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都明白。

五百萬年能達到這般境界,而且不被原本招數束縛,甚至汲取招數內的精華,衍變出新的招數來。這種天賦讓他們都咋舌!只要不隕落,將來達到混沌境九層幾乎是肯定的。

要知道,他們這些客卿、客人,最強的也僅僅是混沌境九層。

至於十層級數的?

樊天寵也不會隨意召來,只是為了招待東伯雪鷹這一種普通宴會。

……

宴會終於結束。

賓客們開始一一離去,樊天寵、樊飛琪親自送東伯雪鷹。

「雪鷹公子,以後有什麼麻煩事儘管來找我,不管是在南雲國,還是其他國度。我樊氏解決不了的事可沒多少。」樊天寵笑道。

「天寵大哥。」東伯雪鷹當即道,「說來,我還真有一事想要天寵大哥幫忙。」

一旁的樊飛琪一愣。

樊天寵也略有些驚訝。

他剛說『有什麼麻煩事儘管來找』,這雪鷹公子就立即開口請幫忙,實在是有些『臉皮夠厚』啊。要知道,就算請樊氏去做一些事,也是要付出些代價的。

「你說。」樊天寵還繼續維持笑容。

他心中雖有不滿,可也只是當這雪鷹公子太年輕。

「說來慚愧。」東伯雪鷹說道,「我在南雲國都樊氏的店鋪中,看到了一截槍頭,聽說還是赤雲尊主留下的兵器槍頭。那槍頭似乎也是虛空類秘寶,我看的很好奇,當時就想要親手仔細看看,可惜,那裡的管事不給我看。所以我才厚顏請天寵大哥幫幫忙,讓我能夠仔細看看那槍頭?」

「就這事?」樊天寵啞然失笑。

他還以為對方會提什麼過分要求呢。

僅僅看一看店鋪內賣的秘寶?那一截槍頭他也知曉,雖厲害,卻只是殘缺而已,價格都不高,家族底價都僅僅才三億宇宙晶。

「哈哈,這種小事,何須和我說。」樊天寵覺得眼前的雪鷹公子都有些可愛了,這種小事都『厚顏開口』。

「你如今是我樊天寵的好友,我樊氏一族所有店鋪,你都是貴客,那些秘寶,便是貴上十倍的雲天錘你想要看也只是小事。」樊天寵說道,「你只管過去,那管事絕不敢阻攔你。」

東伯雪鷹聽了心中一松。

鎮店之寶雲天錘,他可沒興趣!那一截槍頭才是他最想要的,他買不起,也根本不會愚蠢的提要求讓對方送……樊天寵雖然看重他,可價值數億宇宙晶的寶物,恐怕得自己賣身給樊氏,樊氏才可能給自己吧。

現在買不起,仔細參悟下槍頭也夠了。

「謝天寵大哥,那我現在就過去了。」東伯雪鷹有些急不可耐。

「你啊你啊,哈哈哈,去吧去吧。」樊天寵笑著,這個雪鷹公子當真有趣。

**(未完待續。) 僅僅半個時辰后。

東伯雪鷹就已經帶著魔仆子白,抵達樊氏店鋪所在,雖是深夜時分,可整個寶器坊市都是光芒璀璨,絢爛的很。

「雪鷹公子,我家主人早有命令,讓我在這等候雪鷹公子。」樊氏店鋪門口就有那位胖乎乎老者專門迎接,笑臉相迎。若是同等實力的修行者……是非常在乎臉面,絕對不會這麼熱情站在門口迎接一個合一境天才。

可這胖乎乎老者,乃是魔仆,完全遵循主人命令。

「麻煩管事了。」東伯雪鷹說道。

「雪鷹公子,請。」胖乎乎老者熱情引路,一道人等很快來到了三樓,如今畢竟是深夜時分。客人並不算多,這三樓更是空蕩蕩沒其他客人。

東伯雪鷹這一次沒有浪費時間,而是直接來到了那一截槍頭前,這槍頭懸浮著,槍尖迸發著一道道扭曲的空間波紋,層層法陣禁制猶如蛋殼般包裹著這槍頭。

「且稍待。」

胖乎乎老者說了句,便開始操縱法陣禁制,只見法陣禁制一層層擴張,剛好將站在近處的東伯雪鷹給包裹在其中,數個呼吸后,一層層蛋殼般的法陣禁制便盡皆擴張了數丈範圍,東伯雪鷹也在內部。

「雪鷹公子,好了。」胖乎乎老者笑道。

「謝了。」

東伯雪鷹說了句,便看向眼前懸浮的槍頭,這一截樸素槍頭原本主人『赤雲尊主』早在第一次古國戰爭之前就已經隕落,也就是說,這長槍存在的歲月,比六大古國都要悠久!只是不知道經歷了哪些故事,讓原本完好的一桿長槍,槍頭和槍桿分離開來。

嗤嗤嗤,槍尖處時時刻刻令周圍空間扭曲,出現肉眼可見的一道道空間波紋。

一伸手,東伯雪鷹便抓住了眼前的槍頭。

槍頭冰冷,隱隱有無盡鋒芒感,似乎要撕裂手。不過東伯雪鷹終究將南雲聖體修鍊到了第六層,豈是一殘缺秘寶能傷到手的?更別說他對虛空操縱本就厲害。

「嗡。」

東伯雪鷹閉上了眼睛,意識滲透了進去。

「轟!」

意識中一陣轟鳴,能夠清晰感應到複雜的幽深難測的漩渦階梯迅速朝核心匯聚,當初東伯雪鷹僅僅參悟槍桿,還有些霧裡探花!而如今參悟槍頭……卻發現這複雜的漩渦階梯最終可分為三條階梯,三條階梯旋轉著最終匯聚為一點。

那一點,是漩渦階梯的終極。可也彷彿是另一種開始!

東伯雪鷹能感覺到,漩渦階梯最終匯聚為一點,凝聚到極致,跟著就是爆發了!槍頭槍尖……即便沒有主人操縱,秘紋也沒被催發,都令虛空扭曲出諸多波紋。顯然這最終匯聚一點,對虛空有極為恐怖的破壞力。

「如果和槍桿秘紋結合起來……」

東伯雪鷹腦海中迅速推演。

將參悟槍桿發現的秘紋,和此刻參悟發現的,完全結合起來。

便是完整的秘寶秘紋。

「我為核心,便為空間原點!其他一切都將受我操縱。」

「一槍刺出,威力匯聚,威力簡直不敢想象。」

東伯雪鷹越加推演,越覺得浩瀚深不可測。

以他的境界,他能判斷這一桿長槍內含秘紋應該包含兩大招數,一為自身為空間原點,藉此操縱周圍空間,這是領域招數。另一招就是混亂空間的匯聚,匯聚到最原點,那將擁有破壞一切的力量。那種力量東伯雪鷹都不敢想象。

雖然他如今得到了《南雲聖十二式》的完整版,包含混沌境第十層的秘傳兩式。

可秘傳兩式……

論意境,也不及長槍中的意境霸道強勢。雖然他都不懂,可他自身境界也夠高,二者給自己的壓迫感威脅感,自己還是能做出判斷的。

「厲害。」

「長槍中的秘紋,絕非僅僅混沌境第十層。當更高。」東伯雪鷹明白這點,樊氏一族的戮天大尊者都承認赤雲尊主實力不弱於他,由此可見一斑。

戮天大尊者……

東伯雪鷹很清楚,在樊氏一族的眾多宇宙神中都是排在前幾的存在。

「記下來。」

「盡量記下來。」東伯雪鷹開始強行記憶。

然而槍頭中秘紋太複雜,太玄妙,赤雲尊主仗之縱橫界心大陸的兵器,又豈是東伯雪鷹如今連第九層都沒達到的小傢伙所能記下的?

他勉強只能記下部分。

努力參悟,參悟理解多一點,才能記憶更深些。

……

胖乎乎老者站在一旁,非常有耐心的等待著,只是時間逐漸流逝,甚至中途都有其他客人來到三樓,胖乎乎老者還專門去接待了下。

「都兩個時辰了,還在看?」胖乎乎老者暗暗納悶,看著抓著槍頭的白衣少年,「這雪鷹公子,就這麼喜歡這殘缺秘寶,就算看再久,又能看出什麼呢?」

參悟秘寶,琢磨出絕學?

胖乎乎老者倒也沒在乎過,因為參悟秘寶研究絕學,比得到絕學典籍修行,要艱難十倍百倍!更何況,還得漫長時間一直參悟,那都是以億年為單位的……在店鋪,就算看上一天又能如何?強大的秘紋是無法記下的,只有理解領悟了才能多記住些。

「呼。」

東伯雪鷹睜開眼,眼中有著一絲遺憾,頗為不舍看著手中槍頭。

「謝謝管事了。」東伯雪鷹將槍頭一松,槍頭繼續懸浮在那。

「哈哈,小事。」胖乎乎老者立即操縱層層法陣禁制,讓法陣禁制都縮小,數個呼吸時間,所有法陣禁制都縮小的完全包裹住槍頭。

東伯雪鷹看了一眼槍頭。

領域招數,因為藉助槍桿就能參悟,這次又觀察到完整秘紋,相信自創出八層級數的領域並不難,藉助槍桿或許能達到九層威力。

可攻擊?

東伯雪鷹明白,這長槍的攻擊,是不同於《南雲聖十二式》的另外一方向,而且威力極為可怕。

可惜,自己只有槍頭。長槍槍頭短時間根本記不下太多,怕是能悟出六層七層威力招數就不錯了。

「不管怎樣,算是真正窺見了整個長槍完整秘紋了,接下來我參悟,也有更明確方向了。」東伯雪鷹暗道,像領域,他已經隱隱有一種『自身為原點』的意境。若是不看槍頭,讓他參悟槍桿參悟,怕是不知多久才能把握住那等意境。

「子白,我們走吧。」東伯雪鷹道。

「是,公子。」魔仆子白也看了眼長槍,他也暗暗嘀咕,自家公子怎麼就這麼喜歡這殘缺槍頭?

……

第二天一早。

東伯雪鷹就帶著魔仆子白、田易芝、侍女顏瑜等一眾人等,離開了南雲聖宗,出發回歸火烈城!

他想要的虛空、虛界幻境等眾多絕學典籍,都得到了。槍頭也參悟過了。

在南雲聖宗又無法真正爆發所有實力的演練招數,自然越早回火烈城越好!

「我下次來國都之日,就是我買下那槍頭之時。」東伯雪鷹暗道,不管是為了一桿強大的適合自己的秘寶兵器,還是為了參悟赤雲尊主的絕學,他都要得到那槍頭!

**(未完待續。) 火烈城,火烈侯府今天熱鬧萬分,他們早就得到消息,雪鷹公子今天要回來!

「雪鷹公子已經從傳送法陣出來,馬上就到侯府了。」

消息傳播很快。

侯府門口,侯府的所有元老們早就趕到,包括應山烈扈、戎星蘭都翹首以盼,甚至火烈侯都親自出現,在侯府正門處等待。至於侯府內其他眾多子弟們也都早就趕到迎接,其中就包括禪玉雁真的兒子『應山鍾伏』。

「烈扈啊,你這兒子可不是一般的厲害,聽說剛剛都闖過了元神宮六層,他才進入南雲聖宗多久啊。」

「這悟性,這天賦……了不得,了不得,將來恐怕還能封王呢。到時候我應山氏就有兩位封王了。」

過去高傲的元老們,都熱情和應山烈扈聊著。

應山烈扈呵呵笑著,咧著嘴。

開心,痛快!

這種被尊重感,讓應山烈扈滿心的喜悅滿足。

「來了。」

周圍陡然都一靜,大家都不敢肆意聊天喧嘩,他們都看到遠處一位俊美白衣少年和一位搖動摺扇的黑衣男子一同飛來,身後還有田易芝、侍女顏瑜、兩頭黑流雲犼等眾多手下。

他們都早聽說了,那搖動摺扇的黑衣男子……可是在宗家那邊都大名鼎鼎的『子白前輩』,據傳乃是混沌境的強大魔仆,地位比尋常宗家元老都要高。

「讓一位混沌境魔仆當護衛,真不愧是雪鷹公子。」

「什麼時候,我能讓混沌境魔仆當護衛啊,一輩子能如此風光,那真是死都值了。」

一個個看著都羨慕的很。

……

東伯雪鷹看著侯府門口迎接的一眾人等,當即連趕去,連喊道:「侯爺,母親,父親。」

「哈哈哈,雪鷹,你可為我應山氏都大大爭了臉面,我在火烈城,都有好些朋友傳訊給我,說你已經闖過了元神宮六層!」火烈侯笑聲朗朗,開心愉悅,「我的那些老友都說,以你的悟性,將來封王都有望啊,不過可不得驕傲,畢竟你現在連混沌境都不是。」

「雪鷹明白。」東伯雪鷹說道。

「嗯。」火烈侯點頭,笑道,「走走走,侯府內已經準備了宴席,賀你成為入門弟子,以及闖過元神宮六層,說起來,我都不是南雲聖宗弟子呢。」

南雲聖宗正式弟子,本就少的可憐。

本國內的就更少了。

一般,要麼是絕世天才,要麼是虛空一脈的混沌境。當然像『應山老母』這般實力強大的,也被邀請成為南雲聖宗的長老之一!可火烈侯這般實力,還沒資格被邀請成為長老。

南雲聖宗……實際上也是南雲國的鎮國宗派,包括三位宇宙神在內、眾多封王在內,都算是南雲聖宗一員。

******

東伯雪鷹參加侯府的慶賀宴席時,在應山氏宗家。

「呼呼……」

狂風呼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