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好,那微臣就退下了。」孫太醫這才恭恭敬敬的行禮退下。

待他們走後,遲果果不禁向尹如月問道:「皇上老公,孫太醫以前就這樣話嘮嗎?」

尹如月明顯也是有些受不了孫太醫的這副嘮叨。

「估計是年紀大了,朕在想要不要讓他提前辭官還鄉呢?」

「你還是算了吧,人家也不容易,你就當做做好事吧。」遲果果說完之後又開始誒呦起來。

尹如月聽見之後趕緊去拿山楂,把遲果果扶起來讓她吃兩個。

「我好難受啊,我吃不下去了感覺。」

「快吃吧,吃一個好不好?」尹如月知道這都是自己的錯,說出的話都是那麼的溫柔,耐心都比往常多得多。

「那好吧。」遲果果拿過山楂一點一點的吃下去,越往後吃眉頭就越皺一分:「好酸啊。」

尹如月好笑道:「當然了,山楂不酸什麼酸?」

吃完之後,遲果果就躺下了。

尹如月隨即挨著遲果果也躺了下來,寬闊的大手附在遲果果的胃上,輕輕的揉著。

隔著衣服都能夠感受到尹如月手掌傳來的溫熱,暖暖的很舒服。

遲果果僵硬著身體,有些詫異。

不一會,耳邊傳來一個富有磁性的嗓音:「對不起。」

咦?是誰在說話?我沒聽錯吧?尹如月竟然在跟我道歉?

遲果果傻傻的回了一句:「沒關係。」

原來這傢伙也是有人性的嘛。

偶爾得場病其實也不錯嘛,有專門人的伺候,而且這位還是國家最高領導人啊。 太傅府。

「爹爹,爹爹,一會遲果果來了,你一定要替女兒報仇啊。」

遲玉彤拉著遲傲國的胳膊撒嬌道。

遲傲國沉著一張臉,冷聲說道:「放心,彤兒,如果這件事真的是果兒做的,爹爹一定會為你討回公道的。」

遲果果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得意:「謝謝爹爹。」

遲果果,我一定要讓你付出代價的!

不一會,有個下人來到大廳單膝跪下,恭敬的說道:「啟稟老爺,大小姐已到。」

「恩,讓她進來吧。」

下人沒有起身,而是猶豫的說道:「老爺,來的不只是大小姐,還有。。皇上。」

遲傲國頓時從凳子上起身,驚訝的說:「那還跪著做什麼?還不趕緊去迎接?」遲傲國推開遲玉彤,趕緊出門去迎接。

遲玉彤呆愣在原地。

是月哥哥嗎?他也來了,不行,我得去打扮一下,得讓月哥哥看見我最美麗的模樣。

門口,遲傲國快速的跑過來,映入眼帘的是一項特別大的轎子,明黃色的標誌,很明顯,如果不是皇上的話,別人是坐不了這麼好的轎子的。

「老臣恭迎皇上,皇後娘娘。」雖然這個皇後娘娘他並不想要叫。

轎子內的兩個人聽見遲傲國的聲音,才慢悠悠的下來,首先下來的是尹如月,在他下來之後然後是遲果果,細長纖細的玉手放在尹如月寬大的手掌上,從轎子上蹦了下來。

「誒呦,爹爹,您這是做什麼?趕緊起來吧。」

遲傲國並沒有聽遲果果的話,而是看了一下尹如月的臉色。

剛看了一眼,便驚嚇住了,原來皇上的臉上是會出現笑容的啊。

可是接下來尹如月說的話讓遲傲國更嚇一跳。

「岳父大人,都是一家人,不必這麼見外,趕緊平身吧。」

遲傲國恨不得立馬大哭一場。

皇上竟然叫我岳父大人,我現在是不是算國丈呢?

遲果果與尹如月對視一眼,然後親手扶起遲傲國。

「爹,你難道沒有聽見皇上老公的話嗎?你在不起來的話可就是抗旨了。」

遲果果就是故意要嚇遲傲國的,果然,在聽完這一句以後,遲傲國立馬就起來了。

「多謝皇上。」遲傲國有些僵硬的起來,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了。

遲果果笑道:「爹爹,您難道就不叫我們進府嗎?」

「哦,皇上恕罪,老臣一時間忘記了,趕緊請進。」

尹如月的笑臉瞬間就收起來了,板著一張臉。

說了這麼半天就沒有聽見這老頭提過一句遲果果的名字,這哪是一個當爹的樣子,幸虧朕跟著來了,看來這次遲果果又欠朕一個人情。

尹如月嘴角勾起,向前一步,摟過遲果果的腰身,對著遲傲國冷言道:「遲大人,前面帶路。」

遲傲國的笑臉頓時就僵住了。

剛才老夫是眼花了嗎?臉變得好快。

「是,皇上。」老夫還是老實一點吧,不然最後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遲果果感受著腰間的溫暖,心裡美滋滋的,同尹如月一起進了正廳。

皇上老公真是帥呆了,今天帶他回來真是對了。 遲果果跟尹如月優雅的在前面走著。

「怎麼樣?朕的表現是不是很好?」尹如月得意的說道。

「是啊,很好,好的我都分不清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了。」如果你都是真心對我說的該有多好。

尹如月沒有看到遲果果眼中的落寞。

「朕說的哪句都是真的啊,其實這段時間接觸下來,朕覺得,你其實真的是一個好女人。」

「那你為什麼不喜歡我?」

尹如月頓了一下,解釋道:「一個人的心中如果有了其他人,就裝不下其他人了。」

「可是你答應過我,你會努力忘記的。」遲果果努著嘴,不滿的說。

「可是,忘記一個人真的很難,特別是一見到你朕就會不知不覺的想到她。」

「為什麼?」

尹如月還沒有說出來,就聽見後面一個清亮的嗓音喊到:「姐姐,等一下我。」

尹如月跟遲果果站住,奇怪的往後一看,臉色頓時不好了。

這女人跟來做甚?

尹如月最討厭跟女人在一起了,好不容易適應了遲果果,其他人他是真的很討厭。

遲玉彤上氣不接下氣的,結巴說道:「姐姐,爹爹讓我送你們。」

我嘞個去,這遲玉彤是多久不鍛煉身體,剛跑幾步就喘成這樣?

「我又不是不知道地方,不用你了,你回去吧。」

遲玉彤怎麼會願意,好不容易能夠見到尹如月,不可能這麼容易的放棄的。

用特別迷戀的眼光望向尹如月,喊到:「月。。皇上,我的名字叫遲玉彤,你叫我彤兒就好。」

我擦,光明正大的就來勾。。引我老公啊,膽子真是見長啊。

遲果果望了一眼尹如月,看見他眉頭緊蹙,才放下心。

切,本姑娘用了這麼大的力氣也就才跟他熟絡罷了,就憑你著簡簡單單的介紹,你就想要他正眼看你嗎?

遲果果抱著雙臂,想要看看尹如月是怎麼回復的。

可是人家尹如月同樣也在等待著遲果果,以為會發飆的呢。

可是半天都沒有聲音。

尹如月反感的往後諾了一步,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跟遲果果說了一句:「果兒,你的房間在哪裡?我們趕緊走吧。」

「好的。」遲果果心中笑開了花。

遲玉彤尷尬的被他們扔在了一邊,甚至一句話都沒有說。

「姐姐,你們等等我啊。」

遲果果無語,這丫的還真是打不死的小強。

「雖然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但是你們這做事風格還真像,好像牛皮糖,真粘人。」

「喂!你說什麼,你怎麼能夠拿我跟那女人相比呢?」

「是,你說的對,那個女人比你還要討厭。」

「那是。」咦?不對,這句話好像有些怪。

等到了果園,遲果果迅速的關上大門,然後掛上,碰巧遲玉彤的鼻子就撞在上面。頓時就紅腫了。

惡狠狠的望著面前的大門,握緊拳頭。

遲果果,你給本小姐等著!

尹如月環視著周圍,皺眉說道:「你就住在這裡?」

「是啊。」遲果果聽見遲玉彤那聲誒呦,別提多開心了。

「這什麼破地方啊,太傅就讓你住在這裡?」

「我靠!你要問幾遍啊,你先看看房間里,你就不會說這句話了。」 想起剛才兩個人手牽著手的樣子,遲玉彤就氣不打一出來,手中的筷子使勁的在碗中杵著。

遲傲國有些忐忑的看了一眼尹如月,感覺他沒什麼不好的表情,心慢慢的放鬆下來。

「皇上,不知這飯菜合不合您口味?」

尹如月淡淡的嗯了一聲。

「果兒,你在宮中過得怎麼樣?」遲傲國見尹如月不怎麼搭理他,於是就轉移了目標。

遲果果眼睛沒有抬起來,繼續跟碗中的雞腿作鬥爭,口齒不清的說著:「還不錯啊。」

遲傲國跟黃容對望一下,然後看了一眼正在生著悶氣的遲玉彤。

「那果兒,你自己在宮中孤單嗎?不然讓彤兒進宮陪你如何?」

遲果果正在吃著雞腿,突然一頓。

敢情在這裡等著我呢。。

「爹爹,這宮中可不是說進就進的。」

尹如月優雅的喝著小酒,餘光看向遲果果,心中不禁一笑。

放下手中的酒杯,手伸向遲果果的嘴邊,輕輕的擦拭一下,寵溺的笑道:「看看你吃的,夠不夠吃?不夠的話朕這裡還有。」

「好啊好啊,謝謝相公。」遲果果是想要叫老公的,怎麼說老公叫起來還是比較順口的,只是他們聽不懂,就只能這樣叫了。

這一聲相公叫的,把遲玉彤他們的心都給叫碎了。

遲玉彤努著嘴,撒嬌的樣子望向遲傲國。

好像再說:爹,怎麼辦啊?

遲傲國給她一個安心的眼神。

「咳咳,果兒,你還沒有回答爹爹的問題呢。」

遲果果頭也不抬的說道:「爹,怎麼說妹妹在家裡也是嬌生慣養,怎麼能夠進宮當宮女呢?」

咳咳。。

尹如月差一點就忍不住把口中的酒就噴出來了。

用寬大的袖子擋住自己的口鼻,輕輕的咳了咳。

遲傲國被遲果果說的臉面有點掛不住。

遲玉彤的性子比較直,聽見遲果果這樣說,肯定不願意了,當時就沖著遲果果喊了起來:「遲果果,你說什麼呢你?本小姐進宮怎麼能夠當宮女,人家是要當月哥哥的妃子的。」說到最後,遲玉彤的小女兒家的樣子出來了。

尹如月嘴角微微一提,嗤了一聲。

「遲大人,今日朕跟果兒來是回門,其他無關緊要的事情,特別是朕後宮的事情能不能不要提了?」

尹如月都說出話了,遲傲國不聽那真是找死了,立刻就應下了。

「月哥哥,為什麼這女人就可以當你的皇后,我差在哪裡啊?不管是長相身材還是背景都比這個野種強上一百倍,為什麼你眼中就只有她?」

遲傲國手中的筷子刷的掉了下來,輕輕嘆了口氣。

這丫頭怎麼就這麼沉不住氣呢?她這是想要把老夫一塊弄進去啊。

遲傲國啪的一聲狠狠拍一下桌子,嚴厲的喝道:「遲玉彤,趕緊跟皇上還有皇後娘娘道歉!」

黃容在桌子底下也拽了拽遲玉彤的衣角,示意她趕緊道歉。

可是遲玉彤貌似是理解錯了意思,以為是不讓自己低頭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