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光匹煉竟然沒有將黑色巨猿手中的大棒子徹底斬斷,便碎裂了開去,可是那股巨大的衝擊力也讓黑色巨猿身體一個踉蹌,摔倒在地。

「嗯?那根棒子材料還不錯……」李飛揚微微驚訝,揮手點出一指,一道神光洞出,如同一把飛刀!

「咻!」

破空聲之後,黑色巨猿來不及反應,頭顱便被洞出,一股股混合著鮮血的腦漿慢慢流出。

「圖騰神靈大人!威武威武!」


看見黑色巨猿準備撤退,然後幾個呼吸之間,就被李飛揚洞穿了頭顱,直接死掉了,靈父老頭子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跪在地上,大聲對李飛揚呼喊道。

「吼!」


「嗷嗚!」

看見一家老大慘死,其餘十幾隻武士境界的妖獸更是恐懼的大吼一聲,夾著尾巴灰溜溜的跑了,衝進黑暗裡面,一去不回頭。

「好了,這巨猿被我斬殺!你們去把它的屍體弄回來!當作晚上的宵夜吧!」李飛揚揮手將又凝聚而出的眾生願力裝進那個玉瓶之中,對靈父老頭子身邊的幾個勇士說道。

「多謝圖騰神靈大人恩賜!」

幾個勇士手腳麻利的打開精鐵大門,快速將黑色巨猿的巨大屍體搬進了部落石牆之中。

看著石牆上的被黑色巨猿一棒子砸出大坑洞,李飛揚腦海之中靈光一閃。

… 哈吉部落距離赫瓦湖不是很遠,兩百里路左右,李飛揚低空飛行很快便來到了赫瓦湖,看了赫瓦湖一眼,李飛揚隨即抬頭,看著赫瓦湖身後幾十里遠的一座大山,這座大山很高,幾乎是在附近幾十座山峰之中鶴立雞群一般,比其它山峰都要高出小半個山體.

整座赫瓦山李飛揚遠遠望去,能夠隱晦的告知到那赫瓦山上應該布置有陣法。

「嗡!」

幾股隱晦的波動傳來,李飛揚心裡也驚,:「應該是有人找到了赫瓦山,知曉了赫瓦山的秘密,前來尋找,此時應該在破陣!」

李飛揚此時也不在觀望,踏空而去,不多時便來到了高大的赫瓦山山腳下,山腳下並沒有陣法存在,可是當他站在赫瓦山山腳下往赫瓦山山頂看時,卻發現整座赫瓦山大部分山體都有一陣白霧籠罩,看不清赫瓦山。

可是遠處看赫瓦山,卻能看見赫瓦山整個大體,:「看來這個陣法不簡單!」

李飛揚微微驚訝,不過他前世可是七級煉器大師,對陣法一道很是熟悉,所以一般的陣法還真無法阻擋李飛揚的腳步。

而此時,籠罩大部分赫瓦山的白霧裡面,傳來一道道隱晦的波動,看來是有不少人進入了其中,卻被陣法所阻攔,看著波動的樣子,應該是有些人準備以力破陣,以強大的力量,直接將這個陣法摧毀,便可以破除這個陣法了。

可是這個陣法很不凡,這些準備以力破陣的人都沒有破除陣法,連以力破陣的波動也是很細微。

「這個陣法不凡,看樣子連我想要以力破陣也很困難!」

李飛揚並沒有急著進入陣法,而是圍著赫瓦山轉悠了兩圈,摸著下巴,眼睛之中有精光冒出,:「看樣子,應該是一種混合陣法,品級還不低!這個陣法千變萬化,生路的路線不固定,有意思有意思!一個摩天小世界原住居民之中竟然也能有這種悟性如此強悍者!」

李飛揚感嘆道,想不到摩天小世界一個原住居民,不僅修為高強,敢於挑戰當時全盛時期的摩天宗主,還悟性如此之高,領悟出了如此強大的陣法,不過摩天小世界曾經崩潰過一部分,恐怕這陣法也受到了影響。不然也不會顯現出來,只要有人多多注意一下,便可以知曉。

而且陣法如果沒有人掌控,威力會下降一部分,而且時間經歷了這麼久,這陣法肯定也會有破損的地方,只要有破損的地方,以李飛揚前世對陣法的造詣,通過甚至是破除這個陣法應該不是很難,不過這一切還不能蓋覌定論,他也要進入陣法之中感受一番陣法才能知曉。

陣法之道,虛虛實實,有的陣法看起來不堪一擊,或許它就是一個絕世陣法,有的陣法看起來大氣磅礴,卻很容易被破除掉。

李飛揚微微沉思,便一步踏入了那陣法白霧之中,踏入白霧之中后,李飛揚眼前一變,一條白玉小路,一階一階的通往赫瓦山山頂。

「看來我的運氣比較好,沒有陷入什麼幻陣,殺陣之中!」

看見腳下的白玉階梯小路,李飛揚嘴角掛起一絲笑容,這條白玉小路上,每一步階梯都存在著一道道禁制,這禁制脫離於陣法,又融合於陣法。

禁制大多數都是阻擋武者探索什麼秘密地方布置下的,它不是陣法,所以如果不能掌握禁制,就不能將之破去。

不過它也像是陣法,也可以以力破之,總之禁制其實就是陣法演變而來,用途比較單一的東西。

「噠!」

李飛揚邁步,走上第一階台階。

「嗡!」

一道道符文從腳下的白玉階梯之中湧現,化作一道道細小的禁制阻擋李飛揚的前進,同時一部分符文衝進李飛揚的身體之中,在李飛揚身體之中遊走,讓李飛揚感覺自己的身體之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覺醒。

「好傢夥!這個赫瓦圖騰神靈真是天才,既然連能夠激發肉體血脈的禁制都能夠領悟出來!」


這些衝進李飛揚身體之中的符文也是一種禁制,一種以天地靈氣為媒介的禁制,它能夠激發武著的血脈和隱藏在武者肉體深層次力量的奇異禁制。

一般,不是精修禁制一道的人,是很難很難布置出這種禁制的,這種禁制也被那些大勢力激發門下弟子潛力之用。

「看來我的運氣真的不錯!」

白玉小路,一階一階蔓延而上,周圍也是一陣陣白霧,白霧之中時不時傳來幾道劇烈的波動,偶爾還能聽到幾聲怒吼。

「噠!」

第一階台階上的禁制之力對於李飛揚來說,似乎根本不存在一般,然後他便踏上了第二步台階。

「嗡!」

禁制出現,阻擋李飛揚的步伐,同時也有一些符文衝進李飛揚的身體之中,激發李飛揚肉身血脈或者是更加深層次的力量。

人的肉體潛力無窮,崩有一位大帝說過,人的肉體彷彿就是一個縮小了無數倍的天地宇宙,潛力無窮,而那些肉身成聖的武者便是開發肉體潛力,激發了肉體之中的寶藏,將這些寶藏都修鍊到了大成境界,便可以肉身成聖,擁有武尊聖人的威能!

傳說之中,人的肉身之中有五個寶藏,每一個寶藏都需要莫大的機遇才能夠打開,一旦打開其中一個寶藏,那麼實力便會突飛猛進,肉身之力大大增加!

其實這裡說得肉成成聖,便是將其中一個寶藏修鍊到大成,如果有逆天的機遇,打開了五個寶藏,那麼這個人便有機會肉身成神!

不過,縱橫上古時代末期到現在,有些不朽的聖地,古教之中最深的記載也沒有記載有誰能夠打開肉體五個寶藏,肉身成神的人,就是疑似的人都沒有。

記載之中,也只有一雙手能夠數過來的人打開過三個寶藏,最後馳騁一方。

打開肉體寶藏太難了,而李飛揚修鍊的霸神練體決乃是神靈的**,也只能讓李飛揚憑藉這部**打開一個肉體寶藏而已,當然修鍊霸神練體決,確實擁有更大的機會打開其它的肉體寶藏,不過也需要莫大的機遇,毅力,運氣!

肉體寶藏不是修為境界高就可以打開的,前世作為巔峰武皇,機遇肯定不少,不小,只不過半路出道,修鍊霸神練體決,也只是讓它初步打開了第二個肉體寶藏而已。

而封號武皇榜排名第三,前世乃是李飛揚好友的渾天武皇,也是徹底打開了肉體第二個寶藏,將其修鍊到了大成,才能位列封號武皇榜第三。

要知道封號武皇,能夠被冠於封號,那實力肯定不會差了,絕對能在武皇境界城王的落在,而封號武皇榜記錄十位絕世皇者,它們能夠在皇者之中稱皇,皇中皇!

可以稱為半步大帝的存在!

雖然可能還有一些個也有這種實力的老古董不屑於這個封號榜,隱世起來,但是封號武皇榜上的十人絕對是這方天地數次大變下的最強者一列。

連強大如渾天武皇也只能打開了肉體兩個寶藏,可見其肉體寶藏是多麼難以打開。

此時,隨著李飛揚一步一步踏上一個個階梯,那禁制符文不斷湧入李飛揚的肉身之中,李飛揚可以隱隱感受到它的肉身之中似乎隱藏著一道門戶。

門戶前是厚厚的霧氣,隨著李飛揚肉身之中湧出的禁制符文越來越多,那到門戶之前的霧氣一絲一絲的在減少,雖然減少的量很少,可是確確實實減少了。

「肉體第一個寶藏!」李飛揚心裡微微驚訝,想不到此時他竟然模糊看見了自己肉體之中的肉體寶藏,雖然非常模糊,只能隱隱約約看見那是一道門戶,而且門戶之前有厚厚的霧氣瀰漫,但是一旦找到了,感受到了肉體之中的寶藏,那麼遲早會將模糊門戶前阻擋著的濃濃霧氣給一絲一絲的磨滅,真正將肉體寶藏顯露出來。

一旦寶藏被打開, 海賊之因果筆記 ,真正的傲視年輕一輩。

這條白玉階梯小路很長很長,估計能夠一直通往赫瓦山山頂,此時李飛揚已經走了很長一截,這個阻擋腳步的禁制,也慢慢對他產生了不小的阻力。

不過好處也是極多,不僅僅讓李飛揚感應到了肉體寶藏所在,還不斷將阻擋肉體寶藏的濃霧磨滅了一些,雖然磨滅的不足全部的千分之一,可是這也是跨出了很大一步!

「路……斷了!」

猛然,李飛揚發現前方的路斷了,讓他微微一愣,隨即搖頭,:「可惜了,應該是赫瓦圖騰神靈想要跳脫這個小世界之時,被摩天宗主抹殺之時,被打碎了!」

雖然白玉小路斷了,可是這裡距離赫瓦山山頂也不遠了,路雖然斷了,可是斷路前,也露出了一些殘破的遺迹。

李飛揚走完斷了的白玉小路,踏足在地上,此時籠罩赫瓦山的白霧也變淡了,足以看清楚周圍的環境。

幾座殘破的宮殿,一半保存完好,一半坍塌殘破,而此時,卻有幾個青年已經來到了這裡,讓李飛揚微微一愣,看來這幾個青年通過了這陣法,來到了這裡,不過它們此時卻都停留在一座宮殿前。

這座宮殿高大,保存比較完好,一塊巨大的牌匾掛在大門前,上面寫著幾個歪歪扭扭的字,李飛揚看去,卻眉頭一皺,這幾個字歪歪扭扭,根本看不出到底是什麼字。

… 其它幾座宮殿明顯已經被這幾個青年搜索過了,李飛揚看了幾眼那幾座被搜索過的宮殿,然後邁步向那幾個青年走去.

「噠噠!」

輕輕的腳步聲傳來,那幾個青年紛紛回頭,看見李飛揚,微微驚訝,:「又有人通過陣法和禁制!」

「李飛揚!」

其中一個正是宇文家族的年輕人,他看見來人是李飛揚,微微驚訝,不過他也知道宇文闡被李飛揚鎮壓,所以也沒有對李飛揚太過輕視。

「這宮殿進不去?」

李飛揚走過來,雙手背負於身後,皺眉看著宮殿上的牌匾,然後鼻子微微抽動,頓時聞到了一股丹香。

而且他還感覺此地的天地靈氣非常濃郁,看來這個地方有靈脈,而且品級應該不低。

「這裡有阻人的禁制,而且這裡保留著摩天宗主出手的餘波,非常危險!」宇文家族的年輕人說道。

「這裡應該是赫瓦圖騰神靈存放丹藥或者煉製丹藥的地方!」李飛揚思索一番,淡淡的說道。

他心裡非常佩服這個赫瓦圖騰神靈,不僅獨自領悟了陣法一道,而且還能夠布置下不簡單的禁制,現在看來還會煉製品級不低的丹藥。

「如果這個赫瓦圖騰神靈不是出生了這個摩天小世界,恐怕放在外面,也是一方天才!」李飛揚心裡暗暗讚歎道。

「不錯,根據這附近部落裡面記載的奇異文字來看,這牌匾上的幾個文字應該是煉藥大殿四個字!」

其中一個青年說道,語氣冷淡。

它們幾個早就到了這裡,將其它地方都搜尋了一遍,雖然獲得了一些好處,可是這煉藥大殿殘留的摩天宗主動手的神通餘波,太過強大,它們幾個試探了一番,都無法能夠成功走進大殿。

其中一個青年來自羽劍天門,想要依仗劍修強大的攻擊力對抗那神通餘波,卻受了重傷,此時還盤坐在地上療傷。


「這神通餘波能夠有多強大?」李飛揚走近,微微感受那神通餘波,卻讓它暗自心驚。

「絕對堪比一位半步武靈境界修為的武者全力一擊!這還是神通餘波經歷了這麼久遠時光后,變弱很多之後殘留下來的力量!」宇文家族的年輕人說道,他也曾自負的進入感受過,卻面對那強悍的神通餘波,不得不退了出來。

煉藥大殿前,差不多十丈距離就是神通餘波籠罩的範圍,如果沒有人進入其中,看起來風平lang靜,沒有一絲異常,要不是能夠感知到危險的氣息,恐怕誰也不會知道這段距離會暗藏殺機。

一旦有人進入這個區域,那摩天宗主的神通餘波就會被激發,一旦餘波被激發,那這十丈左右的距離將會化作一個絞肉機器,實力不夠的人進入,就會被被絞殺成粉碎。


「十丈距離,如果暴露一個底牌,我肯定能夠進去,可就是……」宇文家族的年輕人低語,他在宇文家族年輕一輩之中,身份不凡,身上擁有長輩賜予的底牌,激發出來,足以抵擋這十丈距離的神通餘波,不過…誰也不想將底牌暴露出去。

幾個青年也若有所思,李飛揚通過了陣法禁制,它們幾個人也通過了陣法禁制,如果它們還沒有所行動,恐怕人一旦多起來,這份肉就又要被多分成幾份了。

「各位!各憑本事吧!我想時間總是不等人的!」一個青年說道,他目光掃視,看向李飛揚之時,目光之中明顯帶著濃重的忌憚。

殺星李飛揚!

不僅僅斬殺了二十多個天才,還擊敗了神光聖地九傑之首寧無缺,它們實力不如寧無缺,要不是身上都擁有不少底牌,恐怕它們也不用和李飛揚爭了,直接離去算了。

不過就算它們擁有長輩賜予的底牌,可是心裡也沒有底,畢竟人家李飛揚身份背景不低,比他們都要強……所以它們也不淡定了,一個殺星還好,如果再來一個可以媲美殺星的人,它們就更沒有湯喝了。

「好!」

羽劍天門的那個青年站了起來,將背後的一把長劍握在手中,:「我先去了!」

「咻!」

青年手持長劍,衝進煉藥大殿大門前十丈擁有神通餘波的區域。

「嗡嗡嗡!」

隨著青年一踏入這個區域,一道道神通餘波頓時激發了起來,化作一個巨大的絞肉機,殘破的神光,隱晦的領域之力,一道道虛影指芒………

感受著神通餘波的強大,李飛揚心裡也是震驚,想必他全力之下也無法走完這十丈距離,那一道道神通餘波足以讓一位武靈一重天的強者都要隕落。

羽劍天門的青年為了保持自己的實力,也只是依仗自己的實力走出三丈就動用了一張底牌,進入了煉藥大殿。

最終那羽劍天門的青年手中拿出一把手指大小的白玉小劍,激發其中蘊藏的神通,化作一把大劍將他包裹進去,成功進入了煉藥大殿。

大多數神通餘波都是那個赫瓦圖騰神靈所留,它的實力也非常強大,一瞬間打出十數種神通和摩天宗主抗衡,可惜摩天宗主實力太過強大,僅僅動用了一隻手,打出兩道神通便將他斬殺。

因為這神通餘波之中,很明顯兩道神通餘波更強,其它神通餘波對比起來,就顯得比較弱了。

見到羽劍天門的青年成功踏入煉藥大殿,其餘幾個青年也不淡定了,紛紛使用底牌,通過了這十丈神通餘波的距離,只留下了李飛揚一個人。

「底牌嗎?我也有!」

李飛揚也想以自身之力去對抗這神通餘波,因為等會進入煉藥大殿,肯定會有一番爭鬥,雖然李飛揚不懼這幾個青年,但也不想好處被別人瓜分。

李飛揚手中出現一塊黑色的碎片,這碎片看起來應該是一把斷劍的碎片,碎片黑漆漆的,坑坑窪窪,看起來如同廢銅爛鐵一般。

這是李飛揚在連雲城坊市之中淘到的好東西,乃是一件武宗宗主煉製的神兵,雖然斷裂,破銳,可是裡面依然蘊藏著神兵昔日的一部分力量,雖然這一部分力量相對於神兵全盛時期來說,很少很少,可是一旦激發,卻是連普通武靈一二重天一不注意都要隕落的強大力量。

不過對於現在的李飛揚來說,這張底牌顯得不怎麼樣了,碎片之中的力量只能激發一次,便會化作虛無,而李飛揚也沒有找到用到他的時候,此時,便需要他了。

「嗡!」

神兵碎片復甦,斷劍碎片之中散發一股強橫的力量,黑色的斷劍碎片咔嚓幾下便化作一堆碎屑,露出其中小半道劍氣。

這小半道劍氣黯淡無光,卻散發一股恐怖的威能,李飛揚將這小半道劍氣祭出,狠狠向十丈神通距離處斬去。

「哧!」

李飛揚還是低估了這神兵碎片之中蘊藏著的威能,只見這小半道劍氣,一被李飛揚祭出,就彷彿化作了一把通天巨劍,直接將整個神通餘波地給斬出了一個大大的缺口,缺口直接通向煉藥大殿的大門,此時大門已經被打開,露出一個人可以進入的距離,可以看見裡面進入的幾個青年正在收取一瓶瓶處于禁制之中的丹藥。

這小半道劍氣化作巨劍直接斬裂了神通餘波地,最後居然還有餘力衝進了煉藥大殿之中。

李飛揚目光閃爍,身體直接順著這個被斬裂的缺口之中踏進了煉藥大殿,隨著李飛揚走過之後,這神通餘波地開始沸騰起來,一道道神通餘波爆發,瞬間將那被斬裂出來的缺口覆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