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挖完這元脈,一共收穫了七百多方中品元石和兩百多上品元石!

透視醫聖

當姚躍離開這裡再一次上路,終於是收到了關於小六子的消息!

(感謝和、閱讀寒殤、東東i豪賞,以及所有投月、票的書友,希望喜歡本書的書友多多力頂,多謝了!)

【作者題外話】:感謝純潔的狼、精神幻影、寒殤、斷章、雨花孤獨、姚尊者這幾位道友打賞!特別感謝姚尊者豪賞5888塔豆,寒殤豪賞3776塔豆以及斷章豪賞1888塔豆!特別表揚寒殤與純潔的狼兩位騷年,在和閱讀塔讀兩邊同時力挺,非常感謝你啊!嗚嗚 “李紫霄?他來這裏幹什麼?”,四人對視一眼,均不知這李紫霄所爲何來。

便在四人疑惑之際,那李紫霄已經帶着南宮宇和“玄瀟五傑”中另外的兩人,一起邁步走進了屋中,只是這次,卻不見雲暮憂和他們四人在一起。

“李紫霄,你不去砍柴,來我們這裏幹什麼?”梅仁品感覺四人來者不善,忙站起了身,攔在了四人之前。

李紫霄低下頭,斜眼瞥了胖子一眼,道:“你這胖子,算什麼東西,也配問我話嗎?給我滾!”

說完,他擡起右手,一掌便將胖子,給向後推開了數米遠,幸虧扶住了桌子,才險險沒有跌倒。

他這一驟然出手,頓時令柳辰劍和李興文兩兄弟大驚,柳辰劍上去將胖子扶了起來,衝李紫霄怒問道:“是雲暮憂指使你們來的?我還以爲他拿得起放得下,沒想到也是一個輸不起的小人!”

聽到這話,李紫霄和南宮宇相視一笑,並沒有解釋。

南宮宇指着柳辰劍的鼻子笑道:“小子,聽說你昨晚被人給打傷了?嘖嘖!早就跟你說過,做人不要太囂張了,你就是不聽。”

“看看,現在被人給打的像條狗一樣了吧?來,死狗,給小爺我叫兩聲啊?昨天在望月臺上的時候,你不是挺厲害的嗎?怎麼?今天見到了小爺,卻不叫了呢?”

柳辰劍看着他這副小人得志的樣子,心頭大恨,但奈何自己現在連一點真氣都提不上來,便是想要出手教訓他,也是沒有能力,只得將頭低了下去,眼中神色一陣黯然。

李紫霄四人這次來,就是專門來侮辱柳辰劍的,此時他們看着柳辰劍忍氣吞聲的模樣,心中別提有多麼開心了。

李紫霄走到了柳辰劍的身前站定,裝模作樣的嘆了口氣,笑道:“唉,虧雲暮憂那麼看得起你,還把你當做了最大的對手,誰知道你竟然這麼不爭氣,這才短短的一天時間,居然就被人給打成了這副樣子,怎麼樣,從天才隕落成廢物的感覺,還不錯吧?哈哈哈!”

說着,他突然飛起一腳,正正的踹在了柳辰劍的胸口之上,將柳辰劍給踢到在地,然後他走了過來,踩着柳辰劍的頭,陰笑道:“小子,今天就是給你一個小小地教訓,以後可要記清楚,做人不要那麼囂張了!”

看到柳辰劍被他打翻,李興文和梅仁品三人都是大怒,嗚哇怪叫着,向着李紫霄四人撲了上去。

但他們三人年紀比李紫霄他們小了四五歲,體型上本就吃虧,在功力上更是遠遠不如對方,這纔剛撲上去,不到片刻功夫,就被那四人一頓拳打腳踢,給全部打翻在了地上。

南宮宇狠狠地踢了梅仁品幾腳,口中道:“死胖子,早就看你不順眼了,媽的,要不是門規不允許,我現在就打死你!呸!”說着,他還狠狠地往梅仁品的頭上,吐了幾口唾沫。

李紫霄他們把柳辰劍四人給毒打了好大一陣後,這才稍覺過癮,一個個都停下了手中的拳腳,李紫霄蹲下身子,笑着拍了拍柳辰劍的臉,口中狠聲道:“小子,今日先就到這裏了,以後只要小爺我不高興,就來找你們練練手,相信,這外門試煉的五年,咱們一定會非常愉快地度過的,你說,是嗎?哈哈哈!”

說完,他一聲長笑,帶着南宮宇三人,大步的走出了這間屋子,只留下柳辰劍四人,還倒在地上,痛呼不止。

柳辰劍趴在地上,狠狠地望着四人離去的背影,口中低聲道:“李紫霄!南宮宇!既然你們想玩,那我就陪你們好好玩!咱們就看最後,到底是誰能把誰玩死!”

說完這話,他忍不住又是一陣劇烈地咳嗽,竟從嘴裏,吐出了一灘血來。

眼看柳辰劍吐血,李興文三人都是一陣慌張,忙從地上爬了起來,將柳辰劍給扶回了牀上躺好。

柳辰劍看着三人在自己身邊忙活,心中一陣苦澀,開口叫住了三人,苦笑道:“兄弟們,都是我沒用,才連累了你們跟我一起受辱,我……”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李興武給開口打斷了,李興武笑着對他道:“辰劍兄弟,你可千萬別這麼說,要不是因爲有你幫忙,我們三人便是連通過試煉的資格,都沒有呢!這點兒小事,又算得了什麼?只要辰劍兄弟你能振作起來,將來我們再把今日受的屈辱,百倍還給他們就是了!正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嘛!”

聽了這話,柳辰劍的眼中,爆起了一道精芒。

他輕輕地撫摸着,自己懷中的玉佩,口中喃喃地道:“不錯,今日受的屈辱,總有一天,要百倍的償還回去!”

似乎是感受到了柳辰劍心中那壓抑地怒火,玉佩在他的不停撫摸之下,忽然就亮起了一團幽幽的青芒,只是此時四人卻都沒有注意到這團青芒……

夜晚,圓月高懸,廂房之中,一片寂靜。

李興文三人照顧了柳辰劍一天一夜,早就都疲累不堪了,柳辰劍體諒他們,便逼着他們都上牀睡去了。

廂房之內,油燈昏暗,柳辰劍躺在牀上發呆,他細細地回想着昨日發生的一切,卻還是想不明白,爲何會有魔教的高手,上這玄瀟仙山上來,偷襲自己。

想了許久,他睡意全無,看了看其他三人,此時皆已經進入了夢鄉。

他不忍打擾其他三人,便獨自一人,翻身從牀上坐了起來,輕手輕腳的走到了廂房之外。

剛推開木門,走出屋外,柳辰劍便感覺到一陣寒風倒灌過來,凍得他打了個哆嗦。

嘆了口氣,他知道這冰冷的感覺,乃是因爲自己體內的寒毒尚未肅清,此時又有想發作的趨勢了。

回頭看了一眼屋內,見三人睡得正酣,他不忍打擾,便硬挺着這透體的寒氣,向着屋外走去。

在院中找了一處乾淨地石臺坐下,柳辰劍閉上雙眼,想要用心地感受一下自己的丹田氣海,看看是不是確實向落霞子說的那樣,完全沒有了可以重新塑造起來的機會。

他凝心靜氣,將自己的雜念清除出去,然後小心的凝神向着自己的丹田那裏,觸碰過去。

這是他第一次真正有意識的控制自己的氣息,因此他顯得十分小心。

閉上眼睛沒有多久,他就感覺到自己的體內,似乎真的有一絲微弱地氣,在緩緩地流動。

這一發現,讓他開心不已,沒想到第一次修煉,就順利地感受到了體內的氣機。

當下,他更加集中精力,全身心都投入到了感受那絲真氣的狀態中。

沒用多久,他就發現,自己體內的這股氣,是可以順着自己的經脈流轉的,只要自己用意念驅使,它就會隨着自己的意念,在經脈中,來回流動。

他大喜過望,忙牽引着那真氣,往自己的丹田那裏,緩緩地遊了過去。

在這真氣碰觸到丹田之前,原本一切都很順利,但當這真氣游到那丹田上方之時,突然就不再動了。

接着,他明顯的感覺到,從自己的丹田那裏,傳來了一陣劇烈地絞痛之感,就像是有人在拿鈍刀,一刀一刀的喇自己的肉一般,令他痛苦萬分。

抱着肚子,他跌翻在地,身子因爲巨大的疼痛,而捲曲了起來。他捂着丹田之處,身體弓的像蝦米一般,連站,都無法站起來了。

豆大的汗珠,從他的臉上滑下,他艱難地張了張口,想要呼救。卻驀然發現,此時自己,竟然連一絲聲音,都發不出來了。

這一發現,令他大爲驚慌,心中暗想道:“完了!莫非我今日,就要死在這裏了嗎?早知道,就不瞎練功了!”

便在他驚慌絕望之時,他胸前的玉佩之中,徒然發出了一道溫潤地黃光,那黃光如溪水一般,緩緩地流淌進了他的體內,將他的疼痛之感,給抑制了下去。

隨着這黃光的出現,一個陌生地聲音,也突兀地在他耳邊響起:“小子!你膽子可真大!丹田都破碎成這樣了,居然還敢讓真氣往裏面進,你是不是想讓你的丹田徹底被這真氣給撐爆啊?我可就只幫你這一次,下次沒有這麼好的事了!”

聽到這個聲音,柳辰劍嚇了一跳,他連忙擡起頭,向着四周望了過去,卻驚懼地發現,四周竟沒有一個人在。

一陣陰風吹來,直吹到他的心底,令他心中泛起了無邊的恐懼之意,暗想道:“剛纔是誰在說話?莫非,這世間真的有鬼?”

就在他驚疑之間,那聲音又傳了過來:“小子!別找了,你看不到我的!”

這次,柳辰劍確信自己沒有聽錯,此處確實是有人說話,自己聽得清清楚楚。

“你是誰?”柳辰劍忍不住開口問道。

聽到這話,那聲音許久沒有回答,就在柳辰劍以爲那人已經走了的時候,那聲音才又道:“我叫,厲長青……” 姚躍恢復之後,還繼續往著天盪山深處而去。

此前,他所在的位置不過是天盪山外圍與深處的交界之處,離深處還有不少距離呢。

天盪山深處才是食人族的族地所在,他們在那裡人口眾多,強者也比在外面的多上許多。

一般修元者都不敢輕易入內,要不然他們會成為食人族口中的食物!

然而在這裡面,元脈更加地多,是人族虎視眈眈已久的地盤!

只是天盪山深處裡面情況太複雜,人族就算再強大,也不敢輕易攻之!

如今百分之八十擁有入場令的大帝都進入這天盪山深處,進行著最後的拼殺爭奪!

姚躍孤身一人前往,一路上自然是再遇上不少襲擊他的大帝,只是不達到半聖境界,根本沒有人對他造成什麼傷害!


哪怕是古家派來的大量大帝要對他合圍,都被他擊殺不少人之後,逃之夭夭而去!


食人族強者也是陸續地出現,數量也是一次比一次比多,姚躍也難以殺得完,而且還偶爾遇上半聖食人族,他都不再選擇硬拼,而是避而不戰!

他目前還不具備與半聖正面拼殺的能力,稍有不謹,他就有可能被別人有機可趁,那乾脆先容忍,待得實力達到了上品帝境之後,相信他就可以不懼這些半聖了!

半個月過去,姚躍的排名已經是逼近了前十而去,達到了十八名了!

同時,他感應到小六子的排名也在迅速地提升著,進入了前五十名以內!


「看來小六子是真有奇遇,實力必然是大漲了!」姚躍在心中開心地暗忖道。

只要小六子實力提升上去,那麼他就不太擔心他的安危了!

他相信小六子足以應付任何半聖以下的強者!

這一日,姚躍趕到了一處生長有著不少樹木的山嶺當中,他偶爾聽到遠處有人在議論著什麼事情!

「聽說沒有,那六耳獼猴行蹤已經被鎖定,他被食人族半聖打傷,已經是不足為懼,很多高手已經在圍捕著他了,相信很快便會有結果了!」。

「當真?這六耳獼猴可是神通廣大,他怎麼就被打傷了呢!看來他這一次是再劫難逃了!」。

「是啊!古家可是非抓到他不可,還有虛天宮、夜神殿的人都想要擒拿他,其中那些排在前五百名的高手都要殺他,奪取他的排名呢!」。

「不說了,我們也過去看看,聽說他被包圍在了前面不遠,說不定我們可以撿點平宜呢!」。

姚躍聽到這消息之後,心中立即焦急了起來!

「小六子不能夠有事!」姚躍在心中暗忖了一聲之後,立即迅速地跟上那些人,隨著他們的方向而去。

與此同時,他將所有耳目開放到最大,儘可能地感應四周的動靜,儘快弄清楚小六子的方位所在!

……


在前方一處山谷當中,一尊化形的六耳獼猴正在血欲奮戰著!

這尊六耳獼猴可不正是小六子還有誰!

他長著六隻耳朵,目光散發著火芒,身著一襲破損的戰衣,手持著一根火天棒,全身冒著濃烈的火氣,更有諸多鮮血在狂流著!

如今的小六子居然已經是達到了上品大帝境界,實力與姚躍分開之後居然連跳了兩級!

這提升速度簡直神了!

小六子之所以能夠提升得這快,除了天生血脈不凡之外,自然也是與他收穫的奇遇有關了!

在他四周的人都是擁有著入場令的大帝,而且一個個排名極高,實力至少都達到了上品大帝境界,最強大的便是大帝巔峰,個個戰力非比尋常!

他們是鐵了心要拿下六耳獼猴!

數十人對著小六子形成了圍攻之勢,小六子只怕是再劫難逃了!

小六子之所以陷入這樣重重圍困當中,完全是因為感應到姚躍到來天盪山的消息,所以他就想往外趕去,想要與姚躍重逢!

只是,他卻是被食人族半聖伏擊給打傷,這才使得他如今無力強行突破而去!

小六子腰間有著一處極大的傷痕,鮮血在不停地滲流著,正是被那食人族半聖所傷的!

儘管如此,他現在手持著火天棒橫掃四方,仍然使得諸雄沒有幾個敢輕舉妄動!

「六耳獼猴,你乖乖臣服我們古家吧,我可以僥你不死,要不然今日必定要抽你的筋刮你的骨!」一名英俊高傲的年輕人對著小六子高喝道。

這名年輕人金氣繚繞,手持著金劍,身穿金衣,宛若一尊黃金戰神,他赫然正是古家第一妖孽古少雄!

古少雄還不到五十,便已經是達到了巔峰大帝境界,這樣的成就,在古風地界之上已經是一等一的妖孽人物了!

如今他更是排在了帝皇榜之上前五的位置,可想而知他的實力強悍之處了!

在他身邊還有十幾尊古家的弟子,有幾尊還是前百名的存在,足以體現出他們古家的強大之處!

除了古家之外,虛天宮也有不少強大弟子在這裡,其中楊澗更是排在前十五的強大存在,實力同樣是達到了巔峰大帝境界!

夜神殿這邊則有夜化冥,排在帝皇榜上前二十,他是一個周身繚繞著黑色毒霧的人,看不清他的容貌,嘴裡不時地發出陰測測的冷笑!

這三尊是在這裡最強大的大帝,其他人排名稍差一點,但是不代表著他們的戰力比他們弱上多少!

小六子手持著火天棒怒瞪著他們大吼道「誰過來,本皇子一棒砸死他,來啊!」。

「你還真是冥頑不靈嗎?」古少雄眯了眯眼睛道。

「廢話少說,等我老大來了,你們統統要死!」小六子揮舞著火天棒很是肯定地說道。

他從入場令當中已經感應到姚躍的存在,而且姚躍的排名已經是直飆而上,達到了十八位,可見他老大的戰力已經是不比他弱!

同時, 愛情公寓之新的一年 ,一旦他老大來到,什麼人都是渣渣不值得一提!


他堅信他老大永遠都是最強大的,誰都難以抵擋得了!

「哈哈,你還有老大?也是六耳獼猴?那可真是太好了,把你們一網打盡,最好不過了!給我抓下他!」古少雄狂笑道。

在他的聲音落下之後,古家的人立即對著小六子圍殺了過去。

他們都是選擇遠程攻擊,打算先將小六子的力量消耗乾淨再說!

吼!

小六子咆哮了一聲之後,終於是變化為了原形,一尊強大的六耳獼猴的身形出現,手中的火天棒變得極大,率先對著古家的人狂轟了過去。

轟隆轟隆!

小六子雖是重傷,但是最後的拼搏卻是極為拚命,古家的人被他連砸死兩人,而他則是被諸多力量轟在身上,受創不清了!

「你們古家的廢物,待本帝上去結果他!」夜化冥冷笑了一聲之後,如同鬼魅一般撲了出去,一陣陣黑色的鬼爪對著姚躍怒爪了過去。

這些鬼爪帶著可怕的毒氣,每一爪皆是蘊含著腐蝕的力量,讓人難以擺脫得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