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片雲中一條巨大的身影自其中蜿蜒而出,巨大的身體盤曲如同一座浮在星空之中的大山,那青色的鱗片就算是有無邊的迷霧,依然可以看得出閃閃的華輝,每一塊鱗片如同冰冷的秘寶。

恐怖的威壓讓天地間的迷霧在其身邊如同擾起的一片雲沼,將那巨大的身影若隱若現地展示在面前。

「聖獸青龍……」無思仙帝發出一聲長長地驚呼。

雖然他的陰冥仙船被衝出很遠,但是依然能看得清自雲霧中露出的那個恐怖的身影,像極了傳說中的聖獸青龍,那可是萬千神獸之首青龍神獸。

無思仙帝彷彿有一盆冰水自頭頂淋了下來,連背心都滲出了一縷縷寒意。那股神聖的威嚴讓他渾身發抖。

「轟……」成均仙帝等人並沒有後退,他們的神魂似乎早已迷失,在他們的心中唯有無思仙帝的命令,就是斬殺戰無命。他們雖然身形被震退,但馬上又撲了上去。成均仙帝的身形剛飛臨半空,一隻巨大的龍爪彷彿自虛無中探出來,毫無阻礙地拍在成均仙帝的身上,彷彿有一道青光閃耀,而後,成均仙帝強大的肉身憑空四分五裂。

「轟……」那隻巨大的龍爪並沒有停滯,而是在虛空輕輕一拖,又撞在另一名仙帝的帝器上。一團刺目的華光迸濺而出,那名中階仙帝手中的帝器被轟出一個缺口,身形被轟入無盡的虛空之中。

片刻之後,在遙遠的星空中閃過一團亮光,似乎是那飛出去的仙帝身體撞在一顆星辰上,而爆起了狂暴的震蕩波。

「七爪神龍,果然是聖獸青龍……」無思仙帝眼裡閃過驚駭。

他再也沒有任何懷疑,連高貴的金龍也只有五爪,唯有龍族的聖尊青龍才有七爪。聖獸青龍,傳說神界才有,怎麼可能出現在這仙界,無思仙帝沒有猶豫,再也顧不上成均仙帝等人的死活,陰冥仙船瞬間改變方向,向虛空深處逃去,就算他還有後手,可是當聖獸青龍出現的時,他無法壓抑心中的恐懼,竟然逃了。就算是他的陰冥仙船船體出現了裂縫也顧不了這麼多了。

「轟……」無思仙帝的陰冥仙船剛剛轉向,就發現一艘血色的仙舟迎頭撞來。兩艘仙船在虛空對轟在一起。

一道道血光和一團團灰暗色的光華升起,無思仙帝聽到自己的仙船發出一陣「咔咔」的脆響,原本就有裂紋的船壁上,如同蜈蚣痕一般裂了開來,虛空中團團死氣自裂縫中滲透進來,陰冥仙船未能逃離,反而被撞了回來。

那血色仙船在虛空打著旋而退出百里之外,這才停了下來,不過依然遙遙鎖定陰冥仙船,根本不給無思仙帝任何逃離的機會。

推薦耳根新書: 推薦耳根新書【一念永恆./book/27094/】,閱讀大神新作!

「無思,你這是要走嗎?」看到被撞回來的陰冥仙船,戰無命自青龍龍首上一步跨了出來,臉上泛起淡淡的嘲諷笑意。

戰無命就那麼在虛空靜立,身後盤曲如星球般巨大的青龍相映成趣,看到這幅畫的無思仙帝卻笑不起來。戰無命的體形與青龍相比,確實十分渺小,可是剛剛戰無命竟然是立在青龍的頭上,可以想見,青龍與戰無命之間的關係遠遠不簡單。

如果說戰無命有癸水吞天蛟、碧眼金睛王獸和玄冥戰虎這三隻擁有帝階修為的獸寵,他雖然吃驚,但也不覺得太過突兀,戰無命還有一條黃龍獸寵讓無思仙帝很是羨慕,但是這一刻,他才發現,戰無命不只有一條黃龍作獸寵,還有一頭聖獸青龍獸寵,這究竟是什麼人啊?

聖獸青龍那可是天地間最強大的神獸,億萬神獸之首,接近混沌生物的存在,就算是當年妖族的妖神也也無法與聖獸青龍相比,可是眼前這頭青龍竟然似乎是戰無命的另一隻獸寵,無思仙帝覺得這個世界一下子瘋了。他想到對方是命運之子,可是命運之子也不可能如此逆天,青龍代表的是什麼?那不比命運之子的層次低。

「青龍怎麼可能會出現在在仙界?」無思仙帝的眼裡閃過一絲難以置信的神色,

到現在,他還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不過很快她便再一次確定,眼前這頭聖獸青龍絕對是貨真價實的,那強大無比的氣息和神聖的威嚴絕對假不了。

「這個世上有太多可能,就像是你,我從沒想到過你居然會如此狠辣,將自己的同伴都煉成自己的傀儡。更沒想到,一個人族的修士居然會與渾天魔神的殘靈達成協定……」戰無命淡淡地道。

「你怎麼知道……」無思仙帝此時已自那冥仙船中鑽了出來,陰冥仙船被青龍一尾巴給轟裂了,再被血河舟重創,他再躲在陰冥仙船中也沒什麼意義,反而更容易成為攻擊的目標,因此收起了陰冥仙船。當他落入虛空聽到戰無命,臉色頓時變得異常難看。

「很不巧,對渾天魔神的氣息哥哥我很熟悉,只怕這群被你陰了的同伴,全都是那魔頭幫你出手做的吧?」戰無命指了指鄭空仙帝等人,這群人表情木然,像是一具具行屍走肉般的仙帝此刻已匯聚在了無思仙帝的身邊。顯然,面對戰無命的強大,無思仙帝此刻已經不想怎麼斬殺戰無命,而是首先要保證自己的安全。因此無思仙帝並沒有再讓倖存的鄭空仙帝等人繼續攻擊,而是回到自己的身邊。

戰無命臉上平靜,可是內心卻掀起了一場驚濤駭浪,他原本猜測無思仙帝可能與渾天魔神合作,甚至有可能被渾天魔神控制,總是覺得無思仙帝與渾天魔神之間存在著某種關係,所以才出言詐上一詐,沒想到,他一詐,竟然發現自己的猜測成了事實。

這一刻,戰無命幾乎可以肯定被他藉機踢入暗空間之中的棺材之中必然就是那團渾天魔神的血肉,而且這是一團已經產生了靈智的血肉,只怕這片星空原本並不是如此死寂,而是因為這段時間那渾天魔神的血肉將這片星空之中的生機完全吞噬,這才使得這片星空成了一片死地。

「既然你都已經知道,那麼就讓我看看究竟是青龍厲害還是我的渾天魔神更強吧!」無思仙帝深深地吸了口氣,猛然在手心劃出一道血口,而後以手心之血在虛空之中迅速畫出一個個古怪的符文。

「嗡……」那道鮮血所畫的符文成形的剎那,有如一頭怪雀衝天而起,速度之快竟然直接破開了虛空,鑽入暗空間之中。

「轟……」那符文消失在暗空間的瞬間,在遠處的星空傳來一聲巨響,星空之中彷彿驟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洞,一顆顆隕石被這巨大的黑洞吞噬,化成一道道流光沒入那星空黑洞之中,連戰無命都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吸扯之力,不過這種力量對於他來說並不算什麼,就算是真正的黑洞,對他來說也會構成威脅。只是在黑洞中有一股衝天的邪惡之氣,就像是潮水一般漫了出來,這個古怪的黑洞並未讓暗空間之中的黑暗風暴湧出來,反而只有一股洶湧的死氣。

戰無命扭頭望了過去,隱約間,他看到一方巨大的棺木,在黑洞中隱隱沉浮出,如同自腹胎中擠出來的新生嬰兒,自那黑暗之中逐漸浮現了出來。正是那具被戰無命搶先轟入了暗空間之中的古怪棺木。再次被無思仙帝自暗空間召喚了回來。

如果說之前黑仆需要藉助八名黑奴才能召喚回棺木,無思仙帝卻只需要自己的鮮血刻畫出幾個符文便能夠將其召喚回來,足見無思仙帝與那棺木之間關係十分穩固。

棺木再度出現,星空中的氣息頓時變得粘稠了起來,狂暴的死氣混雜著揮之不去的邪惡力量,如同萬千的蟲蟻向戰無命的身體侵蝕。

「不過是一團碎肉而已,也敢囂張……」戰無命一聲冷哼,一道光明的氣息驟然升起,如同一團聖光在身體外形成了一個大繭,那灰色的霧氣觸及到這層光繭的時候,迅速彈開,而後化成絲絲縷縷,就像是條條怪異的蟲子,試探著向那光明之繭上衝撞,只是每一次衝撞都有一些化成霧線升騰開,彷彿可以聽得見在這霧絲之中有一道道哀號之聲隱隱傳來,似有無數生靈的怨念自四面八方迅速匯聚而來。

「轟……」彷彿有一顆大星在瞬間崩潰,化成了無邊的洪流,彷彿可以看到虛空之中有一層層巨浪席捲了過來,在這浪頭的尖峰卻是那巨大的棺木,就像是浮在無邊浪潮上的一艘大船。

棺木並不是十分巨大,不過數十丈見方,但是在那虛空中飄浮之時卻有如山嶽一般的威壓。棺木上的一道道秘紋彷彿瞬間活了過來一般。連天地之間的規則都似乎被那道道秘紋給吞噬了。

渾天魔神的魔意與這片天地原本就格格不入,但是那種魔氣卻可以污染這片天地之中的一切,包括這片天地之中的規則。

「何小子,這個小子的肉身我喜歡,既然你只是想要他的氣運,那麼,他的肉身便歸本神所有了……」就在戰無命轉身面對那巨棺的瞬間,巨棺中傳來了一陣刺耳的厲笑,就像是兩片破碎的銅鑼不斷地敲響,讓人牙酸。

「既然魔神看中了這具肉身,那就由魔神拿去好了!」無思仙帝聽到那棺木中的聲音,頓時一陣心喜,立忙回應道。

對於那聖獸青龍,他打心底敬懼,他相信渾天魔神的強大,這可是在太古的時候將整個神界都鬧得四分五裂的強大存在,雖然此刻的渾天魔神並非完全體,極有可能只是渾天魔神被埋在天地間無數塊碎片之中的一塊,但是那畢竟稟承了渾天魔神的意志。

「不過是一塊小小的碎肉,也敢自稱本神,真是恬不知恥,今天就讓我將你這塊碎片衍生出來的這點微弱的意志重新敲碎……」戰無命一聲冷笑,他並非沒與渾天魔神的血肉交手過。

在麒麟封印之地,那恐怖的渾天魔神的意志侵入他的氣海星空,結果成了他混沌神樹的養分,而後在龍神墓地更是直接與渾天魔神的那團血肉交手,將那團血肉分解開來。渾天魔神那恐怖的魔意可以污染這片天地之間的規則,但卻無法侵蝕戰無命的身體。

「轟……」戰無命沒有退去,而是一聲長嘶,如同一顆流星般經空而過,拳頭上因快速摩擦而生出一溜火光,重重地轟在那浪潮般的邪惡氣流上。

巨大棺木在虛空中抖了一下,卻並沒有停,而是以一往無回的氣勢重重地轟向戰無命的身體。

「叮……」戰無命的逆天劍破開虛無,彷彿穿越了時空一般準確地頂在了那棺木前行的途徑之上。

巨大的棺木在虛空之中一頓,巨大的衝擊之力讓戰無命的身體猛然跌了出去,逆天劍原本無比鋼硬,卻在這一撞之下彎成了一張弓般的弧度,不過逆天劍是罕見神材蒼龍逆鱗,自然是不可能如此容易折斷。

「好強大的力量……」戰無命神色微微一變,棺木上的力量確實是超出了他的意料,不過很快他眼裡便閃過了驚愕之色,他看到一縷灰氣順著逆天劍的劍尖迅速向劍身之傳來,彷彿是一滴墨水滴落清水之中,污染的速度眨眼間便已推進了數寸。

「轟……」一股火焰瞬間在那逆天劍劍身上迸發,狂爆無倫的熱度與那灰色的細絲一般的氣息相觸,頓時彷彿有無數怨靈在哀號,逆天劍在火焰的灼燒下很快再度變得明凈。

「轟……」戰無命的身形驟退之際,一條巨大的尾巴劃破蒼穹如一條巨大的鞭子一般兇猛無比地抽了過去,準確無比地轟在了那巨大棺木上。

「嗡……」那巨大的棺木發出一聲沉悶之極的巨響,就像一面巨鼓,聲音傳遞開來,滿天的邪氣驟然如同怒潮一般變得更加狂暴了,那巨大棺木並沒有被青龍尾巴轟爆,只是在虛空打了幾個旋兒,那棺木之上的古怪秘紋卻如同活物一般在青龍尾巴與巨棺接觸的瞬間迅速傳遞到了青龍尾巴之上,而後化成灰白的死氣,迅速吞噬青龍的生機。

「嗷……」青龍一聲低吼,一股青華自其身體之中擴散了出來,瞬間覆蓋尾巴之上那層灰白的死氣。

「雷錘……」戰無命微微鬆了口氣,青龍屬木,其生機之強無與倫比,那層層死氣根本就無法侵蝕青龍的身體,被無盡的生機逼了出去,不過戰無命對於那巨大棺木卻多了幾分忌憚,只不過是一層棺木而已,竟然有如此強大的污染能力,不僅讓他的逆天劍被污染,連青龍之尾都逃不過被污染的命運,他沒再多想,直接祭出雷錘。

推薦耳根新書: 「嘩……」雷錘出,灰暗的蒼穹似乎驟然被無盡的電火撕了開來,而後化成一顆巨大的雷球重重地轟在魔神棺上。

「嘩……」巨大的雷錘轟落,瞬間在那巨棺上散落開來,如同一條條靈蛇般分散到巨棺的每一個角落。

「噼哩啪啦……」巨棺上詭異秘紋彷彿一下子活了過來,與那無數的雷蛇相互衝擊,竟然爆出了無數火花,在這些火花的沖刷下,一陣陣尖銳的嘶鳴和哀號聲迅速響起。彷彿無數的怨魂在那雷霆下迅速化為飛灰。

巨大的雷霆轟擊之下,巨棺之上的光華似乎暗淡了許多,戰無命知道,這巨棺只是那棺木中的那團渾天魔神血肉的外殼,就算是將這棺木完全轟碎也傷不到那團血肉,因此,他沒有半點欣喜之色。

他不知道這口巨棺究竟是以什麼材料製作成的,不僅有恐怖的防禦之力,古怪秘紋竟然擁有如此強大的攻擊力,這東西絕對超越了一般的帝器,必定是上古遺留下來,或許原本就是用來封印渾天魔神血肉的。

「不對……」戰無命想到這裡,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一聲低呼,

原本砸出去的雷錘猛然回收,雷錘化成一道流光轟向遠處的無思仙帝,身形瞬間脫離了那巨棺的戰場。

青龍一爪準備拍下,突然收到戰無命的神識傳音,急忙改變了攻擊方向,在虛空之中瞬間打下一道道禁制,彷彿瞬間結成一張大網,那巨大的棺木撞擊在那禁制上,竟然反彈了回去。

遠處的無思仙帝微微錯愕,他沒想到原本與那巨棺打得難分難解的戰無命突然停下對那巨棺的攻擊,反而扭頭便向他攻來。

「小子,別跑啊……」看到戰無命轉身便向無思仙帝攻去,巨棺之中也傳來一陣錯愕的聲音。

「老東西,想得倒是美,想哥哥我幫你打開封印,做夢吧!」戰無命一聲冷哼,他在雷錘攻擊的時候便意識到了問題,如果渾天魔神真的脫離了封印,為何還要在那詭異的棺材中,顯然,這團血肉暫時還沒有力量破開那巨棺的封印,巨棺的封印在仙界還真沒有幾個人能破得開。

那巨棺自帶著恐怖的污染和同化力量,就算是帝器攻擊在上面也有可能會被污染成廢鐵。除了戰無命手中這柄雷錘,完全雷屬性可以驅除一切邪惡的力量……

聽到戰無命的聲音,巨棺之中的聲音有些失望,狠狠地道:「既然你不願對本神出手,那麼,本神就來看看你躲得了多久。」棺木之中傳來了惱怒的聲音,彷彿自己的算盤被人給識破了,惱羞成怒。

「哼……」戰無命不再理那巨棺,身形一旋,猛然向無思仙帝轟了過來,他的目標不是那渾天魔神的血肉,而是無思仙帝,他只需要奪回自己的輪迴氣運,不是來煉化這渾天魔神的血肉的。

對於那渾天魔神血肉的挑釁根本就懶得理會,他很清楚現在渾天魔神的力量無法完全發揮出來,正是因為那具棺木的限制,或者說無思仙帝之所以能與渾天魔神達成協議,並不是因為渾天魔神不想吞噬無思仙帝,而是他無法透過這封印的棺材來控制無思仙帝,這才讓無思仙帝活下來。

至於無思仙帝有其他後手,使得渾天魔神不能得手也有可能,無論如何,戰無命並不想現在就打開那具棺材。

無思仙帝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戰無命與青龍居然避開那魔棺直接向他攻來,最讓他鬱悶的是原本他的算計可以說是天衣無縫,利用渾天魔神的魔棺在這片星空布下了一個死局。

他對渾天魔神的魔氣污染魔化的能力十分自信,連成均仙帝和鄭空等人都沒有還手之力,被那魔氣給蝕去了神魂,可以想象,如果戰無命真的飛入這片星空,必然也會與那成均仙帝等人一樣。

就算戰無命再逆天,戰無命身邊的人也不可能抗拒得了渾天魔神的邪惡力量的侵蝕。如此一來,就算戰無命強大,也不過是孤家寡人一個,他身邊則有十幾位帝階的強者。如果戰無命身邊的人也被邪惡力量同化話,戰無命的夥伴也將變成戰無命的敵人。所以,這對於戰無命來說絕對是一個死局。

他之所以在這迷霧星空外等了幾天,就是想等那渾天魔神的魔棺中的邪惡力量完全侵蝕了戰無命身邊之人後再出手。可是他怎麼也沒想到,戰無命擁有的血河舟原本就是自血祖體內分出來的神胎,血祖神胎原本就是邪惡力量的化身,對於這種根本就透不過那棺木的渾天魔氣,擁有免疫能力。

無思仙帝想要布下為邪惡星空對戰無命身邊的人根本就沒有效果,

反而讓戰無命在這片星空將自己的傷勢給養好了。

無思仙帝另一個沒想到的事情是,戰無命對於渾天魔神的這股邪惡力量無比敏感,比其他人更清楚那邪惡魔氣的恐怖,所以根本就沒有打算讓祝芊芊和玄冥戰虎等人出來,黃龍躲在血河舟里埋伏在一旁的虛空中,與渾天魔神的魔棺離得遠遠的。

青龍身為太古神獸至尊,血脈之高貴,豈是這點自棺木中逸出的魔氣所能污染的,就算是直接攻擊那魔棺都難以對其造成污染。這讓無思仙帝的計劃完全落空了。

這些計劃看起來似乎天衣無縫,但他還是小看了戰無命,低估了戰無命身邊的底牌,他怎麼也沒想到在戰無命的身邊居然還有這麼一頭強大的神獸青龍,血脈無比純粹,青龍的強大絕對可以媲美仙界最頂尖的半神階強者。

在這樣的強者面前,別說他身邊是一群迷失了神魂的仙帝,就算是神魂依然在,想要取勝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再加上一位原本就十分變.態的戰無命,一下子不僅滅了他的一群黑奴,更重創了成均仙帝等人。

成均仙帝的肉身被轟碎了,神魂早就迷失,與死亡無異。鄭空仙帝也受傷不輕,原本除他之外被控制的七名強大的仙帝現在只剩下五人,還有兩人受傷不輕,戰力大減,要面對戰無命和強大的青龍,無思確實感覺力量不足。

可是,此刻想要逃離也不容易,血河舟虎視眈眈,根本就不會給他逃離的機會,戰無命和青龍則直接鎖定了他。

「轟……」鄭空仙帝等人毫不猶豫地撲了過去,無視青龍那恐怖的威壓,他撲上去的身體如同飛蛾撲火一般,體修成均仙帝的肉身在青龍爪下都被拍碎了,鄭空仙帝雖然同為仙帝后階,可是肉身的力量比起成均仙帝來說卻相差很大。

一爪之下,鄭空的肉身直接在虛空中崩潰,另外幾名飛撲上來的仙帝瘋狂轟在青龍身上,只濺起了一團團流芒,讓青龍身上的龍鱗暗淡了些,根本就無法傷到青龍的身體。

戰無命並沒有與撲上來的仙帝糾纏,他的目標緊鎖無思仙帝。他很清楚,這幾名仙帝的神魂缺失,攻擊多是本能,他有青龍這樣的肉盾,完全可以憑藉青龍的強大橫掃,他如一道幻影般越過虛空。

無思仙帝想要退,可是他的身形才動,便覺得天地彷彿驟然慢了下來,時間流速變得停滯了,而後他看到一柄劍自遙遠的星空,又像是自亘古之外帶著歲月的落寞悠然而至。

這一劍平淡無奇,穿過了虛空,穿過了歲月,只剩下一道流光在時光的長河中如一個無法擺脫的詛咒,瞬間充斥了無思仙帝眼前每一寸虛空。在這股歲月力量的沖刷下,無思仙帝有一種無力感,他感覺自己從未這般虛弱,這種虛弱就像是他的靈魂和神識瞬間抽空。

「當……」一聲沉悶的聲音自虛空傳了過來,那巨大的魔棺上漾起一層層秘紋,重物敲擊魔棺的聲音如同一聲鐘鳴,瞬間將無思仙帝自迷茫中拉了回來。

無思仙帝的神魂一震,一下子自那悠悠的歲月道韻中回過神來,當他回過神來的剎那,看到了一柄赤紅的劍鋒離他的頭顱不過三寸。

「啊……」無思身體狂扭,戰無命的劍離他太近了,雖然沒有穿透他的眉心,卻一下子削去了他半個腦袋,鮮血狂噴了出來,不過,他並未就此死去。

強大的殺意就像是暴發的洪流般,將那半顆腦袋炸得粉碎。他的身體不受控制地向虛空墜落下去,這一擊雖然未致命,但已把他重創。

「去死吧……」戰無命一聲冷哼,無思仙帝竟然躲過了他這包含歲月意境的一劍,倒是讓他有些意外,他知道是那渾天魔神的血肉打斷了他的意境的原因,那一聲悶響,不只喚醒了無思仙帝,更切入了戰無命劍意中最薄弱之處,讓他的攻擊微滯,只是一滯之際,無思逃得了一命。

「嘭……」就在戰無命的劍再度逼到無思仙帝身前時,無思仙帝的手中多了一張邪氣逼人的灰色符文,看到戰無命的劍再度追來,他毫不猶豫捏碎了那枚符文。

「轟……」戰無命的劍鋒眼見便要沒入無思仙帝的身體,無思仙帝的身體就在他的眼前化成了一團灰色的霧氣,詭異地消失了。

「遁符……」戰無命心頭一驚,沒想到無思仙帝的手中居然還有這麼一張強大的遁符,在渾天魔神氣息和青龍之域共同籠罩的空間也能逃遁的盾符,讓他一時間有些失神。

戰無命失神之際,驟然聽到一聲慘嚎傳了過來,不由扭頭向慘叫聲傳來方向望了過去,頓時臉上泛起古怪的表情,他看到無思仙帝如同一個大字般平攤在渾天魔神巨大魔棺的古怪人形凹槽上。

推薦耳根新書: 戰無命臉上的表情變得異常古怪,他原本以為無思仙帝那張遁符逃走了,怎麼也沒想到,動用了遁符的無思仙帝不僅沒有離開這片星空,反而貼上了那封印魔棺,落到了那人形凹槽中去了。不用猜戰無命也知道,這所謂的強大遁符應該是那渾天魔神血肉安排的一個陷阱。

「渾天魔神,你個卑鄙小人……」無思仙帝憤怒地怒嚎,半邊被戰無命斬破的腦袋已差不多恢復,卻在那魔棺的人形凹槽中無力掙扎。

略顯蒼白的面孔上滿是恐懼,他很清楚落到魔棺上會是什麼下場,他曾在這人形凹槽中獻祭了許多強大的生靈,正是因為這些強大生靈的獻祭,才使得渾天魔神的恐怖魔念能透出魔棺的封印污染一方星空,甚至侵蝕帝階神魂,任何落入這人形凹槽中的生靈,都將成為渾天魔神的養分。

他怎麼也沒想到,得自封印秘地的遁符竟然會是渾天魔神留下的暗手,渾天魔神從一開始便不是真心與他合作,一開始就在算計他。

「哈哈……本神從來就不是人,更無所謂小人。

就憑你這樣的螻蟻也配與本神合作,不過是因為本神被封印了太長歲月,需要一個傻瓜找來些祭品,這才給你點甜頭,不然你當本神會與你這種小小的螻蟻合作嗎?原本覺得你的肉身不錯,所以一直沒有將你當成祭品,但是現在本神發現了比你更好的肉身,自然不需要你這樣的垃圾,你就乖乖成為本神的食物吧。吸收了你之後,本神便可以一舉衝破這個狗屁封天魔棺的封印,主掌萬魔……」魔棺之中傳來陣陣森冷的笑聲。

無思仙帝只覺得渾身冰涼,這一刻他知道自己錯得有多厲害,渾天魔神是傳說中天地之間最為邪惡的魔神,雖然此刻的渾天魔神不過是許多碎片中的一部分成長到擁有自己的靈智,可是其本質依然是最邪惡的魔神。

與這樣的人達成協議,不過是與虎謀皮而已,他發現確實是高估了自己了,就算今日不是遇上戰無命,只怕用不了多久,渾天魔神衝破封印,第一個要奪舍的肉身便是他,難怪渾天魔神致力於提升自己的修為,強大自己的肉身。

原來一切只是為了將來他能有一個更強的肉身,現在發現,戰無命的肉身比他更加強大,渾天魔神覺得戰無命更適合成為他的**分.身。他這位在仙界也算得上是一方豪雄的仙帝就失去了最後的價值。

「你給我的遁符是假的……」無思仙帝不甘心地問了一聲。

「哈哈,可憐的螻蟻,我給你的遁符自然是真的,不過這張遁符中融入了我的氣息,只要我意念一動,無論你在什麼地方使用它,都會回到我身邊。當然,如果我不去觸動這縷意念的話,這張遁符的功效便不會有什麼問題。你是不是死心了……」渾天魔神的聲音里透著幾許嘲諷之意。

「你不能殺了我,就算是你用我血祭,依然沒有足夠的力量助你開啟這封天魔棺的封印,你依然出不了這口魔棺……」無思仙帝突然想到了什麼,不由急切地叫道,他感覺自己身體中的生機迅速流失,就像有無數的水蛭在不斷地抽取他身上的血液。

「嗯,不錯,你算得很清楚,難怪這段時間你遲遲不再給我獻祭血肉,原來你早就算到再給我獻祭生靈我就有可能掙脫封天魔棺。呵,可是就你這點小心思,與本神相鬥,還是嫩了點,你當本神幫你將那幾個倒霉蛋的神魂抹殺就是真的為了幫你嗎?哈哈,其實那幾個倒霉蛋才是我的後手,只要他們死了,那麼他們的血肉會自動成為我的祭品,我已在他們的命魂中打上了烙印,就算是天地大道都不敢放這種命魂上有我烙印的生靈輪迴,他們在任何時候死去,都只能成為我的食物,這是冥冥中早有定數的,有那七個倒霉蛋的血肉靈祭,再加上你的,正好可以讓本神一舉轟開這封天魔棺,所以,你就認命吧……」

「啊……」無思仙帝發出一聲凄長的嘶鳴,絕望而恐懼的聲音穿透了這片星空。

「那是我的氣運,就算你是渾天魔神也奪不去……」戰無命心頭狂震,他看到無思仙帝像是迅速失去了水份一般快速乾癟下去,哪裡還會猶豫,身形一閃,他與魔棺之間的空間彷彿在瞬間消失,一拳轟在無思仙帝那幾近乾枯的頭顱上。

「轟……」無思的眼中竟泛起解脫和感激的神彩,在戰無命的拳頭下化成了碎片。一顆光華奪目的魂核瞬間破開頭顱,想要逃離,那巨大魔棺之上伸出一縷縷灰色的死氣,像是無數的繩索一般瞬間將那顆魂核縛住。

「轟……」就在那些灰色的死氣猛然將那魂核拖入人形凹槽的瞬間,戰無命的另一隻大手猛然凌空一握,就在那魂核即將與魔棺相觸的瞬間將那魂核抓在手中。

「可惡的小子……」魔棺之中發出一聲沉悶的低吼,渾天魔神不由怒了,他沒想到戰無命的速度會如此之快,他還沒有將無思仙帝完全吸光就將無思仙帝轟得粉碎,更在最後的時刻要將無思的魂核奪走,這可是他的食物,他絕對不允許有人搶奪自己到嘴的食物!

「嗡……」魔棺上無數詭異的秘紋驟然亮了起來,而後一道道灰色的死氣如同靈蛇一般迅速向戰無命的身體纏了過來。

戰無命緊握住無思仙帝魂核的那隻大手被無數灰色的死氣侵蝕,整隻手都變成了灰白色,這股灰白死氣迅速向戰無命的身體快速漫延,似乎想在短時間將戰無命的生機也吞噬抽離。

那灰色的死氣有如活物一般,感受到戰無命的抗拒,整個魔棺之上的灰色死氣迅速向這個方向匯聚,無數的灰色死氣糾集在一起,化成一尊尊怨靈,向戰無命的身體侵蝕,如同群蟻分象一般……

戰無命的臉色有些難看,他低估了這魔棺上的死氣和渾天魔神的魔意,無數年來,渾天魔神從未放棄掙脫這束縛在自己身體上的封印,無數年的魔氣不斷侵蝕,就是想來削弱這封印之力。

這些年被無思仙帝不知道通過什麼樣手段獲得,而後被獻祭了大量的強大生靈,使得渾天魔神的那恐怖的魔意已如凝實,這股狂暴的死氣可以腐蝕一切生機,甚至是將生機直接轉化成魔意和死氣。所有渾天魔神的敵人都將越來越虛弱,而渾天魔神卻可以藉此越來越強大。

感覺自己身體之中的生機在迅速流失,他抓住無思仙帝魂核的手掌幾乎快要失去了知覺了。

「凈化……」戰無命一聲低吼,那無盡的光明之力迅速向流掌之間流趟,天堂神器的光明之力如潮水般向那魔棺的表面上漫了過去。

「吱、吱……」灰色死氣與光明凈化之力接觸的瞬間,就像是火炭沒入冰雪之中,頓時許多凝聚起來的怨靈化成了道道青煙迅速消散在虛無之中。

光明之力迅速推進,戰無命卻赫然發現,這光明之力並未能附著在那魔棺表面之上,而是浮在魔棺上方的虛空之中,離魔棺表面還有尺許的距離,就這尺許的距離,如同油花浮於水平,怎麼也不可能沉得下去。那魔棺表面的秘紋如同活過來了一般,化成一縷縷灰色的火焰,光明之力雖然可以將那灰色的死氣一部分化為飛煙,但是那灰色的火焰似乎也在迅速消耗著光明之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