兀自有些目瞪口呆的楚陌。

「轟!」在那一剎那間,楚陌宛若渾身被電擊一般,一個激靈之間,身軀猛的一震。

體內的元罡之氣突然之間以快上千百倍的速度運轉,以他的身軀為核心,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無盡洶湧的靈氣盡皆朝著他的身軀匯聚,通過極速的煉化和吸收,融入到了他的元魄之中。

「噗!」

楚陌體內一個新的阻隔被打破,在雲逸仙子微微一注視的頃刻之間,他竟然一舉就突破到了四重人魄境的境界。

雖然是倉促的突破,但緊跟著大量的天地靈氣洶湧而入,在元罡之體的煉化之下,化為了滾滾精粹的元罡之氣,卻是一下就鞏固了他的修為,半點虛浮的不適應感都沒有。

「多謝門主!」楚陌心底欣喜之餘,當即沖著雲逸仙子躬身致謝。

「你叫我什麼?」雲逸仙子一臉笑容地看著楚陌。< 尤其是之前他們還和元一宗的人馬起了衝突,難保後者不會暗中搞鬼。


雖然元一宗人馬還不至於明目張胆的動手,但暗中搞一些小動作也足以給他們帶來一些麻煩。

「這股波動??????」趙東臨站在青漩湖不遠處,凝望著湖中那瘋狂涌動的湖水,感受著湖中那充沛的能量恍若鯨吞一般的湧向楚陌所在的位置,不禁暗暗心驚,「他是怎麼辦到的,這麼搞也不怕把身體給撐爆了!」


趙東臨在青漩湖駐守也不是一年兩年了的,他見過不少的天才子弟在其中吸收精漩之氣的情景,但像楚陌這樣搞出如此大動靜的,這倒是頭一遭。一來,那些人沒有類似於楚陌小法長鯨吸水的神通,做不到這個樣子,二來,那充沛的精漩之氣所凝聚的強大壓迫力也並不是一般人所能夠承受得了的。

「不愧是門主弟子,所擁有的手段真是匪夷所思!」趙東臨震動之餘,又是有些艷羨。他本身的實力雖然較楚陌要強,但論起資質來,跟楚陌真的是沒法比,修為到了他這個程度,可以說是已經到達了一個極限,要想再進步,除非是得到什麼奇遇,若非如此,他也不會被分派到這裡來了。說實話,這駐守玄青山可真不是什麼好活。

「恩?有情況!」趙東臨感慨之餘,突然眉心一動,他感覺到遠處正有著幾道強大而隱晦的氣息在悄然接近。若非他隨時戒備,還真不一定能夠察覺得到。

「戒備!」趙東臨陡然一聲厲喝。聲音洪亮,猶如驚雷滾滾。

「怎麼回事!」突然的爆喝聲在山頂上引起了一陣騷亂。青漩之爭雖然已經結束,觀看的人群也離開了一大部分,但還有一些人卻依舊是逗留在這裡,也不知道打的什麼主意。這些人被趙東臨的聲音一震,一個個都是心裡發虛,有一些臉上甚至是露出一絲慌亂之色。

守在青漩湖之側的雲淼門人馬倒是迅速反應過來,按照早就排列了無數次的陣勢迅速聯合在了一起,擺出了嚴陣以待的姿態。

隨著雲淼門人馬集聚的檔口,莫言王室和元一宗的人馬也是警戒起來。雖然以詹雄為首的元一宗人馬巴不得出現變故阻止楚陌吸收精漩之氣,但三大巨頭勢力早有協議,如遇外敵,共同抵抗,他們倒也不敢明目張胆的跟楚陌使絆。那可是明目張胆的挑釁,若是被人抓到把柄,別說是雲淼門和莫言王室不會放過他們,為了表現公正的姿態,只怕元一宗第一時間就會將他們給處決了。

「朋友,我不管你們是什麼來路,識相的話速速退去,我們還可以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若是執迷不悟,就休怪我們不客氣了!」趙東臨當先一步,一躍站在了最前方。夾雜著元力波動的聲音滾滾擴散開去,整個山頂的人都清晰的聽到了他的聲音。

隨著趙東臨的聲音遠遠傳出去,那快速接近的幾道氣息卻是沒有絲毫的停留,根本就不受他的威脅。

「找死!」趙東臨怒吼一聲,「各就各位,大家準備,斬殺來敵。在這山頂之上,除了我們三大門派的人之外,所有的人都不許動,膽敢妄動者,就是挑釁我們三大門派的威嚴,無論是誰,殺無赦!」最後一句話是對那些久久不肯離去之人的警告,這也是有著震懾的意思,以防有人渾水摸魚,影響到局勢,打擾到楚陌的吸收和修鍊。


趙東臨的話果然起到了作用,他的話音一落,原本一些想打著幫忙的名義做小動作的人都不敢再耍小心思的,他們知道,趙東臨絕對不是說著玩玩的,只要他們敢動,就絕對會第一時間被擊殺。

這些人雖然大多都是冒險者,但也並不是只會一昧衝撞的莽夫,對於局勢,他們還是能夠看得清的。

「咻!」「咻!」「咻!」「咻!」??????

七道黑色的身影以極其迅捷的速度掠上峰頂,觀其氣息,個個都是人漩境的強者,最為強大的為首一人腰懸一青色葫蘆,更是達到了七重人漩境的修為,跟趙東臨都不相上下。

「精漩之氣對於人魄境的修鍊者用處最大,這些人個個人漩境修為,犯得著來此冒險嗎?」趙東臨眉頭微皺,凌厲的目光下意識的看向了詹雄所在的方向,「難道是??????他們果然不會這麼輕易的算了,哼哼,一名七重人漩境的強者帶領六名同樣擁有著人漩境修為的人,手筆可真是夠大的,也就只有元一衡才拿得出來這種陣容吧!」趙東臨心中隱隱有了猜測,不過沒有絲毫證據,他也是不好無的放矢。

而且,他也已經沒有時間多想了,因為那七道黑色身影一路前沖,竟然沒有絲毫的停留,攜帶著強大的氣息波動,直接就殺向了三隊人馬鎮守的方向。

只見他們七人氣息一致,進退有據,顯然是配合已久的搭檔,七人聯合,所爆發出來的戰鬥力瞬間就能往上翻上幾番。

「不管你們是不是元一衡派來的,敢來到玄青山,就做好永遠留在這裡的準備吧!」趙東臨暗想之間,帶領著雲淼門的人馬率先就殺了上去。

老實說,就這七個人他還真不放在眼裡,光憑雲淼門一脈的人馬就已經足夠抵擋,而且還有著莫言王室和元一宗的兩隊人馬幫助。雖然元一宗的人馬肯定是出工不出力的應付,但只要出手了,一點點的幫助作用還是能夠起到的,這對於趙東臨來說,那就夠了。

「殺!」

震天的喊殺之聲響起,兩隊人馬很快就碰撞在了一起。

「爆!」

可是還不等廝殺,眾人之間突然響起一陣低沉的聲音,接著,趙東臨就見到那腰懸葫蘆的黑衣人周圍有著一股濃重的黑霧升騰而起,一下就將雙方人馬籠罩在內,他本人則是消失在人群之中。 而同一時間,另外六名黑衣人腳踏罡步,趁著黑霧籠罩眾人的檔口,突然之間分散開來,佔據住了外圍的六個位置節點。

洶湧的元力自那六人體內源源不絕的爆發開來,元力接觸到黑霧,登時交纏在了一起,原本沒有任何攻擊作用的黑霧登時變得沉重起來,就如同黑色的沼澤一般,讓身處其中的人舉步維艱,恍若身體背負著如山壓的重擔一般。一時之間,即便強如趙東臨都動彈不得。

「給我破!」趙東臨怒吼連連,體內的元力瘋狂涌動,不斷的衝擊著黑霧。

強大的力量凝聚,瞬間就將黑霧給撕裂開了一個口子,可是還不待他衝出去,在那分守六方的黑衣人的加持和鎮壓之下,那個口子瞬間合攏,再次將他束縛在了裡面。

不僅是趙東臨,籠罩在黑霧之中的所有人都遭遇到了一樣的窘境。

不過正是有人歡喜有人愁,以詹雄為首的元一宗人馬雖然也在束縛之列,但他們卻是樂得如此。身處黑霧之中,目不能見物,他們即便是採取不作為的策略,別人也不知道,也不能說他們些什麼了。

而至於危險,他們卻是不太擔心,雖然他們也不知道這七個黑衣人從何而來,但是他們並沒有感覺到這黑霧有什麼攻擊性,況且,這被圍困的人馬個個皆是身經百戰的強者,幾個黑衣人要維持黑霧的束縛就要花費絕大多數的精力了,哪還有餘力來攻擊他們。

「怎麼回事,這黑霧是從哪裡來的?」

趙東臨等人被困之際,那些原本被趙東臨給震懾住的眾人卻是沒有在黑霧的籠罩範圍之內,他們看到原本一觸即發的雙方人馬在電光火石一瞬間出現變故之際,一個個都有些目瞪口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三大巨頭的人馬被黑霧給困住了!」

眾人之間還是有頭腦清醒的。短暫的沉寂之後,人群中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緊接著,原本安靜的山頂一下子變得沸騰起來。

「雙方膠著,那我們不就有機會了!」每個人各懷心思,可雙目之中卻無不是涌動著火熱之色,他們一直留在這裡,所等待的不就是這千載難逢的良機嘛!

「青漩湖!精漩之氣!」

遙望著那散發著奇異波動的湖水,警惕的環視了一圈同樣激動的眾人,空氣中陡然爆發出一陣破風之聲。幾乎是不分先後,眾人瞬間將自身的速度催動到極致,蜂擁著往青漩湖的方向涌去。因為人頭涌動,在人口密集的區域在短短的一瞬間甚至是發生了快若閃電的交鋒,山頂上的情勢一時之間亂到了極致。

「精漩之氣,是我的了!哈哈哈哈,我只要吸收到一絲湖中的精漩之氣,回去好好修鍊,必定能夠突破到一重人漩境!」一個瘦如竹竿的男子破開重重人群,眼看青漩湖近在眼前,不禁興奮得大叫出來,縱身一躍,就要落入到青漩湖中。

「嗤!」

突然,一縷勁風憑空激射。

那瘦如竹竿的男子還沒能夠落到青漩湖中,就被那勁風擊中,身軀倒射而回,落入了那爭相著衝過來的人群當中。

「啊!」

人群中響起一連串的驚恐之聲。只見那男子四平八仰倒在地上,雙目圓瞪,一臉駭然之色,在他的眉心之處有著一細小的血洞,殷紅的鮮血泂泂湧出,儼然已經氣絕身亡。

「膽敢靠近青漩湖者,死!」一聲低沉的冰冷聲音帶著滔天的威勢籠罩向眾人,那麼多人幾乎不約而同的往後倒退了幾步。

循著聲音望去,只見在青漩湖的邊緣處站著一個腰懸葫蘆的黑衣人,滾滾的殺氣自他身上鋪天蓋地的迸發,讓人忍不住冷汗直流,好像渾身都被針給刺中一般。那種壓抑的感覺讓人難以言喻。

在那黑衣人的威懾之下,騷動的人群突然沉靜下來,竟然沒有人敢再上前一步。

因為所有人都認出來了,黑衣人正是七名來人之中為首的那人。

他們七個人聯手不止是困住了三大巨頭的所有強者,眼前的黑衣人竟然還能從膠著狀態中脫身而出,在所有人都注意不到的情況下來到青漩湖邊上,由不得眾人不恐懼。

更何況有著那瘦如竹竿的男子的前車之鑒,更是沒有人敢再上前去冒黑衣人的殺威。在大家的心中,這黑衣人要比趙東臨等人還要讓人感到恐懼。

看著被其冷聲喝止的眾人,黑衣人只是隨意的瞥了一眼,便不再理會他們,冷冷的哼了一聲,徑自取下腰間的葫蘆,轉向了青漩湖。

「恩?怎麼吸收得這麼快!」當黑衣人面向青漩湖之時,那隱藏在黑布之下的面龐不禁面色一變,湖中的楚陌吸收精漩之氣的速度讓他感到陣陣心驚。

他接到命令之後已經是以最快的速度趕來,可沒有想到才過了這麼一點時間,青漩湖中所蘊含的精漩之氣已經被吸收掉了大半。這種速度,可比往常那些前來吸收精漩之氣中最快的天才子弟都要恐怖數十倍。

「難怪大人這麼重視,萬里傳訊給我,這個傢伙果然是不簡單!」黑衣人心下凝重,趕緊打開手中葫蘆,將葫蘆口對準了青漩湖,一股龐大的吸力自葫蘆口產生,竟然拉扯著原本湧向楚陌的精漩之氣往葫蘆之中流動,「按照大人的推算,他們六人只能夠牽制住那些傢伙一刻鐘的時間,我得要抓緊時間,要不然等他們騰出手來,不但無法完成任務,甚至連命都得丟在這裡!」

「恩?怎麼回事?這股波動??????有人強搶精漩之氣?」

黑衣人一拿出葫蘆收取精漩之氣,青漩湖中的楚陌就察覺到了。

「真是好大的膽!」楚陌心中燃起了怒火。

搶奪精漩之氣,以前也曾經發生過,可是這些年來,通過三大勢力的鐵血鎮壓,已經再沒有人敢虎口奪食了,但沒想到今天這種事情竟然再次發生在他的身上。 楚陌微微一怔,隨即反應過來,當即恭敬的跪下磕頭,執弟子之禮,「弟子拜謝師尊!」

雲逸仙子輕言淺笑,煞有介事地點了點頭:「乖徒兒!起來吧!」

楚陌心中大汗,臉上卻是不敢怠慢,「是,師尊!」隨即站起,恭敬侍立一旁。

雲逸仙子笑道:「在我這裡,不用這麼緊張!要喝茶不?」

「嘎!」楚陌微微一怔。

柳涵怡也是微顯詫異之色,自己這位師尊平日里雖然也很隨和,但她親手沏的茶可不是隨隨便便什麼人都能喝得上的,看來她對這位楚陌師弟可不是一般的看重。

「好啊,弟子剛好有些渴了,多謝師尊!」回過神來,楚陌當即咧嘴一笑。

柳涵怡微微撇了撇嘴,這位楚陌師弟倒還真是老實不客氣,心還真大。

雲逸仙子卻是不以為意,輕笑一聲,隨手一招,一杯剛泡開的茶水隨即飛向楚陌。

楚陌伸手一引,輕巧接住。

茶杯材質通透,似玉非玉,杯身上隱隱有著神華繚繞,入手溫潤清涼,其中茶水彩光粼粼,淡淡的清冽之氣芬芳但卻不濃郁,精氣含而不露,一看就非凡物。

將茶杯送入鼻端,楚陌鼻子微皺,輕輕一嗅,下一瞬,他的表情就變得豐富起來,漆黑的眼眸明光閃閃,奇異的光澤一閃而過。

他雖然並不懂茶藝,但也總算有些見識,剛剛輕輕一嗅之間,只覺茶香馥郁,氣息層層疊疊,其中至少有著十幾種珍貴的奇花香氣鎖在其中,淡淡的花香與清新的靈氣相輔相成,光是嗅一嗅就讓人感到神清氣爽,心思清明,彷彿有一種奇妙的力量滲透進每一個細胞之中,綻放著一種神奇的魔力。

茶杯拿在手中,楚陌竟然有一種不捨得喝的感覺。

雲逸仙子淡淡笑道:「好茶泡出來了就要及時喝掉,接觸空氣的時間長了,氣味就會變掉,那樣就不美味了!」

「是!」楚陌微微頜首,將茶杯置於唇邊,輕輕地抿了一小口。

茶水入口,清香頓時滿溢舌尖,只覺一股清泉包裹著奇異的能量順喉而下,入腹之後瞬間散發開來,恍若有著一股元氣在體內爆炸開來一般讓得楚陌渾身一顫。

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在喝下這一口茶水之後,楚陌感覺自己渾身的元氣都隨著那一爆被調動起來,層層疊疊的力量滾滾沸騰,好似滾熱的茶水一般在蒸騰,在一瞬之間,原本就十分凝實的力量就像是被重新提煉過了一般,變得更加的精純與雄渾。

舔了舔嘴唇,楚陌將剩餘的茶水一飲而下,臉上流露出一副意猶未盡的表情。

「敢問師尊,這是什麼茶?」茶的味道散盡之後,楚陌才逐漸回過神來,卻是有一種想要再來幾杯的衝動。不過他當然不會明說。

「這茶的名字叫做青蘿舞夜,這可是我特製的秘方,怎麼樣,味道還不錯吧!」雲逸仙子笑道,眉宇間洋溢著一份得意之色。

「嗯,這是我品嘗過的最美味的茶水了!」楚陌讚揚道,「喝了這一杯茶,我感覺一下渾身清爽,體內的元氣在舞動,好似在不斷地滾滾蒸騰提升!」

「這就是你喝了這杯茶后的感受嗎?」看著楚陌這副模樣,雲逸仙子卻是輕輕一嘆,「真是暴殄天物!」

楚陌不解地撓了撓頭。

雲逸仙子道:「喝茶就是喝茶,茶理即是道理,好似你這樣子,就猶如丟了西瓜撿芝麻,可是有些捨本逐末了!」

楚陌還是有些不明白,「請師尊指教!」

雲逸仙子卻是擺了擺手,「此中真意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也,你自己慢慢體會,以後就會明白了!你只需知道,修鍊到了後期,就不再僅僅是元力的積累,對道境的領悟尤為重要。」

「是,多謝師尊教誨!」楚陌若有所思,雲逸仙子所說的話看似很飄渺,但卻似乎是契合九節真意的某種意境,他不由得想起了之前剛見到雲逸仙子時的感覺,她在沏茶泡茶時候的樣子認真而又專註,似乎跟周身的空間融為一體,所表現出來的樣子,是不是就是像她所說的某種道境呢?

茶理即是道理,雲逸仙子擺弄茶藝,絕不是附庸風雅這麼粗淺,或許這就是她本身所修鍊的一種方式吧!她讓楚陌喝茶,或許也就是讓楚陌去體會那其中的意境,藉此能夠更深刻地領悟九節真意吧!

「嗯!」看著楚陌這副神態,雲逸仙子才滿意地點了點頭,「難怪能夠得到九節真人的傳承,雖然不是一個好茶友,但總算是沒有讓我失望!」誇讚之餘,又不禁揶揄道。

對此,楚陌只能嘿嘿乾笑兩聲算作應對。

之後,雲逸仙子正色道:「楚陌,今日本座就正式收你為我門下記名弟子,身為我門下弟子,你須得遵守我門中規矩,以守護我雲淼門基業為己任,你可能做到?」

楚陌恭敬答道:「弟子能做到!」

「好!」雲逸仙子點頭道,「門下的規矩待會兒我會讓涵怡跟你說,接下來我跟你說的話,你要記在心裡。雖然你現在已是我弟子,但也僅是記名而已,並不代表你能真正傳我衣缽,日後,你的表現若是讓我不滿意,我隨時會剝奪你弟子的身份。」

「現在我門下一共有十八弟子,其中親傳弟子有八個,其他是跟你一樣的記名弟子,其中涵怡為大師姐,你現在是第十九個。現在我給你一年的時間,在這一年之內,你要是能夠成功突破到人漩境,並且在一重人漩境的時候登上第十三層雲梯,到時我就會給你安排一個考驗,如果你能夠通過考驗,我就會收你為親傳弟子。而在這一段時間之內,我門中的資源都會向你傾斜,收錄有我雲淼門所有典籍的雲修樓,你可以隨意去閱讀觀看,雲丹閣的各種靈藥,如有需要你也可以申報領取,這段時間,我也會讓涵怡關照你,在修鍊的問題上,如果有不懂的,你可以去問她!」< 「想搶我好不容易到手的精漩之氣,可沒有那麼容易!」楚陌長嘯一聲,雙手連連結印,一股股奇異的波動在他的周身衍生,整座清漩湖都似乎因為他的作為而沸騰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