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時楚捏着手帕拭了一下眼角的淚,心痛道:

「顧長風未過門的妻子。」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為何現在才告訴為父?」

丞相大人有些生氣,他的重點不在於元茶,而是顧長風有花柳病?這可不是小事!

他趕緊喊來侍衛:

「去看看顧長風在桃源村的所有事情,事無巨細,越詳細越好,快馬加鞭,今晚我就要知道結果。」

有了爹爹出面,宋時楚一顆心總算是落了下來。

夜裏,子時。

消息很快就到了,果真如那個女人所說的一樣,宋時楚趁熱打鐵,繼續道:

「爹爹,你現在相信女兒說的話了吧,雖說這花柳病是好了,可誰又知道這種病日後會不會複發,女兒可不想成為全京城的笑柄!」

丞相大人面色很沉,他萬萬沒想到這個看似文弱的書生居然心思這麼毒,沾染了花柳病還不上報,有意隱瞞不說,還想娶他女兒,這就不能忍了。

現在有了這一事,他心裏也大概有底了,這顧長風身為朝廷命官居然染上那種病,皇上那邊肯定也不會說什麼。

丞相大人連夜就進宮了。

皇上聽後龍顏大怒,也是萬萬沒想到這個顧長風居然是這種人,還敢欺上罔下說自己是父母雙亡?

丞相大人一把鼻涕一把淚痛哭道:

「看在老臣為玄國盡心儘力這麼多年的份上,老臣懇請皇上收回成命啊,老臣就這一個女兒,實在不想白髮人送黑髮人啊……」

皇上心懷愧疚扶起丞相道:

「這是自然,宋愛卿先起來,這件事是朕對不住宋小姐,還好發現的早,不然朕豈不是成了千古罪人,只不過宋愛卿也知道朕君子一言,斷然不能在文武百官之下丟了顏面……」

皇上說了自己的計劃,丞相大人也表示理解,畢竟皇上嘛,最看重的就是皇家的顏面,只要這婚事沒成就沒行了。

幾日後,婚禮如約舉辦。

顧長風一襲紅色喜服看得出來他心情很好,就連眉宇間也帶着幾分傲氣,可不是開心嘛,他娶的可是丞相府大小姐,就相當於把朝堂一般的官員都拉攏了,他還愁沒有機會得到皇上的器重。

他高高興興準備去迎接新娘子,然就在這時,一個嬌小瘦弱的身影出現眼前,嚇得他一個措手不及,這個蠢貨怎麼來了?

他四下看了看,凶煞走過去就要去抓元茶的手腕,「你瘋了,你來這裏做什麼?」

元茶輕鬆就躲開了,眼眶通紅惹人憐。

「長風哥哥不是答應好了要娶茶茶,為什麼又娶丞相府大小姐了?」

顧長風聽聞陰冷一笑道:

「元茶你是真蠢還是假蠢,我顧長風可是堂堂狀元郎,怎會娶你這種鄉野村婦,從你害我娘死去設計我和我妹妹發生那等醜聞,我告訴你,我就和你不共戴天了。」

「沒殺你我都已經很給你面子了,識趣點,趕緊給我滾,要是耽誤了我的正事,我現在就讓人殺了你。」

一道明黃色的身影走了過來,威嚴道:

「有朕在,我倒要看看顧愛卿怎麼讓這位元姑娘死?」

看到來人,顧長風嚇得臉色大白,趕緊跪了下來,「黃……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請皇上明鑒,微臣真不認識眼前這個村婦,她一個勁兒在這裏訛微臣,還請皇上立即處死!」

宋時楚一襲紅色婚服,嬌俏動人。

此時她一巴掌扇在顧長風臉上,氣憤道:「好你個顧長風,事到如今還要騙我,好,這件事是假,那日在青煙倌怎麼解釋?」

顧長風爬過去,抓着她的裙擺解釋道:

「楚楚,你聽我解釋,我真的沒有,那日我就是一時喝多了,我真的沒有褻瀆你的意思,請你相信我!」

他轉身又懇求皇上道:

「皇上,微臣剛才所言全部句句屬實,還望皇上明鑒啊!」

皇上龍顏大怒:

「顧長風你真當朕是傻子是不是,早幾日前朕就知道了消息,這位元姑娘所說句句屬實,不然你以為朕會出現在這裏,這種無德無能的人,豈能成為我玄國棟樑。」

「來人,拖下去打入地牢。」

「不要啊,皇上,微臣是冤枉的……」

恰時,元茶開口了,「皇上,民女有一請求,還望皇上成全!」

「你說!」

元茶從衣袖裏端出一杯泡好的茶,眼紅道:

「這是民女泡的茶,還請皇上務必讓顧長風喝下,也算是了斷了民女這些年的痴心妄想!」

「准了!」

牢房裏,顧長風早已被剝去紅色的吉服,頭髮散了一片,一個看守的侍衛冷冷道:

「這是那娘子給你的茶,喝了吧!」

顧長風整個人如同陷入了魔怔一樣,癲笑不止,「哈哈哈,沒想到我顧長風到頭來還是一場空,不甘心,真是不甘心啊……」

他手指不受控制端起了那杯茶香四溢的清茶,一口飲盡,杯子落地,下一刻他便永久躺下了,沒了呼吸。

小綠驚喜道:

【第五杯綠茶下肚,渣男生命值減低至100%,任務已完成,是否跳轉下個位面!】

元茶不耐煩道:

「廢話那麼多做什麼,動作快點!」 敖龍珠看完信哭得稀里嘩啦,隨即拿起一個小蛋糕咬了一口,猛地笑了。

因為,好難吃…而且小蛋糕還硌牙。

又挖了一口小布丁,甜得發齁。

但是身為公主的敖龍珠卻吃得乾乾淨淨…

蘇達強離開后,一步三回頭遠處看著。

夏蓁蓁:「你在信里寫了什麼?」

蘇達強:「讓她心安的話,也讓她做好最壞的打算準備。」

夏蓁蓁:「我還得給你多準備點錢呢,要是私奔,也不能讓小公主跟著你吃苦吧。」

蘇達強:「仗義啊兄弟。」

夏蓁蓁:「你這個賠錢貨……

《千歲大人的財迷小娘子》第一百四十七章賽鴻國同意和親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九十章大哥,我錯了!

此時,小混混們瞬間目瞪口呆的看著劉黎明,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瞬間都失去了戰鬥力。

「小子,你活膩了」虎彪猛的舉起一張桌子,朝劉黎明沖了過來。

只見劉黎明身子一側,右腳向後一個反踢。

「哎呀――」

虎彪一聲慘叫,身子頓時飛了出去,整個人四仰八叉的趴在地上。

劉黎明迅速走到胡彪身邊,一隻腳踩在他的手上,轉了360度。

還不等他開口,虎彪就出聲求饒:「兄弟,兄弟,我錯了,放了我!」

劉黎明瞪著他,怒喝道:「你是狗改不了吃屎,上次饒了你,你還不知悔改,真是找死!」

見情況不妙,虎彪道:「兄弟,對不起,我錯了,我不是人,我豬狗不如。」

看到虎彪這個樣子,光頭不滿的喝道:「大哥,弄死他!求他幹嘛啊?」

「閉嘴,媽的,快向這位大哥道歉。」胡彪歷聲吼道。

光頭一臉的不解,再一次撿起地上的匕首,剛要起身,劉黎明眼疾手快,一個箭步衝到光頭面前,幾個耳光打了上去,光頭此刻真變成一個剛被退了毛的豬頭,鼻青臉腫。

劉黎明冷冷的說道:「小子,還嘴硬嗎?」

光頭一臉不屑的「切」了一聲。

劉黎明看著一輛不屑的樣子,就覺得氣不打一處來,腿一抬狠狠的朝光頭的雙腿間頂了一下。

此刻的光頭真是被打怕了,褲襠濕了一大片,連忙求饒。

「大哥,對不起,我錯了。」

劉黎明一手拽住光頭的耳朵,一邊調戲道:「服不服?」

「大哥,大大哥,服,我服,我錯了,對不起,對不起。」

劉黎明看了一眼旁邊的女孩子和老人,說道:「你們對不起的不是我,知道錯的話,就去給他們道歉。」

一群混混爬在地上,一邊磕頭,一邊向爺倆道歉:「大爺,對不起,對不起,我們錯了。」

小姑娘和老人嚇得全身直哆嗦,還沒見過這架勢。

劉黎明走到老人面前將他扶起,柔聲說道:「大爺放心吧。他們有了這次的教訓,不敢再來了!有什麼事情你給我打電話。」他留下了自己的電話。

「孩子,謝謝」老人家含著淚說道。

劉黎明看了一眼混混,喝道:「都起來吧,你過來,今晚的賬得算算。」

劉黎明搬了一個凳子徐徐坐下,小混混們嚇得後退幾步,心想這還得挨,還得賠錢,真是不值,比他們手段還狠。

虎彪到底是老大,立即明白劉黎明說的意思,他從口袋快速拿出兩千元,笑道:「大哥,今晚飯錢和打壞東西的錢,你看夠嗎?」說著,虎彪趕緊上前,將手中的錢交給劉黎明。

劉黎明冷笑道:「哎呦喂!聰明了,這就對了。」

劉黎明接過錢,看了看周圍的東西,估計也夠了,順手遞給了爺爺。

「小夥子,這,這還是算了吧!」老人家哪敢要這些人的錢,今天晚上是沒事了,以後這小夥子一走,還不知道,這群人咋整自己,有可能就要關門,看著面前凶神惡煞的小混混被打的落花流水,大爺還挺犯愁的。

劉黎明來到小混混面前,他們趕緊後退幾步,生怕在挨打。

「以後別再來這裡找麻煩,下次再讓我看見你們仗勢欺人的話,一定將你們徹底廢了不可。」劉黎明嚴肅的說道。

「是,是。我們一定不敢了,我們滾,我們滾,虎彪和眾小弟連滾帶爬的落荒而逃。

劉黎明看著可憐兮兮的爺孫倆,心裡一陣酸痛,連忙上前安慰道:「我知道你顧慮什麼,放心,他們以後不敢再來找你們麻煩了。」

此刻的石心怡完全被劉黎明剛才的一幕給驚呆了,她不敢置信,這還是那個被他吆五喝六的男人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