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希敏是私底下向她抱怨過林尚賢,但林尚賢沒有抱怨過曹希敏吧。以她知道的林尚賢,好像完全沒有脾氣似的,沒有特別討厭特別喜歡一個人的樣子。當然她家小侄子是例外,是誰見著誰都喜歡。「三姑姑。」磊磊想不明白了,小手抱住三姑姑,為難地向兩個哥哥搖搖小腦瓜。

曹希敏這時候對她伸出手說:「你這樣抱著他,他挺重的,我來抱他。」

林尚賢直接推開他的手,向娃子伸出手:「來,哥哥抱你。」

磊磊和孟晨熙望著同時伸過來的兩隻手,大臉小臉一塊兒吃驚著,一塊兒不知所措。

眼前兩個哥哥之間冒起來的某種戰火的氣氛,磊磊感受到了,急急忙忙從三姑姑身上爬下來要找個地方躲去,或是去找爸爸媽媽。

「哎,哎。」小侄子掙扎著,以孟晨熙那點力氣根本扛不住這個有力氣的娃子,只得任由娃子從她身上下來。緊接三個人不由自主地去追咚咚咚跑掉的娃。

「磊磊,你不要亂跑。你去哪?」孟晨熙邊追邊急著大喊。

曹希敏繞到了娃子面前堵路。哪裡知道三歲的磊磊腦袋可靈活了,一看哥哥在前面不對勁,立馬掉頭就跑,甚至靈活地橫向繞過了追來的三姑姑,繼續向前沖。

見狀林尚賢早皺緊了眉頭加快幾步上去伸出雙手一把將娃摟緊。

磊磊在醫生哥哥懷裡用力晃動著自己的小手小腳。

「你怎麼了,告訴哥哥?生氣了嗎?」林尚賢柔聲細語地貼著娃子的小腦袋說。

磊磊鼓起兩個小腮幫子。

「是生氣了。」林尚賢觀察娃子的表情,疼惜地說道,「哥哥和你說,沒事。」

哪裡沒事了?剛都不知道怎麼回事了?磊磊不喜歡看到自己喜歡的哥哥之間好像要吵架。好比每次看到小姑姑和小四叔吵架的時候,磊磊都不喜歡。 曹希敏走過來,一樣看到了娃子的表情上所寫著的東西,拿手撓了下自己的頭:感覺自己是不是有點兒做過火了?

「好吧,哥哥不生氣不吵架。」林尚賢溫柔地抱起娃子,娃子的心腸太善良,讓他都感覺特別羞愧,「哥哥都是為你好,磊磊。」

「對!」曹希敏立馬應上這句話。

磊磊看著兩個好像和解了的哥哥,生氣的小腮幫子扁了一點,小爺表示:這還差不多~

「只是觀點不同,哥哥們在爭論觀點,不是吵架。」林尚賢對娃子繼續解釋著。

磊磊想了一想,想到那次自己爸爸怎麼對付吵架的小姑姑和小四叔的,小手示意兩個哥哥之間握握手。

曹希敏和林尚賢:……這,娃子你管得太狠了吧。

孟晨熙在旁邊一邊看一邊忍著笑。

「行吧。」林尚賢為了寵娃,豁出去了,向對方伸出一隻手。

對方都先伸出手了,他要是不握手,豈不是顯得很沒有風度?眼看磊磊的小眼神望過來,曹希敏心頭一樣於心不忍的,同對方的手快速地觸摸一下,對娃子道:「哥哥握手了。」

磊磊擰起小眉頭,沖兩個哥哥白白小眼睛:這能叫做握手嗎?

說著娃子向哥哥們示意什麼叫真正的握手。磊磊的小手握緊醫生哥哥的手用力地握了幾下。

儼然要騙娃子很難!曹希敏和林尚賢此時的心頭應該是悲傷成河了。

怎麼辦?這兩人互對了下眼神。

「磊磊。」

媽媽的聲音。磊磊從哥哥的肩頭望過去找到喊自己的媽媽,小嘴巴張大著:「媽媽!」

小爺的聲音好洪亮。寧雲夕加快幾步走過來,以為兒子發生什麼事這樣激動地喊。

「老師。」林尚賢扭過身道。

「我聽說檢驗結果出來了。」寧雲夕問。

「是,初步來看,血象沒有問題。我問過我們醫院的神經外科大夫,初步判斷還是暈機,屬於個體差異,生理性的。她現在主要是吃不下東西是吧?所以打點營養針,免得脫水。」林尚賢道。

「在那邊輸液室打針了。」

「這個針打完可能需要點時間。老師你剛回來,你回去,我反正要在醫院裡呆著,看著她。」

「那倒不用,她母校有個老師陪著她的。」寧雲夕一邊說,一邊伸手打算接過兒子。總不能讓人家整天幫她抱孩子對不對。

可是磊磊沒有答應讓媽媽抱,扭過身子去。

寧雲夕納悶兒子怎麼了。

磊磊剛才聽醫生哥哥說媽媽累,因此不給媽媽抱了。

「你心疼你媽媽?」看出娃子的想法,林尚賢笑道。

磊磊點一點小腦袋:「是。」

「你尚賢哥哥在這裡上班也累的。」寧雲夕對兒子說。

一聽是這樣,磊磊要自己在地上走。大人都累,小爺自己走沒有問題。

可是哥哥想多抱抱他不讓他走。

「沒事,哥哥不累。」林尚賢摟緊娃子說。

寧雲夕見著都忍不住說他:「你將來是個孩奴。」

「老師,沒有。」林尚賢笑笑搖搖頭,不是每個娃子都能對得上他心的。 「到時候你自己親生的娃你能不喜歡?」寧雲夕說,「怪不得你媽說要給你找對象。你看你沒有找對象都喜歡娃。」

孟晨熙聽著大嫂的話不免想到,到時候他打算找什麼樣的對象生娃子。

對此林尚賢有一點很肯定:「最少像老師這樣會喜歡孩子知道怎麼教育孩子。」

「你這樣說是打算找個老師當對象嗎?」寧雲夕問他。

「沒有。」林尚賢知道,不是所有老師都像寧老師這樣好的。想著當初育華讓他陷入黑暗期的老師,他到現在心裡都有陰影在。一個老師好不好,對學生的影響將是一輩子的。

聽見腳步聲,寧雲夕扭頭看到自己丈夫走來了。孟晨浩一看自己兒子賴在哥哥懷裡,虎眸望了下。

磊磊忙擺擺小手澄清:不是,是哥哥要抱我~

「來吧,回家去吧。不要在這裡給哥哥添麻煩。」孟晨浩一把接過兒子說。

爸爸好有力氣,磊磊都要坐到爸爸的肩頭上去了,一雙小手抱住爸爸的腦袋,在爸爸耳邊小聲音咕噥咕噥著。孟晨浩好不容易聽出來兒子是在努力解釋之前說的那個哥哥正是眼前這個曹哥哥。小娃子很惦記當時誰說娃子撒謊,他要證明娃子沒有撒謊。

聽完兒子的解釋,孟晨浩給兒子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明白了。

寧雲夕看他們父子倆眉來眼去的,不知道是什麼事兒。好像在她不在的這幾天,這父子倆都有秘密了?

老三跟著他們回家。曹希敏順帶上他們的車回去。孟晨逸暫且留在醫院幫一下忙。

回到家的時候早過了中午的飯點了。孟爺爺孟奶奶責怪他們兩口子不遵守吃飯時間,連帶孩子餓肚子了。

磊磊的小肚子是咕嚕咕嚕地叫。孟奶奶心疼地趕緊先給小曾孫子端來一碗炒飯吃。

寧雲夕是累得吃不太下飯,先喝了碗湯爬上床去睡一覺了。

孟晨浩給媳婦蓋好被子,走近觀察媳婦的臉,最後轉頭向跟來的兒子搖搖手。

媽媽累累,磊磊不敢打擾媽媽,對爸爸點點小腦瓜。中午回來的孟晨橙和孟晨峻一樣不敢作聲。

孟晨浩拎走媳婦帶回來的行李袋,將媳婦的衣服都拿去洗,幹完活再出門做自己的事情。

家裡安安靜靜的,幾個孩子都出奇地乖。寧雲夕一覺睡足到了差不多下午六點鐘。

此時妮妮早打完針回旅館休息了。孟晨逸從醫院裡同下班的林尚賢一起回來。這兩個好哥們一路大概是討論曹希敏「教唆」娃子的事兒,都有些憤憤不平的。

磊磊的小腦袋從房間門口探一探,看到媽媽從床上爬起來了,立馬小腿轉向咚咚咚跑去廚房,纏著太奶奶要自己端杯水給媽媽喝。

「你媽媽不喝水。」孟奶奶告訴小曾孫子,「你媽媽睡之前都沒有吃什麼東西。太奶奶先給你媽媽下碗麵條。這樣,你先拿個煮熟的雞蛋給你媽媽吃。」

磊磊的小手接過太奶奶手裡遞過來的熟雞蛋,小心翼翼地一雙小手捧著走到媽媽的房間里。 寧雲夕睜開眼看到孝順的兒子,一把摟緊兒子先親一把。磊磊坐到媽媽身上,小手給媽媽掰雞蛋殼,掰完雞蛋殼小手伸著將雞蛋喂到媽媽的嘴巴里。

兒子孝順的雞蛋就是香,寧雲夕咂巴咂巴著嘴吃著,邊問兒子:「媽媽不在這幾天,你在家怎麼樣?有哭鼻子嗎?」

磊磊搖搖小腦袋:沒有沒有,小爺很堅強的~

對於兒子的表態,寧雲夕眯下眼:「你爸在,我估計你也不敢哭鼻子。」

被媽媽說中了。磊磊的小手撓下自己的腦瓜。

「我再問你,作業做得怎麼樣了?」寧雲夕問。

磊磊似乎胸有成竹,揚起腦袋對著媽媽,用力地點了下。

「你真的全做完了?」寧雲夕對兒子眨下眼:兒子你這麼厲害了?

磊磊知道媽媽是逗他呢,小手往媽媽臉上摸一把:不準逗小爺。小爺很認真地在做媽媽布置的作業的。

「好,我看看那些幫你做作業的人到齊沒有。開始檢查你的作業完成情況。」寧雲夕抱起兒子下床走到客廳去。

孟奶奶端著煮好的麵條走出廚房,喊:「有什麼事先吃完再說。」

其他孩子們聽到孟奶奶這話,不由想著:真是太及時了!因為寧老師正準備檢查他們的作業情況。他們呢,有些沒有完全準備好呢。

磊磊走去和一塊完成作業的叔叔姑姑們一起。

寧雲夕先坐在飯桌前吃著麵條,偶爾眼角瞟一下那邊緊張兮兮的一幫孩子們。

「我說,你先休息幾天,不用著急。」孟奶奶坐在她面前說。

「沒事,奶奶,我睡飽了。」寧雲夕道,「謝謝你,奶奶。」

「謝我做什麼?這娃子難道不是我家的?他叫我太奶奶呢。」孟奶奶不准她這麼客氣。

寧雲夕笑了笑,回房間去拿出給老人家從國外帶回來的紀念品。

雖然說,出差不等於旅遊,可總不能一點東西都不會帶回來給老人。於是,領隊薛教授善解人意地幫著大家購買了一些當地的小紀念品帶回來給家人。

孟奶奶看著大孫媳婦遞過來的兩條巧克力說:「給我這個做什麼,給孩子們吃。」

「奶奶,活到老學到老,有什麼新奇的東西,我和晨浩都認為,老人家更應該享受。孩子們未來有的是時間享受這些東西。」寧雲夕道。

孟奶奶眨眨眼,指著她樂:「不愧是當老師的,兩句話讓我沒話說。」接著,孟奶奶轉頭叫老頭子過來一塊嘗國外帶回來的巧克力。

孟爺爺走過來,和孟奶奶一起嚼著巧克力。

那邊一幫孩子望著老人家吃的巧克力,幼小的有些口水要流下來了。

孟奶奶沖娃子們得意地笑笑:「你們有本事到時候自己出國,肯定有的吃。」

奶奶這是激勵他們一幫孩子努力向上。

孟晨峻擼擼袖子:用得著說嗎?他會像自己父親走出國門的,到時候帶一堆巧克力回來給妹妹和小侄子。

接到四哥的眼神,孟晨橙不以為然,要出國帶巧克力,她自己也可以,給小侄子帶一箱。 磊磊感覺叔叔姑姑們的眼神怪怪的,一個個望著他好像都在對他說:磊磊,等我帶來巧克力!問題是這娃子已經想著和媽媽一樣坐上飛機去國外,也想著自己帶巧克力了。

吃完麵條,寧雲夕回到客廳里坐在孩子們中間。

回答問題從最小的開始。磊磊先做小姑姑指導他完成的題目。

只見這娃子在小姑姑的示意下站了起來后,走到了小姑姑給他準備好的一個箱子邊上,小手左推推箱子,右推推箱子,后拉拉箱子。

孟晨峻著急地喊小五:「你這是讓他幹嘛呢?」

孟晨橙跟著著急喊自己四哥:「你急什麼?我和磊磊都不急。」

孟晨熙起來按下這兩個吵架的弟弟妹妹,道:「都安靜點。」

看著兒子圍繞箱子跑完一圈,寧雲夕向兒子招招手。看到媽媽召喚,磊磊咚咚咚跑回媽媽身邊。

「說說吧,你剛才推箱子是為什麼?」寧雲夕問兒子。

磊磊舉起自己兩隻手指頭放在自己腦袋上,好像把自己變成了一隻小螞蟻。這是小姑姑教他的動作。「你剛才是把自己變成螞蟻表演螞蟻怎麼搬東西是不是?」寧雲夕邊笑邊問。

「是。」磊磊奶聲奶氣的小嗓子回答著,「一隻螞蟻,搬不動,兩隻螞蟻,十隻螞蟻,前面拉,後面拉,搬不動。所以要,前面拉,後面推。」

「小姑姑怎麼給你總結的?」

「團結,分工,——作。」磊磊的小腦袋還是沒法完全記住小姑姑說的三個詞。

「合作!」小丫頭孟晨橙大聲給小侄子補充。

磊磊回頭看看小姑姑,再回頭用小眸子看看媽媽:媽媽,對嗎?

寧雲夕微笑著點頭:「不錯,但是沒有回答你作業第一個問題,螞蟻能背多重的東西?」

磊磊舉起五根手指頭,這個姑姑說過,他很記得:「五、千。」

「不是五千,是五千倍十隻螞蟻自身的重量。」孟晨橙再次著急給小侄子補充。

磊磊再次轉過小腦袋看看小姑姑:小姑姑你不要急,磊磊都沒有說完~

其他人早看著他們兩個的互動笑了出來。話說回來,孟晨橙能靠自己理解到寧老師題目里的部分含義很值得誇獎了。孟晨逸帶頭給最小的妹妹鼓鼓掌。

孟晨橙的嘴巴咧開嘻嘻嘻地笑著,能被學霸二哥誇很高興。

「小姑姑和你說五千倍,你知道五千倍是多少嗎?」寧雲夕再刁難下兒子。

磊磊的小手指了下地上的小球,再用兩隻小手比劃著會是很大很大的另一個球。無疑,這都是小丫頭教的。

其他幾個孩子深深感受到,都是幼齡孩子語言比較好溝通,手舞足蹈的,可以用外星語溝通。要是他們,真想不到小丫頭這樣教三歲娃子。

「行吧。你小姑姑把你教的很好,讓你很滿意。」寧雲夕對兒子笑了一笑問,「對不對?」

磊磊點巴小下巴:小姑姑教他沒得說~

「輪到你小四叔了。」寧雲夕道。

孟晨峻登時全身繃緊。 應該說他沒有想到妹妹把小侄子教的很好。輪到他,他只教了小侄子——

「你小四叔什麼題目?」寧雲夕把孟晨峻的題目展開來給所有人看。題目紙上寫著,一隻貓在地球和在外太空有什麼區別。

磊磊萌萌噠噠的小聲音照著小四叔教的話說著:「不、知、道。」

全體哄堂大笑。笑聲飛出屋外,似乎把鄰居們都引了出來看著。這家人怎麼這麼歡樂。

小丫頭孟晨橙的笑聲最誇張,彷彿要笑到噎氣了一樣前撲後仰著,仰頭撲倒在地板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