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鶴嘖嘖稱奇,臉上倒是沒有任何慌亂的表情。

「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我覺得這五個人,有可能是沖我們來的,說不定就是曾明耀找來對付我們的幫手。」

姜德潤的眉頭擰成一個川字,他現在覺得慌亂不已。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走一步看一步唄。」

姜鶴倒是面色如常,依舊在打著拳。

姜鶴倒不是自暴自棄,而是他對自己的實力有很清晰的認識。本來跟曾家勉強維持實力平行。

現在曾家找了人幫忙,現在肯定就強過自己姜家了,但是姜鶴清楚的知道,曾家能叫人,自己卻叫不出來人。

所以他乾脆就不糾結這個事了,頂不了也要頂。至於姜辰那邊,姜鶴沒打算把這事兒告訴姜辰,他打算自己來扛,不想把姜辰也拖累上。

「這……」

姜德潤聞言臉色一變,想說些什麼,不過轉而也是一臉的頹然。事到如今,姜家能做的,似乎真的只有坐著等死了。

「還是讓人頂著他們的動靜吧,至少得知道他們什麼時候出手對付我們,我也好光榮一次。」

姜鶴想了想后,還是給姜德潤安排了個任務。閉目等死畢竟不是他的風格,他還是得讓曾家明白,就算是自己已經勢弱,曾家想要吃下他,也得

先崩兩顆牙。

「是!」

姜德潤沉聲應了一句,便直接轉身離開。

另一邊的姜辰,此時正在玩著遊戲。剛才他搜了一下關於「熒惑」的消息,但是卻沒搜到什麼有用的消息,所以他便放棄了,轉而玩起了遊戲。

不過,正當他遊戲里正在進行一波關鍵團戰的時候,電話來了。

「艹!這他媽是誰!」

姜辰怒喝,連忙掛斷電話,重連遊戲。結果發現團戰已輸,隊友死完,對面已經在推高地了。

「太陽你母親的!」

看著屏幕上全都是罵自己的消息,姜辰的臉色不由得一黑。

正在這時,剛剛那個電話,又打了過來。

「媽的,我倒要看看你是誰!」

姜辰怒氣沖沖的接通了電話。

「喂?你他媽是誰?知不知道勞資在忙正事兒呢?煩不煩啊你!」

一接通電話,姜辰便是一通大罵,像這種沒有備註的電話,一看就是不認識的,肯定是什麼傳銷之類的,所以姜辰也用不著客氣。

「是,是我。」

等姜辰大罵一通以後,電話另一頭才傳來一個瓮聲瓮氣的聲音。

「沈超?」

聽到這聲音后,奸臣眉頭一皺,他對這個聲音還是有點耳熟的。

「沒錯,是我。」

「你打電話過來幹嘛?」姜辰皺著眉頭,「難不成讓你監視的人有動靜了?」

「我是跟你說,趙宇已經被我給收拾了,沒有一周肯定下不來床。」

沈超一臉得意的邀著功,等著姜辰誇獎。

「就這破事,你還用專門打電話過來?你信不信我削你啊!」

姜辰那個氣啊,就這破事讓他輸了一把排位,還是定級賽,他恨不得把沈超給掐死。

「額,倒是還有一件事兒!」

聽到姜辰似乎並沒有什麼高興的情緒,沈超不走的咽了口唾沫,然後小心翼翼的說道。

「還有什麼事就快說,別隔這兒吞吞吐吐的。」

「哦哦哦,就是那個曾家的家主曾明耀,今天早上特意去機場迎接了五個年輕男女,估計是什麼身份重要的人物,所以給你彙報一聲。」

沈超小心翼翼的說著,他生怕姜辰還是不滿意,再罵他一頓。

不過這一次,姜辰卻是沒事再罵他,而且陷入了沉思當中。

「曾明耀親自去迎接?」

「對,沒錯,我的小弟親眼看到的。」

似乎是聽出姜辰比較在意這件事,沈超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你仔細的給我盯著,曾家可能要有大動作了,一有什麼風吹草動,你立馬告訴我。」

姜辰的神情頗為嚴肅,他有了一些不好的預感。

「是!你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

掛斷電話后,姜辰陷入了沉思,他覺得這次曾明耀絕對不是迎接什麼商業夥伴之類的。

他有預感,這五個人絕對跟他有關係,不是用來對付他,就是用來對付他的老爸。

「你想啥呢?在這兒盯著手機一言不發的。」

這是二青回來了,來到姜辰的身邊。看著姜辰陷入沉思,他不禁有些詫異。

不過當他看到姜辰的手機屏幕上,那大大的失敗的兩個字,他不由得咧嘴一笑。

「嘖,又輸了,活該!哈哈哈哈哈……」

二青放肆的大笑,只覺得心裡暢快不已。

姜辰聽到這笑聲以後便回過神來,聽清二青的話后,他的臉色便是一黑。

「滾!勞資這是故意掉分,你懂個雞毛。」

姜辰麻溜的退出遊戲,收起手機。

「明天跟我去一趟蓉城。」

姜辰看著二青,直接吩咐道。

「去蓉城,去那兒幹嘛?」

二青有些詫異,不知道姜辰又想幹嘛。

「有點事兒,需要你幫忙。」

姜辰沒有明說,二青雖然覺得奇怪,但也沒有追問。

「明天多久?」

「明天上午吧,起床就走。」

姜辰想了想后說道。

這次去蓉城,主要是想主動出擊,直接把曾家給打怕了。姜辰這是抱著一勞永逸的心思,畢竟一直等著別人來算計自己的感覺,還是有些不爽的。

現在姜辰已經今非昔比了,做起事來也就用不著太過於瞻前顧後,誰得罪了自己,那就直接打就是了。

「上午?起床?等我起床,應該就是中午了。」

二青慢喃喃自語,說出的話讓姜辰不禁黑了練。

「我跟你說個屁,明天必須給我早起。敢睡懶覺,勞資把你冰封了!」

姜辰的指尖溢出一縷寒氣,讓二青不由得渾身一哆嗦。

「媽的,小人得志……」 第二天一大早,天剛亮,姜辰還在夢鄉的時候,他的卧室突然進來了一個人。

此人手裡端著一個盆,站在床尾靜靜的看著還在留著口水的姜辰。

嘩啦!

忽然,此人把手上的盆一傾,滿盆的水,頓時直撲姜辰的腦袋而去。

「卧槽!」

姜辰被這涼水一激,頓時驚醒了過來。

「你叫我別睡懶覺,結果你還在睡,我這迫不得已,只能用這種方法叫你起床了。」

潑水的人正是二青,他此時臉上正憋著笑,裝出一臉正經的模樣,彷彿他有多麼的迫不得已一般。

「你大爺的!你今天死定了!」

看到手拿空盆,站在床尾的二青,姜辰還有些懵,不過當聽完二青的話以後,姜辰頓時炸了。

只見姜辰手一揮,本來濕透的床單被子,頓時干透,裡面的水分全都被姜辰提了出來,懸浮在空中。

「你要幹嘛!」

二青看著靜靜的在空中漂浮著的一團水,不由得咽了口唾沫,心裡升起一陣不好的預感。

「你說我要幹什麼!」

姜辰目光中透著寒意,隨著他的話音落下,空中那一團水,頓時朝二青涌去。

二青阻擋不住,他的拳頭可干不破水。然後他便被這水給包裹起來。

「凝!」

姜辰一聲輕叱,然後二青周身的水便凝結成冰,把他緊緊的包裹起來。

看著二青成了一塊巨大的冰坨,姜辰的臉上不由得露出滿意的笑容。

「嗯,效果不錯。別說我虐待你啊,我可是在你鼻子那兒給你留了個孔,保證呼吸順暢。」

姜辰眯著眼睛,不停的打量著二青此時的模樣,越看越覺得滿意。

而冰塊里的二青此時卻是想說話也說不出來,只是呼吸莫名的粗重了幾分,也不知道是不是氣的。

姜辰看了下時間,覺得也確實該起床了。於是他麻溜的換好了衣服,便推著自己剛做的「藝術品」便樓下走去。

「這是怎麼了?」

楚雪看著被冰塊包住的二青,不由得有些傻眼。

「沒事兒,這是新做的工藝品,叫做《惡有惡報》,你覺得怎麼樣。」

姜辰饒有興緻的給楚雪介紹著,全然不在意二青那氣的粗重無比的鼻息。

「你快把師傅給放了吧,等會兒吳姨就要來了。讓她看到,非得把她給嚇死不可。」

楚雪無語的摸著光潔的額頭,出聲勸慰道。

對於二青和姜辰的性子,她是十分的清楚,明白這肯定不是姜辰主動做的,絕對是二青先做了什麼事情。

楚雪不禁有些無語,越發的懷疑二青到底是不是五六十歲的年紀,這不光是外表看起來不像,這性子看起來更不像。

「說的倒也對。」姜辰摸了摸下巴,「那就饒了你這一次,要是再有下回,我把你架在火上當肉烤。」

姜辰把冰重新化成水球,再把水球拋進院子里,二青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艹,憋死勞資了。」

二青一獲得自由,便連忙大呼兩口空氣。

雖然姜辰是留了兩個小孔的,但是他剛剛還是覺得呼吸不暢。

「大爺的,你叫我早點起,結果你自己起不來。我叫你起床,你還怪起我來了!」

二青越說越氣,只覺得自己憋屈不已。

「滾犢子,我叫你早點起,沒叫你凌晨六點就爬起來,然後給我潑水!」

「那誰叫你不說清楚的!我看你就是故意找茬,有了超能力了不起啊!」

「我就是了不起,有本事你也覺醒一個。」

「艹!」

「……」

聽著兩人在一旁不停的鬥嘴,楚雪只覺得十分無語。兩人就想兩個半大的孩子一樣,一天天鬧個沒完。

「早啊,你們都起來了啊。」

吳秀英此時也來到了別墅,熱情的給楚雪打著招呼。

「早啊,吳姨。」楚雪笑著問候。

「少爺他們怎麼啦?」

吳秀英看著還在那兒爭吵著的兩人,不由得有些詫異。

「沒事,正常現象,兩個的更年期到了。」楚雪撇了撇嘴,「吳姨你還是去做飯吧,我肚子餓了。他們兩個吃完飯,還得去一趟蓉城。」

「哦,好,我馬上就去。」

吳秀英雖然不知道兩人在爭吵些什麼,但是也看出兩人並不是真的在吵架,於是便也不在多問。

畢竟這兩人這也不是第一次拌嘴了,她也有些見怪不怪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