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假+1!我也覺得,他們完全沒有祁元和顧紅鯉流露出來的這麼自然啊!看看兩個人的舉手投足,愛了愛了!」

電視里,節目還在繼續。

很快,李子冬和柳玉出現了。

「兩位對於決賽有什麼看法嗎?或者說,你們認為你們最大的對手是誰呢?」

兩人對視一眼,李子冬說道:「嗯……雖然我們是好朋友,但是還是要說,今晚最大的對手,就是祁元和顧紅鯉她倆了!」

柳玉笑道:「我看了前面兩期的節目,他倆唱的都是祁元《隋唐》裏面的非常優秀的詩歌,說實話啊,要是決賽,祁元還是用裏面的詩歌來當歌詞,然後自己譜曲,這個競爭力,實在是太恐怖了!」

李子冬補充道:「對,畢竟現在誰都知道,《隋唐》這個系列,在咱們國家的影響力。我看還有熱搜說,祁元這本書出來之後,咱們華國的詩人們,都失業了!」

六對組合一個接着一個的採訪,最後來到了司馬瑜和顧青城這一對。

「最終的對決,終於到來了!對於決賽,有什麼想說的嗎?」

顧青城看着鏡頭,認真道:「盡自己的全力吧,但是很多時候,並不是我們儘力了,就可以的。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的東西,是身不由己的。」

司馬瑜點了點頭,道:「要是真的比唱歌,我們自然沒有問題,但是就怕有的人,還是想要靠着其他力量啊。」

看到司馬瑜和顧青城的採訪,網友們不淡定了。

「這兩個人在陰陽怪氣誰呢?」

「不知道啊?」

「他們這說的啥意思啊?啥叫還要靠其他的力量啊?」

「哈哈,我明白了!你們還記得第一對冠軍,祁元和顧紅鯉演唱的歌曲嗎?」

「《別董大》和《將進酒》,怎麼了?」

「還怎麼了?問題就在這裏啊!你祁元的《隋唐》什麼影響力?當時祁元第二期唱的就是《別董大》,靠着當時《隋唐》在華國火爆的人氣,直接斷層第一,直接晉級決賽!」

「對啊對啊!我還記得那一期,當時祁元和顧紅鯉唱完之後的投票,那人氣,簡直是絕了絕了!我記得彈幕都在說,這一期,其他人根本就不用比了!因為怎麼比,都是贏不了的!」

「我懂司馬瑜的意思了!意思就是一旦祁元他倆在今天的決賽,還是選擇唱《隋唐》裏面的詩詞,那大家還怎麼比?還用比嗎?這已經不是單純的歌唱比賽了,而是祁元和顧紅鯉靠着自己的書的人氣,在曲線贏得比賽!這就是在竊取冠軍!」

「卧槽!你們這些人,真的是莫名其妙的啊!《將進酒》不是祁元自己寫的詞?《別董大》不是祁元自己寫的詞?你司馬瑜有本事自己寫啊!」

「原來如此啊!期待祁元顧紅鯉今晚唱《春江花月夜》!」

「哇!《春江花月夜》!!!愛了愛了!孤篇壓全唐!!」

「張若虛,永遠的神!」

彈幕們都在爭論。

有期待祁元今晚的決賽曲目,一定要是《隋唐》裏面的詩歌的。

也有更多的其他藝人的粉絲們,都在祈禱,祁元不要用《隋唐》的人氣,來裹挾這個冠軍。

這是不道德的。

不公平的。

這是被大家所摒棄的。

終於。

藝人們的採訪播出完畢。

一段激昂無比的音樂結束后。

節目《天生一對》的Title的出現了!

看起來珠光璀璨,格外大氣!

主持人立在了台上,高聲說道:「歡迎大家來到由晃音獨家冠名播出的《天生一對》的全球總決賽的直播現場。今晚,咱們的六對周冠軍,誰將會拿下總冠軍的稱號!?」

總決賽的賽制,也就是大家的出場順序。

是按照六對組合奪得周冠軍的時間來決定的。

越早,那麼今晚的出場順序就越晚。

也就是說,司馬瑜和顧青城在第一個出場。

而祁元和顧紅鯉,則是最後一個。

很快。

燈光黯淡了下來。

司馬瑜和顧青城登場了。

兩個人合唱的是,顧青城的成名曲《青城》!

一曲動人淚。

兩個人唱完,現場很多人都留下了眼淚。

站在台上,主持人問道:「覺得今晚的揮發怎麼樣?」

顧青城動情地說道:「完美。我們表現得都很完美,大家多多給我們投票啊!」

接着,一對一對的組合登場演唱。

李子冬和柳玉演唱的則是柳玉人氣最高的歌曲《稻香》。

如同夏天般的旋律響起,使得整個現場的人們,彷彿都回到了剛剛過去的那個夏天。

「窗外的麻雀,在電線桿上多嘴,你說這一句,很有夏天的感覺!」

「愛了愛了!」

「《稻香》!永遠的神!」

「祁元牛逼!詞曲編都是神!」

「今晚要是李子冬和柳玉靠着稻香拿下冠軍,那這個冠軍,是不是還有祁元的一份啊?」

實時彈幕都很激動。

終於,五對組合唱完了。

祁元牽着顧紅鯉,立在了舞台上。

「唱李白的詩!」

「唱杜甫的詩啊!」

「直接《春江花月夜》,吊打全場!」

「要是唱了《隋唐》裏面的任意一首詩,那就真的是勝之不武了。」

彈幕的密度越來越密。

這時。

歌曲的字幕出來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您好!初次見面!」蘇簡得體的微笑點頭,不逢迎、不討好,點到即止。

「陸少夫人,您好!」林曼娜也笑著回應,這個新晉陸少夫人,只見她優雅的站在陸少身邊,美到令人炫目,漆黑晶亮的眸子,自信,明媚,令人眼前一亮。

和陸少站一起,二人那與生俱來的尊貴高華,猶如鶴立雞群的存在,耀眼至極,對比旁邊沉默的表姐,確實更般配,輸給她,不虧。而對比司詩,那就更是珍珠與魚目,孰優孰劣立見高下,只是某些人還仗著過去那一段舊情,想把覆水重收而已。

「陸少,少…夫人!」夏雪婧艱難的開口,她還是無法接受他已婚的事實。

陸盛翰等他們打完招呼,才轉回頭介紹被冷落許久的人:「至於這位,是我的中學同學,司詩,上次見過了。」

司詩見他終於願意正眼看自己,按下心頭不快:「您好,少夫人!」不等她回應,迅速轉向他發出邀請:「翰,我們班許多同學都來了,難得一起,過來聚聚舊,喝一杯?」

「再說吧!蘇蘇,我們走。」陸盛翰不再看她,也不理會從出場就沉默到現在的夏雪婧,擁著蘇簡走了,楊明二人也尾隨而去。林曼娜譏諷的看了一眼司詩,也拉著表姐走了。

司詩看著他們的背影,陸盛翰身邊那張笑的一臉明麗溫柔的臉,讓她深深嫉妒,恨不得上去直接給毀掉它。

李二小姐從洗手間出來,看到落單的她,過來問:「司司姐,你怎麼一個人在這?」

「遇見個熟人,過來打個招呼,我們過去吧!」收起不甘的眼神,轉身尾隨著他們的方向過去。

這邊廂,不起眼的露台,林曼娜拖著要走的夏雪婧,「表姐,我知道你迷陸少,之前有機會你沒表白,錯過了。現在他結婚了,那就收拾心情,找個愛你的男人,以你的條件,根本不愁,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誰看了都倒胃口!」

夏雪婧一直低垂的眼下,劃出一行清淚:「你怎麼知道我沒表白過?」

「啊?你表白了,他沒回應?」林曼娜聽了,驚了一下,這個寡言少語的表姐居然表白過?

「是,他說,我不適合他,他說,有國才有家,不會這麼早結婚。可是……才一年……」

林曼娜捂住臉,哭笑不得的罵:「看你也是個聰明的,怎麼就被愛情沖昏了頭,他都拒絕得這麼明白,還無法自拔!」

夏雪婧聽了這話,眼淚流得更急,哽咽著:「我知道,可我想,只要他一天沒結婚,我就等他……」

「哎!我死心眼的表姐啊!好啦,好啦,不哭了,他不懂珍惜,自有珍惜你的人。」

「可是我的心好痛,喜歡了那麼久,怎麼說放下就能方下……」

林曼娜嘆了口氣,抱著她安慰,男女之間的感情,真不是一廂情願就可以的。

這一幕,卻落入了尾隨過來的司詩耳中,又遇上一個情敵!不過正好,眼中閃過一抹算計的光,敵人的敵人,正好可以成為自己利用的棋子。

。 ,

第417章

餐廳的燈光下,銀行卡閃金光。

可真漂亮!

全場驚呆了!

蘇有晴,差點沒嚇流產咯!

天吶,這小丫頭怎麼那麼會找?

她,都不敢看銀行卡了。

下意識的瞟了宋三喜一眼,心頭七上八下的。

林洛嬌笑說:「甜甜發財了啊,這可是尊貴的VIP銀行卡呢!」

蘇有容眉頭一皺,從甜甜手裡接過來,注意力集中在卡上。

沒看到大姐的反應。

但也就那時,宋三喜反應超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