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忘了我是預言家嗎?信不信我的話?」段璟澤似真非真的道。

「信你,才怪。」季詩涵以為對方在逗她,吐吐舌,做了個鬼臉,配上她那精緻迷人的面容,尤為俏皮可愛,讓人不心動都難。

「咱倆打賭如何?」段璟澤挑挑眉不甘示弱的道,心道反正肯定是我贏。

「想賭什麼?」季詩涵饒有興緻的回。

「嗯,讓我想想,如果你成了影后,那。。。」段璟澤邊想邊說。

「段經理!」

這時候,突然聽到有人喊段璟澤的名字,兩人不約而同的扭頭看是誰,原來是MV導演朝兩人走過來。

「導演有事么?」段璟澤立刻站起來,禮貌的問道。

「是這樣的,我知道可能有些唐突,但是實在找不到更合適的人了。」導演走近後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道。

「什麼意思?」段璟澤沒明白對方的意思。

「Alan不是沒來嗎,要馬上找一個跟他外形差不多,年輕又帥氣的男主角談何容易!這麼多人、機器還有場地都要錢的,拖不得,正在我焦頭爛額之際,從攝像機里剛好捕捉到你們兩人在一起的畫面,你就蹲在小涵身邊抬頭看著她,她低頭注視著你,你們兩人有說有笑的樣子特別有感覺,因此我有個不情之請,可否請您客串這首MV的男主角?」

段璟澤跟季詩涵聞言都感到有些不好意思,片刻后,段璟澤突然睜大了眼睛,驚訝的道:「導演,你是想讓我演戲?」

「對呀,你演Alan年輕的時候,跟小涵是同學,也是彼此的初戀。」導演笑著講解道。他走近后一直在默默觀察段璟澤,越看越喜歡的不得了,這小子五官未免太精緻了,濃眉大眼,臉小膚白,個子還高,不當演員都可惜了,果然是大美女曾莉的兒子,遺傳基因就是好啊。

「不行,不行,我可不會演戲。」段璟澤想都沒想一口回絕,他心道自己當明星經紀人,都是逼不得已,現在還要他演戲,可萬萬不可,他沒有這個能力,更不想出這個風頭。

「這個MV突出的是女主的美好,讓男主多年後都無法忘懷,而你雖然是主角,但是戲份不多,就幾個鏡頭,一點難度沒有,拜託了。」導演突然給段璟澤深深的鞠了躬。

段璟澤立刻扶導演,面對如此盛情感到很為難,但自己並不想出演,只好向季詩涵投以求助的目光,沒想到她不但沒反對反而馬上點頭。

「我覺得導演說的有道理,你就演吧。」季詩涵勸說道,本來她還擔心會跟怎樣的男主角拍對手戲,但如果是跟段璟澤就完全不擔心,面對他的時候會不自覺的真情流露,不用演技就很逼真。同時也想到剛才導演說從攝像機里捕捉到他們的畫面,看來自己的眼神隱藏不住,以後可要收斂一些才行。既然跟他不能在現實中做情侶,那麼在MV里做一次也好。

「那如果你們都不擔心我演不好的話,我可以試試看。」段璟澤看到季詩涵也希望他出演,只好勉為其難的答應了,心裡還是很忐忑的,畢竟他沒有這方面的經驗,怕拖了後腿。不過想到前一世這首歌是小涵跟Alan一起拍攝的,兩人摟摟抱抱親親熱熱的,為此自己還吃醋了好久,現在換成是跟自己,影像還會被永久保存下來,作為日後的回憶也值得了。

※※※※※※※※※※※※※※※※※※※※

兩人要拍攝甜蜜的MV了,各位看官期待嗎? 「需要治療嗎?只需要十鎊,我便可以幫你斷臂接回去。」

菲利普露出了無可挑剔的禮貌笑容,頗有一股雪中送炭的意味,但這也僅僅只是一個借口罷了。

「你的眼中只有自己的利益嗎?真是一個自私的傢伙。」

娜塔莎雖然感到不悅,但還是拿出了一張十鎊的紙幣遞向菲利普,只因為她明白在這種危險的處境之中,一次治療的機會有多麼的寶貴。

「接下來我說的每一句話你都必須深信不疑,明白了嗎?事在說明失敗可與我無關哦。」

菲利普示意對方斷臂上的切口對齊,說話的口吻就像是在哄騙一個涉世未深的小孩子。

娜塔莎雖感到詫異,但還是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受傷的部位並非手臂,而是你的手指甲。」

隨着菲利普那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話語出口,娜塔莎的斷臂竟奇迹般的接了回去,可是食指彎曲成了一個詭異的角度,隱約可見骨頭從皮肉中脫離。

「看樣子你還是不相信我說的話呢,抱歉,治療失敗了。」

菲利普有些遺憾的擺了擺手,並不打算進行第二次常試。

異聞就是如此,你相信的話那麼它便是現實,你不相信的話那麼它便只是一個故事,不過手臂也的確是接上了,倒也算不上完全的失敗。

「你的能力可真是不可思議!」

娜塔莎由衷的感嘆道,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奇特的能力,雖然治療沒有完全成功,但一根手指的影響是可以忽略不計的,她還是很感激對方願意為自己治療。

「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我們現在可是進退兩難了。」

菲利普也不是什麼好人,之所以願意為對方治療的主要原因除了那份尊敬之外,便只剩下想讓對方去探路的想法了。

這很正常,畢竟在韓淞的故鄉有一句話叫作: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每一個人都有着自己的慾望,若無利益上的交集,又有誰會在危機關頭伸出援手呢?當然,那些喜歡袖手旁觀的人最好不要抱有會得到他人幫助的幻想。

「繼續前進,與和其他的探索小隊匯合。」

娜塔莎的思路十分清晰,她深刻的明白一個人的力量是多麼的弱小,唯有抱團取暖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娜塔莎並不奢望可以得到菲利普的幫助,沒有絲毫的言語,轉身便走向了橋樑的另一端。

菲利普無奈的搖了搖頭,只能跟上了娜塔莎的步伐,但卻始終與對方保持着一米的距離,畢竟他們彼此沒有信任。

灰白色的霧氣籠罩了天空與大地,人類在這霧的海洋中是如此的渺小,連滄海一粟也算不上。

在這裏見不到太陽與天空,映入眼眸的也唯有灰白色的霧氣而已,若是長期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恐怕要不了多久就會發瘋吧。

菲利普的目光時刻在霧氣中遊走着,但卻遺憾的發現這些迷霧就如同遮光的幕布一般,阻攔着他的視線,不但無法取得理想的效果還會讓他感到一陣的疲憊。

就像是有一些細針在眼球內移動着,讓菲利普感到一陣不適,這種火燒般的疼痛讓他流出了兩行血淚。

「你最好不要有太大的好奇心,看到不可視之物的代價不是你可以承受的。」

注意到了菲利普那作死的嘗試,娜塔莎有些恐慌的與菲利普拉開距離,害怕會遭到連累。

像這種喜歡作死的人一定要拉開距離,不然對方遭雷劈時說不定會波及自己。

菲利普拿出了純白色的手絹擦起了臉上血痕,原本棕色的雙眸也變成了灰白色,似乎是失去了某種極為重要的物質。

「有點意思,這些霧氣之中似乎生活着某種無法用言語描述的生物,但它們的膽子似乎並不大,只是因為受到了驚嚇,所以才會本能的反擊。」

菲利普好似已經發現了什麼,嘴角不經有些微微上揚,這對迷霧中的探索是一個重大的發現。

「生物?你能肯定?」

娜塔莎並不相信菲利普可以發現生存在迷霧中的生物,認為對方只是顧及面子才會瞎說的。

「嗯,不信你看。」

菲利普攤開了緊握的左手,一條手指大小的棍狀物如同冰塊一般在他掌心緩慢的融化了。

「這!這……你怎麼捉到的!」

娜塔莎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教會在霧之都中探索了這麼多年也確實發現過一些生物,但卻從未發現過這種、棍狀物。

「很簡單,就像這樣。」

菲利普說着伸出右手隨意一抓,便再次抓到了一條詭異的棍狀物,只是與其接觸的左手卻變得一片青紫,似乎是嚴重的凍傷。

這種生物與負面情緒為食,並且還會散發出極致的低溫,並且擁有肉眼無法捕捉的速度,菲利普正是利用了這一點,用異聞之卷創造出了一團純粹的負面情緒吸引來了這些詭異的生物。

「……」

娜塔莎一時無語,不知道該擺出一幅怎樣的表情,但看待菲利普的目光卻有了些許不同,她似乎是明白了盧修斯執事為什麼會讓他一同前行。

這個男人有着一種吸引災難的魔力,跟他在一起只會經歷無盡的苦難,但他卻總能在災難之中找到應對之策,將絕境徹底逆轉。

就在倆人的注意力全部被那棍狀物吸引之時,灰白色的霧氣之中走動着一道道身影,就像是死去的亡靈來到了人間,尋找著散發着生命氣息的活物。

這是霧中人,是尋覓活物的獵手,是生存在迷霧之中的一種極為常見的生物,所有與之接觸的生命都會遭到同化,成為在迷霧之中迷茫前行的怪物。

「現在沒時間研究那棍狀物了,絕對不能讓它們觸碰到!」

娜塔莎率先沖了出去,靈巧的在那些陰影之中閃轉騰挪,就像是回歸海洋的梭魚,肆意的在陰影之間穿行而去,完全不受任何影響。

菲利普緊跟在娜塔莎身後,雖不及對方那般靈巧,但也足夠在陰影之中存活下來,可菲利普卻感受不到絲毫的惡意,就好似那些陰影只是幻覺而已,根本就不存在於現實之中。

「這些生物是真實存在的嗎?為什麼我感受不到任何的惡意,簡直就像是新生的嬰兒一般……讓人感到震驚。」

菲利普克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無視了所有的人形陰影,但他們倆個闖入者卻吸引了所有陰影的目光,迫使它們圍向了闖入者們。

「人……類,食物……。」

陰影發出了模糊不清的聲響,移動着它們那臃腫的身體, 江南曦哭笑不得。

她說道:「胎動初期,沒有那麼頻繁。而且,她也聽不到你說話!」

夜北梟不甘心:「怎麼可能?那她怎麼會踢小羽?」

喬天羽得意地笑道:「說明寶寶喜歡我!」

夜北梟鄙視她:「我的女兒,難道喜歡你,勝過她爸爸?」

喬天羽嘿嘿一笑:「這真說不準!緣分這東西,就是有點奇妙。」

夜北梟感到有點挫敗。

他彎腰抱起江南曦,道:「走,我們回房間!」

到他們自己到房間,他時刻陪着江南曦,肯定能第一時間感受到寶貝女兒的動靜。

江南曦也的確感到睏倦了,就打個哈欠說:「我去睡了,你們大家隨意!」

這時,喬天羽的手機響了,她一看,又是她爸爸查崗了。

她無奈地嘆口氣,還是接了電話。

電話里立刻傳來喬望乾的聲音,雖然他的聲音極盡溫和,但是還是透露出來不滿:「小羽啊,現在都晚上十點了,你什麼時候回來啊?」

雖然夜靜軒是他親自挑選的最佳女婿人選,但是沒結婚前,喬望乾也不希望他們有什麼實質化的進展。

最好是一切都留在洞房花燭夜!

喬天羽道:「爸,我現在姐姐家呢,一會兒就回去!」

喬望乾連忙道:「是嗎?你姐姐還好吧?」

這是有點不相信啊?

喬天羽無奈地把手機放在江南曦耳邊。

江南曦被夜北梟抱着,微微一笑,對着手機,說道:「喬叔,小羽想我了,來看看我。你放心,我一會兒就讓阿軒把她送回去!」

喬望乾聽到江南曦的聲音,這才放下心來,笑道:「好好,你好好保重身體,我們可都是盼著小公主呢!」

江南曦又寒暄兩句,就把手機還給喬天羽,有些羨慕地說:「小羽啊,珍惜吧,有這麼好的爸爸,不要讓他失望,一定要幸福哦!」

她說着,有些深意地看了眼宋顯,就被夜北梟抱走了。

宋顯接到了江南曦的目光,心頭一怔,總感覺她的目光意味深長。

他扭頭對喬天羽說:「小羽,我送你回去吧!」

喬天羽看了看夜靜軒,笑道:「二哥哥,我先走了,你可以陪伊伊姐姐喝幾杯。」

夜靜軒擺擺手:「走你的吧!」

於是,喬天羽牽起宋顯的手,走了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