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就連華爺也沒有把握對付這頭九幽陰火龍?」皇甫華的話讓萬東心中一驚,他可是指望著皇甫華呢。

「對付?哼哼……如果不是我偶入老祖飛升密室,尋或了一招無上劍法,只怕連傷這畜牲分毫都難!」皇甫華哼了幾聲說道。

……

【作者題外話】:第二更! 「無上劍法?就剛剛那一招?」萬東的眉頭不禁皺了一皺。

要說皇甫華剛才刺傷九幽陰火龍的那一劍,的確是霸道凌厲,可別忘了,皇甫華本身就是聖魂境的超級強者,哪怕是最普通的劍勢施展出來,也絕對是超乎想象的霸道。

說實話,方才皇甫華的那招劍法,在萬東看來,算的上精妙,卻絕對算不上『無上』。不說煙消雲散,就連『血屠千里』,也要高明一些。

「不錯!雖說是我在老祖飛升密室中尋或的,可只有半招,剩下的半招,是我自己參悟補全的,怎麼樣,厲害吧?」望著萬東,皇甫華的臉上滿是得意。

萬東努力的忍了住,這才沒有張口打擊皇甫華。現在看來,他在皇甫家老祖飛升密室中尋或的半招劍法,很可能是無上劍法,只可惜後面被他狗尾續貂,也就不那麼無上了。

不過看皇甫華那滿面得意的模樣,明顯是個劍痴,而且悟性相當的驚人。雖然是狗尾續貂,可能將半招劍法演變至這般境地,也已非常人所能為。

萬東的心頭猛然一動,如果血屠千里或者是煙消雲散由皇甫華施展出來,不知威力如何。

這個念頭一起,萬東的心神頓時激動了起來。聖魂境的大能,再加上血屠千里,或許真的能斬殺九幽陰火龍也說不定。只是,皇甫華肯認認真真的向他學嗎?

這恐怕有點兒懸,一個聖魂境的強者,調過頭來向一個玄痕修士學習劍術,不說皇甫華怎麼想,就連萬東自己都覺得有些詭異,無法接受。

可現在,除此之外,似乎沒有別的良策了。萬東小心的抬頭看了一眼九幽陰火龍,只見其正漸漸的從狂暴中平復下來。

萬東猛一咬牙,沖皇甫華道「華爺,您肯定是在逗我呢吧!您剛才那一劍,威力的確是驚人,可那是因為您自身修為高,道氣渾厚,至於劍招嘛,我看頂多也就一般般,不過就比咱們皇甫家的龍蛇劍法,稍微強上一些罷了。」

「你小子說什麼!?」果不其然,萬東的話音才剛一落,皇甫華的一雙眼睛便瞪了起來。

甚至連狂暴的九幽陰火龍也不顧了,騰的一聲便站了起來。萬東心中不禁一虛,若是皇甫華聽的不高興,一掌將他給劈了,只怕他連個訴苦喊冤的地兒都不會有。

「你……你小子是不是從我那一劍中看出什麼東西來了?」

萬東心中正閃電般的轉著念頭,斟酌著措辭,雖然他要激怒皇甫華,可絕對要掌握好分寸,絕不能讓他怒的揮掌殺人。沒料到皇甫華會這樣問,而且之前那種剛硬憤怒的語氣,明顯平緩了一些,這讓萬東的心裡不由得吃了一驚。

看來這皇甫華不光是個劍痴,而且還是一個十分有品格的劍痴。看他望向萬東的目光,少了幾分憤怒,卻多了幾分認真,簡直有點兒不恥下問的意思,這讓萬東的心神為之一振。

如果皇甫華是這樣一個態度的話,那就算不是為了誅殺九幽陰火龍,萬東也要將血屠千里傳授給他。不為了別的,只為了褒獎他的那顆劍道之心!

「華爺,恕小的斗膽!您方才那一劍,本來可以更乾脆一些,卻是刻意求繁,以至於行劍之時,劍勢拖沓,攻擊遲緩,劍氣未擊中敵人,便已先耗散了三分之一,勉強能算的上是劍中上乘,卻算不得無上劍法!」

萬東也站起了身來,任憑九幽陰火龍的凶焰在一旁呼嘯激蕩,卻是連眉頭都不皺一下,只是望著皇甫華緩緩言道,那份氣度,讓皇甫華的心中不禁一振,其所說的話,更是直透他心底。

「哈哈哈……沒想到,我皇甫家這一代竟出了你這麼一個天縱英才!好!好!!」

皇甫華靜默了片刻后,突然放聲大笑了起來。那笑聲高亢而明亮,直能透達雲霄之上!

「小子,來,向我刺一劍,讓我看看,你的劍道如何!」

皇甫華大咧咧的往那裡一站,沖萬東大聲說道。

萬東等的就是皇甫華的這句話,毫不啰嗦,一抖手腕,便從儲物戒指里取出了一把紫金神兵。至於元府中的那柄神劍,萬東不敢冒動,誰知道皇甫華會不會認得那神劍?來到道門大世界,萬東必須步步小心,尤其是當著皇甫華這般超級強者的面兒。

「華爺,小的怎麼敢對您不敬呢?不如就以這長蟲來做目標!」

「什麼?小子,你瘋了嗎,你只有玄痕巔峰的境界,而那九幽陰火龍卻是堪比聖魂巔峰的亞神獸,你敢沖它出手?」

萬東的話著實將皇甫華嚇了一大跳,臉上掛滿了不可思議。

萬東一笑,道「劍在手,與天為敵又如何?我劍可破蒼穹,難道還會怕一條區區長蟲?」

萬東的嗓音雖然不大,可是說出來的話,卻是大的能捅破天!

皇甫華的身軀不禁為之一震,雙目之中精光爆射,驚嘆與激賞,就如同火山爆發般的在他的心底激蕩澎湃!萬東區區兩句話,竟在他的心中引起了軒然大波,這是皇甫華所萬萬沒有想到的!

「說的好!我皇甫家有子如你,不愁再興旺五百年!」

「華爺,您看好了!」

心神往下一沉,血屠千里的劍訣,立時閃爍著璀璨金光,在他的腦海中迸發閃現。根本就不用刻意去調動,萬東只需微轉心念,紫金神兵便已在天地間徐徐遊動,劃出一道道玄奧至極的軌跡。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

萬東這邊才剛一動,皇甫華的眼珠子就好像在萬東的身上扎了根似的,再也移轉不開。萬東的劍指到哪裡,皇甫華的目光便移動到哪裡,絕沒有一絲一毫的偏差。

一道道血色,在空中瀰漫,直化作一朵朵』血雲『遊離在萬東的周身,而隨著劍勢的鋪展,萬東整個人的氣勢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直讓皇甫華的心從來也不曾跳的這樣快。

「吼~~~」

而與此同時,九幽陰火龍也嗅到了危險的味道,將充滿暴戾的龍目鎖定了萬東。

「血~屠~千~里!」

猶如四字真言,從萬東的口中噴薄而出,瀰漫在其四周的血雲,突然間匯聚在一起,化作了一條血龍,在天空中翻滾咆哮。

這一刻,皇甫華的一顆心就好像要從嗓子眼兒里跳出來了似的,劇烈顫動。一雙眼睛里,更是精光爆閃,眉宇之間,竟流露出一股難掩的敬畏。

也只有皇甫華,這種對劍道痴迷極深,領悟極深的人,才能感受到血屠千里之中所包含著的天道法則。而只有蘊含了天道法則的劍法,才稱得上是無上的劍法。

皇甫華在皇甫家老祖飛升密室中所尋或的半招劍法,就是因為藏有一絲天道法則,才會被他認為是無上劍法。只是劍法只有半招,天道法則也並不完整。皇甫華能夠補全其招式,卻補全不了其所缺失的另外一半的天道法則。

可血屠千里不一樣,其中的天道法則是完整,是完全有跡可循的,皇甫華的呼吸都屏了住。

血龍般的滾滾劍氣,帶著屠盡千里生靈的霸絕氣勢,狠狠的轟向了九幽陰火龍。

這一次,九幽陰火龍竟然沒有選擇硬碰硬,而是採取了守勢。籠罩周身的九幽陰火,倏然爆發,竟是生成了一道厚厚的九幽陰火牆,擋住了血龍劍氣。

以萬東的修為,就算是施展出血屠千里,也是絕對奈何不了九幽陰火龍的,血龍劍氣只是與九幽陰火龍糾纏了片刻,便隨之瓦解,九幽陰火龍卻是毫髮無損。

不過無妨,只要能讓皇甫華了解到血屠千里的凌厲,便已足夠!回頭望了一眼,幾乎已經呆傻了的皇甫華,萬東知道,自己的目的達到了。

「怎麼樣華爺,我這一劍如何?」萬東笑眯眯的問道。

「你根本就不是我皇甫家的人,這劍招也不是我皇甫家的劍招,你到底是什麼人?」

「呃……」

望著皇甫華銳利如刀一般的眼神,萬東不禁一滯。

不管是劍痴,刀痴,還是什麼痴,大多都有死心眼兒的毛病。一旦皇甫華糾結在這個問題上不放,那就糟了。

就在萬東擔心之時,皇甫華的目光陡然一變,凌厲全被狡黠所代替,不等萬東反應過來,其便已噗通的一聲跪在了萬東的面前,咚咚咚的便磕了三個響頭,動作快的好比迅雷,萬東完全來不及阻止。

「師父在上,請受徒徒弟一拜!」

「徒弟?!」萬東不禁打了個冷顫,臉上滿是慚然。

他一個區區玄痕,如何能做聖魂境強者的徒弟?這要是收了,還不被天打五雷轟?

「華爺,您這是做什麼?使不得,萬萬使不得!」

萬東直慌了神兒,忙不迭的讓到一旁,連聲說道。

「這有什麼使不得的?你有東西教我,那就是我的師父!至於其他的,那都是浮雲!」

說到此處,皇甫華的洒脫便展現了出來,直讓萬東的心頭大受震動。

古人云,三人行必有我師!話說的是不錯,可現實中,真正能做到不恥下問的,又有幾人?

大多被俗世中的偏見,陋習,尊卑所蒙蔽,憑空為求道之路設下了諸多障礙。不怪,那些高人,一個個都選擇避世隱修,不就是為了能撇開這些俗世俗見的牽絆嗎?

……

【作者題外話】:第三更! 對皇甫華,萬東的心中湧起一股深深的敬佩,只是這一次,不再是因為皇甫華的修為,而是因為他的為人,以及他對道的赤誠!有這樣的一顆赤誠道心,皇甫華未來的成就,絕對不會止步於聖魂!

「喂,你不會是不打算教我吧?」皇甫華見萬東久久的不應聲,便有些著急的喊了起來。

萬東忙道「當然不是!我本來就是要將這招劍法教給華爺您的,並希望您能依仗這一招,將九幽陰火龍誅殺!」

「那……那你還等什麼?」聽萬東這樣說,皇甫華的臉上由衷的流露出一抹興奮。

萬東輕笑了一聲,道「只是我實在不敢收華爺為徒,這樣吧,我就代我師父,收華爺您為徒。」

「那你豈不就是我師兄了?」

萬東心頭一陣惡寒,師弟已是聖魂經,而師兄卻只有玄痕境,看來他得加速提升的,否則一旦宣揚出去,這人都要丟到姥姥家去了。

萬東實在是不好意思答應,只能含混的笑了一笑,喉頭咕噥了一聲,便算是答應了。

皇甫華卻沒有想那麼多,直高興的連聲催促萬東快點兒將血屠千里傳授給他。

到了血屠千里這種層次,招式已是其次,關鍵是其意,以及其所蘊含的天道法則。

萬東點了點頭,正要將血屠千里的劍訣及其感悟,對皇甫華詳加解說一番,只是那九幽陰火龍顯然不肯再給他們機會了。一聲咆哮,口中狂噴火球,呼啦啦的一股腦兒的向著萬東和皇甫華勁射而來。

皇甫華眉頭大皺,神情中滿是怒意,狠狠劈出一劍,帶著數十丈之巨的燦爛劍芒,直將九幽陰火龍噴吐出的火球,悉數掃滅。到底是聖魂境的強者,果然非同一般的牛叉!

只是皇甫華只能掃滅火球,卻是拿九幽陰火龍無可奈何,眼看著其騰挪翻滾,威勢不減,皇甫華的眉頭直皺。要想在這種情況下修習血屠千里,幾乎是不可能。

萬東似乎早就料到了這樣的情形,倒是並不煩亂。對皇甫華道「血屠千里,重其意,而不重其形,唯需感悟!我將劍訣傳與你,你仔細頓悟,我來纏住九幽陰火龍。」

「什麼?那怎麼行,你會死的!」

一個小小的玄痕境竟然妄圖纏住九幽陰火龍,這在皇甫華聽愛,簡直就是天方夜譚。可萬東的神情卻是一片嚴肅,沒有一點兒說笑的意思,這讓皇甫華的心中不禁暗自感嘆,自己這小師兄,膽識真是驚人吶!

「我死不死,就看你的悟性夠不夠高了!聽好了,血屠千里的劍訣是……」

萬東的話音還未落地,九幽陰火龍便再次翻騰著沖了上來。萬東隨手刺出一劍,將九幽陰火龍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隨後展開真風步,如一道魅影般的,掠到了數丈之外。

皇甫華的眼睛猛的一亮,顯然是沒想到,萬東的身上竟還有如此玄妙的身法,直忍不住嘖嘖稱奇。

將九幽陰火龍引到一旁,萬東不敢有絲毫的耽擱,立即便將血屠千里的劍訣娓娓道出。皇甫華心中一凜,也不再分神去管萬東和九幽陰火龍,立即便盤膝坐下,豎起雙耳,提聚起所有精神,不敢有絲毫走神兒。

寵欲 皇甫華的悟性極高,修為又已高至聖魂境,對劍道的了解說起來還要在萬東之上,三者歸一,這血屠千里應該不難領會。萬東現在唯一擔心的是皇甫華到底需要多久才能領悟。

要知道,面對九幽陰火龍,哪怕是有真風步傍身,萬東也堅持不了多久。唯一讓萬東鬆一口氣的,是九幽陰火龍畢竟也受了傷,脾氣雖然更加暴躁,可是兇悍程度,比在凡俗小世界的時候,明顯要減弱了一些。

「吼吼吼~~~」

這九幽陰火龍似乎是恨透了萬東,口中不停的發出陣陣咆哮,火球噴吐,龍尾掃蕩,大有不將萬東粉身碎骨,決不罷休的架勢。

此時的萬東,簡直就是在劍尖兒上跳舞,只要一個不小心,便得魂歸黃泉。

「火龍啊火龍,難道非要等老子掛了,你才肯發威嗎?」

萬東瞥了一眼蜷縮在元府中的白色火龍,立時便氣不打一處來。

在九幽陰火龍的高壓之下,萬東的道氣,以驚人的速度消耗著。慢慢的,即便是施展出真風步,萬東也開始感覺到雙腿變得越來越重。

那九幽陰火龍好像感覺到了萬東已經快到崩潰的邊緣,身軀猛的一挺,攻勢比之前更是兇猛了三分。萬東一個力不從心,巨大的龍尾幾乎是貼著萬東的衣服掃了過去。

雖然萬東並沒有被真正擊中,可是龍尾上所攜帶的巨大力道,還是將萬東給震的踉蹌倒退,一直施展的十分順暢的真風步,頓時隨之一亂。

「糟糕!」萬東心中一驚,下意識的吼了一聲。

就在此時,九幽陰火龍猛的張嘴噴出了五六團漆黑火球,連珠炮似的向著萬東激射而來。

萬東的心頭頓時一涼,在這失衡之下,這一擊他是無論如何也躲避不過去了。

「吼~~~」

就在萬東心中一片絕望之時,讓他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一直蜷縮在他元府中,動也不動裝死的白色火龍,竟發出一聲狂嘯,從他的元府中奔騰而出。

十餘丈的身軀扭曲纏繞,將萬東緊緊的保護在中央,同時張開龍嘴,猛的一吸,那五六道由九幽陰火凝聚而成的火球,竟是直接被它吸進了口中,瞬間消失不見。

「你總算肯出手了嗎?」萬東輕笑了一聲,這白色火龍終究是沒有讓他失望。

不過話說回來,白色火龍盤踞在他的元府之中,兩人也算是同氣連枝,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生死關頭,白色火龍救萬東,也就等於是救它自己。

一見到白色火龍,九幽陰火龍的雙目之中立時閃過了一道異於尋常的凶焰。那感覺,就像是餓極了的狼鎖定了最合自己胃口的獵物,顯得甚是興奮。

一時間,九幽陰火龍似乎已經忘記了萬東的存在,一雙眸子,只是死死的鎖定了白色火龍。

命中注定偏愛你 那白色火龍此時也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再也沒有哪怕一絲的畏懼,高高的昂著龍頭,不停的發出陣陣長嘯,就像是戰場上高亢的號角,充滿了炙熱如火般的戰意。

「難道它們兩個死對頭?」望著一黑一白,兩條火龍,萬東的心中突然萌生出這樣一個感覺。

這種情形,分明就是宿敵相逢!

不容萬東多想,那九幽陰火龍迫不及待的向白色火龍發動了攻勢。百餘丈的身軀,擺明了是以大欺小,直接便向著白色火龍軋了過來。

白色火龍也不甘示弱,張口連噴出數十道白色火球,一股腦兒的向著九幽陰火龍撞去。

九幽陰火龍全身都遍布九幽陰火,就連尋常修士的劍氣,都難能破開,可白色火龍噴吐出的白色火球,似乎天生對其克制,數十道白色火球,竟毫無阻隔的直接穿過九幽陰火,直接便撞在了九幽陰火龍的身上。

白色火球及身,九幽陰火龍頓時便發出陣陣震天的痛吼,可白色火龍噴吐出的火球,到底是小了點兒,落在九幽陰火龍那百餘丈的巨大身軀上,就像是兩米壯漢,被煙頭燙了一下,並不能對九幽陰火龍造成實質的傷害。

但聽到那九幽陰火龍的慘叫,萬東幾乎可以肯定,白色火龍不管是什麼,必定是不遜色於九幽陰火龍,甚至還要超越它的強大存在。

或許,白色火龍其實就是一種神獸!現在唯一的問題,是它還處於成長期,戰力遠遠未達到巔峰。

轟!

伴隨著一聲巨響,九幽陰火龍還是狠狠的撞了上來,白色火龍在最後一刻將萬東推了開,可它卻被撞了個正著。強大的力道,直接便將白色火龍震出了數百丈遠。

萬東甚至清楚的看到,白色火龍身上燃燒著的熊熊火焰,竟在那一刻,明顯暗淡削弱不少。而等白色火龍重新掙扎著騰空而起時,萬東更是心痛的發現,白色火龍原本十餘丈的身軀,此時竟是縮短了近三分之一。而其尾巴處剛剛凝成的七彩龍鱗,竟也暗淡了許多。

難怪白色火龍之前一直蜷縮在萬東元府之內,不肯出來迎戰九幽陰火龍了,此時的它根本就不是九幽陰火龍的對手。

「臭長蟲,小爺在這裡!」

萬東抽空恢復了幾分力氣,眼見白色火龍遭此重創,再也按捺不住,厲吼著沖了出來。

讓萬東吃驚的是,九幽陰火龍竟直接無視了他的存在,甚至看都不看他一眼,一聲狂吼中,再次向白色火龍撞了過去。

從一開始到現在,萬東還是很擅長吸引九幽陰火龍的仇恨的,可現在看來,九幽陰火龍明顯更喜歡白色火龍。

見九幽陰火龍不管不顧的繼續向白色火龍撞去,萬東大急,身形猛然一縱,一招血屠千里,便狠狠的向著九幽陰火龍劈了過去。

萬東以為九幽陰火龍至少會轉身應對他一番,可結果它卻是毫不理會,任憑萬東的劍氣落在了自己的身上。眼睜睜的看著自己釋放出的劍氣,在漆黑火焰中煙消雲散,萬東的心中除了無力,便是懊悔。或許,他根本就不應該讓白色火龍出來…… 「躲! 重生之至尊仙帝 快躲!」

萬東阻止不了九幽陰火龍的攻勢,只能用盡自己渾身力氣的沖白色火龍大聲吼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