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句話讓吳馨雞皮疙瘩都起來了,轉頭看向晴華。

晴華老臉一紅,扭頭對門后的晴婷大聲說道:

「小婷,這句話我心裏沒有說,你別亂講。」

「嘻,反正老爸等會吃飯就會說了。」晴婷吐了一下粉嫩的舌頭,抱着懷裏的皮卡,一溜煙地跑上樓。

到了樓道口,還不忘,回頭對爸媽眨巴兩下眼睛。

「爸爸媽媽,結婚紀念日快樂,不準再鬧彆扭嘍。」

這孩子真是的。

吳馨和晴華對視了一眼,忽然都有了女兒的能力似的,看出了彼此的心裏話,不由笑了一下。 火舞大步朝著葉楓走去,不知道是不是葉楓故意的,火舞身上的重力並沒有和其他人一樣很重,只是稍微重了一點。

她用勁起了幾步,到葉楓面前,手中火光浮現,就要向葉楓攻去。

「等等!」突然,葉楓喊了一句,微笑的看著火舞。

火舞愣了愣,奇怪的看向葉楓,下意識的說道:「幹嘛?」

「干呀…咳咳,不是,我是想說…你自己認輸好不好,我不想打你!」葉楓本能的回了一句,覺得不對,又立即反口說道。

火舞皺了皺眉,有點生氣的瞪了葉楓一眼,怒訓道:「不戰而屈人之兵,那是我等英雄該做的?」

「英雄?」葉楓若有所思的看向火舞,只一瞬間他就判斷出來,火舞她的性格是不能用溫柔來徵信的了,看來要用武力了。

「你說的對,竟然這樣,那我們就開打吧!」

他放開了對火舞的壓制,手中出現了疾風之刃。

火舞滿意的點了點頭,她就是喜歡那種能認真和她交手的人,只會說三道四算什麼英雄好漢。

她動了,她的動作也十分簡單,但亮起來的,卻是她身上的第三魂環。??耀眼的紫色光芒與她身上爆發的金紅色光暈合二為一,奪目的環狀火焰瞬間爆發開來,瞬間擴散到最需要的地方。

她的控制極為精準,那大圈的火環抵達時,正對著葉楓的臉,似乎是為了保險,她又在葉楓頭頂來了一個火環,雙火齊下,就是為了一擊解決。

葉楓心中一動,身後第二魂環亮起,魂力發動,直接閃到了火舞的身後,那兩雙火環自然而然的落空。

感受到身後的魂力波動,火舞心中一緊,急忙向一旁跳開,警惕的盯著葉楓。

瞬移的能力她見識過,藍霸學院的小舞就有,但沒想到身為藍霸學院的隊長,葉楓竟然也有?

她心中不由的一緊,手中魂力更盛。

戰鬥開始前,她很仔細的研究了藍霸學院的學員能力,但她不知道的是,藍霸學院十場比賽,竟然都沒有讓他們的隊長上。

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她並不知道藍霸學院有一個領域能力的隊長,因此導致他們一開始就陷入下風,一直被動。

現在好不容易那個隊長肯放開對她的壓制,讓她專心對戰,她可不能放過這個機會。

「只要打倒他,就有機會!」

火舞心中一緊,手中魂力發動,半空中原本就在不斷凝聚的火星竟然一邊二,二變四,瞬間增加了四倍,同時朝著葉楓湧來。

炫麗的火球在空中宛如下了一場流星雨般動人。熾熱的火光已經將葉楓包圍在了死地。

然而葉楓依舊不慌,他從一開始的目的就不是打倒這個小姑娘,而是攻略她…

沒錯,那個做死的系統又給了新的任務,而且這個任務的獎勵很動人。

「叮!新任務,請攻略火舞,並完成上個任務,攻略完水家二姐妹,達成冰火兩重天成就……

獎勵魂環年限吸收器!」系統冷冰冰的說道!

魂環年限吸收器:可以吸收敵人魂環年份,用來增加自己的魂環年份,增加的魂環從第一個開始,每到一個點輪換下一個。(敵人無戰鬥力時方可使用)

看著眼前的魂環年限吸收器,葉楓心中一動,他的魂環年限是很高,但不會有人不喜歡更高的,有了這個,說不定他就能達成九個魂環都是百萬年的成就呢!

而且這個東西系統沒說能用幾次,那意思就是可以一直用,看來未來成就會很高呀!

因為這個東西,葉楓看火舞的眼神中都充滿了喜愛,講道理,火舞本來就好看,現在又有系統支持,不泡她簡直沒道理呀!

這也是葉楓會當著眾女的面泡女人的原因了。

看著眼前的火球,葉楓心中一動,也不閃了,直接拿著疾風之刃,一道刀氣砍了過去。

砍的時候,他還故意停了一會,透露出交持不下的假象,果然,火舞見葉楓連這種火球都是防不下,不由的心中一喜,更加賣力的加強魂力了。

葉楓心中一動,臉上「痛苦」了一下,然後才「勉強」將火球砍開。

見此,火舞不憂反喜,一身魂力聚於手中,第四魂環亮起,第四魂技火舞耀陽向著葉楓攻去。

面對火舞「恐怖」的第四魂技,葉楓還有時間去看了一眼俏臉已經帶起一絲得意之色的火舞。

火舞很美,她的身材和小舞有些相似,只是比小舞略微豐滿幾分,暗紅色的大波浪長發一直垂到腰間,白皙的面龐,精緻的五官,一雙閃爍著淡淡銀光的大眼睛。如果要為這次比賽選手排定美女座次的話,她絕對在前五之列。

如果是別人看向自己,火舞一定會認為那是傾慕的眼神,可是,當她的目光與葉楓接觸時,她看到的,卻是充滿了自信深澻的目光。

葉楓的嘴在動,雖然沒有聽到聲音,但火舞卻依稀能夠辨別出他在說著什麼。

「風帶不走火,但它能助火燃燒…也能改變火的方向…」葉楓喃喃說道,手中疾風之刃散發著無形的風之魂力。

經過系統的多次加強,不停的有魂環加入,原本的小破刀也變的強大無比,雖然比不上太陽神刀,但依舊不容小視。

葉楓眼神冷靜的盯著火舞,無視她放出來的第四魂技,就這麼靜靜的看著她。

那深邃的眼睛讓火舞呆了呆,她從未見過這種眼神,上面充滿了侵略感,又像大海一樣廣闊無限,又似輕風一樣溫柔無比。

一時間,火舞竟深陷其中,不知該如何自處,有那麼一秒中,她突然不想對葉楓出手了。

就在這一秒內,她的第四魂技也如約到了葉楓面前,那有著無盡火氣的第四魂技沖在面前,濤濤火勢要將葉楓吞噬。

火舞心中一緊,她想贏下比賽,卻又不想傷了葉楓,因為在那一刻,她對這個男人充滿了好奇。

葉楓不躲不閃,手中疾風之刃抬起,身後萬年魂環亮起,一道龍捲朝著面前的烈火攻去。

只一個碰面,烈火就被無盡的風帶著,調轉了方向,朝著火無雙等人攻去。

早就得到葉楓傳音的幾女,急忙向一旁閃去,堪堪躲開了火龍捲。

但火無雙等人就沒有這麼幸運了,火龍捲帶著無可匹敵之勢,向著他們殺去,只一瞬間,風捲殘雲,火無雙等人被卷到了空中。

無盡的火勢將幾人重傷,狠狠的扔到了場外!!! 吃飽喝足后,一群按長相來說平均年齡只有16歲的人開始有一句沒來一句地聊著。

都是一些生活中的小事,其中熒向大家分享了如何一邊做提瓦特煎蛋一邊痛揍丘丘人的訣竅。

派蒙分享了如何快速摘取書上的日落果和蘋果。

迪盧克則是傳授了如何在瞌睡時強行打起精神的心得,這一點引起了琴的共鳴,兩個浸淫此道已久的人開始了友好的學術交流。

溫迪什麼都沒說一直在喝着酒,畢竟能喝到迪盧克家裏珍藏的蒲公英酒的機會可不多。

南朔?南朔這傢伙一臉慈父的表情看着有說有笑的迪琴兩人。

…………………。

蒙德電影院內,帝君一人孤獨地側躺在三樓南朔的床上,雙眼直勾勾地盯着外面的月亮。

「窗外明月,你可知曉吾之孤獨……

天不老,情難絕。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

這一僅存一人的房間,竟然冷的過分。」

鍾離曲腿抱住了自己的膝蓋,吐出了一口冷氣。

「很好,大家今天就一起來看一看我的新作吧!」

南朔臉上紅紅地站在迪盧克家的豪華大沙發上喊道。

「喂喂,什麼新作啊?你這傢伙,難道有作品嗎?」

已經閉上了眼睛陷在沙發中的溫迪抬了抬手臂,指著南朔含混不清地說道。

「那當然啦,我可是蒙德電影院的總導演兼老闆啊!」

「喂喂,你說這話我可就不同意了啊,明明那個比你高一點的男人才更像是導演吧!」

迪盧克這個平時不喝酒的傢伙今夜也喝了酒,這廝想着畢竟可能就是最後一夜了就小酌了幾杯,由於常年不喝酒導致酒精耐受性不強,迪盧克只喝了幾杯就有點站不穩了。

「你不是從來都不喝酒的嗎?怎麼今天……」

琴則是有些埋怨地看着迪盧克,賢妻良母地擦拭著灑在他衣服上的酒液。

熒和派蒙則是挺乖的,喝了幾杯后就躺在了沙發上,閉上了眼睛睡了過去。

「高興嘛,喝兩杯怎麼了,我可是……」

話沒說完,迪盧克便倒在了琴的肩膀上。

剛剛還叫囂著要讓大家看自己的新作的南朔看到這一幕後瞬間倒在了沙發上,閉上眼睛宛如一個死人一樣一動也不動。

剛剛還時不時再喝上兩口的溫迪則是直接把比他臉還大的酒杯直接扣在了自己的臉上,像是睡著了一般傳出了細微的鼾聲。

「!!!」

突如其來的安靜,讓琴有些不知所措,那個曾經指引著自己前進的迪盧克前輩,竟然倒在了自己的懷裏,這種事情琴過了19歲之後就再也沒有幻想過了。

可沒想到,今天曾經的幻想居然變成了現實。

「我該怎麼辦才好?叫醒他嗎?不不,小說里的女主角都不會這樣做的吧?

那怎麼辦好呢……」

琴宛如藍寶石一樣晶瑩剔透的眸子頓時變成了蚊香眼,臉上的溫迪也在急劇上升,紅暈迅速地爬上了她白皙的臉頰,手指也在不斷地顫抖。

「總之他現在這個位置讓我好不舒服,先把他的頭放在大腿上吧……」

琴小心翼翼地扶起了肩膀上迪盧克的腦袋。

待把迪盧克腦袋扶正後,琴忍不住仔細端詳了一下手中這顆不討人喜歡的腦袋。

「睫毛好長,像個女孩子一樣,前輩的鼻子居然是這樣的嗎?」

琴盯着迪盧克微微張開的薄唇,一個荒唐的念頭湧上了琴的腦海中。

琴轉頭看向四周,發現女僕們因為剛才迪盧克的要求,弄完一桌酒水飯菜就回房歇息了,其餘死人也是睡得一個比一個死。

《天賜良機》

琴緩緩地把嘴唇湊向迪盧克的臉。

「淦,這麼好的機會,你就打算親個臉!」

悄悄張開了眼皮的一絲縫隙的南朔見狀不禁腹誹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