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拍了拍易陽的肩膀,回頭一看,原來是老郭。

「師兄,沒什麼,就是剛才小仔過來,說讓我去劇場看看,我看著狀態好像不太對啊。」

他把陶洋的事情說了一下,老郭讓他坐,讓人去到了茶。

「你啊,太不上心,這情況可不是一天兩天了,你之前沒注意?」

這話問的易陽更是沒有眉目了,他這兩年都在忙著拍戲,也不太了解情況,該注意什麼,他真不知道。

「師兄你還是直接告訴我吧,我是真不知道。」

老郭看易陽都有點兒急了,就直接說了原因。

其實也沒什麼,可以理解成一個很努力卻沒有得到認可的孩子對得到認可的嚮往。

「你沒發現自己對大霖和小仔不一樣嗎?是不是關心大霖多一些,而且經常問大霖的情況,對小仔就沒怎麼問過吧。」

老郭講了一下,易陽真沒想到竟然是這個原因。

「我一直覺得這孩子很成熟,而且我也沒感覺自己重要到這個地步啊,大霖的我懂,他這個我也是真不懂,再說有師兄在那兒,我也放心,還真就沒問過。」

重生之第一影后 易陽從來沒覺得自己會在德雲里有什麼重要的地位,一直認為大家對他的尊重只不過是因為老郭,他也不在意,如果不是老郭說了,他估計這輩子都不可能想到。

「你一會兒和他聊一聊,這孩子自從重新上台就變得不那麼活潑了,那段日子對他還是有影響,儘快的幫他走出來吧,孩子們喜歡你多一些,和我不說的可能和你說,你多了解了解情況。」

沒想到就是串個門的易陽莫名其妙的就被分配了任務。

陶洋出去忙了能有半個小時,才又回來。

「師叔,你去嗎?」

這孩子都急到不再客氣了,直接就來要答案。

「我肯定去啊,你那兒我還沒去過呢,不過要等幾天,你先來坐一下,給我說說你那裡現在情況怎麼樣。」

聽到師叔問話,陶洋坐在那裡開始了講解,從第一場一直講,裡面有觀眾的喜愛,也有自己的不足,還有對他人的感激,說的很詳細,這一次易陽很認真的在聽,不時還會互動。

兩個人越聊越開心,雖然大多數時候易陽都是在聽,老郭中間來了兩次,看見兩個人聊的正開心,就沒有打擾,只不過嘴角的弧度能看出來他是高興的。

等到結束對話易陽才發現,竟然已經過去了兩個多小時,要不是該吃飯了,恐怕能說一個晚上。

「我不在這裡吃了,你繼續加油,師叔過幾天就去看你們演出。」

得到師叔的肯定,陶洋點了點頭,雖然很隱忍,易陽還是能看出來他很開心。

結束了德雲的一日游,回到家裡又開始了無所事事,媳婦兒也不在,易陽自己飯都是有什麼吃什麼,阿姨這兩天要回去給孫子過滿月,所以泡麵基本就解決了三餐問題,感謝這個偉大發明。

金嗓子新一期錄製馬上開始,舒城過來接易陽一起去的現場,現在人和之前比少了很多,留下的可以說都是精兵強將。

「舒城,你這期唱什麼?」

「一首老歌,你呢,我看你上期唱的不錯啊。」

進了屋裡,舒城就開始變身為社交王子,在各位選手之間遊刃有餘。

主持人沒有變,贊助商也沒有變,隨著熟悉的開場白節目錄製正式開始了。

四位導師依次上場,易陽上次錄製結束后中間又錄製了一次,不過是其他兩組的對決,所以已經錄製結束的就可以不用來,正好易陽有事,就沒參加。

前兩期錄製有的導師還挺輕鬆,這一次完全不一樣,都交代自己的人要全力以赴,畢竟,這次過後,如果自己組淘汰的人太多就會出現明顯差距,導師們可丟不起這個人。

抽籤對決易陽抽到了王俊的組員,也是一個高手,走的是搖滾路線,這讓易陽也有點兒壓力,不過也只是有點兒壓力而已。

隨著選手上台,導師選擇,錄製進行的很快,易陽通過電視看著台上,最受關注的不是選手,而是四位導師,一個個表情變化實在是太真實了,看到別人淘汰自己人留下的那種發自內心的笑,竟然看起來有點可愛。

「下一組對戰的是那敏組楊易和王俊組余城君,首先請楊易上台表演。」

同組的隊友給易陽加了加油,易陽瀟洒的揮一揮手,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這次的舞台好像不一般。

「哇,楊易,我愛你。」

楊易已經有了粉絲,而且已經來到現場開啟了喊話模式,易陽點了點頭,音樂正式享起。

「如果世界漆黑其實我很美

在愛情裡面進退最多被消費

無關痛癢的是非

又怎麼不對無所謂

如果像你一樣總有人讚美

圍繞著我的卑微也許能消退

其實我並不在意有很多機會

像巨人一樣的無畏

放縱我心裡的鬼

可是我不配

醜八怪能否別把燈打開

我要的愛出沒在漆黑一片的舞台

醜八怪在這曖昧的時代

我的存在像意外」

醜八怪這首歌的曲子就給人一種為愛卑微的感覺,而配上歌詞加上易陽的面具,觀眾竟然相信了易陽唱的就是他自己,鏡頭掃過的地方,竟然還有觀眾哭了。

一首歌唱完,易陽鞠躬,觀眾和導師都給了熱情的掌聲,這首歌大家都沒聽過,很明顯,這又是一首原創,除了組內對決,其餘的都是易陽自己創作的。

「那敏老師,你的組員你先來說一下吧。」

那敏也不推辭,拿起來話筒之前先給了一個非常棒的手勢。

「我真的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坐在這個舞台上面對他,我現在就一種感覺,我想拜他為導師。」

那敏霸氣的發言贏得了一片驚呼,大家沒想到她會給出這麼高的評價。 徐家大廳前,徐海東等人客氣相迎,此刻的林楠,哪怕是一身樸素的打扮,但卻沒有人敢小覷與輕視對待,哪怕是徐家老爺子這種人物都前來迎接,可見一斑。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眼看著林楠到來,幾人都準備客氣打招呼之際,夏秋成直接叫了林楠的名諱,當即讓幾人眉頭微皺,連徐家老爺子這種人都要尊稱一聲林先生,夏秋成這般直呼其名,在幾人看來這是大不敬。

「秋成,不得對林先生無禮!」夏振華直接低聲訓斥了一句,

林楠在徐管家的引領下來到徐家,抬頭間自然也看到了大廳前的幾人,對於徐海東夏振華等人,林楠心中早有準備,不過突然間看到夏秋成,讓林楠有些意外,隨即眼神也變得微冷起來。

之前初次見到,林楠還真以為這是一個不錯的年輕人,甚至差點聽信了他的話選擇合作,不過當聽聞楊瑾的遭遇后,林楠對這個人有了較為清楚的認識,絕對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主。

楊瑾的慘劇,可以說就是他一手造成的,甚至整個雙流鄉不少的高利貸,也都是這個夏秋成在暗自操作,不知道害了多少人。

對於這種人,林楠自然沒有一絲好印象,也不需要給予什麼和顏悅色。

「林先生,歡迎蒞臨徐家!」徐海東上前,熱情的迎了上去,對林楠寒暄說道,顯得極為客氣,儼然是今晚最重要的客人,一旁夏振華也頗為客氣,越是見識到林楠的手段,他們越是覺得這個年輕人深不可測。

對此,林楠都一一笑著示意打了個招呼,不過卻唯獨少了一個夏秋成。

不是他不想給林楠打招呼,而是林楠直接選擇了無視,這讓他原本伸出去的右手落在空中,顯得尷尬不已,也讓夏振華敏銳的發現了一些特殊端倪,心中暗自猜測。

看到林楠前來,一旁閑聊的頗為熱鬧的三女也走上前來,對於邀請林楠前來之事她們也都知道,林楠大展手段,奇迹的將徐江龍從鬼門關拉回來,並且這般速度的康復,想不讓人驚嘆都不能。

三個漂亮的美女,林楠說來都算是熟識,也沒有那麼多的拘謹,隨意的閑聊著,原本給林楠安排坐在徐家老爺子身邊的,不過看這樣子,也就沒有再多做安排,任由林楠坐在三女身邊。

夏振華與徐海東等人見狀,各自暗中打量著這個幾個年輕人,以林楠此刻的情況,他們自然也希望能夠加入到自己一方,這豈不是正是最佳的乘龍快婿?

一時間,徐海東等人反倒是不打擾三女和林楠的熱聊,和這些大人物林楠也聊不到一起,反倒是不如和三個美女聊聊天,畢竟美女本身也是能夠養眼的。

少卿之後,林楠才算是知道原來是徐家老爺子的大壽,這倒是讓林楠有些為難了,這麼大晚上的,他也根本沒有準備什麼禮物,人家這般客氣的把自己請來,足以見他們的客氣,再加上還是徐曉雯和徐江龍的爺爺,林楠也只能算個晚輩。

一咬牙之下,林楠也只好購買一顆大力丸,耗費了一千靈氣值,這東西對於身體的好處,他深有體會。

「失禮了老爺子,我這也不知道您過壽,沒什麼好送的,一枚祖傳的藥丸,若是您不嫌棄的話,還請您當即服下,否則時間一長,就不好了!」林楠翻手間取出一枚大力丸,這般直接說道。

聽到林楠這話,再加上看到林楠此刻手中的那一枚賣相併不怎麼好看,甚至連個瓶子都沒有的乳白色丹藥,著實讓周圍一群人心中暗自眉頭緊皺。

這算是什麼?哪怕是祖傳的也不該是這樣吧?什麼包裝都沒有,就這麼給從口袋內掏出,還說什麼祖傳藥丸,怎麼聽起來都和大街上的騙子有些類似。

更讓人難以接受的還是林楠的要求,讓老爺子當場服用,這種要求更是有些過分了看起來。

至少,若是換成徐曉雯她們三女,肯定不接受這種禮物,看看那個樣子,三女都服用不下。

徐家老爺子看向林楠,和夏家的夏金斗一樣,二人都曾是燕京的大人物,身居高位,而且徐家本身也是一個有著特殊實力的家族,徐老爺子本身在這個世界就是一位高手,其它不多說,這看認識人的眼力見還是有的。

在林楠臉上,這一刻他看到的只有真誠,並沒有其它的意思。

雖然這手中的藥丸看起來有些不倫不類的,但他沒有拒絕,而且也期待著林楠手中的藥丸能給他帶來什麼不一樣的感受。

「讓小友破費了!」徐家老爺子開口道謝,並且接了過來,隨即毫不含糊,張口給服了下去,一旁徐振海等人雖然皺眉,但卻也不好開口阻攔。

看到這一幕,林楠對這老爺子的印象再度提升了一個檔次,雖然自己誠心誠意,但也明白這大力丸的賣相真不好,尤其是自己當場要求服用的要求,這對一些重要人物而言,根本不好亂服用,此刻老爺子這般表現,無疑是對林楠的極大信任,這份膽識,讓林楠佩服。

殊不知就在這一刻,徐家老爺子已然感覺到了這枚大力丸的特殊之效。

林楠畢竟只是普通人,對於靈丹妙藥在體內的作用並不能完全感受的到,但徐家老爺子則不同,這枚賣相如此不好的藥丸,只是一剎那間便帶給了他一股不一樣的感覺。

一瞬間,他有著一種特殊的舒適感!

「好東西!」這一刻,他終於完全確信,林楠的這枚藥丸,不是凡物,同時也再一次的從林楠身上,看到了不同尋常之處,能隨手拿出這種東西的人,豈是一般人!

「不錯,這是老頭子收到的最貴重的禮物了,多謝小友了!」徐家老爺子開口笑道,顯得很開心。

周圍,一大桌人聽到他這麼說,皆是充滿了疑惑之意,心中微驚,紛紛猜測個不停,不知道林楠這枚藥丸到底是什麼,不過連徐家老爺子都這般誇讚,他們明白,肯定不是簡單之物! 毫無疑問易陽得到了四位導師的一致讚賞,不過這次對決導師是一部分,還有一部分屬於觀眾投票,所以具體結果,要等兩個人比完之後一起上台接受結果。

易陽到了台下,余城君上台就是一首搖滾,可能是緊張還是什麼原因,明顯有兩個地方破音,王俊聽了皺了皺眉頭,顯然是聽出來問題。

「好,表演結束,王俊這次你先說。」

那敏直接把話甩給了王俊,王俊拿起話筒,從他緊皺的眉頭可以看出來,他很不滿意。

「余城君是我認為最有潛力奪冠的歌手之一,但是今天很可能會和這個舞台告別,連續三次破音,這是我不能忍受的,舞台上你可以忘詞,但是破音跑調搶拍這些,我認為是對音樂的不尊重,不過我還是要說,他是我見到年輕一代人里,很有潛力的搖滾歌手,這次的票我不會投給你。」

余城君站在台上什麼也不敢說,只是不斷的點頭,看得出來他很緊張。

導師點評完畢,易陽又一次回到台上,四位導師的票全部給了易陽,每位導師投票代表是十票,加上現場五百位觀眾,一共是五百四十票。

「好,現在楊易得到了代表導師的四十票,暫時領先,現在我們請觀眾開始投票。」

隨著主持人話音落下,觀眾開始按動投票器,所有人都看著大屏幕,不時有人發出驚呼,最後那敏直接站了起來。

「什麼情況,楊易就得到八十二票,除了我們的四十觀眾就四十二個頭他的嗎?」

最後這句話是沖著觀眾說的,觀眾也懵了,難道自己手殘按錯了,或者聽錯了代表楊易的按鍵?一時間,演播廳安靜了。

易陽其實早就料到自己會被節目組用一種方式淘汰掉,但是他沒有想到對方竟然白痴到這種程度,起碼也要弄的真實一點,就這個投票不用想都知道是假的。

沒等易陽說話,觀眾就炸了,直接問節目組是不是黑幕,聲浪高到不行。

「你是沒腦子嗎?作假也不會?現在怎麼辦,我看你這工作別想要了。」

操控投票的也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他覺得易陽會贏,然後就選擇把兩個人的投票鍵反響了,誰知道余城君自己自爆了,導致了現在這個局面。

「大家安靜一下,這樣,剛才投了楊易的舉手我看下。」

那敏性格就是如此,比較較真,她也不怕得罪人,這個年齡了,大部分時間她都能活成自己想的樣子。

觀眾也很配合,全程基本上都舉起了手,這結果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有問題。

主持人都不知道怎麼圓場了,導演趕緊衝上來,拿過話筒。

「不好意思各位,剛才是工作人員操作失誤,把兩個人投票結果弄反了,這一輪得票最高的是楊易。」

雖然帶來了解釋,顯然觀眾還是不滿意的,一直在大喊黑幕,裡面有幾個記者已經偷偷打開了錄像,這新聞,真是白來的。

所有工作人員開始分區域進行安撫,過了半個小時才讓觀眾熄了怒火,余城君就在台上站了半個小時,至於易陽,當然不可能傻站著,直接找個地方坐下了。

「好,現在我們重新宣布投票結果,我宣布……」

「不好意思,打擾一下,我需要借用麥克風。」

易陽把手伸過去,主持人透過面具看到易陽的眼睛,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把麥克風交了出去。

「好,我不希望這個麥克風會無緣無故的沒有聲音,如果發生這種情況我會很遺憾的把一些錄音給到媒體,下面說一下我的情況。」

易陽的話讓打算關麥克風的操作停了下來,他們不知道易陽想說什麼,但是真的怕易陽選擇兩敗俱傷。

「我負責任的告訴大家,我能站在這裡完全是因為一個字,那就是玩兒,你們可能覺得這是對音樂的不尊重,但是我覺得這是我對音樂最大的尊重。」

看觀眾的眼神都被自己牽了過來,易陽又繼續說道:

「我這個人只有為了自己喜歡的才會費心費力,要不然我也沒必要來到這裡,不過前一段時間我拒絕了有些公司的簽約要求,所以我猜測我距離離開這個舞台的時間不遠了,不過沒想到這麼快,首先感謝那敏老師對我的照顧,還有各位導師的支持,以後我們有機會再合作,好了,就這樣,最後余城君,加油。」

易陽說完放下話筒,緩緩走下舞台,舒城站在那裡等他。

「哥,你退賽太可惜了,只要成了冠軍你一定會紅的……呃,好像哥現在也很紅,好吧,你怎麼做都是人生贏家。」

舒城反應過來了站在自己面前的不只是楊易,而且還是風頭正勁的易陽,央視官媒都上過的新聞人物。

「幫我好好照顧一下余城君。」

「啊?」

「我剛才看出來,這應該是我公司的藝人,估計是新推出來的。」

余城君其實已經去了易世界一年了,今年好不容易公司給了這麼個平台,他在得知自己會被淘汰的那一刻是崩潰的,如果這樣回去了,他不知道該怎樣面對公司,結果,突然柳暗花明,對手竟然退賽了。

易陽把東西拿好,剛要出去,節目組上次和他談話的那個人又來了。

「楊易,我們聊一下。」

說話的語氣不是很客氣,易陽懶得理他,直接轉身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