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這就是傳說中的焚火!」

「快,撲滅它!」焚天野低喝一聲,向想靠眾位長老的力量壓滅這焚火。不待眾位長老動身,共公已是飛到了焚火的上方,雙手交叉,用力向下轟出。

頓時,層層聖級真力爆散開來,直接壓制住了那焚火。

「這老傢伙現在竟然已經到了龍聖二階的境界了,看來我要加把勁了。」焚天野看著此刻的共公,感受到他的氣,自己也是自愧不如啊!

在這聖級真力的爆涌下,大家雖然離了十多米遠,但氣威還是讓他們感到了壓迫感。

「滅!」共公爆喝一聲,真力立即壓迫著焚火往下去,片刻,焚火被壓制回了地縫中。

「不愧是共公啊!果真厲害。」

「龍聖二階,共公,厲害啊,我們這群老傢伙可是比不上了。」

幾位長老開始讚歎道,眼中也流露出了各自對龍聖二階的那種嚮往,何時能夠進階成功,他們也不知道。

「老共啊,我看你就留在我這焚寂谷壓制焚火吧!」焚天野開玩笑的說道,臉上也是不禁流出了佩服的表情。

「爹!」這時遠處傳來了男人和女人的喊聲,不遠處正跑來三位少年,兩男一女。


「爹,您沒事吧?」為首的男子開口問道,剛才那兩米高的火焰他們想必是看見了,所以立即趕了過來。

「天兒,爹沒事。」焚天野回答道。

沒錯,這男子正是焚寂谷的少主,族長的兒子焚天,正是靈源森林裡跟尚風打鬥的少年。

「對了,老共啊,這位是犬子焚天,那位是我的女兒焚雲,那邊是我的二子焚威。」焚天野向共公介紹起這幾位來。

「晚輩焚天」

「焚雲」

「焚威」

「見過前輩!」三人對著共公鞠了一躬,尊敬的說道。

「呵,真是他焚寂谷的人,焚天、焚雲,現在這麼有禮貌,看著像個人,靈源森林裡辦的事是人乾的嘛。」尚風在心裡罵道。

他們這種人是最陰險的,當人面一套,背著人又是一套,尚風最討厭這樣的人了,偽君子永遠是最可怕的。

見他們行禮了,尚風也是禮貌的對焚天野施禮,道,「晚輩南宮尚風,見過各位前輩。」

對於尚風的舉動,共公很是滿意,微笑的對著尚風點了點頭。


「啊,共前輩,這是你的徒弟?」焚天野看到尚風不禁問道。

共公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也不必說話。

「果真是共前輩的弟子,一表人才啊!」焚天野立即誇獎道。

這下也引得焚天他們將目光投向了尚風,仔細打量起來,也沒有說什麼。

「呼,看來那天雖然打的激烈,又有光照著,但好在他們沒有認出我來,要不然可就壞了。」尚風見他們沒發現什麼異常,心裡也是舒了一口氣。

奉旨撒嬌 ,想必有他的想法,因此尚風也沒多說什麼。

「幸虧相見不相識啊!」

… 「好了,別的話不多說了,你們這發生的一切我都知道了。老焚啊,帶我去看看那焚寂烈焰塔可好?」共公問道。

「嗯,沒問題,我這就帶你們去。」說完,焚天野便開始為大家引路。

尚風在經過焚天他們三人時,向他們看了一眼,發現他們也正看著自己,出於禮貌,尚風微微一笑,隨即快步加速追上共公。

「哥,你說這小子是昨晚在靈源森林的那個嗎?我怎麼看著有點像呢?」焚雲開口說道。

「額……應該不是,說實話我也看著有點像,但應該不是,我看見他的眼中並沒有敵意,若真的是森林中的那小子的話,我們把它打成那樣,他怎麼能一點傷都沒有,怎麼能不記恨我們呢?」焚天說道。

「哎呀,姐啊,你不說你們碰到了神獸了嗎,我看那小子肯定是死在裡面了。」焚威說道,昨晚他雖然沒去,但也聽說了這件事。

跟別人無怨五愁,就咒別人死,由此看來,這焚威跟他的哥哥和姐姐一樣,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這一路上尚風看到的景象可有點慘,焚火幾乎出現在了焚寂谷的大部分地方。有的人沒了家就坐在路邊,獃獃的坐著,有的人則因為這而在哭泣。見到這樣的情況,焚寂谷的族長焚天野自然免不了去安慰幾句。

就這樣,兩個時辰后,大家來到了這焚天烈焰塔前。此刻焚天烈焰塔下匯聚著很多人,看來是在為怎麼上頂端而思考著。

「共前輩,這就是焚天烈焰塔了。」焚天野還是給大家說道。

這焚天烈焰塔下粗上細,一共九層,塔身是火焰般的紅,高大約十丈,是個全封閉的塔,一個類似窗戶的開口也沒有。

尚風趁人不注意,運用綠瞳極光想要看看塔里是什麼樣子的,可是尚風發現綠瞳極光根本看不出裡面的結構,這塔竟然有著防止外人監測內部的功能!這焚天烈焰塔自然不是普通的塔。

「啊!」一陣凄慘的叫聲突然響起,一個渾身是火的人驚叫著從塔里跑了出來。這人衣衫被燒的不整,身上也是有股燒焦的問道。

尚風感受得到這人的修為不低,竟然在龍吟境。

「快,趕緊救他!」一個老者見狀立即喊到。

幾名年輕人立即過去將該男子制住,抬進了旁邊的大帳篷內治傷。

「唉,老共啊,你是不知道,我們現在的族人都試著闖這烈焰塔,但沒有一人能夠成功,沒有一人到達過這焚寂烈焰塔的頂層。」說到這,焚天野不禁長嘆一聲,無奈的說道。

「既然這樣,那焚寂會的會長就沒出手嗎?」共公問道。

「唉,我們會長出是出手了,不過還是沒有成功,只到了第七層就就無法向前推進了。」一位焚寂會的長老說道。

「那敢問你們會長如今是何修為?」

「龍聖一階。」

「老共,不知你現在是何修為?」焚天野忽然問道,看來他有想讓共公前去闖塔的念頭。

「比你們會長高出那麼一點,龍聖二階。」共公並未隱藏修為,實話實說。

「呼~~~」

聽到共公的修為到了龍聖二階的境界,周圍的人都是不由一驚,感到不可思議,但更多的是佩服。

龍聖二階,這可是目前神界最高境界的存在。看來天帝不是唯一一個修為在龍聖二階的神了。

「老共啊,多餘話我也不說了,既然你修為達到了龍聖二階的水平,我厚著臉皮請你闖一闖這烈焰特。」焚天野請求道,但話語中有著一點的興奮,他認為共公作為自己的鐵哥們,一定會願意幫助自己的。

龍聖一階走到了第七層,如此說來龍聖二階是完全有實力進入第九層的。

焚天野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哥們竟然拒絕了自己的請求,「老焚啊,說實話,我也不一定能夠到達第九層,傳言那可是龍聖巔峰和龍魂境界的人才可能到達的。」

與其說是委婉的拒絕,倒不如說是共公沒有到達第九層的能力。

「怎麼,老共,你不願意幫忙?」焚天野不相信的問道,他實在是不相信在這生死存亡之際他的老夥計竟然拒絕幫助自己。

「不是我不願意,是我實在是沒有那個能力啊!」共公也是無奈的說道。

不過,尚風觀察到共公似乎很為難,即想為老夥計闖塔,但又有些顧慮,這種顧慮絕不是怕被燒死在裡面而產生的,這裡面一定另有原因。

「看來我焚寂族人要去求救與天帝了!」焚天野長嘆一聲,凄慘的說道。

讓天帝親自出馬,闖這焚天烈焰塔,要是闖過還好說,萬一天帝在裡面發生了什麼意外,可不是他這小小焚寂族可以擔當的。

如今,他焚天野也是做好了死的準備,要去天庭求天帝一試,這是他這個做族長的唯一能為焚寂族人所做的事情了。

「我有一人選,他或許能夠到這烈焰塔的第九層。」就在大家感到絕望之時,共公的這句話無疑讓大家振奮了起來。

「誰啊?老共,別賣關子了,快說吧!」焚天野像是一個墜入黑暗中的人突然見到了光明,激動的抓住共公的手問道。

共公沒有說話,而是看向了站在自己身邊的尚風。

「他?!」焚天野指著尚風,不相信的說道,別說他不信,連尚風也是有些不信。

「老共啊,這個時候別拿我開玩笑了,你這徒弟連龍斗境還不到呢,估計也就能到第三層,他能進入第九層?」焚天野在感受到尚風那龍羅三級的修為後,希望破滅,只能苦笑。

「就是,這不開玩笑嗎?兩個龍聖境界的人都死裡面了,他這龍羅三級,我看玄。」人群中有人開始起鬨。

「什麼,死了兩個龍聖境界的人?看來這焚寂族為了進入第九層可是廢了不小的心思啊!」尚風在聽到竟有兩名龍聖境界的人死在了裡面,內心也是不禁一顫。

「師父為何如此信任我,我真的可以闖到這焚寂烈焰塔的頂層嗎?」尚風也是心存疑惑,老實說,尚風對自己並沒有太大的信心,既然師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了,自己就絕對不能退縮,不能讓師父丟掉面子。

「可拉倒吧,這種修為,硬闖只有死。」人群中又有人說道。

「我修為都比他高,到第四層就不行了,我不信他能到第九層。」有人譏笑道。

「唉,又有一個要葬送命的人了。」也有人感到惋惜。

「尚風小友,你確定要闖塔?」焚天野問道,這時眾人也是安靜了下來。

「嗯!」尚風堅定的應答到,接著,尚風繼續說道,「不過……」

… 「不過,你那塔裡面的東西我要是拿到可就歸我了!」尚風說完了那句話。

「當然, 總裁囚愛成癮 ,修復火爐,那裡面的寶貝自然就是你的了。」焚天野說道,不過他可不相信尚風能夠進入塔的頂層。

「看來我這徒弟挺聰明的嘛。」聽到尚風這樣說,共公不禁誇獎道,這一點自己可都沒有想到,這尚風想的還挺全的,知道這塔里有寶貝,萬一自己進入第九層,拿到了那寶貝,出來后這寶貝歸誰可就不一定了,因此,事先說好總能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哼,憑他,還想拿到我們族傳說中的寶貝,簡直就是做夢!」一邊的焚雲冷哼一聲,十分不屑的低語道。

「這麼自大,他把自己當誰了,只怕到時候連骨頭都被燒的不剩了吧!」焚天也是一臉譏諷的說道。

焚天野帶著尚風走到了進塔的入口,道,「這是入口,這焚寂烈焰塔每次只能進一個人,尚風小友,希望你保重啊!希望你能到達那傳說中的第九層。」

雖然焚天野對尚風不抱任何希望,但還是叮囑到,畢竟他可是自己老夥計的唯一弟子。

「尚風,記住,相信自己。寶貝是靠自己爭取的!」共公拍了拍尚風的肩膀說道。

「自己爭取!我會的師父!」尚風握緊拳頭自信的說道。

在眾人不屑、鄙視的眼光中,尚風走進了這焚寂烈焰塔。

「咚~~~」,尚風走進去后,大門隨即緊緊的關上了。

「嗡~~~」,第一層塔的四邊的頂角上發出來耀眼的黃-色光芒。

「塔裡面的人在哪一層,哪一層就會散發出光芒,我們也可藉此來看闖塔者到底在第幾層。」

焚寂烈焰塔,第一層尚風發現這第一層並不是太熱,與外面的溫度基本沒有多少差別。

尚風注意到進入第二層的樓梯在這一層的正中央,而要想到達那個入口,不可直接飛躍過去,只能一步步的走過去。因為在空中,火焰組成了幾個大字,『勸君步步走,否則無全屍!』地面是由一塊塊相隔不遠的方磚組成,在這第一層內以四方形迴旋著鋪蓋而成,每一塊黑色方磚上都有一個紅色的箭頭,指引著你前進的方向。

看來只要按著這箭頭,按四方形迴旋著走就應該沒問題。

『踏~』,尚風一腳踏在了一塊方磚上,「應該沒事,可以的。」尚風自語道,隨即沿著這箭頭開始走。尚風一步步的踏在方磚上,速度也是越來越快,不到那麼一會,尚風就已到達了進入第二層的樓梯口。尚風沒有多想,就踩著樓梯進入了第二層。

進入了焚寂烈焰塔的第二層,尚風發現自己目前站在這第二層的正中央,而進入第三層的樓梯口位於一邊,跟這塔的入口在同一方位。

就在尚風進入第二層的時候,塔外面也是發生了變化,第一層散發出的光芒消失,第二層四邊頂角的燈發出了光芒,這是在告訴外面的人,闖塔的人已經進入了第二層。

「第二層與第一層雖然只是一層之差,但裡面的溫度可是較第一層提高不少。」焚天野在看到第二層的燈亮后,對共公解釋道。

其實,他是在告訴共公,前面的層次間的差別雖然大,但到了後面溫度的差別會越來越高,難度越來越大,他要讓共公決定是否讓尚風繼續闖塔。

對於焚天野的話,共公就像沒有聽見似的,只是靜靜的看著塔。

「我看這小子最多到第三層,我闖第三層都有些吃力何況一個修為比我低的。」焚天低聲對焚雲說道。

「切,呈英雄,還想得到我們祖傳的寶貝痴人說夢,早晚死裡面。」焚雲更是不屑。

他們這兩兄妹看來一定是為人尖酸刻薄,心狠手辣,他們不知道尚風就是在靈源森林的那人,所以視他為路人。儘管沒有仇恨,但他們竟然這樣瞧不起別人,還想讓別人死,沒仇都能恨別人恨成這樣,那有仇的不得被他們折磨死啊!

焚寂烈焰塔,第二層「我去,這差的也太多了吧!」尚風進入第二層后,第一件感受到的事情就是這裡的溫度,這裡的問道比第一層高了不少,尚風站著,什麼都還沒做呢,就已經熱的滿頭大汗了。



而且,尚風注意到,這每塊方磚相隔的距離中竟然有火的存在!看來他們的存在是得這層的溫度升高。

「天吶,第二層就這麼熱,那上面的樓層溫度得有多高啊,不就更難了嗎?」尚風想到這,不禁咽了口口水。

「不行,我不能讓師父丟人,一定不能!」尚風給自己打氣。

強吻99次:老公,別太壞 ,走了不那麼一會,尚風就被這高溫折磨的受不了了。於是,尚風一咬牙,用真氣凝聚成一到結界,用結界擋住這高溫。

「還好,結界能起點作用。」尚風在施展出結界后,感到沒有原先那麼熱了,心裡也是不禁有點小高興。

可是,這種高興並沒有持續多久。尚風也就剛走到這層的一半,就已經感覺到了吃力。

尚風突然發現這磚縫之間的火焰高度越來越高,難道這意味著溫度也會越來越高?

「沒錯,肯定是這樣的。」尚風滿頭大汗,大口喘著氣的說道。

尚風此刻立即從萬物盡裡面取出來了軒轅劍,修為頓時升高到了龍羅五級。修為的提高讓尚風感到了舒服了一點,尚風再次施展真力,匯聚結界,來抵抗這高溫,不僅如此,尚風也是拿出自己逆戰一級的實力,動用血脈之力,將自己的戰力提高到了龍斗一級。

龍斗一級施展出來的結界的確要比三級時所施展出的結界強悍。雖說施展出的是羅級真力而不是斗級真力,但畢竟讓尚風感到了一絲的緩解。

「踏踏踏~~~」尚風踏著飛快的步伐前進,明顯感受得到連腳下的方磚都已是變得燙腳。

看來龍羅五級闖過第二層是沒有問題的。

尚風實在是想不出來三層會是什麼樣子的,尚風也不敢想,因為想想就令人感到恐懼。

尚風不一會就來到了樓梯口,長舒一口氣,就踏著樓梯,進入了第三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