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在門口的天龍之境守衛一看,頓時眉頭一皺,沉聲質問道。

胡天他們不認識,可單憑對方的眼神兒,以及身上釋放出來的可怕殺機,他便可以肯定,對方絕對不是善茬。

「呵呵,我是來殺林逸的。」

胡天絲毫沒有隱藏自己想法的意思,直接開口咧嘴哈哈大笑了起來。

「什麼?殺大師兄的?」

兩名守衛一聽,頓時面色大變,嘩嘩的抽出了隨身攜帶的武器,緊張的鎖定了胡天。

「呵呵,兩位不要緊張,我這兒子只是給你們開玩笑而已,老夫胡青雲,今天來找你們院長有事兒。」

胡青雲上前一步,那胡天擋在自己的背後,淡淡的笑道。

「胡青雲?你,你是胡家的家主?」

兩名守衛一聽,頓時面色大變,緊張十萬分的盯著胡青雲尖叫了起來。

胡家啊!那可是上古家族,真正強大恐怖的存在啊!

哪裡是他們區區一個天龍之境的小子能夠招惹的呢?

「天兄,胡青雲前來拜訪!」

胡青雲說完,猛的抬頭看向了天諭書院深處,揚天哈哈大笑道,那渾厚的聲音,猶如滾滾蕩蕩的天雷,瞬間就傳遍了整個西仙源。

「什麼?胡家的家主怎麼來了?」

「難道是為了大師兄殺胡莽的事情?」

「我看八九不離十啊!那胡莽可是胡家的天才啊!」

一道道驚呼聲瞬間就在天諭書院內響起。

隨後便是破空聲,一名名強者宛如凌空飛度的鳥兒一般,姿勢優美的朝著書院門口衝去。

正在宮殿之內修行的天原勝聞言,也不禁眉頭微微一皺,臉上浮現了一抹凝重之色。

林逸斬了胡莽這件事兒他自然是知曉的,只是卻沒有想到胡青雲竟然真的敢來報仇,而且還來的如此之快。

再聯想到之前,陳家,西門家,崔家的表現,天原勝的心情也越發的沉重起來。

「難道真的要出什麼大事不成?」

天原勝深吸了一口氣,強行壓下心頭的煩躁,起身走了出去。

幾個閃爍之後,天原勝便到了書院門口。

「呵呵,胡兄,不遠千里而來,有失遠迎啊!」

天原勝看著胡青雲淡淡的笑道。

「院長!」

周圍的學生也急忙行禮。

天原勝在他們心目中的地位跟身份可是無比恐怖的啊!

「呵呵,好了,你們都散了吧!好生閉關修行。」

天原勝風輕雲淡的說道,胡天的氣息實在太恐怖了,他剛一出現就感受到了那恐怖絕倫的氣息,那不是一般人能夠釋放出來的,而且真的很強。

縱觀整個天諭書院,也未必有幾個人是他的對手,天原勝自然不想自己的學生成為了對方手中的羔羊。

作為一個能夠統領天諭書院的強者,他的修為也許不是最厲害的,但是他的眼界,絕對足以橫行整個崑崙虛,如何能不清楚胡青雲今天所來為何呢?

「哎呀天兄,這麼著急讓他們離開做什麼呢?我一直就聽聞天諭書院內強者如雲,那個叫什麼林逸的更是斬了我的兒子胡莽,著實讓我佩服的很啊!所以今天特地胡天來討教幾招。」

胡青雲直接上前一步,盯著天原勝冷冰冰的獰笑道。

「什麼?這胡家竟然是來報仇的?」

周圍的學生一聽,紛紛面色大變啊!

胡家的戰鬥力,那絕對不容小覷,最少他們這裡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不是胡天的對手啊!

「諸位,別驚訝了,讓那個林逸出來吧!我很想跟他切磋一二,我也相信這諾大的天諭書院不會連切磋的膽子都沒有。」

胡天上前一步,跟胡青雲並排而戰,嘴角噙著一抹邪惡的冷笑,盯著周圍眾人淡淡的說道。

天原勝聞言咬著槽牙深吸了一口氣,面色有些陰沉了,胡家現在找上門兒來,顯然是要借著切磋的名義斬了林逸。

他若是不同意切磋,那麼天諭書院的名聲也就算是徹底廢了。

冷血三公主的復仇計劃 可若是同意切磋,弄不好,他唯一的徒弟就要廢了。

胡天身上爆發出來的邪惡氣息,便是他都有種心驚膽顫的感覺,一般的學生如何會是他的對手呢?

「林逸啊林逸,希望你小子能夠爭點氣吧!」

天原勝深吸了一口氣,隨後扭頭沉聲說道:「既然胡天指名道姓的要挑戰你們大師兄,速速請他出來。」

雖然心裡天原勝是拒絕的,可這次胡家畢竟是死人了,而且胡家也是光明正大的前來挑戰,他還真沒有辦法拒絕啊!

誰讓死者為大呢?

「是!」

馬上就有一人急匆匆的朝著地獄海所在的方向沖了過去。

「諸位,我聽聞你們這個什麼天諭書院強者如雲,反正現在那個什麼狗屁林逸也沒有出現,不如咱們玩玩兒如何啊?」

胡天咧嘴,宛如鬼魅一般,邪惡的獰笑道,過了今天,他胡天可就自由了啊!自然要讓自己的名字響徹整個崑崙虛,他一輩子,最喜歡看到的便是別人痛苦的表情。

「混賬,你竟然敢如此說我家大師兄?」

「不錯,你真的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嘛?我大師兄能斬你們一次,就能夠斬你們第二次!」

「馬德,真是狂妄的沒邊兒了,就憑你也敢挑戰我大師兄?」

胡天的話,頓時引起了整個書院學生的怒火。

畢竟,現在林逸代表的可是整個天諭書院,他被人看不起,那麼他的這些師兄弟自然也被人看不起了。

天原勝眉頭微微一皺,這面色也瞬間陰沉了下去,他可是整個崑崙虛內都少有的超級強者,在他跟胡青雲說話的時候,哪裡有晚輩說話的資格呢?

「天兄,還是讓小輩之間切磋一下吧!萬一你那大徒弟他不敢來,我們豈不是白來一趟了啊?」

胡青雲看著面色陰沉如水的天原勝,淡淡的冷笑了起來。 這次之所以帶胡天過來,為的不正是耀武揚威,為的不正是為胡家正名嘛!

胡天的囂張跋扈,落在他的眼裡,倒是挺合適的。

天原勝一聽,當即冷哼一聲不悅的呵斥道:「好,請跟我來去殺戮台吧!」

「殺戮台? 你是到不了的天堂 真是好名字啊!今天我就要在哪裡,展開殺戮了。」

胡天咧嘴獰笑,絲毫沒有隱藏自己殺機的意思。

可天諭書院的學生,一個個卻是眼睛怒瞪,神情憤怒。

平日里在這崑崙虛內,只要他們亮明自己的身份,那馬上就能夠得到無數的尊敬跟榮耀。

誰曾想過,竟然有人敢主動來找他們的麻煩呢?

而且這胡天的氣焰還如此囂張,如果不是天原勝在這裡,他們說不定早就衝上去暴打胡天了。

當即一行人跟在天原勝的背後,緩緩朝著殺戮台走了過去,只不過這次天原勝的步子放的很慢,時不時的講解一下周圍的風景。

胡青雲見狀,似乎也不著急,就這樣慢慢的很在天原勝的背後。

半個小時后。

眾人再度到了殺戮台上,經過林逸跟槍王,劍神,刀王的一戰之後,這殺戮台上的血腥氣息似乎更加的濃郁恐怖起來。

「院長,大師兄在閉關,目前無法通知到他!」

那名之前離開的學生,急匆匆的沖了回來,看著天原勝有些焦急的說道。

縱觀整個天諭書院,能夠渡過地獄海的也僅僅只是林逸跟楚紅而已,便是天原勝都無法過去,這名普通學生自然無法通知到林逸了。

「閉關?呵呵,莫不是怕了?」

胡天聞言哈哈大笑了起來。

「天兄,你們這大師兄真的不怎麼樣啊!我們大老遠的過來,為的便是挑戰切磋,他竟然借著閉關的名義當縮頭烏龜,實在有些不夠意思了吧!」

胡青雲神情越發得意的冷笑道。

「可不是,他代表的可是你們整個天諭書院啊!難道你們其他人也都是縮頭烏龜不成?」

「哈哈,我一直以為天諭書院有多了不起呢,現在看來,是我想多了啊!」

「虧得老子沒有進入天諭書院,否則豈不是也成為了縮頭烏龜啊?」

一道道嘲諷的聲音不斷的在胡家的子弟中響起,蘊含靈氣,響徹整座書院。

天原勝的面色在一瞬間陰沉到了極致,他總不能跟這些晚輩較真兒吧!再者,林逸住的那個位置,便是他也沒有辦法過去啊!

這事兒要是傳出去了,豈不是讓別人笑話?

「嗖!」

萬眾矚目之下,胡天卻宛如出水蛟龍一般直接乾淨利索的落在了殺戮台上,一雙眸子帶著迫人的殺機,緩緩橫掃四周足足幾百名天諭書院的學生。

而後。

胡天咧嘴,宛如吃人的惡魔殘忍的冷笑了起來,「你們這群不知死活的垃圾,看著就已經很讓人討厭了,卻沒想到你們那個什麼狗屁大師兄竟然更加讓人討厭,連應戰的膽子都沒有,真是讓我失望啊!」

「瑪德,你說誰是垃圾?」

「區區一個胡家的小輩,安敢在這裡囂張?」

胡天的話瞬間就把在場的所有人都點燃了。

他們可都是崑崙虛內真正的天之驕子,可都是家族親人的驕傲啊!

可現在,在胡天的口中竟然成了垃圾,眾人如何能不憤怒呢?

「瑪德,我霸天虎前來戰你!」

一名身材魁梧,氣息彪悍的男子直接衝天而起重重的落在了殺戮台上。

「砰!」

整個殺戮台猛然一震,宛如發生了地震一般可怕。

「霸天虎師兄,一定要宰了這小子!」

「不錯,一定要讓他見識一下我們天諭書院的厲害!」

「瑪德,撕了他,讓他們胡家再度折損一名強者!」

一名名書院的學生,紛紛瞪著眼睛,揮舞著手臂,瘋狂的咆哮道。

「霸天虎?呵呵,名字倒是挺威風的,只可惜,你在我的眼裡,也就只是一隻小花貓而已。」

胡天看著足足比自己高出兩個頭的霸天虎,咧嘴不屑的冷笑了起來。

「給老子去死!」

霸天虎怒吼一聲,一步跨出就朝著胡天抓了過去,原本就無比碩大的手掌,在這一刻竟然變成了火紅色,一股恐怖的高溫驟然釋放出來,焚燒的虛空都變得扭曲模糊起來。

「吆喝,無垠森林的人吧!嘖嘖,真是沒想到,過了這麼多年,無垠森林的人竟然還是如此弱小!」

胡天看著那宛如燒紅的鋼鐵般的手掌,不禁冷冷的嘲諷了起來。

「你的廢話很多,我看你怎麼接我一掌!」

霸天虎冷笑,體內的靈氣在這一刻,簡直猶如泄閘洪水瘋狂的湧入了自己的手臂中,使得手掌上的溫度在這一刻,簡直高到了一個離譜的地步。

整個殺戮台在眾人的視線中都變得有些模糊起來,方圓數百米內的所有人都有感覺到了一股炙熱,彷彿夏天正午時分站在太陽底下暴晒一般。

「哈哈,霸天虎師兄果然不凡啊!」

「可不是,這一手火焰掌的偉力簡直大的離譜,我看金石都可以熔煉!」

「哼哼,我倒要看看這胡天怎麼接霸天虎師兄的這一掌!」

周圍的天諭書院學生見狀,都紛紛一臉激動的大笑了起來。

霸天虎在天諭書院的名頭也是非常恐怖的,遠不是一般人能夠相比的,算是一名真正恐怖的強者。

「家主,這天諭書院果然不俗,大少爺他?」

一名胡家的長老一看到霸天虎的火焰掌,也是眉頭微微一皺,上前一步,有些擔憂的問道。

胡青雲一共就兩個兒子,現在已經被林逸斬了一個,如果這最後的一個也死了的話,他們這些長老還真的害怕胡青雲發瘋啊!

「哈哈,諸位長老不用擔心,在這天諭書院內,天原勝不出手,我兒沒有對手!」

胡青雲淡淡的笑道,可是言語間卻充斥著濃濃的強大跟自信。

胡天有多妖孽,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區區一個霸天虎還真不是胡天的對手。

萬眾矚目之下。

霸天虎那通紅的手掌瞬間就到了胡天的面前,可怕的勁風吹的胡天身上的衣服獵獵作響,一頭黑色的長發也隨風劇烈的擺動起來。 使得胡天整個人看起來有種荒古蠻獸的可怕氣息。

「說了你不信,那我就讓你親眼看看好了!」

話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