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枚炮彈,紛紛從炮膛里飛出,朝著林逸打了過去。

大地在那恐怖,密集的彈雨中都不斷的顫抖。

「嘿嘿,你們不行!」

林逸咧嘴獰笑,而後雙腳用力在地上一瞪,整個人就像是發射的火箭一般,嗖的一下就落在了另外一艘坦克上,速度快的眾人的視線中只留下了一道幻影。

「死!」

「唰!」

光芒閃爍。

堅不可摧的坦克,從中間裂開。

一擊得手之後,林逸便再度彈射而出,那恐怖的速度,似乎比光都要快。

在普通人眼裡,不可戰勝的坦克,在林逸的刀下,就像是一個個豆腐塊一般,不堪,根本沒有能夠擋住他一刀的存在。

一輛輛坦克緩緩從中間裂開,那光滑的切面,那隆隆的巨響,都給予了後面戰士一種無比強烈的視覺衝擊。

坦克都擋不住林逸的一刀,他們如何擋?

「哐當!」

一輛坦克的蓋子被人打開。

「我不玩兒了,我不玩兒了,我要回家!」那名被嚇的已經尿褲子的戰士,慌不擇路的朝著後面逃去。

兵敗如山倒!

一人榜樣,眾人效仿!

很快

一名名戰士,紛紛扔下坦克開始逃命。

看著瘋狂逃竄的戰士,村上正樹一張臉都氣的扭曲了。

島國的戰士,那可是以不怕死而出名的,可現在,這群人竟然逃命了。

不過更的還是恐懼,裝甲師都擋不住林逸,島國的忍者,他也不敢報太大的希望了。

「我去找神女,你們在這裡看著,一定要擋住,千萬不能讓他進入東京!」村上正樹咬著,槽牙,看著一個個面容蒼白,毫無血色的將軍沉聲說道。

「是,我們會儘力的,不過……你也得快點,這小子實在太恐怖了!」一名將軍,看著村上正樹,緊張的說道。

村上正樹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不滿的罵道:「這他瑪德不是廢話,老子不快點,難道等著回來給你們收屍啊!」

罵了一句之後,村上正樹便紅著臉沖了出去。

「哈哈,一群狗屎一樣的東西,也敢囂張?以後再在海外,再敢冒犯我華夏兒郎,我便殺的你們,血海漂櫓!」林逸說完,眸光驟然看向了東京所的方向。

哪怕隔著幾百里,在基地內,監控器前面的那些將軍,此時也有種被發現的驚恐,似乎心臟都驟然一緊,被一雙無形的大手緊緊的抓住了一般。

「他,他是不是發現我們了?」

有人哆嗦道。

「咕嚕!」

沒有人回答,只有吞咽口水的聲音驟然響起。

隨後,在眾人驚恐的目光中,林逸緩緩抬起手臂,做出了一個割喉的動作。

眾人一看,徹底慌了,其中有兩名將軍甚至直接雙腿一軟坐在了地上,眼神中充滿了濃濃的絕望。

他們幾乎可以肯定,林逸一定是發現他們了,被這樣一位如神明一般強大,可怕的存在盯著,那簡直就像是得罪了死神一般。

「殺了他,一定要殺了他,否則,咱們都得死!」

有將軍雙眼猩紅,宛如魔怔了一般,歇斯底里的咆哮道。

眾人一聽,回過神兒了,紛紛激動的吼道。

「不錯,一定要殺了他!」

「不管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一定要殺了他!馬上開始懸賞!」

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將軍,此時一個個卻像是瘋了一般,焦急的咆哮道。

在戰場上的林逸收回目光,嘴角噙著一抹殘忍,冷漠的笑容大步流星的朝著前方走去。 「咻!」

一聲破空的厲嘯聲驟然響起。

林逸面前的空氣中出現了一道細微的波紋,一枚忍者鏢,正繼續朝著他飛了過來。

「呵呵,忍者,有意思了啊!」林逸咧嘴大笑,卻似乎根本沒有去抵擋的意思,依舊站在原地不動。

隱藏在空氣中的千葉子,那絕美的瞳孔中浮現了一抹濃濃的震驚,不解之色。

聲東擊西。

這她最擅長的手段。

也是她從華夏學來的。

而且非常的有用,人在遇到危險的時候,下意識的就會舉起手中的寶刀來抵擋。

而這個時候,背後定然會疏忽,這就是她千葉子偷襲的時候了,可現在,林逸竟然無動於衷。

這就讓千葉子非常尷尬了,忍者鏢那點攻擊力根本不足以致命。

如果他現在偷襲,林逸鐵定會反手攻擊她,到時候,以林逸可怕的戰鬥力她死定了。

「這個該死的華夏人,果然狡詐!」千葉子咬著銀牙,氣急敗壞的吼道。

「吆喝,瞧您這話說的看,難道你們島國人就不狡詐了?」千葉子話音一落,在她的耳邊就驟然響起了林逸的聲音,還伴隨著一股股的熱氣,讓她驚恐萬分,整個幾乎瞬間變成了脫兔,身形一晃就想要逃走。

「砰!」

一聲悶響。

千葉子感覺自己撞在了一個人身上。

「該死的,到底是那個不長眼的,竟然擋住了本小姐的去路!」千葉子臭罵了一句,整個人就地一滾,便想要從另外一個方向逃走。

可林逸卻如鬼魅一般,瞬間出現在了她的背後,白凈有力的大手,一把捏住了千葉子那如天鵝一般優美,白兮的頸項,玩味的笑道:「小美女,這麼著急,不知道你想要去哪裡啊?」

「混蛋,你放開我!」千葉子,如被激怒的小狐狸,扭頭,黑溜溜的大眼睛,怒瞪著林逸咆哮道。

「嘖嘖,你這造型挺不錯啊!」林逸沒有理會千葉子,而是把目光落在了千葉子的身上,作為一名忍者,那要求是極高的,身材的保持,是最基本的。

再加上此時千葉子,竟然穿著一套連體的黑色皮褲,整個人簡直就像是傳說中地獄裡面最杏乾的阿修羅。

林逸可是一個非常正常的人,此時難免有些多想了,找一個島國妹子,不知道是多少男人心底最深處的一個夢想。

他林逸自然也不例外。

原本正一臉焦急,想要尋找脫身之法的千葉子,突然感覺自己就好像是在鎂光燈之下一般不自然。

實在是林逸的眼神太過恐怖了,簡直讓她無形遁形。

「我,我告訴你,作為一名偉大的忍者,我十分認真的告訴你,我是絕對不會屈服於你的,你千萬不要亂想啊!」千葉子對著杏乾的小嘴,色厲內荏的呵斥道。

林逸聞言,壓下心頭的火焰,大手一把撤掉了對方的面罩,頓時,一張絕美,青春的臉蛋兒便浮現在了他的視線中。

那一雙大眼睛,就像是夜晚的星空一眼深邃,可又偏偏又帶著如星辰一般明亮的光芒,光是這一雙眼睛就讓林逸愣住了。

「瑪德,你長得不錯啊!我缺一個洗腳的丫鬟,你可有興趣?」林逸盯著千葉子冷冷的質問道。

「什麼玩意兒?洗腳的丫鬟?」千葉子一聽,頓時張大了嘴巴,瞪著黑溜溜的大眼睛,一臉不敢置信的扭頭看向了林逸。

「洗腳丫鬟?你這個該死的混蛋,你知不知道我可是誰?」千葉子簡直要瘋掉了,她不但是島國最讓人尊敬的忍者,同樣還是島國的小公主啊!

平日里那過的可都是錦衣玉食的生活,可現在,林逸竟然讓她當洗腳丫鬟。

盛怒之下,千葉子張嘴就咬在了林逸的胳膊上。

「我糙!你他瑪德屬狗的啊?」林逸吃痛,頓時忍不住大叫了起來。

可千葉子一聽,心裡竟然浮現了一抹得意,你大爺的,我讓你讓我當洗腳丫鬟,今天本小姐我咬死你。

林逸用力的甩動了兩下胳膊,可千葉子竟然一點鬆口的意思都沒有,這可讓林逸不淡定了,堂堂修仙之人,連坦克,陸戰隊都能夠搞定的絕頂強者,現在竟然被一隻小女人給搞定了,這尼瑪簡直可笑。

「喂,老子告訴你,你丫的要是再不鬆口,可別怪我不客氣了啊?」林逸盯著千葉子不爽的吼道。

可千葉子卻像是一隻杏乾的小野貓,咬住了老鼠,一點撒手的意思都沒有。

「瑪德,pia!」

一道響亮的耳巴子驟然響起。

赫然是林逸抬手狠狠的打在了千葉子,那如滿月一般杏乾的大盯上。

頓時,一股奇怪的悸動在千葉子的心底浮現,使得千葉子要緊的銀牙,鬆了那麼一絲絲。

「呼呼,果然有效!」林逸咧嘴銀盪的壞笑道,而後大手再度落下。

「pia!」

「pia!」

「pia!」

大耳巴子帶著奇怪的節奏不斷的響起。

不過僅僅只是十幾下,千葉子整個人就變得眼淚汪汪,全身就像是沒有骨頭一樣,掛在了林逸的胳膊上,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兇殘。

「吆喝,看不出來,你的口味還挺獨特的嘛?」林逸盯著千葉子,玩味的獰笑了起來,以前,他也知道島國的妹子,口味比較重一些。

可他一直以為那是電視上演出來的,卻沒想到,這種事情竟然是真的。

「瑪德,果然,藝術來源於生活啊!如果不是真的有人這麼做的話,哪裡拍的出來呢?」

「咳咳,那個你走吧!」林逸手臂一震,冷漠的呵斥道。

「砰!」

千葉子整個人就像是一隻小花貓一般,直接落在了地上,此時她竟然連站起來都無法做到。

「你,你不殺我?」千葉子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帶著一抹詫異之色,盯著林逸問道。

「呵呵,算了,今天老子殺了這麼多人,就少殺一個好了,趕緊滾吧!」林逸哈哈大笑道,這麼漂亮的妹子,讓他辣手摧花,那尼瑪還真是有些下不了手啊!

這可都是上天的傑作,殺了豈不是暴殄天物。 千葉子一聽,眉頭微微一皺了一下,而後掙扎著起身,亭亭玉立的站在了林逸的面前,沉聲說道:「我千葉子既然敗在你手中了,自然不會不承認,你想要我做什麼說吧!」

「嗯?什麼意思?做什麼都行?」林逸瞪著眼睛,激動的盯著千葉子問道。

千葉子絕美臉蛋兒上浮現了一抹羞澀的紅暈,隨後微微點了點頭。

「咕嚕!」

吞咽口水的聲音驟然響起。

林逸的喉嚨變得有些缺水了,輕輕的咳嗽了一聲之後,才再度開口問道:「那個,你確定?我要你做什麼都行?」

「當然,本小姐說的出,那就絕對做得到。」千葉子明亮迷人的大眼睛,瞪的圓鼓鼓的盯著林逸認真的說道。

林逸見狀,白凈的大手捏著自己的下巴沉吟了起來,半晌后,猛的抬頭,一臉銀盪的盯著千葉子笑道:「那我就不客氣了啊?」

千葉子眸光閃爍了一下,島國的電視頻道可比華夏要多的多,一些大人看的頻道雖然需要密碼,可在家裡百無聊賴的她,曾經也偷偷打開過,自然明白林逸此時的眼神兒代表著什麼。

「你放心,我既然說了,便一定會做到的。」千葉子再度認真的說道,只不過心裡卻有些焦急了,「這個混蛋,本小姐我長得這麼漂亮,你到底在墨跡什麼呢?他,他不會是不行吧!」

「咳咳,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不客氣了,不如你幫我把鞋子擦乾淨吧!我這被炸彈炸,被導彈轟擊,實在太髒了。」

林逸低頭,玩味的笑道。

「什麼?」

都已經做好準備的千葉子一聽,整個人頓時愣住了,宛如雕塑一般獃滯的站在原地。

「擦鞋?」

這,這豈不是比之前林逸提出的要求更加的不堪?

「你大爺的,你就是個豬!」

千葉子臭罵了一句,轉身就消失在了林逸的視線中。

「呵呵,我是個豬?老子要是真的吃了你這個島國的小公主,到時候那事情可就麻煩多咯!」

林逸自嘲一笑。

不過心裡對於島國倒是有了幾分忌憚,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找到他重感情的弱點,而且,還能夠找到一個這麼符合他口味的公主,的確算是難得了。

收斂心情,林逸的目光再度看向了前方,這次,他是鐵了心要弄死島國的高層了,敢用炸彈炸他,這他媽的實在太氣人了。

而此時,島國其他的地方,也出現了大量的死亡事件。

那些天榜上的強者,幾乎跟林逸一樣,什麼時候被人這麼欺負過呢。

所以這些傢伙骨子裡的瘋狂,在這一刻也是展露無疑,別人想要他們的性命,他們自然也會要別人的性命。

特別是一些公職人員,死亡數量更是驚人。

以至於整個東京都震動了,所有人根本不在理會手頭上的工作,全部都慌不擇路的開始逃命。

十分鐘后,拿著大刀正在前行的林逸,突然放慢了腳步。

危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