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有動靜。」跑了一陣,丁岳感覺到前方有動靜,對莫天說道。

沒有多久,丁岳兩人便見到了前方的一群人,但對方也不怎麼好受,在周圍,六株數千丈的樹木「復活」枝條飛舞,砰砰砰的抽打著那幾人。

那幾位無不都是造化中期或者後期的強者,但此刻卻都是一個個的口中吐血,面色蒼白無力。

面對根本不怕打的怪樹,造化後期也沒有招,只能硬抗,但這些樹的攻擊力也實在不弱。

「道友,在下靈雨天天主……」一位造化後期的強者看的丁岳兩人,連忙呼救。


「六個,它妹的!」莫天兩人頓時頭大,顧不得那幾人的求救,連忙身形一拐。朝另一個方向而去了。

「竟然跑了。」一位造化中期的強者吐了口血面色慘然的說道。

「一個造化初期,一個造化中期,也幫不了什麼忙。準備突圍吧!」造化後期的天主面色凝重的說道,他剛才開口,也沒有報多大的希望。

但就在這時,遠處,那株樹終於飛來了,鬼霧拖著,根須滑動。枝條刷刷作響,說不出的詭異。

「會飛的!!!」靈雨天的天主也是面色大變。連忙拿出數件強大的異寶,轟鳴一聲,打開了一個缺口,沖了出去。

但讓靈雨天天主等人心中慶幸的是那株樹並沒有追來。而圍攻他們的樹也沒有跟來:「快走。」

趁此,靈雨天天主等人連忙遠遁。

而在原地,被丁岳拔出的樹到了那六株樹前,樹枝飛舞,竟然抱住了另一株。

「砰!」的一聲大響,一株樹竟然被拔了出來,鬼霧涌動,托起了它,一根根的樹枝飛舞,呼呼作響。虛空都是崩裂了, 我的英雄學院之皇子

也幸虧沒有人看到這一幕,不然。肯定會嚇一跳的,如果是一般的妖物也就得了,關鍵這樹木之上根本看不出絲毫生機,也沒有生靈波動,實在詭異。

沒有多久,六株樹木都是被拔了出來。但它們依然沒有離開,沒有多大會兒。這幾株樹木周圍的樹都是復活了,枝條飛舞。

漸漸地,這一批區域空了,都被拔了出來,而那可以飛了樹木,卻是已經達到上百。

可以肯定,這是丁岳闖的禍。

「唰唰唰!!!」隨後,這些樹木都是散開了,成群結隊的在這傳承聖山之上遊盪,追殺闖入這裡的修士。

而此刻,丁岳和莫天兩人也是深入了樹林之中,再次被一株樹木追打,不過丁岳這次卻是沒有再次拔出它了,只是到處跑。

「好像我們轉悠了那麼久,一直都沒有感覺到山頂啊!」終於,丁岳感覺到不對,他們好像一直都是在樹林之中打轉,沒有上山一步。

「我飛上去看看,你先擋一擋跟來的傢伙!」丁岳說道,身形一動之間飛身而起,直入高空,要看一下環境。

但讓丁岳沒有想到的是,不等他飛出樹林的高度,虛空中便是亮起了一道道綠光,交織在一起,透出強大的氣息。

轟鳴一聲,虛空中掃出了一片璀璨至極的天壽神光,丁岳催動寶塔都是擋不住,光華破碎,落在丁岳身上,瞬息間,丁岳身上的生機便是少了一半,死氣翻滾而出。

「砰!」的一聲,丁岳落在了地上,面色發白,連忙拿出生機草吃了下去,才堪堪把生機補回來,又催動聖十字架,掃滅了那體內的死氣。

「不行。」丁岳面色難看的說道。

「唉,那就先跑吧。」莫天也是無奈,和丁岳一起頂著寶塔撒腿就跑。

但就在這時,丁岳隱隱的看到前方有道金光一閃而過,瞬息而至。

「怎麼感覺有點熟悉呢?」丁岳疑惑自語,但這個時候也沒有時間給丁岳思考,後面的大樹貼的很近,不停的抽打著,砰砰作響。

「真是麻煩,這樣下去還不得給耗死啊!」莫天無奈的說道。

「想找些其他道友吧,人多聚在一起,也好商量一下,看來以我們倆的實力也是不足以踏出這片樹林。」丁岳建議說道。

「也只好如此了。」莫天同意。

沒有多大會,丁岳兩人便是遇到了另一批人,出乎意料,那些人和莫天還是相識。

「晚輩見過石前輩。」莫天對著那為首的一位中年修士說道。

「莫天?你怎麼進來了?你父親呢?」石裂天皺著眉問道,他的修為足有造化巔峰之境,但此刻身上還是帶著血跡。

而在他身後還有五人,皆是造化後期的強者,讓丁岳看的暗自心驚,這好強的實力。

「前輩,我是被迫進來的,一言難盡,不過前輩,你怎麼也受傷了?」莫天一臉驚訝的問道。

「唉,別提了,誰知道這裡的那些鬼樹竟然能拔地而起自由移動了,之前我們被幾十株鬼樹圍攻,費了好大的力氣才逃出來的。」一位造化後期的強者一臉晦氣的說道:「要不是有天主在,估計我們五個都得交代在那裡了。」

「唉,這些鬼樹按理來說不可能脫地而出,只是不知道出了什麼意外才會這樣,實在可恨!」石裂天恨恨的說道。

他堂堂一天之主,造化巔峰竟然在一群沒有靈智的樹上受傷了,實在有些顏面盡失。

頓時,莫天和丁岳一眼,眼神帶著悻悻,但什麼話也沒有說,面色也是如常,甚至莫天還配合的說了幾句……(未完待續)

ps:求兄弟們支持一下青牛,求張推薦票、月票,感謝大家 石裂天是聖石天的天主,道行深厚,即使在混沌內,也是名聲不小,而他所在的聖石天,更是混沌內傳承久遠的一天,強者輩出,都是石靈成道,天生仙石之體,赫赫有名。

不過即使是他,此刻也是面色有些憤然,這讓丁岳和莫天兩人都是有些心中悻悻的,但面色卻不敢露出分毫異常。

幾人聚在一起,頓時安全係數大增的,對於追擊而來的那株鬼樹,石裂天冷哼一聲,拿出了一把伴生的至寶仙劍,做起了園丁,雖然不能斬殺鬼樹,但卻可以劈掉一些枝幹。

最後,失去了攻擊手段的鬼樹又換了一個身軀,再次撲來。

「走吧。」石裂天也是沒有其他辦法,只能帶著諸人離去,以他的道行,那鬼樹根本追不上他們。

「把方圓百里的樹都給砍了!」到了一處地域,石裂天說道。

幾人都是心中一喜,立馬出手,丁岳也是出手,手持神劍,唰的一劍斬過,把一株樹斬斷。

但就在這時,「唰!」的一聲,那斷裂的樹根處湧出一片的天壽神光,掃向丁岳。

丁岳心中一驚,連忙祭出寶塔,同時身形爆退才躲過去。

這裡的樹砍不了!丁岳心中沉重。

如此一來就如同一個死局一般,諸人都得被困死在這片樹林之中。

「有鬼樹來了!」

遠處。十幾株鬼樹飛來,枝幹飛舞,帶著濃濃的鬼霧。

「走!我就不信找不到破解之法!」石裂天冷哼說道。帶起諸人再次逃遁。

同時,這片傳承聖山之上的人也是越來越多了,一群群的強者通過了各種方法進入其中,落在這片樹林中,但無不都是被困其中,被鬼樹追殺。

有造化巔峰強者帶隊的還好,但如果僅是一些造化後期的強者的話。那麼結局一般都會很凄慘。

鬼樹的攻擊力絕對會對造化後期的強者產生強大的威脅,以致致命都是可能。

越來越多的鬼樹拔地而起。成群結隊的遊盪,對闖入者發起猛烈的攻擊,一位位的造化強者開始隕落,不時的有怒吼不甘的凄厲叫聲響在樹林之中。但代表著一位位的強者隕落。

「我不信這一片樹林就能困死本座!本座是一天之主!」


有造化後期的強者怒吼,衝天而起,但最後引動了璀璨的天壽神光掃出,把他化為了一片枯骨。

「不能和他人聚在一起,那樣會把鬼樹都引來的。」

有人總結道,頓時,強者分開四散,最多一隊不到十人而已,不然再多。就會引動鬼樹圍殺。

「沒有破解之法嗎?」

有造化巔峰的強者開始交流,想著辦法。

「轟……」

有四位造化巔峰的強者聯手,驚天動地。一片光芒璀璨,圍殺一株鬼樹,最終,鬼樹化為灰燼,但其旁邊的一株樹木開始復活……

「根本就是不死之身。」

丁岳和莫天兩人跟著石裂天四處遊盪,親眼看到鬼樹化為灰燼。旁邊一株樹復活,頓時都是心中發寒。

「這除非把這片樹林都給剷平才行啊!」莫天面色難看的說道。

丁岳搖頭。說道:「如果那樣的話估計天壽神光會達到一個不可估量的威能,造化巔峰都不一定能夠倖存。」

無聲無息之間,幾日過去,但丁岳卻是發現者樹林之中的鬼霧變得更加濃郁了,到處都是,威能大增,即使是混沌仙火,也得費一些法力才能磨滅。

「這是那樹木被滅之後散發出的。」

石裂天分析道,即使是造化巔峰,連日的奔波激戰,此刻他也是氣息有些頹廢衰弱,全無希望在前,造化強者也是難免道心蒙塵。

「有造化巔峰的強者被幾十株鬼樹給耗死了。」

光芒一閃,聖石天的一位造化後期的狼狽而來,身上帶血,有些顫抖的說道。

石裂天手上一緊,目光變得凌厲至極,令人心悸,寒聲說道:「不能再等下去了,不然都得隕落,你們在這裡呆著,我去找人,一起出手,本座就不相信一群造化巔峰的強者出手還滅不了這些枯死之樹!」

身影一動,石裂天離開了,丁岳幾人只能自己躲在莫天的寶塔之下,承受著一株鬼樹毫不停歇的攻擊。

沒有多久,遠處便有驚天的動靜傳來,二十道氣息驚天的身影衝天而起,每一人都是足以開天闢地,顛倒乾坤,他們開始聯手破天!

「轟……」受到刺激般,瀰漫的天壽神光轟然被激起,掀起了驚天波瀾,璀璨的神光如同無邊海浪般席捲而起,撲在了二十道造化巔峰的強者身上。

「啊!!!」有強者發出了不甘怒吼,響徹樹林。


沒有多久,石裂天回來了,身上染血,面色更是顯得蒼老,雙目帶著濃郁的不甘。

「這樹林上籠罩著綠族的絕世大陣,我們落在陣中,除非有真道霸主出手,恐怕很難破開此陣!」石裂天說道,讓丁岳幾人為之心中一沉。

真道霸主?天知道真道霸主什麼時候會有空來破這個陣!

好像之前諸多強者的出手激怒了那些鬼樹,隨後,鬼樹的數量激增,達到了數百株,瘋狂的攻擊修士,短短半日,便有數十位強者隕落。

這一片樹林,成了名副其實的強者葬地,隕落的這些造化強者, 直死藍龍

仔細算了算這幾日隕落的強者,即使是石裂天也是心中發寒。

「幸虧你父親沒有進來。」石裂天對莫天苦笑說道。

「我不信我會隕落在這裡!」莫天道心依然很堅定的說道,頭上寶塔轟鳴,光華垂落,這幾日一直都在護著他。

「我來試試!」最後,丁岳起身,面色肅然的說道。

手中一翻,丁岳拿出了那面淡綠色寶鏡,光華流轉,透出了一股驚天的氣息。

「這是?」石裂天被驚動,目光驚疑不定的看著丁岳手中的寶鏡。

「神通王的無上至寶神通寶鏡!」石裂天說道,看向丁岳:「小友是如何得來的這面寶鏡?」(未完待續)

ps:謝謝_少哲的大力打賞,感謝你的支持! 114

「你們認識?」

鄭總有點驚訝地看著我倆,其實也不僅僅是他,辦公室所有的人都看著我們。

蔡瑞麟輕輕地推了推他的金絲框眼鏡,我發現這個是他的習慣性動作,然後謙遜有禮地說:「冉小姐大名鼎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繼而眾人都表示贊同。

這人精得很,一下子就把大家的疑惑解開了,可是我是當事人,我和他何止認識?

「蔡總過獎了。」

鄭總恭敬地讓蔡瑞麟就座,然後歡迎儀式正式開始。

鄭洋給我們介紹了蔡瑞麟的大股東身份,其實換句話說,他就是我們在杭州分公司的老大,沒有他,就沒有杭州的分公司。其身份之尊貴,大家可想而知。


「讓我們大家用熱烈的掌聲對蔡總的蒞臨表示感謝!」

蔡瑞麟儒雅地站起來,對著大家深深地鞠了一躬。


不得不感嘆,他確實是一位謙謙公子,說話得體,舉止優雅,和他在一起共事真的很舒服。

「我很喜歡杭州這座城市,溫婉、清新,還夾帶著一絲絲的柔和,堅強中帶著新生的希望,這就是我選址杭州的初衷。」

蔡瑞麟在致辭,他邊說邊對著眾人淡笑,底下鴉雀無聲,對著這位米飯班主,大家畢恭畢敬,聽得很認真。

「我的母親就是杭州人,小的時候,我曾經有一段時光是在這裡度過的,外婆家,小橋邊,湖水,柳樹,這些都讓我很懷念。」

我靜靜地聽,彷彿被他帶入了他的童年時光里,很少有一個上市公司的總裁致辭會如此情真意切,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在給員工說他選址的目的。

「杭州的未來必定會發展得更好,就像我們的公司,有了冉丁丁小姐的加入,想必會帶領我們走向新的台階。」

他再次把眾人的目光往我身上引。

大家看向我,然後掌聲雷動,他在大家的歡呼中走向我,再次和我握手。

官方的握手姿勢,官方的發言。

「合作愉快,冉小姐!」

早知道會如此隆重,我可能會退縮,我這人最怕的就是這種太正式的工作場合,過分認真會讓我有壓力,而作家最大的敵人就是壓力,因為壓力之下必定會阻塞靈感的產生,沒了靈感就沒了作家的靈魂。

會後,鄭總被蔡瑞麟留了下來,杜浩軒領著我跟著大家去熟悉公司環境。

說是分公司,其實環境真的一流,人員配備、硬體設備,一應俱全,甚至不會比老胡的巢穴差半分。

不知道老胡來了會怎樣?

我給屈雲翳打了電話,告訴她這裡的一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