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族不是應該有帝級功法么?」劍無敵了解了大概,雖然感到吃驚,但還是接受了,這美婦一直以來都神神秘秘,手段也是很強,能發生奇怪的事,也沒什麼。

「你是劍氏帝族尋常的子嗣,只能修行聖級功法。」美婦淡淡開口。

九陽宗的武道會戰後。

那裡發生的事情,宛如瘟疫一般,迅速的向著各方流傳。

當得知劍無敵連敗時,一個個瞠目結舌,傳聞劍無敵曾斬過地品地域年輕一輩排名第三之人,如今,卻敗了!

還是敗給了林塵跟林溪,這豈不是說,林塵跟林溪的實力更強?

外界軒然大波時。

百花山上一片平靜。

院子里。

林塵喝著小酒,林溪澆著花兒。

夏傾月走出了房間,美眸望著林塵跟林溪,說道:「我要回金龍鎮找我爹!」

「想家了?」林塵望著她。

「我要去帝族!」

夏傾月。

林塵輕點了點頭。

「妹妹,你也回去吧。」

林塵望著林溪說道。

「你要我回帝族?」林溪放下了水壺,停止澆水。

「回去好好修行。」林塵點頭說道。

「不想回去。」林溪可憐兮兮的說道。

「你不去就算了,不過,我以後去哪,都不帶著你,你一個人在九陽宗玩吧。」林塵喝了口小酒。

「我回!」林溪恨恨的瞪了一眼林塵。

「這還差不多。」林塵笑著道。

之後,夏傾月去找九陽尊者,跟九陽尊者說了一番,要回金龍鎮,並且以後可能都不會回宗了。

九陽尊者得知后,心中慌亂,這麼個天之驕女,就這樣走了,損失也太大了。

九陽尊者苦苦挽留,夏傾月堅決要走,只留給九陽尊者一句承諾,以後她會想辦法讓九陽尊者入聖。

九陽尊者見挽留無效,不由一嘆。

百花山上。

林塵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了一門聖級功法給九陽尊者,當作這段時間照顧林溪跟夏傾月的報酬。

九陽尊者見是聖級功法,楞楞的望著林塵,這怎麼會有聖級功法?

這也太難以置信了吧。

陡然,九陽尊者想起了柳青璇,猜測應該是柳青璇給的。

九陽尊者心中一嘆,自己那麼努力,經過九死一生,才好不容易登臨武尊。

再一跟林塵比,有種想打人的衝動,再怎麼努力還不如娶一個牛比的老婆,這樣就什麼都有了。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之後,九陽尊者帶著夏傾月跟林溪離開了。◢隨◢夢◢小◢.lā

林塵站在懸崖邊上。

如今身邊最親近的幾人都走了,他也該離開的時候了。

「也該是去見見老朋友的時候了。」

林塵望著天際。

前世他雖沒有道侶,但共患難過的老朋友還是有一些的。

「老朋友基本都在地品地域跟天品地域,人品地域貌似只有一個……」

林塵想起了一個人,一個很美的女人。

這個女人曾經跟他共患難過,在他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就是這個女人幫了他。

經歷了許多許多,有一天,這個女人跟他表明了心意,但林塵拒絕了。

雖然這女人各方面都很不錯,但,林塵對她沒有什麼想法,從來只當個朋友一般對待。

後來,女人嫁給了別人,那個男人是林塵的老朋友,曾經也與林塵共患難過。

「不知道他們還在不在那個地方了。」

「先去看看吧,若是不在,就前往地品地域了。」林塵將自身隱藏,憑藉肉眼根本看不到他,除非是武宗之上的強者才能看穿他。

林塵離開了九陽宗,向著南方位置掠去。

人品地域有九大勢力,林塵所去的地方名叫靈虛島。

知道靈虛島的人很少,靈虛島只是一座小島,並不出名。

以林塵現在的實力,想要掠至靈虛島,至少都要半個月的時間。

林塵慢慢飛著,他也不急。

過去了十天,林塵的下方是一望無際的海洋,看不到邊際,不過海中卻是有著一些小島。

林塵繼續飛掠著,飛掠了一天時間,他停了下來,他看到遠處有兩個十三四歲的少年少女正在玩鬧。

若一般人見到這樣的一幕,定會大吃一驚,因為這少年少女竟然擁有靈翼。

靈翼,實際就是輔助性飛行雙翼,能擁有這種東西的人,至少都需要武宗的實力,才能廝殺某種飛行妖獸,強行拆掉妖獸的翅膀。

「哥,有人。」少女臉蛋圓圓的,看起來很是可愛。

少年望向不遠處的林塵,目光滴溜溜的一轉,這個地方屬於偏僻之地,已經好久沒人到這裡了。

「大叔,你為什麼到這裡?」少年對林塵喊道。

林塵嘴角一抽,我今年明明只有十九!

「我到靈虛島。」林塵回道,飛了十多天了,看到兩個孩子,便想聊聊。

「你到我家?」少年跟少女眨著眼睛,驚訝了一下。

「你家?」林塵打量著少年少女,模樣上還真的像他的老友啊。

「月輕舞跟王霄是你們父母?」林塵問道。

「是啊,大叔你認識我爹娘?」少女好奇道,她從未見過林塵。

「認識,還是老朋友了。」林塵笑著,沒想到月輕舞跟王霄已經有了孩子。

「大叔,我帶你去找爹娘。」

少年說道,振動雙翼在前方帶路。

途中,林塵得知這少年叫作王辰,少女叫王雨柔。

期間也了解最近些年月輕舞跟王霄日子過的都很好。

惡魔CEO,別追我 這片海洋,有多處傳送陣。

林塵這才釋然,原本他還疑惑,這裡離靈虛島還有幾天的距離,王霄應該不會讓自己的兒女跑這麼遠的地方遊玩。

有了傳送陣,能縮短許多時間。

過了半個時辰不到的功夫。

林塵出現在了靈虛島的上空。

靈虛島,綠野匆匆,沒有層巒疊嶂的山峰,總的而言整個島都很平坦,在島的南處邊緣位置,有一座很別緻的院子,住在這樣的地方,算不上世外桃源,可也很讓人羨慕了。

嗡。

忽然,有兩道身形憑空出現在了半空,兩人微皺眉頭,目露一絲警惕之色。

「你是誰!」美麗女子凝望著林塵,她身姿高挑,曲線有致,該凹的地方凹,該凸的地方凸,身材很好,臉蛋也是很精緻,肌膚如玉,嘴唇豐潤。

「娘,他說是你們的老朋友。」少年王辰開口道。

「老朋友?」月輕舞打量著林塵,她的印象里,根本就沒有林塵這一號人物,更何況,林塵的根骨年齡她一眼就看出來了。

二星武皇,年齡十九!

她怎麼可能跟一個十九歲的青年是朋友?

重返九零:錦鯉小辣妻 月輕舞的身旁是一名模樣三十歲出頭的男子,他面相憨厚,看起來像是老實人。

他皺眉望著林塵,他不認識林塵,那自然也不會是老朋友了。

「說出你的來意吧!」王霄渾身流露著一絲氣息,這股氣息雖然很弱,但對還是武皇的林塵來說,造成了極大的壓力。

醉挽長歌 「小霄子,把你的氣息收起來!」林塵臉色蒼白,咬牙切齒道。

還沒說個所以然出來,就用氣息震懾他。

王霄眉頭一挑,收起來氣息,疑惑的望著林塵,小霄子?能這樣稱呼他的人,放眼整個大陸,絕對不超過雙手之數。

偏偏,眼前的林塵就是這麼稱呼他了。

一旁的月輕舞皺著黛眉,能稱呼她男人小霄子的人,她都認識。

可,眼前的青年,她確實不認識。

「你到底是誰!你若再不說,別怪我把你剁碎扔海里餵魚!」月輕舞說道。

「葉塵。」林塵。

「放屁!」月輕舞黛眉一皺,一股可怕的壓力籠罩著林塵,其中有股莫名的光芒在查探著林塵的身體。

她想看看,眼前的林塵,是不是心懷不軌之人變換了根骨跟樣貌。

但,一番查探下,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我真的是葉塵啊能不能讓我把話說完?」林塵心中鬱悶無比,這還沒怎麼樣,就讓他這麼難受了。

「他是武聖,你是武皇,你想騙人,能不能專業點?」月輕舞冷淡道。

「我真的是葉塵。」林塵無語說道:「你想沒想過,騙子都那麼專業,為什麼我這麼不專業?我一個武皇敢騙你們倆個武尊?那不是活的不耐煩了么。」

「因為你傻。」王霄說道。

「」林塵無言以對。

「給你一次機會,證明你是葉塵!」月輕舞直視著林塵,沉聲道:「若不能證明你是葉塵,光憑你冒充他,本尊就可以讓你死了!」

林塵在來的路上就想好怎麼證明自己了,他望著月輕舞緩緩道:「你的左臂有一顆紅痣,你有一根頭髮是紅色的,還有,當年在雪鷹峽谷,你跟我說過一些話。」

「這些能證明么?」林塵望著月輕舞。 ?月輕舞凝望著林塵。隨-夢-.lā

她的左臂有一顆紅痣,這一點只有五個人知道,一個是她的夫君王霄,還有兩個是她的兒女,還有一個是她自己。

第五個人便是葉塵。

她有一根紅髮,這件事,只有她跟王霄,還有葉塵知道。

至於雪鷹峽谷所發生之事,只有她與葉塵知道!

也是因為在雪鷹峽谷她跟葉塵說了那些話之後,便才嫁給了王霄。

「我跟你說了什麼!」月輕舞直視林塵,她跟葉塵所說,都是極為隱秘之事,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

若林塵真的說出來,那她真要懷疑眼前的林塵到底是不是葉塵了。

「確定要說?」林塵看著月輕舞,又看了看茫然的王霄。

月輕舞皺眉,看了看身旁的王霄,若林塵真的說出了那事,她跟王霄解釋一番就好。

「確定!」月輕舞盯著林塵眼睛,她倒是想看看,林塵能不能說出來。

林塵輕點了頭,如今,唯有此能證明自己的身份了,那件事,是極為隱秘之事,他不會主動說出去,月輕舞更不會主動說出去。

「那個時候,小霄子喜歡你,他對你是真的很好,而你喜歡我,但你知道,我對情情愛愛的事一直不怎麼上心,那天在雪鷹峽谷,只有我們兩個人,你對我說,你想跟我結成道侶,我拒絕了。」

林塵望著渾身發顫的月輕舞,又看向緊皺眉頭的王霄。

「他說的是真的么。」王霄望著月輕舞。

「真真的。」月輕舞聲音微顫,她美眸望著王霄,解釋道:「當初我是喜歡葉塵,不過,我更知道,與其嫁給一個喜歡的人,不如嫁給一個喜歡自己的人,所以,我便嫁給了你。」

「嗯。」王霄露出一抹笑容。

「現在能證明我就是葉塵么?」林塵望著他們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