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冠如玉的男子剛一觸碰到林逸的拳頭,整個人便面色驟變。

恐怖!

實在太恐怖了!

他感覺自己的拳頭就像是砸在了堅不可摧的鋼板上一樣,那恐怖的力量簡直讓人咂舌,痛的他的骨頭都要斷裂一般,如果不是他的心境還算是不錯,怕是當場忍不住就要慘叫起來。

而後

滔天的偉力便如同滾滾蕩蕩的黃河一般瘋狂的朝著他的經脈衝了過去,一路崔古拉朽,一股深深的絕望,無力從他的心底驟然冒出,整個人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般無力的倒飛了出去。

「這,這怎麼可能?」

所有人一看全部都傻眼了,一個個張大了嘴巴,膛目結舌,宛如大白天見到了鬼魅一般驚恐。

甚至不少人感覺自己的頭皮都要炸開了一般。

一隻手,一拳,竟然把天諭書院的超級天才打的倒飛了出去,這該是何等恐怖的實力啊!

沿途的商販,也全部都傻眼了,常年生活在這種靈氣充裕的地方,使得他們個個都是耳聰目明,早就清楚的聽到了年輕人的來頭。

可這麼一個高高在上的天才,竟然當不住一個普通人的一拳,最可怕的林逸還是用的左手啊!

如果林逸動用右手的話,那這一拳,豈不是要直接把這男子打的爆開?

「咯噔噔!」

一連後退了十幾步之後,男子才勉強穩住自己的身形,可是體內的氣血此時卻像是沸水一般,在不斷的沸騰翻滾,不斷的衝擊他的猴頭,彷彿隨時都能夠破口而出一般。

「四哥!」

「四公子!」

一眾隨從慌了神兒,一個個急忙沖了上去,焦急的攙扶住了四公子。

可此時,四公子卻無比的難受,足足過了接近一分鐘的功夫,才勉強壓制體內的力量,低頭看了一眼他跟林逸的距離,淡淡的笑道:「看來我趙四倒是跟兄弟你的緣分不淺啊!九米九。」

林逸臉上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能夠擋住他五十萬斤的一拳,這四公子到的確有資格成為他的朋友了,畢竟對方的年紀看起來可比他林逸還要年輕,如此年紀便能夠擋住四十萬斤的偉力,堪稱是人中之龍了。

「呵呵,好,以後我林逸交了你這個朋友,遇到麻煩了直接找我。」

林逸上前一步朝著四公子走去,淡淡的說道。

「你想要做什麼?」

圍繞在四公子周圍的眾人一看,個個面色大變,如臨大敵,四公子的實力在他們之中可是最強的一個,可現在竟然擋不住林逸的一拳,一旦林逸要暴起傷人的話,他們還真擋不住。

「呵呵,我幫他一把,你們無需緊張,如果我要殺他,剛剛那一拳可就不是五十萬斤了。」

林逸看著無比緊張的眾人,淡淡的笑道。

四公子一聽,頓時眼睛一瞪,那清秀的眸子深處也浮現了濃濃的震驚之色,「他在跟我對戰的時候,竟然還保留有力量?那他真正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啊?」

「都讓開,既然是朋友,我相信林少不會害我的。」

四公子肩膀微微一震,恐怖的力量直接把周圍的隨從震開,而他則是嘴角含笑,神色平靜的看向了林逸。

「唰!」

林逸白凈的雙手直接抓住了四公子的雙手,隨後猛的一抖,咔咔,一聲聲脆響傳來,而後,林逸體內的恐怖力量就像是兩條神龍一般,呼嘯而出,順著四公子的經脈瘋狂的肆虐開來。

「啊!!!!」

凄厲的慘叫驟然從四公子的口中傳出,他那清秀的眸子,在這一刻,更是閃爍著驚人的光芒,彷彿眼球就是純金打造而成的一般。

「不要過來!」

四公子一臉痛苦的吼道,可是他的神色卻非常的激動,他很清楚林逸這麼做會給他帶來多大的好處。

眾人一聽,雖然一臉焦急,可卻不敢貿然上前,畢竟在不清楚的情況下,很可能會要了四公子的性命,這個後果在場任何一個人都承受不起。

三十秒之後。

林逸鬆開了四公子的雙臂,嘴角含笑,靜靜的盯著四公子。

而此時的四公子則像是從水中撈出來的一般,全身上濕透了,額頭上更是密布了大量的汗珠子,可是他整個人卻無比的激動,他們一族最困難的通道被林逸打開了,以後他的修行將會一帆風順。

「現在我戰你當如何?」

四公子抬頭一臉激動的盯著林逸笑道,今天的外出,對於四公子來說收穫實在太大了。

「哈哈,你……恐怕還需要再修行十年吧!」

林逸莫著自己的鼻尖兒,淡淡的笑道,到不是存心打擊對方,畢竟他的進步實在太恐怖了,隨著時間的推移,四公子跟他之間的差距只會也來越大!

「十年?呵呵,你可真是一個便太!」四公子眼睛一瞪,無奈一笑,而後從自己身上掏出了一枚玉佩,走上前賽到林逸的手中,「這是我貼身玉佩,你我一見如故,以後便是兄弟,在崑崙虛遇到任何麻煩都可以亮出我的玉佩,你先逛街一會兒,晚上我讓你請你過去吃飯,我這一身臭汗可要回去洗洗了。」

「呵呵,好啊!」

林逸淡淡一笑,翻手收起了玉佩,也不在廢話,帶著楚紅等人繼續開始掃貨。

「師兄,就,就這麼放他們走了?」

古秋語一看,林逸等人竟然沒事兒人一樣走了,不禁有些焦急的上前問道。

四公子一聽,眸光頓時微微一縮,臉上浮現了一抹不悅之色,盯著古秋語冷冷的呵斥道:「我天諭書院的確是團結,也不會看著外人欺負我書院的師兄妹,可如果你執意要找死的話,也沒有人攔著你,不過從今天開始,你最好不要再用天諭書院的名頭在外面行走,否則,別怪我這個當師兄的不客氣!」

四公子傲慢的冷哼道,林逸的實力,他親自感受過,簡直可以用深不可測來形容,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主動招惹古秋語這樣的螻蟻呢?

唯一的解釋,便是古秋語率先招惹了對方。 「我……」

古秋語一聽,四公子竟然不讓她動用天諭書院的名頭,不禁面色一變,心裡慌張了起來,在崑崙虛內可沒有什麼比「天諭書院」四個字更好用的了。

「我們走!」

四公子通體舒泰,哈哈大笑道,林逸給的這分禮物他實在太喜歡了。

隨後一群人便快速的消失在了人群中。

古秋語抿嘴,一臉怨毒的看著林逸等人的背景,傲慢的冷哼道:「你別以為找了這麼一個師兄罩著你就了不起了,等本小姐我去了書院,照樣能夠找到師兄罩著我,到時候我看你還怎麼牛。」

經歷了這麼一個小插曲之後,接下來的掃貨倒是順利多了,完全就曹定功跟任長風二人進行,而他則是跟著貌美如花的楚紅一起四處閑逛,不時的丟一棵珍貴的靈草進入自己的嘴巴里,就像是牛嚼牡丹一般,大快朵頤看的楚紅直皺眉頭,這種修行方式實在太兇殘了,簡直就是開掛的人生。

傍晚,街道上亮起了各種各樣的燈光,有大紅的燈籠,有閃爍著藍色光芒的寶石,有閃爍著紅色光芒的寶石各種各樣簡直美不勝收,便是林逸看著這些漂亮的光芒,也是一臉的滿意之色,更不用說楚紅這樣的女孩子了,早就激動的宛如漂亮的蝴蝶一般,圍繞著林逸翩翩起舞。

楚國人本就擅長歌舞,這楚紅雖然出身貧苦人家可從小天賦異稟,這一舞,倒是頗有驚艷世人的感覺,周圍不少的行人都被驚呆了。

「嘩嘩!」

掌聲如雷鳴一般驟然響起。

致燦爛的你 楚紅也從那種震驚之中回過神兒了,一臉的嬌羞之色,宛如小女孩兒一般,直接衝到了林逸面前,低頭挽住了林逸的胳膊。

「呵呵,林少果然不愧是神人,沒想到這隨身帶的一個丫鬟,竟然都有如此驚駭世俗的舞姿,讓人佩服啊!在下小七,奉我四哥的命令來請您去天香樓吃飯!」小七抱拳彎腰,一臉恭敬的說道。

林逸聞言,嘴角浮現了一抹淡淡的淺笑,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對方那如滿月一般的大腚,淡淡的笑道:「既然是朋友有請,自當去,帶路吧!」

「這邊請!」

小七恭敬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便在前方帶路。

「主人,這小七的身材還不錯吧?」

楚紅湊近林逸的耳邊,抿嘴淺淺的笑道。

林逸一聽,頓時老臉一紅,哪裡還能不明白,自己剛剛偷看的那一眼,怕是已經被楚紅髮現了,當即訕訕笑道:「一般一般,跟小紅你相比,可還是差了一點啊!」

「好你個壞主人,你竟然也偷看過我?」

楚紅一聽,頓時努著鼻子,撅著小嘴,如春蔥一般的手指指著林逸的鼻子,兇巴巴的質問道。

「咳咳,沒有,沒有,絕對沒有,我這只是誇你長得漂亮的說辭而已,說辭而已。」

林逸莫著自己的鼻尖兒,訕訕笑道。

「哼!壞人!」

楚紅傲慢的冷哼一聲,便挽著林逸的胳膊不在說話了。

氣氛一時間變得有些尷尬,足足過了十分鐘的樣子,一棟三層高的八角樓才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整棟房子放在哪裡就像是一座寶塔一般,給人一種恐怖的感覺。

「看來這天香樓的主人果然不同凡響啊!」

林逸伸著腦袋淡淡的笑道。

不遠處的古秋語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一臉傲慢的冷笑道:「你這還說的真不錯,這天香樓可不是你有兩個錢就能夠進入的,若是沒有令牌,便是神仙來了也進不去。」

說著古秋語的小手用力的拉扯了一下跟在她旁邊的一名男子,傲嬌的冷笑道:「我的老公他剛好便有這天香樓的令牌,雖然只是最低級的銅牌,不過依然無比珍貴,你們幾位就在這裡等著吧!」

「老公,拿令牌咱們進去!」

古秋語神情高傲的說道。

「呵呵,好說,這位小姐,既然認識秋語,不如跟我們一起進去吧!我這銅牌一次倒是可以帶三個人進去如何?」

嚴平君盯著楚紅淡淡的笑道,楚紅身上那大紅色的長袍,那狂放的氣質倒是嚴平君從來沒有見過的,在加上楚紅的絕世容顏,此時到有幾分心動的感覺。

「哼!沒興趣!」

楚紅眼睛一翻,冷哼一聲,現在明顯是有人請他們去吃飯,她為什麼要跟嚴平君在一起呢?

再者,在楚紅看來,四公子的身份地位怕是在這嚴平君之上了,畢竟嚴平君只能帶一個人進入,可四公子卻直接請他們一行人過來,高下立判。

「哼!女人你錯過了一個飛黃騰達的機會,雖然你進入我家只能當個小的,可也比你跟著他有前途多了,有的時候,個人的戰鬥力,可不代表什麼。」

古秋語盯著楚紅一臉同情的冷笑道,那神情彷彿楚紅錯過嚴平君就像是錯過了一生中最大的機遇一般。

「老公,我們進去吧!有些人就是爛泥扶不上牆!」

古秋語淡淡的冷笑道。

嚴平君見狀雖然心裡有些不滿,不過倒是不好再說什麼了,畢竟這裡可是天香樓,如果鬧出點什麼不開心的事情,他隨時都可能被趕出去,「天香樓不是一般人能夠進入的,你若是想要進來,叫我。」

嚴平君說完,便帶著古秋語走了上去,直接亮明了身份,便走到了一張青銅桌子前面坐下。

「林少,無需跟這種螻蟻一般見識,咱們請吧!對了,你身上的那一塊玉佩在這天香樓可以當做玉牌來使用的,天香閣以,銅牌,銀牌,金牌,玉牌一次排名,林少手中的玉牌想帶幾個人過來都可以。」

小七在一旁恭敬的解釋道。

林逸一聽,眼睛微微一亮,倒是有些詫異,「沒想到我這個朋友竟然如此有身份地位。」

「呵呵,四哥的身份地位我暫時不變多說,不過以後林少您會知道的。」

小七抿嘴咯咯的偷笑道,似乎見林逸震驚是一件非常開心的事情一樣。

可剛剛坐下的古秋語跟嚴平君卻愣住了,林逸不但進來了,竟然還是一群人一起進來的? 「這怎麼可能?他,他們為什麼都能夠進來?」

古秋語瞪著眼睛一臉驚訝的尖叫了起來。

嚴平君此時也是眉頭微微一皺,一臉的不解,這天香樓可不是一般的酒樓,來者便是客,在這裡,一切都講究身份地位,便是他嚴平君每次前來也只能帶一兩個人而已,而且這裡的消費也昂貴的嚇死人,根本不收金子,而是直接收取靈石的。

不少人便是有身份令牌,也不捨得來這裡吃一頓啊!畢竟靈石的開採可是無比困難的,甚至在坊間有這麼一個傳言,每一塊兒靈石,都是從鮮血中撈出來的,可見這靈石的珍貴之處。

可現在林逸一行五六人竟然直接走了進來。

「該死的,他們竟然還走過了銅牌區域?」

古秋語直接坐不住了,小手在桌子上狠狠一拍,看著不遠處的服務員,瞪著眼睛怒吼道:「為什麼他們能夠一次性進這麼多人?難道這天香樓的規矩都是擺設不成?」

服務員一看,急忙恭敬上前,看著古秋語解釋道:「他們之中有一人有玉牌,無論帶多少人進來都可以。」

「什麼?玉牌?」

古秋語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玉牌?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他只是任長風的朋友而已,區區任長風便是連銅牌都沒有如何可能有會有一個能拿著玉牌的朋友呢?你一定是在胡說!」

「小姐,每一位玉牌的客人都是無比高貴的,我們已經查明了玉牌的身份,沒有任何問題,還請您不要在這裡大聲喧嘩,否則,干擾了其他的客人的話,我們有權請您出去。」

服務員看著古秋語不卑不亢的說的說道。

「讓我出去?你……」

「好了秋語,不要再說了,我倒要看看是什麼人有這麼大的面子,竟然能夠擁有玉牌!」

嚴平君直接打斷了古秋語,雖然對方只是一個不入流的服務生,可如果繼續糾纏下去的話,最後倒霉的應該是古秋語,再者,嚴平君現在心裡的確是充滿了憤怒,他可是這第四關成名多年的強者,跟任長風這樣年輕一輩人不同,他可是有身份的,曾經也在第三關混過一段時間的。

可現在,他女不爽的人竟然比他的待遇更加的優厚,他如何能不憤怒呢?

古秋語一聽,急忙看著嚴平君討好的笑道:「那你就看看,要是冒牌的或者是拿著假的玉牌,到時候我看他們怎麼死。」

假婚晚愛 嚴平君輕輕點了點頭,他也懷疑玉牌是假的,畢竟整個崑崙虛內有資格擁有玉牌的可就那麼幾個人。

很快林逸一行人穿過了銅牌所在的區域,可依舊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竟然直接朝著金牌所在的區域走去。

「該死的!」

古秋語的面色也越發的陰沉起來,彷彿,林逸一行人就是踩在她的臉上一樣讓他難堪。

「哎呀,林少,歡迎啊!快請坐!」

坐在玉牌區域的趙四一看,頓時眼睛一瞪,喜上眉梢急忙起身對著林逸抱拳,激動的大笑了起來,在回到房間一翻梳洗之後,趙四才真真切切的體會到了林逸這次帶給他的好處,通了那關卡之後,他的現在體內的皇氣比之前足足強大了三分之一都不止。

這簡直就是奇迹,皇氣之珍貴根本無法描述,但是他作用在戰鬥中卻能夠大幅度提升一個人的戰鬥力,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如果不是趙四身懷皇氣,以林逸那五十萬斤偉力的一拳,怕是能夠輕易把趙四打成齏粉,而且皇氣還能夠極大的提升一個人的氣運,氣運這種東西看不見摸不著,可他卻真真實實的存在。

甚至有的時候,比個人的戰鬥力更加的恐怖,上一世林逸便見過一個氣運逆天之輩,他本身的戰鬥力並不怎麼樣,可奈何他氣運逆天,甚至連仙帝的女人都睡了好幾個,結果,在屢次追殺之中不但一點事兒都沒有,反而是那仙帝卻愈發的倒霉起來。

皇氣這東西,便是林逸都是有些嚮往啊!絕對是無比逆天的東西,其價值甚至不在神府之下。

「呵呵,四公子客氣了。」

林逸淡淡的笑道。

「來諸位入座,上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