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難道還有別人?」

「不,只有你自己!」

「狗哥,你神神叨叨的,你就說幫不幫吧?」

狗哥把雙手從腦後抽出來,這小子翻臉比他爹翻得還快。

剛剛還叫親愛的姐夫,現在就喊狗哥了。

說他現實呢,還是說他耿直呢。

「我只能教你思維,其他得靠你自己。」

「那你倒是快點說啊!」

求人這麼囂張的,也只有段小明了。

但自己願意幫段公子,絕不是因為他是自己的親戚。

完全是因為自己滿身正義,是一位熱心市民。

總不能大富豪段總的兒子遇到困難,如此可憐,自己卻泯滅良心束手旁觀吧?

這不太好,不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啊!

「第一,公司只會開掉沒用的垃圾,你要在公司處理這個事情前,讓公司看到你存在的價值,如果你的價值很大,公司就不會輕易開掉你。」

段小明心裡問,我有什麼價值?我能有什麼價值?

「我覺得我除了長得比你帥,比你高,完全沒有其他價值啊!」

狗哥聽罷低頭閉眼皺眉,右手撐在辦公桌上,手掌張開按在自己兩個太陽穴上,不想說話。

「姐夫,你繼續,我不對,我不該說實話。」

狗哥耐住性子:「第二,打架鬥毆影響可大可小,能在見領導前先協商達成和解最好,不然領導只會保有價值的人,當然協商不成的可能性很大。」

段小明不認可:「協商不了,你講個O!再說讓我主動協商認錯,不可能!以後見他一次打一次!」

狗哥苦口婆心:「誰讓你認錯了?以武止戈,才能贏得尊重,抗美援朝打美帝,贏了停戰難道是認錯?」

段小明覺得狗哥講的好像有點道理。

他開口問:「那該怎麼協商?」

「給你的寶典,開篇部分就寫了,互惠原則,所以遵循這個思維去協商,你仔細想想,停戰後,對方能不能從這次矛盾中得到好處?」

段小明覺得狗哥像個神棍,武波能從這次挨打中得到好處?

他是不是靠忽悠當上的經理?

「我想不到武波被我打了,他能得到什麼好處。」

「你打他只是那一瞬間的行為,為什麼打,打完之後能帶來什麼改變,這個才是解決問題的思維著力點,你現在應該主動去找他,跟他分析利弊。」

「我聽不懂,太難了。」

「你悟性這麼高,我相信你能行的。記住,第三點,思維它不是虛無縹緲的,它能具體化——事情才過去幾分鐘,你趕快去找對方協商,用互惠原則來協商,協商不成你就立馬去找領導,別婆婆媽媽說過程,要說明自己的價值,記住,用思維武裝自己,是指思維要走在對手前面,搶佔先機。」

段小明:「你能不能說人話,我被你完全說懵逼了。」

「那你就過去直接問對方想要什麼,或者,你平日怎麼忽悠你老爸的,你就怎麼去忽悠同事和領導。」

說完,狗哥就把電話掛了。

段小明站在售樓部外,手舉著電話,滿心歡喜。

萬千思維開始在腦海里閃耀。

狗哥要我依葫蘆畫瓢,活用寶典上的思維方式,結合忽悠老爸的那一套來對付他們。

但那麼做,遠遠不夠,是不可能說服武波的。

應該結合老爸對付自己的那一套才行嘛!

剛柔並濟,虛實並用。

互惠原則,不一定要馬上兌現好處嘛。

像老爸給自己畫餅造夢也可以呀!

哈哈,我懂了!

就在他跟狗哥打電話的時候,售樓部里已炸開了鍋。

當時他揍完武波,馬上就逃離了更衣間。

武波氣得快爆炸,要不是自己躺著,又被夥伴周彬擋住施展不開身手,怎麼可能被這小子按在沙發上一頓揍。

對於自己為什麼被揍,他有點摸不著頭腦?

難道陳陶安跟他說了什麼?

他完全沒有意識到是因為自己說話時侮辱到了對方的母親才招致的教訓。

他坐在沙發上,用手摸著自己腦袋,看有無傷口和流血。

周彬挨了段小明一腳,站立不穩,等站起來,段小明已逃了出去,他怒火沖腦,衝出更衣間,一句大吼:「我尼瑪,段小明你居然敢打武主管!」

打野GANK成功的段小明,疾走如風。

他聽到身後傳來的誰的聲音,像那夢裡嗚咽中的小河。

嗯,背後說話的這傢伙語文成績肯定不錯,主謂賓一個不落,還有語氣助詞!

武波慶幸自己的肺活量還可以,不然要被這豬隊友氣爆炸。

「回來!」

他對著周彬一聲低喝。

但周彬的一聲吼,靠近更衣間這邊的人都聽見了。

他們像定格的照片,目送著段小明走開。

什麼?

武波大主管,居然被新人段小明給揍了!

這關係戶無法無天了!

這關係戶好帥氣啊!

看好戲咯,看怎麼收場咯!

千萬別得罪這個段小明,後台肯定比鑽石還硬,完全把主管當透明玻璃來切割了。

和諧的團隊,各懷鬼胎。

武波把周彬喊進了更衣間:「你他嗎的怎麼這麼蠢,被揍了很光榮?」

周彬忙道歉:「對不起啊武哥,我是想吼一聲嚇住他。」

「嚇你妹,他都敢動手了,草!這段小明我今天不搞死他,我跟他姓!」

「這段小明太他媽囂張了。」

武波冷靜了一下。

「其實這事是個好事,正愁沒法治他。」

「嗯,武哥你說怎麼搞,我聽你的。」

「等下我們兩個出去,你彎著腰,我捂著頭,別怕別人笑話,我們去找安哥,不等他找那個段小明來對質,你就蹲地上,說肚子疼。」

「武哥,他踢的是我大腿。」

「你就咬定是肚子,誰他媽知道?」

「嘿嘿嘿,明白了,那你呢?」

「我當然是頭疼啊,腦震蕩啊,頭痛什麼的,對,走路頭暈,嘔吐什麼……」

「哈哈哈……」

「小點聲!」

兩個人在更衣間里嘀嘀咕咕商量接下來怎麼辦。

段小明再次走進售樓部,之前給他指明武波在更衣間的那位同事看見他進來,忙躲了起來。

看見段小明徑直往更衣間方向走去,大家議論起來。

「我去,這小子不怕死啊,還去!」

「這小子別說,我還真有點欣賞他了。」

「大家都知道那個更衣間是武波的私屬領地,平日都沒人敢去,這小子膽子真大。」

「關係戶嘛……」

段小明在大家裝作事不關己實際偷偷盯緊的眼神里走到更衣室門口。

「咚咚咚!」

「誰?」

裡面傳來周彬的聲音。

「我,小弟段小明。」 「瘋了,你真的是瘋了!」

王美玲搖頭嘆息。

「你不跟嗎?葉先生可說了,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王文文反問道。

「我……」

王美玲想起飯局上,葉雲說話的篤定模樣。

伸出手揉了揉太陽穴,最終點點頭。

「我也跟五百萬!」

……

翌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