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浩走出傳送法陣,半眯著眼睛,眼中流露出絲絲精光:「三師兄司空晴進入赤焰戰場,只花了十年時間,便是成為了中將。據說當年大師兄,也是在十年之內達到中將,隨後耗費百年時間,擁有了八千多萬軍功,距離上將都只差一步!」

「我要在取得與大師兄十年之約的勝利,至少也得達到了八千萬軍功,甚至是突破一億軍功,成為上將!」

唐浩忍不住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角。

我懷疑你喜歡我 這十年,賺取一億軍功,成為上將!

這話若是傳了出去,必然會被所有人嗤笑,因為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斬殺一個涅槃境的敵人,也只有一個軍功,一億軍功,那豈不是要斬殺一億個涅槃境高手?一千萬個百劫境高手?亦或者是一百個萬壽境強者?

這幾乎是要滅掉一個域的萬壽境強者,才能夠得到的軍功啊!

即便是那三大上將級的存在,在赤焰戰場待了上萬年,他們所斬殺的萬壽境強者合在一起,也不到一百個吧?

不過……

對於躺好而言,卻是越有難度,挑戰越大,他便是越有鬥志!

「十年之內成就上將,對於別人而言也許是痴人說夢,但我唐浩要麼不做,既然要做那就一定要做到最好。」唐浩深吸口氣,已經是定下了目標,十年之內,成就上將之位,隨後回去帝皇閣,與修羅皇兌現十年之約!

不知不覺中,唐浩已經是從傳送法陣中走了出來。

這傳送大殿一直是有東嵐軍強者把守,如今並非是新增援兵的時候,傳送法陣內突然走出唐浩,自然是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一尊身著青色戰甲,眉目剛毅,渾身散發出濃濃血腥氣息的軍士橫檔在唐浩面前,沉聲道:「這裡是赤焰戰場第七主城,我的東嵐軍一星將官王李平,不知道閣下是什麼人?為何會在這個時候進入赤焰戰場?」

王李平一身修為,達到了百劫境五重天,渾身氣血如龍,雙眸綻放出寸寸精芒。

右手已經是放在了腰間的劍柄之上,若不是唐浩身上穿著帝皇閣的衣袍,他根本不會給唐浩任何解釋的機會,直接出手擒拿再說!

「一星將官?」

唐浩一愣,目光掠過王李平身上的戰甲,那青色戰甲的胸口位置的確有著一顆六芒星,隨即笑道:「我叫唐浩,奉師尊之命,進入赤焰戰場。對了,這是我的令符!」

一面說著。

唐浩取出了夜帝交給他的令符,放到王李平的面前。

這是一塊通體漆黑的令符,上面有著兩條黑龍盤旋,以二龍吐珠的姿態盤旋與令符的周邊。那一顆明珠之上,寫著帝皇二字。再看令符的正反面上,都是有著赤焰二字,的確是東嵐軍的令符。

王李平的臉色緩和了一些,沉聲道:「既然是自己人,那就沒問題了。兄弟,歡迎你來到赤焰戰場!」

虎背熊腰的王李平伸出雙手,保住唐浩,重重拍了拍他的後背。

唐浩臉上帶著笑容:「謝謝!」頓了頓,他問道,「對了王兄,我要找一下第十三主城的城主,有些事情要找他,不知道他在哪裡?」

「你要找城主?他應該是在教武場,我這就帶你去!」王李平道。

唐浩點點頭。

隨即跟隨著王李平,前往教武場…… 第七主城的教武場,位於主城的東面。

佔地非常的廣闊,足以同時容納上千萬大軍在此地進行演練。

此時此刻……

整個教武場人山人海,數百萬的強者正是匯聚在此。

近日來第七主城周邊難得的太平,沒有什麼征戰的事情發生,故而,第七城主便號召軍中好手,在教武場進行一場軍中的較技!

軍人!

更是信奉強者為尊,在軍隊之中,不管你是什麼身份,只要是沒有足夠讓人信服的實力,那麼便是沒有人會尊重你。這一點,相比較於在外面的世界,卻是要簡單和直接很多,不存在太多的爾虞我詐。

只要展露出足夠強大的實力,能夠震服所有人,那麼在軍隊中便有足夠的地位和話語權。

所以……

這一場較技,既是一次娛樂活動。

同時,也是一次軍人之間的較量!

不少軍士實力很強,但處於各種原因,也許軍功並不多。甚至於一些一星將官,實際戰鬥力卻是堪比三星,甚至四星將官。

但是……

若是達到少將層次,那麼就不可能存在什麼運氣成分了。

每一個少將以上的強者,都是能夠得到所有人的尊重。在赤焰戰場之中,不管是哪一方軍團之中,若是有少將級別的強者隕落,都是會進行隆重的追悼。

甚至於敵對勢力,都會派遣強者,前去吊念!

這是對強者的尊重!

也是軍人之間的不成文的規定。

「加油,上啊,別讓他們小看了咱們!」

「哈哈哈,這個軟蛋,怎麼這麼沒用?對方只是一個百劫境一重天而已,你可是堂堂百劫境二重天啊,你竟然別他給撂倒了?」

「這麼差勁,你還待在這裡做什麼?還是早點退伍,回到帝都,找個大胖娘們結婚吧!」

教武場上響起一道道的喧囂和嘈雜。

一進入到教武場中,唐浩就感到自己的血液都是開始沸騰,軍隊啊,這可是東嵐聖域最為強大的一群人組成的軍隊。這才是男兒應該在的地方,建功立業,沙場殺敵,刀口舔血,血灑黃沙……

每一個少年都有一個軍人夢!

唐浩同樣如此!

當初在黑甲軍中的時候,並沒有如面前這些真正武者軍隊一樣的讓人血脈膨脹,這種感覺,實在是太棒了!

目光放眼看去,此刻教武場中正是有兩名強者,正在較技。

這兩人一人身上穿著赤色戰甲,為一星將官,另一人同樣是赤色戰甲,只不過他的身上有著兩顆明亮的六芒星,這是一尊二星將官。

但是場中的戰鬥,卻是以一星將官,強勢壓著二星將官。

這讓唐浩嘖嘖稱奇!

「轟!」

一股恐怖的波動傳來,那二星將官直接被掀翻開去,一星將官哈哈大笑:「哈哈,老吳,這一戰可是我贏了啊!」

「艹,你這傢伙力量越來越強了,不算不算,我還要再來一次!」二星將官老吳罵罵咧咧道。

邊上眾人連連發出了一陣陣的噓聲……

「老吳,輸了就趕緊下去!」

「你現在已經是軟蛋一個了,別霸佔著擂台了,趕緊下去吧!」

「哈哈哈……」

眾人紛紛大笑。

老吳氣急敗壞,鬱悶道:「你們這些牲口,一個個就會幸災樂禍。小樂,你剛剛叫囂的最厲害,來來來,老子現在就挑戰你,有種上來!」

「艹,你當我傻啊?」

那個叫做小樂的軍士道,「老子剛剛突破的百劫境,跟你打?我自己找虐差不多……老吳,有本事你就去挑戰我們隊長!」

眾人紛紛朝著小樂身邊一個閉目養神的青年看去。

再世傲魂 這青年一頭血色長發,雙眸緊閉著,但是身上卻散發出一股血腥的氣息,如同一頭嗜血的惡魔。他徐徐睜開雙眼,朝著老吳看了一眼,咧嘴露出一抹寒意濃濃的冷笑:「老吳,你要挑戰我?」

「呃……」

老吳臉色一僵,連忙訕笑道,「陳隊長說笑了,我哪裡敢挑戰您啊!」

一邊說著,他灰溜溜的跳下擂台!

「哈哈哈……」

周圍眾人紛紛大笑,並沒有嘲諷,而是善意的笑容。

那個血色長發的青年,雖然年紀不大,但在第七主城之中,他卻是有著一個無比恐怖的名號——血發刀魔!

血發刀魔岩羅修,一身修為達到了百劫境七重天,戰力逆天!

岩羅修在進入赤焰戰場之前,表現一直都是平平無奇,只是一個普通的軍士。但從兩年前開始,他便是突飛猛進,不但是修為提升的速度驚人,更是掌握著一門無比恐怖的刀法,更是在一場遭遇戰中,以一人之力連斬熾焰聖域三千六百人的大隊。

其中更有一尊四星將官,直接被他一刀斬殺!

從此以後,血發刀魔的名號才是闖蕩出來。

在赤焰戰場之上,每一個軍士都渴望得到一個外號。畢竟,在戰場之上外號可不是隨意叫的,而是需要擁有足夠震撼的戰績,得到他人的認可,才能夠擁有外號。否則的話,你即便是自封更加狂拽酷炫叼的外號,也只能是淪為笑柄。

岩羅修淡淡一笑,正要繼續閉眼,突然看到被王李平帶著朝城主走去的唐浩。

他的目光一凝,緊緊盯著唐浩,看向一旁的小樂:「此人是誰?」

「誰?」

小樂朝唐浩看了一眼,搖搖頭,「不認識,不過這時候並不是增派援兵的時候,只怕又是哪位長老王的後輩子弟,到赤焰戰場中歷練的吧!」

「哼,帝皇閣內越來越腐朽了,這些年不少高層都是暗中安排親信進入赤焰戰場。那些二世祖們根本沒什麼卵用,上次我帶著一個號稱是長老王孫子的傢伙前去執行任務,結果一碰到血族聖域的強者,那王八蛋竟然是一溜煙自己跑了,害的老子被那群血族聖域的強者圍攻,丟了兩根手指!」一名滿面胡茬的邋遢中年人惡狠狠的說道。

岩羅修冷笑一聲:「到赤焰戰場鍍金歷練嗎?真是不知所謂!」

唐浩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出現,竟然是被人劃分在二世祖的行列。

他在見到了第七主城的城主之後,便是表明了身份,第七主城城主名叫宇文泰吉。他乃是一尊中將,實力在萬壽境中都是極為強大的存在,得知唐浩乃是夜帝的親傳弟子,宇文泰吉頓時有些為難,不知該如何安排唐浩。

唐浩見狀,微微一笑,道:「宇文城主,師尊讓我前來赤焰戰場並不是享福來的,他是想要歷練我的能力。而且,他老人家也不希望我的身份被人知道,所以,您就當我是一個普通軍士便可,什麼任務距離前線更近,您就安排我過去便是!」

「呃……」

宇文泰吉臉上帶著笑容,實則內心在罵娘了:麻痹的,老子信你有鬼啊!

你可是閣主大人的親傳弟子,我能安排你去最危險的地方嗎?更何況,你不過是區區涅槃境巔峰,在赤焰戰場一抓一大把,要是一不小心丟了性命,你讓我怎麼跟閣主大人交代?

一念及此。

宇文泰吉眼珠一轉,看向岩羅修,心想:那岩羅修的小隊,前段時間剛剛執行了一次四星任務,現在正是在休整期間。至少要休整一年半載,先把他安排到岩羅修的小隊之中,等一年半載以後再想辦法另外安置!

一念及此,宇文泰吉笑著點點頭,道:「好,既然如此,那本城主就安排你去我第七主城大軍麾下,最精銳的小隊『赤龍小隊』!」

隨即宇文泰吉帶著唐浩找到岩羅修,說明了來意。

唐浩笑道:「唐浩,見過諸位,以後還要諸位多多照顧!」

然而……

話剛說完,唐浩就發現岩羅修等人看著自己的目光非常的古怪,不由疑惑的摸了摸鼻子。正要說話,卻是聽見那岩羅修朝著宇文泰吉拱了拱手,一臉堅定的說道:「城主大人,請您收回成命,我赤龍小隊不需要拖油瓶!」

宇文泰吉臉色一僵。

唐浩也是一臉懵逼,尷尬的摸摸鼻子:「拖油瓶?我艹,被鄙視了啊!」 「拖油瓶?」

唐浩摸摸鼻子,一臉苦笑:沒想到自己竟然是沒人小看了啊!

不過轉念一想,唐浩便是釋然了。

因為走的是萬劫通神路,自己的修為表現出來的不過是涅槃境巔峰,這種修為在外界也許已經算是很強的存在,能夠在許多的一流勢力之中擔當中堅力量。但在強者如雲的赤焰戰場,自己這個層次的修為,只能算是普普通通。

尤其是在赤龍小隊這樣的精銳小隊之中,涅槃境巔峰的修為,被當做拖油瓶也不是不能理解。

宇文泰吉的臉色一沉。

雖說他打心眼裡也覺得唐浩區區涅槃境巔峰的修為,只能是拖油瓶的存在,進入到赤龍小隊之中,那肯定是要拖累這個精銳小隊的。

若是其他的涅槃境巔峰強者,宇文泰吉早就把他隨便打發一個去處。

可唐浩是誰?

他可是帝皇閣閣主,夜帝大人的親傳弟子,怎能隨意打發?

宇文泰吉朝著岩羅修使了個眼色,暗中傳音道:「岩羅修,你面前這個唐浩來歷不一般,若是讓他前往其它的小隊,我怕他出現什麼意外。到時候本城主都是擔待不起,你們赤龍小隊乃是第七主城麾下的軍團中最為精銳的小隊,而且,你們最近一年半載也是在休戰期。」

「本城主才是將他安排在你的麾下,你放心,這一年半載的休戰期過去之前,我一定會想辦法把他調走!」

宇文泰吉連道。

此事的確是他的不地道,畢竟,在一個精銳小隊中添加了一個拖油瓶,不但是會影響整個小隊的戰鬥力。

更重要的是,容易給這個小隊形成危險,若是在關鍵時刻因為拖油瓶的存在,影響了任務的完成,甚至害死了赤龍小隊的強者,都將是他的過錯。

宇文泰吉乃是堂堂中將,他的威信還是很高的。

見到他這麼說。

岩羅修暗暗嘆息一聲,卻是沉聲道:「好,我可以答應讓他暫時待在我們赤龍小隊。但是,城主大人您一定要遵守承諾,在我們休戰期結束之前,把他給我弄走。還有,下一次有增援來臨的時候,我赤龍小隊要優先補充強者!」

「這沒問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