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被人發現自己一個千金大小姐在偷上男廁所,還這麼豪放的大號、放屁,那她可真沒臉活下去了!

「哈哈哈,原來是個娘娘腔啊!得,不跟你這個娘娘腔計較了。」

唐夢瑤一聽,心中狂舒了一口氣。

感覺肚子稍微舒服一點了,唐夢瑤伸手去抓掛在馬桶旁邊的手紙。

這一抓不要緊,唐夢瑤驚悚的發現,手紙用完了!

看了一眼自己屁屁下墊著的這一層厚厚的紙墊,唐夢瑤沮喪的喃喃道:「早知道省著點兒用了。」

沒手紙,這可怎麼辦?

她這種潔癖,怎麼可能忍受得了不擦屁屁就出去?

把自己的衣兜翻了個遍,唐夢瑤只找出了一張10塊錢的紙幣。

將紙幣展開,唐夢瑤琢磨著好像再怎麼節省,也太夠用吧。

想了想,她只能低聲下氣的對著隔壁的鹿一凡道:「那個……哥們……能借我點紙嗎?我這手紙用完了。」

鹿一凡想了想算了,自己好像沒必要跟一個陌生人過不去吧?

於是便伸手去夠手紙,卻發現自己這邊的也用完了。

「還好我沒蹲下。」鹿一凡慶幸的想道。

「不好意思哥們,我這兒的也用完了。」鹿一凡實話實說道。

「喂,我說你這人也太小心眼了吧!我不就是吃壞肚子,放屁臭了點嗎,你至於這麼為難我嗎?」唐夢瑤急了,沒有手紙,她可真要被困死在男廁所里了。

「死娘娘腔,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有必要拿這種事坑你嗎?你自己看!」說著鹿一凡將那個只有一小點紙片的紙筒從下面遞了過去。

唐夢瑤看到這一幕,才知道自己確實是誤會了。

想了想,唐夢瑤扭捏了好一陣子,才問道:「那個……你有零錢嗎?我想給你換點零錢用。」

「要多少?」鹿一凡琢磨著,這小子可能是要打電話給自己同學,讓同學幫忙去買紙了。

「我這有張10塊錢的,你給我換10個一塊的吧。」唐夢瑤放佛再次看到了希望,直接將10塊錢的紙幣從底下塞給了鹿一凡。

她覺得有10張一塊錢的紙幣雖然不是很乾凈,怎麼著也能勉強度過眼前的困境了。

幾秒鐘過後……

叮鈴鈴……

從隔壁滾來了幾個亮閃閃的東西。

唐夢瑤定睛一看。

居然是十個硬幣!

「你……你這人有病吧!給我硬幣幹嘛?腦殘嗎?!」唐夢瑤都快被鹿一凡給氣哭了。

誰能用硬幣擦屁屁啊!

鹿一凡也怒了。

「死娘娘腔,老子一而再再而三的忍你,你要零錢我也給你了,你還罵我,你特么給我等著!」

想也沒想,鹿一凡風風火火的起身,來到隔壁廁所門前,一腳踹開了廁所門。

「死娘娘腔,你……呃……」

狠話還沒放完,鹿一凡就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只見,一張五官精緻的鵝蛋臉正驚愕的看著自己。

視線下移,一條短裙和藍白條紋的內內正懸在她的潔白的小腿上。

因為美~腿太過修長,這美女的兩條腿只能呈現外八字放在地上。

兩瓣擁有者驚人弧度的潔白翹~臀正坐在墊滿衛生紙的馬桶圈上。

美女反應過來時,拚命用雙手捂住自己雙腿間的禁忌之處,可惜的是,鹿一凡在踹開門的一瞬間,就已經把她看了個精光了。

「呀!!!!滾出去,滾出去,死~變~態啊!!!」

唐夢瑤恐慌的尖叫了起來。

「裡面有人嗎?我要進來掃廁所了。」

這時,外面掃廁所的大爺如往常一般,只是隨口一問就進來掃廁所了。

鹿一凡一看大事不妙,二話沒說,捂住唐夢瑤的嘴巴,將廁所門從裡面反鎖了起來。

此刻,唐夢瑤正光著下半身,身軀顫抖的用極為恐懼的眼神看著鹿一凡。

「他……他不會要強X我吧……」想到這裡,唐夢瑤更加用力的開始尖叫了,還用牙齒狠狠的咬起了鹿一凡的手。

鹿一凡忍住痛,狠狠瞪了唐夢瑤一眼道:「外面的掃地大爺有個臭毛病,會一個個的檢查廁所,不管你上沒上。我不進來,你就會被他看光光!」 果然,沒過多大會兒,唐夢瑤就聽見外面大爺一個個打開廁所門的聲音。

「怎麼辦?這掃地大爺怎麼這麼變~態,問都不問就打開廁所門啊?你們學校的廁所也是夠低級的,居然沒辦法在裡面反鎖!」唐夢瑤焦急的說道。

已經被一個男生看光了自己身子了,要是再被一掃地大爺給看到了,那她就真沒臉活下去了。

「我們學校男生曾經一度流行在廁所抽煙,為了狠抓嚴管,校長乾脆把男生廁所的門鎖都給去了。這大爺也是例行公事,查一查有沒有男生在廁所抽煙。」

說到這兒,鹿一凡瞥了一眼唐夢瑤潔白的大腿,而後道:「變~態的應該是你吧?一個女孩子跑男廁所里來,還這麼堂而皇之的罵我。」

「你!」

「誰在裡面了?是不是在偷偷抽煙!」

正當唐夢瑤一怒要開始罵鹿一凡時,外面的大爺已經伸出手要開門了。

完了!

唐夢瑤慌忙間想去提短裙和內內,可是不知為何,當鹿一凡一進門的那一刻起,原本已經不疼的肚子又開始翻江倒海了!

嘩啦啦!

鹿一凡只感覺被熏得頭昏腦漲,但是為了保全人家女孩的清白,趕忙對著外面叫道:「大爺,是我,小鹿!」

外面的掃地大爺經常光顧鹿一凡媽媽的早餐攤點,因此跟鹿一凡很熟。

「哦,小鹿啊,鬧肚子了啊?」

「是啊大爺,這不今兒吃了倆王大媽小賣部假冒偽劣的冰棍嘛!」

「早跟你說少吃點那種東西,你看看,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了不是嗎?行了,你拉吧,我先出去了。」

大爺走了,鹿一凡捏著鼻子扭頭道:「你就不能忍忍嗎?快把我給熏死了!」

「把頭轉過去死~變~態!」唐夢瑤驚怒道。

鹿一凡不禁氣結道:「你以為你是誰,有個屁股蛋子了不起啊?我稀罕看?切,走了!」

「你等等!」唐夢瑤抿著嘴唇,臉色煞白。

「又怎麼了?」鹿一凡不耐煩道。

「你幫我弄點兒紙……」唐夢瑤抿著嘴唇,低聲說道。

她覺得這輩子的臉,都在眼前這個男聲面前給丟盡了。

「你這是求人的態度嗎?」鹿一凡冷冷道。

望著鹿一凡那張冰冷的面孔,再看看自己褪在腳踝處的短裙和內內,聞著自己造成的惡臭氣息,唐夢瑤突然覺得異常的委屈。

從小到大,哪怕他的父親也沒這麼對待過她啊!

偷看光了她的身子,現在還站在她面前吆五喝六的。

「嗚……」

一瞬間,唐夢瑤哭了出來。

「我不就是……不就是吃壞肚子,女廁所沒位置了嗎?你凶什麼凶?嗚嗚嗚……」

這梨花帶雨的,搞得鹿一凡心都酥了。

「好了好了,服了你了,我幫你還不行嗎?你小點聲哈,我可聽到隔壁有人來上廁所了。」

唐夢瑤一聽,馬上閉上了嘴巴。

心想著自己出去再進來萬一被外邊上廁所的人看到了也挺不合適的,於是鹿一凡敲了敲左邊的木板。

「嘿,哥們,這邊沒手紙了,能給點手紙不?」鹿一凡道。

沒過多久,那邊從底下遞過來了一些手紙,鹿一凡順手就遞給了唐夢瑤。

「這些不夠用啊!太少了,最少還要三倍的量。」唐夢瑤低聲說道。

她一個潔癖,用的手紙量自然比普通人多很多了。

鹿一凡無奈,只能再次說道:「哥們,能多遞給點嗎?這點兒太少了,根本不夠用啊!」

「我去,你菊花是有多大啊?這麼多紙還不夠用?」隔壁傳來了一男生的聲音。

鹿一凡用餘光瞥了一下唐夢瑤那弧度驚人的肥~臀,壞壞的笑道:「說起來你可能不信,其實我這裡有倆人來著。」

唐夢瑤心下一慌。

這人怎麼把實話給說出來了!

這要傳出去,她以後該怎麼做人?

隔壁那哥們一聽就樂了:「哈哈哈,大號就大號吧,還有倆人!行,哥們,就沖你這幽默勁兒,這捲紙我送你了。」

終於解決了手紙的問題。

唐夢瑤接過手紙,正要起身擦屁屁,卻又瞪了鹿一凡一眼:「轉過身去,不許偷看!」

「誰稀罕偷看你那沾滿~屎~的屁股?」鹿一凡不屑的扭過了身子。

「你!」唐夢瑤心中更加委屈了。

平時她最引以為傲的就是這對美~臀了,她身邊的姐妹都羨慕她能把屁屁練的如此挺翹。

可到了鹿一凡嘴裡,那讓男生眼冒綠光的美物卻變成了好像無比骯髒的東西,可她卻偏偏反駁不出來。

憋屈的唐夢瑤只能仔仔細細的將自己的屁股擦了又擦。

聽到身後窸窸窣窣的聲音,鹿一凡其實心中蕩漾的很。

如果按照十分來算的話,王媛只能算得上是7分的美女,劉菲菲算得上是9分美女,而這唐夢瑤則是和劉菲菲一個級別的美女!

尤其是那一雙長腿,修長而潔白,當完全沒有衣物遮蓋時,更是美的讓人窒息。

身後正有一個美女果著下半身,換做任何一個男生也不可能波瀾不驚啊!

「好了。」唐夢瑤沒好氣道。

「好了啊?呼,總算能離開這個臭氣熏天的地方了。」

「等等!」

「又怎麼了?」

「你幫我去看看外邊有人沒有,我一個女孩子,出現在男廁所總歸是不好的。」

你特么也知道這樣不好啊!

鹿一凡翻了翻白眼,打開廁所門看了一眼。

現在還在上課,因而沒什麼人,只有隔壁一個在大號的學生,估計一時半會兒也出不來。

冷王孽情 「外邊沒人,你可以出去了。」鹿一凡道。

「你在前邊掩護我。」唐夢瑤躲在鹿一凡身後,死死的抓住他的T恤。

「我去,你是跟屁蟲轉世嗎?出個廁所也要我帶路啊?」

無奈之下,鹿一凡只好帶著唐夢瑤一路狂奔出了男廁所。

到了廁所門口,唐夢瑤還堅持要鹿一凡陪她洗完手才肯走。

真不知道她是真著急還是假著急。

然而鹿一凡並不知道,讓人家姑娘平白無故拉肚子的始作俑者,正是他!

他身上的那張「桃花符」傳入的灰色氣體已經完全被唐夢瑤給吸收,並一口氣給拉出來了。

剛一出男廁所,鹿一凡扭頭要和唐夢瑤說話,卻看見她的臉色煞白一片,渾身顫抖,眼看就要站不住了。 「你怎麼了?」鹿一凡說著,伸手就要去扶她。

「我沒事,你走吧。」唐夢瑤推開鹿一凡的手,搖搖晃晃的上前走了兩步,一個趔趄,要看就要摔倒在地。

下一秒。

鹿一凡迅速抓住了唐夢瑤的手。

當鹿一凡的手剛剛接觸到唐夢瑤的小手,剎那間,兩人同時身子一顫。

雲月盟 唐夢瑤是因為從小到大第一次被陌生男人抓自己的手,感覺有一種觸電般的異樣感,讓她有些惱怒,又有點兒羞赧。

而鹿一凡則完全是因為激動。

雖然有過王媛這樣一個女朋友,但是鹿一凡還真的連手都沒牽過。

第一次和女生親密接觸,還是一個大美女,鹿一凡怎能不激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