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雄化成一道流光,快速穿過。

覃力震驚得無法言語,此刻不容他多想,緊跟在他背後。

到第三關的水境廣場,葉雄已經不在乎了,因為暴露是遲早的事情。

果然,在他們兩個穿過廣場的時候,整個迷幻森林響起一陣尖銳的警報聲。

整個精靈族,都知道有人入侵了。

葉雄顧不了那麼快,眨眼之間,就來到第四關的五行壓陣。

真猿三變,不破金身。

《梵聖功》,真元護體。

四靈守護。

將自己最強大的防禦施展出來之後,葉雄大步邁了進去。

他已經嘗試過一次五行壓陣的威力,但是再一次嘗試,還是感覺有點吃不消。

他艱難地前進著,每一步都邁得非常痛苦,非常沉重。

(本章完) 覃力從身上的掏出一把長矛,拋到五行壓陣之中。

手臂粗的長矛,在巨大的壓力之下,先是被折斷,然後被擠壓成拳頭大小,然後再小,再小,慢慢化成虛無。

嘶~~

覃力倒吸一口涼氣,看著葉雄的背影,罵道:「這個變態,實力也太強悍了吧!」

他頓時在原地急得團團轉,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葉雄已經過去,如果他過不去,到時候奇異果實被摘完,那就麻煩了。

就在他猶豫的時候,一道白影出現在他身邊。

覃力轉身一看,頓時看呆了。

面前這美女,雖然是人族的,但是容貌比起精靈族的女人,有過之而無不及。

她的氣質明明很清純,但是又有鼓成熟女人的韻味,這種氣質對男人的吸引人是非常大的。

孤月正眼也沒看覃力一眼,看著面前的五行壓陣,皺著眉頭。

突然,她從身上掏出一件薄如蟬翼的衣服,再將身體凝聚成一層冰層,然後將冰蠶索在身上纏了一層又一層,就像一個蛹一樣。做好這一切之後,她這才邁步進入大陣之中。

葉雄交任務給好,她無論如何,也要做好。

覃力眼睜睜看著兩人從自己面前過去,又是氣又是急。

他咬咬牙,從儲物戒之中拿出一個巨大的海螺,自己鑽進海螺之中,滾進大陣之中。

這海螺是遠古一種妖界的護殼,堅硬無比,是他身上防禦最強的東西。他原本想等最重要的時候拿出來,現在沒有辦法了,只能早點拿出來。

葉雄好不容易撐過五行大陣,從裡面出來。

剛出來,突然一支凌厲的能量箭朝自己疾射過來。

這箭好快,對方的能量箭角度又刁,葉雄幾乎沒有反應的時間。

就在這時候,突然又一支能量箭出現,把那支能量箭射歪,葉雄才躲過一難。

面前,五人緊緊地盯著葉雄,金木水火土,五衛在嚴陣以待。

剛才出手的是土衛,而相救的,則是火衛。

「火衛,你這是想幹什麼?」土衛見自己的出手被打斷,非常不解:「這些傢伙,是來偷奇異果實的,你幫她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是卧底?」

「我不是卧底,我沒背叛過精靈族。」 冷酷總裁迷糊妞 火衛彎弓搭箭,指著葉雄:「我只是想親手殺了他。」

一支紅色的能量箭,在她的弓上凝成,光芒四射。

火衛眼睛緊緊地盯著葉雄,目光之中有千萬種情緒。

「我說過,你再進來,我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指松箭射,火屬性能量箭,疾射過來。

可惜此刻,葉雄已經恢復過來,只是一掌,就朝那能量箭給拍飛。

「大家一起出手,保護精神靈樹。」

金衛說完,狠狠地朝葉雄殺過來。

五靈之中,以金衛的實力最強,已經進入金丹中期,她一出手,就帶著澎湃的氣勢。

葉雄不能離開,因為背後還有孤月跟覃力。

他一掌拍出,金色大手印擊出,跟金衛的氣勢撞在一起,頓時炸了開來。

頓時真元激蕩,氣勢如虹,樹林之中,沙塵滾滾,樹木摧倒一片。

就在這時候,孤月跟覃力也從大陣之中出來了。

孤月還好,覃力直接從滾動的海螺之中出來,說不出的狼狽。

「奶奶的,這大陣,真他娘的厲害。」覃力罵道。

「沒想到你還有幫手。」木衛目光落到葉雄身上,怒道:「葉雄,我還以為你是個多麼了不起的人,沒想到卻是個人渣,敗類,我跟火衛真是看錯你了。」

「你們別擋了,以我們三人之力,你們根本就攔不住,再擋著也是送死。」葉雄冷冷說道。

「樹在人在,樹亡人亡,想偷奇異果實,從我們的屍體上踏過去。」土衛大聲喝道。

農家小甜妻:腹黑老公寵不停 「別浪費時間,動手吧,這個藍頭髮的交給我。」

覃力朝水衛打了下眼色,朝她撲了過去。

「少裝蒜,你們根本就是一夥的。」火衛對旁邊的金衛,木衛,土衛說道:「水衛已經叛變了,她跟海神族的人勾結起來,想盜取奇異果實。」

此言一出,三衛頓時大驚,全都望著水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水衛似乎早就知道火衛會起自己的底,咧嘴一笑:「沒錯,我是叛變,那又如何?」

「你們在精靈族,當五行衛這麼久,得到什麼了?」

「沒有自由,不能愛人,哪怕是修練資源,也要歌姬施捨,她憑什麼?」

「現在有這麼一個大好機會擺在你們面前,我勸你們還是跟我們一起,去神樹摘精靈果實,得到果實,你們就有可能在短時間之內實力大漲,甚至突破到金丹中期。如果等施捨,要等到什麼時候?一輩子無法突破也不是不可能事情。」水衛說道。

現在,她這一邊實力明顯佔上風,所以她一點都不擔心暴露。

「水衛,你少妖言惑眾,納命來。」火衛說著,就要出手。

「哈哈哈!」

水衛大笑起來,戲笑道:「火衛,瞧你那大義凜然的模樣,不知道的人還真以為你多麼忠心呢,誰會相信,你早就背叛了精靈族。」

「我沒有背叛精靈族。」火衛憤怒地大吼。

「你沒背叛,那這是什麼?」

水衛手指在半空一劃,一道水鏡出現,她準備將火衛跟葉雄在湖底影像放出來。

葉雄一袖揮出,氣勢滾滾,直接將那水鏡摧毀。

「想拿奇異果實,速度快點,哪來那麼多的廢話。」葉雄怒道。

他可不想在這種時候,讓火衛身敗名裂。

「水衛,咱們走。」覃力化成一道流光,朝精靈神樹撲去。

「右邊那株才是奇異果實之樹,左右是生命果實之樹。」水衛一邊跟隨,一邊提醒。

「別讓他們進去,攔住她們。」金衛急道。

當下,除了火衛之外,其餘三衛,飛快地追上去。

現場,只剩下火衛,孤月,跟火衛三人。

火衛目光炯炯地望著葉雄,又是激動,又是憤怒。

孤月看了眼葉雄,又看了眼火衛,已經察覺到兩人關係不簡單。

「阿雄,抓緊點,時間不多了。」孤月提醒。

葉雄點了點頭,正準備過去。

火衛彎弓凝箭,指著他:「想進去,除非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 「火衛,阿雄不是想盜取奇異果實,他只是想藉助海神族牽制歌姬跟兩位長老,摧毀精靈神樹。」孤月急道。

「你們兩個是一夥的,誰知道你的話是真是假?」火衛懷疑地說道。

「孤月,你先去轉移嬰兒,讓我跟她解釋。」葉雄吩咐。

孤月點了點頭:「那我先去把他們趕出精靈神樹,完成之後,我給你信號。」

說完,她化成一道白光,朝左邊的精靈神樹而去。

現場,只剩下葉雄跟火衛。

葉雄面容溫柔下來,說道:「不管你相不信,我沒有將我們之間的事情說出去,也沒有背叛人族,更不是為了摘取奇異果實。我所做的一切,只不過是為了摧毀精靈神樹。」

「人族要在這裡修建通往修真界的大型傳送陣,如果我不背叛人族,還代表著人族的名義,哪怕摧毀精靈神樹,精靈族也會對人族恨之入骨,更別提答應我們在此修建傳送陣……」葉雄將事情真相說了出來。

火衛聽著他的話,無比震驚。

「這麼說,你並非想殺石驚天?」她問。

「石驚天是我的兄弟,咱們出生入死,我怎麼可能殺他。」葉雄苦笑一聲,火衛對自己的了解還是太少了,換作自己另外的女人,像孤月,幽冥這些,是絕對不會相信自己會做這種事情的。「說句狂妄的話,區區妖界一個人族族長,我還真沒看在眼裡。」

火衛看著他,半晌才幽幽地說道:「我早就猜你不是這樣的人,但是,你為什麼不跟我解釋?」

葉雄搖了搖頭:「你不是一個好演員,如果我告訴你的話,你不一定能保守住秘密。我不知道自己的計劃能不能成功,不想牽連到你。

「此事之後,我會變成人族公敵,也會變成精靈族公敵,你在精靈族前途無量,成為下一界的女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不希望你離開,希望你能成為女王,這樣人類跟你們精靈族,才能更好地融合在一起,傳承下去。」葉雄繼續說道。

如果真的這樣,那就說明,兩人之間有緣無份了。

火衛眼淚嘩嘩地流,擋也擋不住。

以前,她覺得這個男人挺可恥,現在才發現,他是多麼偉大的一個男人。

她覺得自己受了很多委屈,可跟他一比,算得了什麼。

「我發誓,如果我有朝一日當上精靈女王,一定會幫你正名。」

火衛上前,緊緊地抱住他,一刻得不想放開。

就在這時候,頭頂神樹一道光芒照射下來,孤月在向葉雄發信號,告訴他樹上的嬰兒都轉移了。

「火衛,你快去幫其餘三衛吧,她們未必是覃力跟水衛的對手。」葉雄說道。

火衛點點頭,突然,她想到什麼似的,臉色大變:「摧毀精靈神樹之後,你怎麼逃脫?」

精靈神樹被毀,精靈女王不把他碎屍萬段才怪。

「放心,我有九條命,沒那麼容易死。」

葉雄說完,開始施展《雷紋功》,身上布滿雷紋。

他將雷元氣施展到手指之中,單手指天,開始使用《神雷天使》。

棄夫難纏,國民老公甩不掉 肩膀之上,三色神雷印記發出三束光芒,衝天而起,直通天際。

與此同時,突然之間風起雲湧,天地變化,彷彿世界末日一樣。

天空之上,一個覆幾十公里的巨大漩渦,在半空生起,漩渦中間,隱隱有毀天滅地般的威勢在快速凝聚。

天地之間,變得一片昏暗。

歌姬,覃岳,左右尊者,還有精英族的兩位老者,全都停下手,看著天空的變化,全都臉色大變。

包括半空中,數百上千名跟傀儡戰鬥的精靈,也全都住手。

就連闖進精靈神樹的覃力,水衛,還有三名五行衛,也全都住手了。

所有人看著天雷滾滾,全都頭皮發麻。

大家都知道,這是三色神雷,擁有毀天滅地的力量。

而且知道,施展這神雷的主人是葉雄。

但是,沒有人知道他想幹什麼,也沒有人知道,他想幹掉誰。

葉雄衝天而起,懸浮在半空之中,身上光芒大作,彷彿天雷降世。

他的身上,密密麻麻全都是雷電,被白光纏繞。

肩膀上,三色神雷印記如同一根挈天之柱,直衝天際,搗動風雲。

頭頂的漩渦之中,已經看到三種顏色的神雷,在暗暗積聚。

「精靈族千年的傳承,毀滅吧!」

一道十幾米粗的三色神雷當頭劈下,彷彿天地之間,突然落下一根挈天之柱,通天貫地,恐怖的威壓讓天地之為變色。

「不好,他要毀了精靈神樹。」

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 歌姬臉色大變,化成一道流光,快速靠近。

可憐,已經遲了。

三色神雷直接將左邊的參天巨樹,從中貫穿。

無論是樹榦,還是樹樁,還是樹根,全都被毀滅了。

地上被貫穿一個巨大的黑洞,深不見底,彷彿要貫穿地心。

這裡有些人,已經見識過三色神雷的威力,但是再次見到,還是為之動容。

精靈神樹被毀了,周圍很多精靈,全都面無表情,說不出是悲是喜。

本來,她們應該憤怒的,但是她們發現,自己根本就憤怒不起來。

終於,烏雲散去,天上的巨大漩渦也漸漸變小,最後完全消失,恢復萬里晴空。

葉雄大口大口地踹著粗氣,召喚三色神雷,對元氣的消耗極大,他差點要虛脫。

他連忙掏出幾顆能恢復元氣的靈藥,服下去,開始準備開溜。

「姓葉的,你敢毀我精靈神樹,殺我上千嬰兒,我誓要將你碎屍萬段。」

歌姬大怒,氣勢洶洶地撲過來。

葉雄想也不想,轉身就朝有空間裂縫的地方逃去。

上次跟歌姬對戰,他費了很大的勁,才撐過五分鐘,此刻他元氣大損,跟她打下去,只有死路一條。

眼見就要來到空間裂縫面前,歌姬化成一道流光擋在他面前,目光狠狠地瞪著他。

「歌姬,你再逼我,我就用三色神雷把你劈成肉醬。」葉雄色厲內荏地喝道。

「你連站都站不穩,還想用神雷天引。」歌姬冷哼一聲,殺氣騰騰地撲過來:「姓葉的,納命來。」

(ps:感謝『大千世界任我游』感恩節打賞一萬書幣,祝大家感恩節快樂。) 葉雄嚇得心驚膽顫,此時不是害怕的時候,他咬咬牙,快速變身,瞬間就變成金身巨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