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林仍是在不斷出劍,折磨著蒙白首領,口中卻是冷笑著道。

「你既然已經知道,這是一方虛空小世界,為我所掌握,就應該清楚知道,不要說是你,就算是你背後那位什麼狗屁老祖,也根本沒有資格和我爭鬥,遲早,它也要被我鎮壓,死在我的手中!既然如此,你還有什麼好隱瞞的?」

陳林說道。

蒙白首領卻發出來慘聲,悲嘯道:「人類!你不必痴心妄想了,你以為我會不知道?無論我說不說出來,我都難逃一死,肯定是要被你殺死,還要被你煉化,成為你前進的墊腳石……

不過,這也沒有什麼,不管是你們人類,還是我們妖族,想要在修行的路上前進,總要拿其他的生靈來踩在腳下,成為自己壯大的資糧!但是,你想要我說出你想知道的秘密,那是痴心妄想!

人類,我的確是已經失敗,要死在你的手中,但是,老祖會成就王者,到達那時候,你就算是有這虛空小世界,也難逃一死!」

「王者?王者?」

忽然,陳林目光沉凝住,王阿劍也停住了劈斬蒙白首領。

片刻之後,他忽然露出一絲古怪的笑容,說道:「我知道了,蒙白首領,你的那一位老祖,一定是什麼古老的異種,現在,是已經到達妖靈九階了吧?他大約是知道了什麼古老的禁忌之道,想要依靠吞噬人類,這一種天地間第一靈長,從而尋求踏入王者的境界,是不是?」

「什麼,你……」

陳林此話一出,蒙白首領大駭,突然間,全身瘋狂掙紮起來,狂吼道,「該死!你怎麼會知道,你怎麼會知道?」

陳林眼中厲色閃爍,寒聲道:「我為什麼會知道?我當然知道!不是只有你們妖族中,才有這種禁忌的傳承,人類之中,其實也有,只不過,都流傳在一些不入流的邪魔之中罷了!

蒙白首領,我給你最後一個機會,老老實實,把知道的所有一切,全部都交代出來!否則的話,我不會殺你……你應該已經看到,犀藏道人他們,成為了我的奴隸!我自然有手段,讓你也成為我的奴隸!

到那時候,我的一切命令,你都不得不遵照,我會讓你親自現身,把所有太白王蟒一族的餘孽,全部都召集出來……我把它們全部殺死,抽筋扒皮,煉製法衣,抽出脊柱大骨,煉製劍器,最後再把你殺死,讓你太白王蟒這一上古遺種,全部死絕,永遠消失!」

… 求訂閱~

——「什麼?」

蒙白首領全身狂震,蛇瞳之中,終於是徹徹底底地流露出來巨大的驚恐之色,震駭到達頂點.

「狠毒,你真是太狠毒了啊!都說我們妖族兇殘成性,是世間最為殘忍的種族,但是,和你們人類一比,根本就不夠看,只有你們人類,才是世間最陰狠毒辣的種族啊!」

蒙白首領狂叫起來。

「我太白王蟒一族,是上古遺種,繁衍不易,本來就少之又少,只剩下極少數的一些,大離淵之中這一支,你居然想要徹底滅絕?人類,你你你……你不可能得逞的!我蒙白就算是死,也不會讓你得逞,絕不可能聽從你的號令,把我太白王蟒一族的後裔召集,任由你屠戮!」

「是么?」

陳林並不以為然,只是淡淡地冷笑,「蒙白首領,你不相信,我有足夠的手段,令你言聽計從,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

陳林說話之間,就已經直接出手,突然一抓,一名昂藏巨漢,就已經飛身過來,到達陳林的身前,猛地一下,跪在地上,洪聲吼道:「主人!」

「嗯。」陳林點了點頭。

「赤煞毒螭?」

那蒙白首領,瞳孔驀地微微一縮,驚愕道,「這也是我大離淵中的妖族,而且,他是赤煞毒螭,也是真正的異種,非同小可,論到血脈,甚至於是不下於本首領……」

陳林卻冷冷地打斷了他:「蒙白首領,我這頭奴隸,赤煞毒螭,論到血脈,其實比你還要略勝一籌吧?」

蒙白首領頓時默然。

陳林的話,的確是不假。

赤煞毒螭,不是一般的妖族,擁有著傳說之中螭龍的血脈,是古老的異種,其實血脈比之這太白王蟒,都還要尊貴。

正因為如此,陳林才會鎮壓這頭赤煞毒螭,成為自己的妖族奴隸,那個時候,這頭赤煞毒螭,還只是一般的妖魂強者而已。

就是因為,陳林認出來它的血脈,非比尋常,只要著力培育,以後的成就,非同小可。

「赤煞毒螭,從今天開始,作為主人,我賜予你名號,叫做赤毒,你可記住了?」陳林忽然開口說道。

赤煞毒螭大喜,連聲喝道:「赤……赤毒!多,多謝……主人!」

「很好,赤毒。」陳林點了點頭,「大離淵之中,赤煞毒螭這種種族,還有沒有其他的成員了?」

赤毒頓時連連點著巨大的頭顱:「主人,有!還有,不多,我和其他,蛇類,生育有子女,血脈……不純。」

這赤煞毒螭,還沒有進入到妖靈境界,靈智沒有完全大開,反骨也沒有徹底煉化,因此發出人言的時候,口齒不清,不夠清楚。

就連顯化人形的時候,都是不能夠完全,身軀之上,不時地有一片片螭龍鱗甲浮現。

不過,陳林已經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赤煞毒螭這種妖族,更加的罕見,到達現在,這大離淵之中,只剩下來他這一頭真正的赤煞毒螭,第二頭都找不到。


無奈之下,他只好和其他的一些強大蛇類妖族交合,的確是生育了一些子女,但是,血脈已經並不純了,根本不是純粹的赤煞毒螭。

陳林頷首道:「赤毒,如果主人我放你出去,讓你召喚來你所有的子女,讓我把它們全部都煉殺,你願不願意?」

赤毒毫不猶豫,立刻猛點著頭:「願,願意!是主人的吩咐,赤毒全都,聽從!」

陳林十分滿意,這才向蒙白首領道:「蒙白,你看到了沒有?這頭赤煞毒螭,就是我忠誠的奴隸,我讓他做什麼,他都願意。你現在老老實實,把我想要知道的,全部都交代出來,我給你一個痛快的死亡,否則的話……哼哼,你已經知道,我會怎麼做。」

蒙白首領這樣的妖族強者,七階妖靈的境界,可以說,想要用任何辦法威脅,都很困難,哪怕是死亡,都不可行。

但是,陳林知道一點。

妖族,對血脈傳承的看重,比人類還要深刻。

尤其是太白王蟒,赤煞毒螭,這等特殊的異種,本來數量的極其稀少,因為血脈非凡,想要繁衍,也是不易。

因此,就格外看重後裔傳承,以及血統。

事實上,這種情況,在人類之中,也是存在著的。

人類之中,有一些強大的世族傳承,也是擁有著特殊的血脈,能夠一代一代,都出現天賦非凡的人物,成就強者,維持著家族的榮光。

比如說,當初的蘭蒼世家,就是這樣。

那蘭蒼世家,陳林已經知道,事實上,是一萬多年以前,在天河劍派和海神道的那一場曠世大戰之中,隕落的海神道一代王者,黑天王的後裔。

否則的話,也不可能擁有代代傳承的特殊血脈,每一代都能夠出現強者,制霸蘭蒼大平原。

可惜的是,蘭蒼世家失去了真正的先祖修行之道,所以,想要突破靈境都難,甚至,連傳承下來的那一方虛空小世界,都不能夠完全掌握,最後落入到了陳林的手中。

因此,此時,陳林的這一威脅,對於蒙白首領而言,的的確確,是最致命的威脅。

可惜的是,陳林掌握的「五劍鎮魂絕禁」,最多只能夠鎮壓煉元化魂境界的強者,強行奴役,使之成為自己的魂奴。

而且,對方如果修行到達靈境,這桎梏就自行化解,不再有效了。

否則的話,如果他能夠禁錮靈境強者為奴,就根本不必如此麻煩了。

不但是在奴役犀藏道人、虛無一等妖靈強者時,不必藉助地心毒焰,後來的諸多妖靈強者,因為地心毒焰用盡,不得不選擇統統殺死,就連此時,也是十分麻煩,要用威脅的手段。

如果是能夠直接鎮壓靈境強者為奴,那就簡單得多了。

遺憾的是,早在前世的時候,陳林在得到這「五劍鎮魂絕禁」之後,就曾經多次嘗試,想要提升這一門絕禁手段,希望能夠奴役更強的強者為奴,卻始終不能夠成功。

大約,是因為這一門手段,實在是強橫霸道,簡單粗暴到了極點,完全不符合任何修行的常理,極度殘酷。

所以,想要使之更加強大,奴役更高境界的強者,就會遭遇到無法打破的壁壘。

前世之時,陳林到達半步入聖,論到實力,更是足足可以對抗多名入聖強者,號稱「無敵」的地步,也是無法做到。

然而,此時此刻,蒙白首領,顯然是被嚇住了。

他並沒有注意到,這頭赤煞毒螭,只是妖魂境界,並不是妖靈境界的強者,更不要說他這種七階妖靈強者了。

「不行,不行……我蒙白的使命,是把我太白王蟒一族,發揚光大,成為妖族之中最為強大的種族之一!我不能夠,絕對不能夠讓種族斷絕……」

突然間,蒙白首領發出來滔天狂吼:「人類!我蒙白絕不會讓你得逞的,大不了,我自行爆滅,選擇死亡,也絕對不能夠讓你得逞……」

轟轟轟…………

突然,蒙白首領的王蟒長軀之上,一片一片鱗甲,狠狠地爆裂開來,下面的血肉爆炸,立刻就是一道道妖氣,如同長虹,噴射而出,王蟒的頭顱,也在發齣劇烈震蕩……

這頭太白王蟒,居然是真的開始了自爆,寧願自爆而死,也絕對不希望讓陳林得逞。


他的確是極度恐懼,擔心陳林運用某種詭秘手段,把自己禁錮為奴隸,然後讓他召集族裔,全部滅絕!

「想死?」

陳林目光倏然一動,「笑話,落到我陳林的手中,你連生死,都不可能再由得你自己!我讓你死,你才能死,我讓你生,你必須生!」

呼呼呼……

虛空之中,無形的氣息,在磅礴奔涌。

是世界之力。

鎮壓太白王蟒的世界之力,登時變得更加強猛,浩瀚無窮,力量無邊無際,頓時間,就把太白王蟒的一切舉動,全部都壓制住,分毫不能動彈。

就連本元妖靈之中,意志的運轉,都要強行壓制。

自殺的念頭,都不允許產生。

這就是世界之力的強大之處。

與此同時,陳林手持王阿劍,突然降臨到太白王蟒頭頂之上,提劍猛擊,劍鋒狠狠刺入太白王蟒的頭頂,一下撕開最堅固的鱗甲,刺爆血肉,洞穿頭骨,劍芒直接抵達其腦域之中!

轟隆!

這一剎那,太白王蟒的慘嘶,震撼八荒六-合,整個「古劍界」,似乎在這一剎那,都狠狠顫抖起來。

這頭蓋世凶妖的頭顱,被陳林直接一劍劈開!

一道刺眼的光柱,沖霄而起,閃耀著駭人的精芒,濃郁得妖氣,幾乎凝成實質,四面逸散。

那是一團璀璨的真靈!

一名妖靈七階的強者,所修成的本元妖靈!

這一瞬間,整個「古劍界」中,每一個角落,都突然被濃烈的靈氣蘊養,一座座山峰、一片片平原之上,草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生長……

那犀藏道人,虛無一等妖靈強者,遠遠地觀望著,此刻都忽然間全身一抖,繼而,紛紛流露出來陶醉的神情,呼息一口這逸散的妖氣,都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妖氣在蓬勃滋長。

蒙白首領的本元妖靈,其中一枚枚力量驚人的妖靈種子,跳躍而出,騰空飛舞,震動天地元氣,發出來瘋狂的劍嘯,蘊藏著濃烈的憤怒、不甘心的情緒。

可惜,一切都無濟於事。

陳林神色冷酷,運用世界之力,強行鎮壓這一道七階本元妖靈,手提王阿劍,突然一劍,切割在這本元妖靈之上。

一團燦燦流光,濃郁精華,被切割下來。


然後是再一劍。

又一劍。

一劍,一劍……

「順我者昌,逆我者不但要亡,還要嘗盡無窮無盡世間最大的痛苦!蒙白首領,你不願意臣服,不願意老實交代,那也沒有關係!我有一門禁忌之道,切割你的本元真靈,成為一段一段真靈的碎片,運用這禁忌之道,燃燒虛空小世界的世界之力,強行讀取你記憶之中,所有的訊息……」

陳林一劍一劍地切割著,同時漫聲說道。

「雖然,我這麼做,會不得不lang費掉你這一道七階本元妖靈,但是,你卻要遭受世間最慘烈的痛苦,我一點也不介意……」


… 陳林也是沒有想到,這蒙白首領,居然是油鹽不進,一切辦法,都無濟於事,無法使得他老老實實地開口,把關於那神秘老祖的秘密,全部交代出來.

雖然,陳林已經猜測到了根源。

那神秘的老祖,肯定是想要根據一種古老的秘傳的禁忌之道,食人之靈,以求稱王。

把人類當成天地之間的一味大葯,認為人類是天地間的第一靈長,身居天然靈性。

吞吃人類,尤其是強大的人類修行者,積蓄這種靈性,比任何其他的手段都更加有效,能夠幫助它突破桎梏,打破壁壘,晉陞到達妖王的境界。

然而,關於這位神秘的老祖,陳林還有很多關鍵,都需要知道,必須要仔細的弄清楚。

可惜的是,到達最後,還是不得不出此下策,運用他最不願意的手段。

這也是一門禁忌之道,而且,是禁忌之中的禁忌,有傷天和,簡單粗暴,一旦流傳出去,肯定會令世人膽寒。

那便是強行切割對方的真靈,再燃燒世界之力,從而慢慢強行讀取對方真靈碎片之中蘊藏的種種烙印,包括對方的所有記憶碎片……

這種禁忌之道,事實上,正是陳林前世之中,從古元大陸第一大宗派,太玄宗,得到的祭煉虛空小世界的第一法門,神血寄託虛空一體正道,其中所包含的一種對世界之力的運用之法。

運用這一法門,固然是有強大的作用,但是,不利的副作用也很大。

首先,需要燃燒虛空小世界之中的世界之力,被燃燒的世界之力,必須要經過很長的時間,通過各種辦法,進行彌補。

等於說,使用這一禁忌之道之後,燃燒掉部分世界之力,此後,虛空小世界就會面臨著一段時間的削弱,削弱的程度和被燃燒的世界之力多少有關。

而且,被強行讀取真靈烙印,記憶碎片的一切強者,不但是面臨永恆的消亡,其本元真靈也是將告消亡,被切割讀取之後,立刻全部消失,不復存在。

這也是一個損失。

一般來說,就算是太玄宗,也極少運用這種禁忌之道。

據陳林所知,那太玄宗之中,一般只有在一種情況下,才會這麼做。

那就是,對方被擒拿之後,掌握著太玄宗非常想要知道的秘密,或者是某種修行的**,對方又油鹽不進,堅決不願意交代出來,太玄宗才會出此下策,運用這種手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