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下次記得說一聲。」

溫狸給出的回答很是隨意,這種口吻讓葉子晨都忍不住愣了一下。

這就結束了?!

「姐,你不怪我了?」

「那我還能說你什麼?」溫狸好似苦笑道,「事情都已發生,我就算是責怪你又能如何,只要下回記得點就好了,況且這種小規模的宣戰,對虛擬世界集團而言根本就沒有什麼影響,滄月星系也不敢動。」

「不愧是我姐!」

葉子晨不聲不響的溜須拍馬,溫狸面不改色。

「說事情。」

「好。」葉子晨咧嘴,旋即臉色一沉,「姐,你應該也知道的。這一回我的宣戰,是為了給我銀河系正名。」

「繼續!」

「我銀河系沉寂了十年,就指望著這一站打出自己的風采和地位。讓整個宇宙都見識到我們銀河的實力,也防止那些宵小之徒,對我銀河系有其他不軌的心思。」

「嗯!」

「這一回,我們銀河系也是出動了無數精銳,就等著協助聖域宇宙國奪回故土。正名了銀河系的實力,也能夠得到聖域宇宙國這個盟友,這是絕對對我銀河系有利的情況。」

「沒錯。」

「可是祖龍族來搗亂!」

葉子晨緊鎖著眉頭道,「你知道不,祖龍族將聖域宇宙國變成了試煉任務,而且我還成了接受這次試煉的人。」

「我知道。」

「姐,你不覺得這個事情很怪么,這不就是祖龍族刻意而為么?」

「沒錯。」

哪怕就算是葉子晨也沒有想到,溫狸竟然想都沒想就給出如此肯定的答覆。

「如果你是為了這個事情找我,那就沒有必要說下去了。你以試煉者的身份,接受祖龍族的試煉任務,試煉地點是聖域宇宙國,這些我都是知情的。而且我也詢問過了,其實我可以直接告訴你,這次的試煉是滄月推薦的。」

「還真是他!」

葉子晨在最開始的時候就懷疑,這次試煉的幕後主使是滄月。

現在溫狸還加以確定。

「姐,那他……」

「我也聯繫了祖龍族,對他說了這些事情,最後我也接受了這些試煉。滄月那面我也找了,我把他罵了。」溫狸道。

「沒了?」

「那你還想怎麼樣,事已至此,難道我還能去打祖龍族么?」溫狸歪了下頭,「弟弟,你要知道,這個宇宙是很複雜的。」

「這……這我當然知道。」

葉子晨也沒想過讓溫狸去攻打祖龍族。

這根本就不現實。

可是……

最後就是這樣的結果,他心裡還是多少有些不舒服。不過,這樣是無可奈何的事情。

「姐,那這一回的任務,我必須做?」

「你可以認輸!」溫狸開口,「我在這裡也可以告訴你,祖龍族的試煉有很多,這只是你們在途中的定級試煉,到了祖龍族你們還有諸多試煉在等待著你,這一回試煉的失敗對你後續的影響並不大。」

從溫狸的言辭中,葉子晨得知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現在他們是在定級。

航行途中的試煉,是對他們的一種考量。

「你這麼跟我說,不怕祖龍族……」

「你這回的試煉本就是他們對不起我虛擬世界集團,我說點情報又能如何?」溫狸不屑道,「難道他們還敢來打我虛擬世界集團么?」

這話倒是霸氣的很。

其實這些頂尖勢力就是這樣,相互之間都屬於互相制衡,互相掣肘,互相威脅的狀態。

真要誰動誰!

可能性太低,因為他們牽扯的都太廣。

不過這一回的試煉,他是絕對不能輸的。他如果認輸了,丟的是銀河系的名聲。

「姐,那在你看來,我這回的試煉有獲勝的可能么?」

「自然是有的。」溫狸點頭,「既然祖龍族發出這個試煉,就證明雙方都會有獲勝的可能,他們不會給誰死局,這樣有失公正。如果他們真的那樣做了,我會親自去祖龍族找他們討要說法,這點你可以放心。」

「那溫狸姐,你可以去了!」

聽到溫狸的這個回答,葉子晨頓時攤手。

「去找祖龍族吧。」

「怎麼了?」溫狸皺眉,葉子晨就深深吐了口氣道,「你知道我這回的試煉難度是多少么?」

「我怎麼會知道,儘管我是虛擬世界集團的首腦,也不代表這個宇宙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溫狸回答。

「你不知道吧,那我跟你說!」

葉子晨惡狠狠的吐了口氣道,「我的難度係數是512倍!」 當葉子晨話音落下。

他這回總算是在投影中,看到了溫狸眼中流露出的震驚,九面霸主更是驚訝瞪大了眼睛。

「多少?!」

九面霸主沒忍住的驚呼聲從投影中傳出。

這才對嘛!

看到了沒,不是他想多了吧,就算是九面霸主和溫狸首腦都被這難度係數給驚住了。

「512倍!」

聽到九面霸主的呼聲,葉子晨也露出憤慨的神情。

「九面姐,你評評理,這是人乾的事兒?剛才我收到祖龍族的傳音,告知我的難度係數評定是512倍,這可能完成么?」

「這……是有點誇張了。」九面霸主低語。

「怎麼可能這麼高,你帶幾人過去的。」溫狸蹙眉道。

「算我在內總共就八個人。」葉子晨長吐著氣,「可是傳音告訴我十個人,我都不知道這倆人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你的侍衛什麼實力?」

「公爵啊。」

畫面中的溫狸皺著眉頭沒有言語。

看她的樣子應該是知曉難度係數的計算方式的,此時的她就是在算應該是多少難度。

「你等著。」

話音落下,投影就到此終止。

虛擬世界集團空中行宮。

「姐姐,這難度係數問題很大。」九面霸主皺眉道,「512倍的難度係數,聞所未聞,就算是上回銀河之主,他的難度係數也才256倍吧。」

「是有一些問題,多了一倍。」溫狸低語,「就是這小子,看似挺機靈的,可是還是沒有明白我當時對他的提醒,到底還是中了祖英的套。十人帶滿,還帶了倆公爵級,難度係數自然就高。」

「可那也就是256倍啊。」

「所以說,我才要去問問祖龍族這中間的緣由。」

看著從面前消失的虛擬投影。

以葉子晨估計,要是不出意外溫狸應該是去聯繫祖龍族了。

「看來祖龍族真有問題。」肩膀處的機械族小王子貝力開口道,「要不然溫狸首腦不可能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沒錯。」

溫狸親自出面,相信祖龍族肯定會給一個合理的答覆。

這回找溫狸算是找對了,要不然這512倍的難度係數,這虧他就吃定了。

看了一眼時間。

還有十五分鐘,希望溫狸能夠在這十五分鐘之內,將問題解決,讓祖龍族給他一個正常的難度係數結果。

現在葉子晨要做的,就是在這裡等待。

等待是最煎熬的。

在這房間中等待的每一分,每一秒,對葉子晨而言都是一種折磨。他幾乎五秒鐘的時間就會看一眼準備時間的倒計時,眼看著就要到最後五分鐘,溫狸依舊沒有給他任何答覆。

「別過時了。」

就在葉子晨低語時,溫狸的虛擬投影邀請發來。

「溫狸姐。」

畫面中,溫狸和九面霸主依舊在空中行宮中,還是那把藤椅。

「我剛才詢問過了,你的難度係數沒有問題。」

「什麼?!」

葉子晨愣住。

沒有問題,這怎麼可能。

他現在有些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姐?!」

「要怪就怪你自己,你帶的人太多了。」溫狸回答道,「難度係數以1為基準,你的人數總共是10人,那麼難度係數就提升到了64倍,兩位公爵級侍衛,難度係數再翻4倍,也就變成了256倍。」

「公爵級,翻倍么?!」

我靠!

這個祖英,她真夠狠的。

「我當時已經提醒過你了,是你自己沒有明白,這是你的問題。」溫狸開口,「儘管祖英那樣做,確實有故意的嫌疑,可從你們進入虛擬網路的那瞬間,你們的試煉其實就已經開始了,只是你們都沒有發覺而已。」

「那就算如此,我為什麼是512倍。」

「你在上一回的試煉中,隱藏了你小組中的人數。」

「我沒有!」

葉子晨的眼中堆滿了憤憤。

「我該幾個人就是幾個人,從來就沒有藏人。」

「你藏了,藏的是兩人,我都已經問的很清楚了。」溫狸回答道,「而且剛才我詢問的人是正義,他的話值得信任。」

「我……」

「好了,事情就到此為止吧。這一回的試煉,我不認為你可以完成,還是那句話,你可以選擇認輸。」

投影結束。

葉子晨默默的站在房間中,腦海中縈繞著溫狸的話。

他相信溫狸!

在這個宇宙中,能夠被葉子晨信任的人沒幾個,其中溫狸算的上是其中之一。她既然那樣說,說明她是真的去詢問,而且祖龍族也對她給出了相應的答覆。

可是葉子晨真的感覺冤枉。

他沒有藏人。

所有參加試煉的人員,都在他的戰艦當中,他藏什麼了。

還是藏了倆人。

如果將這兩人算上的話,那麼祖龍族給出的十人,確實就是真實的。

人在哪兒?!

按照溫狸給出的答覆,在他進行上一回試煉,也就是還沒有接到夢蘿他們的時候,這倆人就已經在跟著他了。

也就是說,人是從銀河系來的?

「貝力,我們來的途中,你有感知到有人在暗中跟著我們么?」葉子晨皺眉道。

「沒有。」貝力搖頭,「如果有人暗中跟著我們,在戰艦的探查範圍內,我是不會沒有發覺的。除非,他們尾隨在我們戰艦的雷達範圍之外。」

「真是見了鬼了。」

葉子晨抬手捏了下太陽穴,腦海中就琢磨著那倆人……

「等會,咱們戰艦你有查過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