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他是生不逢時啊,出生的有些晚了,如果能早出生個百年,甚至數百年,恐怕還真能為我們北風神城爭光,這次……」北風天神輕輕搖頭。

太難了……

北風赤狐是很有天賦,只是出生的時間太短了……

當然,他是不知道葉擎,至今也不過百歲,還不如那北風赤狐年齡大,可是早已經踏足真神境界了……

不過,這個沒有算他在時間陣法中流逝的歲月,如果算上時間陣法的話,葉擎現在的年齡,也有數百歲了……

而天蠍神將聽了,則是一愣,城主大人對那北風赤狐竟然有如此期待?

這個是不是太過了?

即便北風赤狐已經顯露出了神之血脈,有極大的機會領悟信仰之力,可也不是說馬上就能領悟的,卡個幾百,幾千年都很正常,甚至也有許多擁有神之血脈的人,一直到老死,也未能領悟信仰之謎。

只能說,擁有神之血脈的人,領悟信仰之力的機會更大一些,但絕不是百分之百!

而聽城主大人這意思,北風赤狐成神那是十拿九穩的事情,難道說,他已經領悟了信仰之力?還是說,有別的秘密?

「城主大人倘若真的有信心,何不送他去元丰神域,聽說那裡有時光加速陣法,可以加速修鍊!」天蠍神將道。

「時間加速陣法?代價很大啊……」北風天神沉吟道。

元丰神域是有一座時間加速陣法,可是使用起來代價不菲,哪怕他是一城之主,用一次也頗為心疼……

「城主大人,如果赤狐公子天賦真的很高的話,最好還是不要錯過這次天才戰,畢竟每個人都只有一次機會!」

「如果赤狐公子能夠博得一個好名次的話,興許能被某位神君級強者,或是資深古神收為弟子,亦或者是被什麼無上大教看上,即是赤狐公子的造化,對我們北風神城,也有一定的好處,起碼有了這層關係,那大日宗對我們總會多出幾分忌憚!」天蠍神將道。

「嗯,你之所言,很有道理,赤狐的天賦不錯,不能被我給耽擱了!」

入侵被虐日常 「也罷,等這次的事情結束,我就送他去元丰神域!他們兩個的戰鬥,你儘快安排一下!」 世有弦月 北風天神道。

「是,城主大人!」天蠍神將拱手離去……

葉擎在巴布的居所里靜靜的調整了三日,隨後緩緩睜開眼睛,與炎日一戰,就在今日。

至於戰鬥地點,自然是北風神城的校場之內。

北風神城,要維持方圓數百萬里的地域統治,自然不能靠他自己,神城麾下是有軍隊的,天蠍,翼蛇等神將,其實就是軍中的大將! 同樣是軍隊,在神界和下界的加入標準是不一樣的!

下界,只需元丹境界,即可加入軍隊,而且不是一般的軍隊,往往只有古國之中的精銳,才是以元丹境界作為普通士兵。

而古國中的普通小成,自然不可能有這麼多元丹修士,多數還是以先天武者作為兵卒,而元丹修士已經是其中的將校了。

但是在神界,以北風神城為例,加入軍隊的起步修為就是元神境界!

以普通元神境為士卒,王侯境為中低層軍官,只有聖級以上的強者,才有資格稱得上是將領!

上下界之間的差距,由此可以看出,元神境強者,在下界的大宗門之中,都是可以擔任長老的,然而來到上界,不過是普通士卒……

當然,也不可能整個北風神城所有的軍隊都是如此精銳,這是鎮守神城的精英,至於神城範圍內的許多小城鎮內,自然也有軍隊坐鎮,只不過那裡的軍隊修為,就要低上一個檔次,是以元丹洞天為兵卒。

至於先天境界,連修士都算不上,神城進入的資格都沒有……

不過,根據葉擎的估計,北風神城的護衛隊雖然精銳,但應該不是北風神城真正的底牌。

北風神城畢竟是北風天神建立的,他的神國之中,必然潛藏著大量修士,這些才是北風神城真正的底蘊。

只是這些人都是北風天神的信徒,即便是有戰爭,如果不是到了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他也不捨得用信徒去征戰……

軍隊之中,崇拜強者,當葉擎和巴布兩人來到校場的時候,校場的周圍,已經黑壓壓的,圍著數萬將士。

在校場的最中央,一個身穿大紅色長袍的年輕人,額頭上還浮現有一輪大日的紋身。

雖然只有一人,但卻穩穩壓住了現場數萬將士的氣勢,葉擎從這些將士的眼中看到了憤怒,不滿,還有欽佩等多種異樣化的情緒。

根據葉擎之前了解的信息來看,眼前的炎日雖然只有一人,但卻已經壓制住了整個北風神城除了城主之外的所有人……

此人來到北風神城已經數年時間,期間對戰過真神強者五人,甚至包括有兩名神將,結果五戰五勝,打的整個北風神城所有的真神不敢與之對抗。

撒旦老公別太壞 隨後又通過神國,召喚出了大日宗其餘境界強者數十人,對北風神城的天才們,進行同級挑戰,結果數十戰下來,北風神城的勝率連十分之一都不到。

即便是偶爾勝利的幾人,隨後又被接連的同級挑戰所擊敗……

所有的將士都知道,此人的來歷,也明白對方的目的並不單純,可是硬實力的壓制,讓在場的數萬將士一個個對炎日的態度很是複雜……

畢竟,軍人天生崇拜強者,而炎日則是強者中的強者,哪怕他們心中引以為傲的天蠍神將,都不是其對手……

「城主大人,此人便是巴布真神推薦的葉擎真神!」天蠍神將介紹道。

「見過北風城主!」葉擎和巴布同時施禮道。

「呵呵,不必客氣,果然是少年英雄,看你的年齡,倒是和炎日差不多,又同為真神,實力了得啊,我在你們那個年齡可是遠遠不如你們兩位的!」北風天神笑道。

在神界判斷一個人的年齡,並非是看你出生在什麼時間,而是看你經歷過多少歲月,葉擎曾近使用過時間加速陣法,自然不能按照出生的那一年來計算。

「城主大人過謙了!」葉擎拱手道。

「巴布真神,也是好久不見了,之前本城主一直有邀請你加入北風神城,你沒有答應,本城主甚為遺憾呢……」北風天神笑著跟巴布打招呼道。

「巴布之前自由慣了,只能拂了城主好意……」巴布真神尷尬道。

之前,北風天神確實招攬過他,可是成就真神之後,他更喜歡自由自在,在北風神城麾下做事,還得聽人指揮,他自然是不樂意的。

可是結局萬萬沒想到,最終還是為自己找了個爹……哦,不,主人……

早知如此,還不如早早加入了北風神城,也好過現在,連身家性命都受制於人……

「城主,是不是該開始了?」

校場之上,炎日早就等的不耐煩了……

在他看來,北風天神只是在浪費時間而已,不管對方是誰,都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

「稍等,馬上開始!」

北風天神說完之後,葉擎的耳邊突然傳來聲音……

「葉擎,全力以赴,幫我打敗此人,本城主非但會將天才戰名額分你一個,而且還會獎勵你一方信仰結晶!」

「只有一方?少了點吧?城主大人,我擊敗此人,以後可還是要去天水郡參加天才戰的,得罪了此人,萬一下了黑手……」

「如果只是一個名額的話,其實您也知道,我只是不想參加前面那些瑣碎的戰鬥而已……」葉擎同樣傳音道。

逮到機會,葉擎自然不能放過,得為自己多勒索點好處……

一方信仰結晶少嗎?

其實真的不少了,假如使用建立神國的最低標準來看,一方信仰結晶,已經差不多算是十分之一個神國了,只是一次戰鬥,就賺了十分之一個神國,對於偽神來說,哪怕是拼了命都值得,只可惜葉擎是個真神……

而且一方信仰結晶,絕對不是北風天神的底線,畢竟他們現在遇到的麻煩並不小!

「你想要多少?」北風天神皺眉道。

「五方信仰結晶!」葉擎道。

「五方?太多了吧,三方!」北風天神道。

「好,成交!」葉擎迅速傳音道。

北風天神聞言頓時為之愕然,隨後苦笑著輕輕搖頭。

這小傢伙,倒是個滑頭,他的心裡價位,恐怕就是三方吧……

三方就三方吧,對於他一個天神級強者來說,三方信仰結晶也不算什麼大數目,畢竟他即將帶著北風赤狐去元丰神域,這次的花費,起碼要花費上千方,甚至還不一定夠……

如果葉擎知道,北風天神的想法,他辛苦戰鬥一場才能賺取三方信仰結晶,而是用一次時間加速陣法就要上千方,絕對會不平衡……

時間加速陣法,他也有啊,而且加速效果很是不錯,使用一次,加速百年,而且一次可以進入十餘人!

只可惜,這東西,現在的他是不敢拿出來用的,萬一被人發現,身懷重寶,卻只有真神實力,怕是很快就會被吞的連渣都不剩…… 「快跑,快跑啊小嬌,要勇敢幸福地活下去!」

「砰」,一下子世界忽然安靜了。

這是誰的聲音?夢裡面一直有人在不停的催促著。

在夢裡,一道纖細瘦弱的身影在暴雨的林子裡面奔跑著。

在她身後不遠處跟著一群訓練有素的黑衣人,這群人很快便要將她追上了。

前方已經沒有了路,只有著一處斷壁的懸崖,女孩眼裡閃過一絲絕望。

她回頭看向身後那越來越近的黑衣人,用力咬住嘴唇,便毫不猶豫的跳下了下去。。

「小嬌,小嬌!」

是誰?是誰在呼喚我?

夢裡的林小嬌只覺著自己渾身火熱,像被放在鍋裡面烤一樣。

似有團火在不停地燃燒著自己,忽然,一隻微涼溫暖的手輕輕的搭在自己的額頭,讓她感覺既溫暖又安心。

慢慢的她又安心的又睡了過去。

在天剛微亮的時候,女孩微微地睜開了雙眼。

「咦!」這是哪裡?

映入眼帘的是頭頂上乳白色的蚊帳,再看看四周全是自己沒見過的老式木櫃以及用黃泥土打成的牆壁。

但是在床的四周卻貼了好些字畫與報紙類的東西看起來增加了很多生活氣息,不過上面的字畫卻是非常過時的彩色印刷。

她用力地想要坐起來,口裡渴得要命,感覺嗓子也有些疼,但是身體卻動不了,似乎身上好像壓著什麼東西,好重。

接著身上的「東西」動了一下,就見著一張帶淚驚喜的臉龐,手顫抖著在她臉上不停地摸來摸去,

這雙手並不細膩,甚至是很粗糙,但是卻讓林小嬌感覺到那麼溫暖。

「孩子,哭什麼?媽在呢,說話呀,還有哪裡不舒服沒?你可把爸媽給嚇壞了!」

直到被婦人緊緊的摟在懷裡,林小嬌才知道自己已經淚流滿面。

腦中一直閃過不同的畫面,但這些畫面中都有著一個被愛呵護著長大的小女孩,

林小嬌看著這個小姑娘從牙牙學語到蹣跚學步,再到上學識字,等於重新活了一遍她的人生。

不知兩人前生是否有緣,她竟然也叫林小嬌,

畫面的最後是這個女孩跟自己同學不聽家人的勸說跑出去玩淋了雨,

回來之後便高燒不退,並且因為這樣的一次小毛病就枉送了性命。

林小嬌為女孩感到難過也為她的家人感到悲傷,

聽婦人一遍一遍地叫著女兒的名字,她也漸漸地回抱著婦人哭了起來。

是為死去的小嬌哭泣,也是為了擺脫前世厄運而重生的自己。

重活一次,她暗暗發誓,一定不要辜負媽媽的愛,要自己好好地勇敢的活下去。

因為媽媽在天上看著她呢。

「媽媽」暗啞的聲音從喉嚨裡面發出來,充滿著渴望。

「媽媽,我想喝水。」

「誒!」

「好的,媽馬上去給你倒啊,等著啊!」

「大國,孩子醒了,想喝水,快給孩子倒點水來」田玉芳扯著嗓子叫了起來。

是了,面前這個抱著小嬌哭泣的的就是她媽媽名叫田玉芬四十來歲。

把門輕輕推開的這個高大的莊稼漢就是她的父親叫林大國今年也四十五了,是名退伍老兵。

夫妻兩個生了四個孩子,只有這麼一個女兒,今年十七了,長得如花似玉,夫妻倆疼得跟眼珠子似的。

林小嬌看見父親手上端著一個搪瓷缸子,上面印有為人民服務的字樣。

把水杯遞到妻子面前,看著妻子把水喂女兒喝下,眼睛里也閃著激動的淚花,

見小嬌轉著眼睛看他,這個高大的漢子竟然還轉過頭用衣袖揩了揩眼睛。

「爸爸」林小嬌有些生澀地喊出了這兩個字。

「誒!」林大國聽見女兒喚自己,一下子把頭轉過來,往前兩步就走到床跟前,仔細的觀察小閨女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

林大國心裏面想著當初妻子為了生下小女兒遭了不少罪,林大國陷入了回憶中。

一雙軟綿綿的小手拉著他的衣袖才回過神來了,

記憶中那個粉嘟嘟的小嬰兒跟床上坐著喝水的女孩融為一體,漸漸清晰起來,彎著眼睛看著自己笑,看來女兒是真的好了。

夫妻倆相視一笑,知道女兒渡過了生死關頭,回到了他們身邊。

這兩天可把一家人給嚇壞了啊,前天林小嬌跟著村東頭她同學陳菊一起出去挖甜甜根,被雨淋著了。

回來當晚就燒的渾身滾燙,村裡衛生所的劉醫生也來看過,打了針也吃了葯,

可當時看著退燒了,沒過多久就又重新燒了起來,可把夫妻倆給嚇壞了。

現在好了,看見閨女的笑臉,兩口子終於放心了。

「哥,咋樣啦,讓我看看,讓我瞧瞧」。

門口這時候響起了不和諧的聲音,「看啥看,嚇著嬌嬌咋辦?」這是二哥林建忠跟三哥林建華的聲音。

「你們進來吧,嬌嬌已經醒了」。

田玉芬一開口,門蹭的一下就被擠開了,三個大小夥子魚貫而入,把不大的房間都快佔滿了,臉上全是堆滿了討好笑容看著床上的妹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