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你叫過來就是不想傷了他,也不想造成什麼誤會。他還年輕,為了他的將來,我們也就挽救他一回吧!」

跑家政說:「其實這事也好辦,只要我和老首長說一聲,他就完了!」

「我們不能那麼做,」張鵬飛擺擺手,「這件事說正常也正常,其它的那是他的私事,我們還是要講究一點,是吧?」

路家政佩服地點點頭,說道:「是啊,您說得不錯,還是您會辦事!」

蘇偉笑道:「我說你以前可不是這種性格啊,現在怎麼搞得這麼麻煩了?」

「何必得罪一些沒必要的人呢?」張鵬飛微微一笑,「我現在不年輕了,還是別太囂張了!」

「呵呵……」兩人都笑了笑。

路家政說:「那我們現在過去?」

張鵬飛看了眼時間,說道:「我們慢慢的向那邊走,看到他過來再上去。」

「您是導演,我這個配角就聽您的了!」路家政的內心無疑是激動的,聽說張鵬飛是為了一個女商人出頭,難道他們之間還有什麼關係不成嗎?如果是普通朋友,犯不上這麼認真吧?這麼一想,他就感覺自己攀上了張鵬飛。

張鵬飛彷彿知道他在想什麼,淡淡地說道:「其實這種事我是不願意管的,要是換成旁人……這也是件挺正常的事。但是這個冉茹是我的故交,與我爺爺算是……忘年交吧,所以……」

路家政這才明白過來,趕情是這麼回事,幸虧自己沒有冒失胡亂說話,要不就惹禍了。

蘇偉打個哈欠,說:「家政,你現在負責搞經濟,能和冉茹認識也不錯,沒準還能有什麼合作。」

路家政點點頭,蘇偉說得不錯。

張鵬飛問道:「老首長現在的身體還好吧?」

「還行吧,我上周去看過一次,老人家現在不問政事,到是很輕閑呢!」

張鵬飛笑道:「還是老首長聰明啊!」他曾經與莫老接觸過,知道那是一位非常和藹的老人。

蘇偉問道:「那個孫衛國怎麼樣?知道有這麼個人,還沒怎麼了解過……」

「這事……怎麼說呢……」路家政為難地笑笑,隨後說道:「他在老首長眼中還行,只是他最近乾的事……」

「那是人家的私事,咱們還是別管了。」

路家政點頭稱是,暗想這位根正苗紅的人物還真是與眾不同。就連他所展現出的霸氣都是那麼的有特點。就說今天這件事吧,他完全可以直接出面幫冉茹說話,可他卻沒有那麼干,而是拐彎抹角想了這麼個辦法,這種招也就他能想得出來!

三人邊走邊聊,張鵬飛已經看到了在酒店門廊前的冉茹,此時她身邊站著一位西裝革履的男子,看上去還挺有風度,難怪莫老會喜歡他了。

「他到了!」路家政看到了孫衛國。

「時間正好,我們上去吧。」張鵬飛走了過去。

「演出開始了!」蘇偉笑道。

路家政定了定心神,心裡極為舒服。想當年孫衛國對他十分的客氣,可是漸漸的那小子就不把他當回事了。別看他貴為京城的副市長,可是孫衛國現在平時連個電話都沒有。一想到能趁此機會敲打,對他來說也是件高興事。

從政的人都小心眼,也許孫衛國還不知道,路家政心裡早就埋下了對他不滿的種子。

……………………………………………………………………………………

冉茹握著孫衛國的手,心裡一陣厭惡,有一種想吐的感覺。還好她眼角的餘光看到了張鵬飛已經走了過來,這才好受了一些。

「孫司長,今天把您請出來可真不容易啊,我已經在此等候多時了!」冉茹矜持地笑著。

孫衛國心中得意,捏著她的玉手晃了晃:「冉總,瞧你這話說得……好像我多麼難請似的!請示我一直都在等你的邀請啊!」

「呵呵,謝謝您對我公司的厚愛。」

「我的厚愛可不單單是對你們公司啊!」孫衛國暗示道。

「呵呵……」冉茹羞澀地笑著,適時抽出手來。

「冉總,我說真的,能和你坐在一起我真是求之不得啊!」

「孫司長,我們裡面請吧……」冉茹看到張鵬飛三人已經走到了跟前,便做出了請的手勢。

「好好,我們裡面說話吧……」孫衛國的目光盯著冉茹的****,真想伸手在那丰韻的臀部捏一把,並沒有注意到身後多了三個男人。

「喲,這不是衛國嘛!」

孫衛國愣了一下,這聲音有點熟悉……

孫衛國回頭一瞧,看到了路家政三人,內心暗暗叫苦,趕緊調整心態伸出手來:「原來是路哥,真巧!」

「衛國啊,這是和美女約會?」路家政笑道。

「談事……談點公事……」孫衛國尷尬地解釋道。

「張書記?蘇書記?你們也來了啊!」冉茹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似地驚叫出聲。

「喲,這不是冉總嘛,可真是巧啊!」張鵬飛看向冉茹微笑。

「是夠巧的!」蘇偉也符合道。

孫衛國聽到他們說話,這才注意到路家政身邊的兩位男子,不看不要緊,這一看嚇了一跳。張鵬飛?蘇偉?這可是京城太子d中的大人物!他狐疑地看向路家政,他和這兩位的關係很好嗎?看來自己要重新估量路家政的地位了!

「路哥,這兩位好像是……」儘管孫衛國認出來了,但還假裝有些模糊。

「衛國啊,你今天運氣好,這兩位還用我介紹嗎?」路家政一瞧孫衛國那表情,心中高興壞了。

「啊呀!」孫衛國拍了下大腿:「張書記,蘇書記,真沒想到會見到你們,我是發改委的孫衛國!」說著用眼睛看向路家政,希望他介紹一下自己,必竟和張鵬飛那個級別的領導相比,他實在算不上什麼。

「那個……張書記啊,衛國是莫老的女婿……」路家政適時地出聲。

「衛國同志,你好……」張鵬飛淡淡地伸出手來,完全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

「您好您好……」孫衛國伸出了雙手,他可不敢拿架子。 張鵬飛拉住孫衛國的手輕輕一握就鬆開了,目光轉移到冉茹的身上,笑眯眯地說:「冉總,你這是?」

「那個……我陪孫司長吃飯。」冉茹走上前來,伸手輕輕一搭就落在了張鵬飛的肩頭,嫵媚地說:「張大書記,我們可是好久不見了!」

「是啊,你有空請別人吃飯,也不說請我?」

「誰知道你在京城啊!」冉茹繼續發嗲:「小雅一起回來的嗎?」

「嗯,小雅和我一起回來的。」

別人聽著他們對話沒什麼反應,但是孫衛國的心就開始突突跳了,瞧兩人之間談話的態度,可不像只是認識那麼簡單,也不像是普通的朋友,那感覺就像親人一般。

「我也好我沒見小雅了呢,改天請你們兩口子吃飯!」

「好啊!」張鵬飛含笑答應。

蘇偉在一旁笑道:「我說冉總,你光顧著和張老大說話,是不是沒看到我啊?」

「我可不敢!」冉茹又是一陣嬌笑,伸手握住蘇偉的說:「蘇書記,我可不敢對您視而不見啊,您要是哪天心情不好把我查了可怎麼辦!」

「呵呵,我可不敢查你啊!」蘇偉同樣很對冉茹很親熱,「我要是查你,那可就對不起劉老的在天之靈了!」

孫衛國靜靜地聽著他們寒暄,越聽越心驚,這個冉茹怎麼和他們這些人關係如此好?難道她是張鵬飛的……他搖了搖頭,雖然她們的模樣很親密,但又不像是那種男女關係,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個女人隱藏得可是很深啊,孫衛國不得不重新估量她的能量了。

張鵬飛看了眼路家政,路家政會意,看向孫衛國問道:「我說衛國,這位漂亮的女士是?」

孫衛國連忙說道:「路哥,這位就是冉總,台商。」

「台商嗎?嗯……看出來了,果然風情萬種!」路家政主動伸過手來:「冉總,您好啊,我是路家政,希望以後有機會能和你合作。」

「這位可是京城的路市長,冉總啊,你又有商機嘍!」張鵬飛笑道。

「呀!」冉茹一臉的吃驚,連忙伸出小玉手:「路市長,這可真是有眼不識泰山了,小女很榮幸認識您!」

「冉總啊,我是真心希望能與你合作,對你的大名早就如雷貫耳了!」路家政明顯是一副巴結的意思。

孫衛國的心跳越來越快了,這到底是什麼情況?這個冉茹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能量?之前自己小瞧她了?

蘇偉看向路家政,在一旁補充道:「家政啊,這位冉總可不簡單,連張書記都要給她幾分面子,人家可是劉老的忘年交啊,要是算起來,她的輩份可是比張書記還要高呢!」

「是呀!」張鵬飛在一旁哈哈大笑,像是玩笑又像是真事。

路家政肅然起敬,再次伸出手來說:「冉總啊,這麼說我還要再和你握一次手!」

孫衛國在一旁聽得膽顫,暗暗後悔自己對冉茹的不軌之心。既然她有這麼深厚的背景卻沒有用,想來是不想來壓自己。而自己呢?一想到那些無理要求,他後背開始出汗了。

「衛國啊,那個……你們之間要談的事是不是秘密?要不是秘密大家就一起吧,怎麼樣?反正都認識!」

「好好……」孫衛國連連答應下來,正好也緩解了他的尷尬,如果還讓他單獨和冉茹吃飯,他都不知道說什麼了。

路家政又看向張鵬飛,完全是徵求的口吻:「張書記,您看呢?」

「好啊,那就一起聊聊,我當年也受過莫老的指導,今天能和衛國碰到就是緣。那個……冉總啊,今天就給你個機會,你請我們大家吧!」

「呵呵,小女可是求之不得呢!」冉茹走到張鵬飛身邊,很明顯在這些人當中她最在乎的還是張鵬飛。

幾人有說有笑地走進大堂,孫衛國自然淪為了配角,像個小跟班似地跟在了最後面。盯著幾人的背影,孫衛國心中百感交集。他從剛才的震驚中漸漸恢復過來,突然感覺這事極為不尋常,怎麼就這麼的巧合?如果說冉茹與張鵬飛的關係非同一般,會不會是她把張鵬飛請出來脫困的?但要真是如此,何必這麼麻煩?張鵬飛也沒必要求路家政出面啊!以張鵬飛現在的身份地位,當面和自己說,自己也要賣他個面子!

孫衛國越想越糊塗,難道真是巧合?

張鵬飛很自然地成為了幾個人的主心骨,大家都簇擁著他,就連路家政這位京城副市長和蘇偉這位京城常委,都分別陪在左右。孫衛國很快就想明白了,如果說今晚的碰面是冉茹有意為之,那麼路家政應該心中有數。

孫衛國快走幾步,偷偷扯了扯路家政的衣服。路家政回頭看了他一眼,笑道:「衛國,怎麼了?」

「那個……路哥,」孫衛國小聲陪著笑,「您怎麼把張書記請出來了?」

「哦,這是蘇書記設的局,聽他說要請張書記吃飯,我就厚著臉皮跟過來了!」

孫衛國點點頭,怎麼感覺這個解釋有點牽強。

「一會兒我們再聊……」路家政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睛擠了擠。

孫衛國愣了一下,隨後會意,看來這事果然不正常。

……………………………………………………………………………………

走進包廂,張鵬飛很自然地被大家推舉坐在了主位上。張鵬飛假意推辭了幾句便欣然接受了。這裡面他的官位最大,坐在主位也實質名歸。原本是主人的孫衛國徹底成為了配角,就連冉茹好像都比他的地位高。看路家政對冉茹那態度,孫衛國就有點心驚肉跳,這女人也太能裝了吧?既然有這麼深厚的背景,為什麼不早點說!

雖然說冉茹正要開發的這個高新項目是國家重點監督的,但是各種手續和材料都齊全,而且為了體現出對這個項目的重視,她都沒有讓身邊人出面,而是親自和發改委接觸,可以說誠意十足。當然,冉茹本來的意思是先期由自己出面,等和領導認識之後再讓部下負責。可是沒想到見到孫衛國的第一眼就把他迷住了,無奈之下也不好脫身了。

在這種背景之下,要不是孫衛國對她有非份之想,本不應該壓著不批。現在可好,回想起來,冉茹之所以對他一忍再忍那是不想動用身後的強大背景!現在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孫衛國必須想想如何挽回局面了。

上菜之後,大家的話題也是圍繞著張鵬飛和冉茹展開,說了些場面話。張鵬飛彷彿像剛想到似的,看向冉茹問道:「你找衛國同志能有什麼事?」

「一個高新項目正準備報批,我想向孫司馬好好彙報一下。」

「哦,這個項目很敏感?」張鵬飛淡淡地問。

「這個……」冉茹彷彿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說了,便看向了孫衛國。

孫衛國訕訕地笑,硬著頭皮說:「張書記,事情是這樣的,這個項目也不是多麼敏感,但涉及到一定的科研部分,國家對這方面……您也清楚,所以審查的程序也就多一些,讓冉總來回跑了很多次。」

「原來是這樣,」張鵬飛點點頭,看向冉茹說:「那你可要理解啊,這是國家的政策,可不是孫司長有意刁難你!」

「那是,我心裡有數!」冉茹微微一笑,「為了這個項目孫司長也很操心,最近幫了我很多。」

孫衛國一臉的尷尬,臉上只能陪著笑。

路家政看了眼孫衛國,淡淡地問道:「像這樣的大企業大手筆投資,你們發改委可不能搞官僚主義啊,一定要設法幫助企業!」

孫衛國連連點頭,原本他沒把路家政放在眼裡,但是今天看到他和張鵬飛在一起,不禁暗暗後悔之前對他的冷落。說實話,孫衛國一直都有點瞧不起路家政,感覺做秘書出身的做人都有些諂媚。可是現在一看,路家政似乎已經脫離了岳父的照顧,這一點可是不簡單。

張鵬飛看向冉茹說:「多大的項目還用你親自出馬?讓下面的人出來跑不就行了?」

冉茹的表情有些尷尬,不安地看了眼孫衛國,柔聲道:「這個項目很重要,交給別人不放心。」說完又好像為了顯得輕鬆一點,故意開玩笑道:「像孫司長這麼重要的領導,人家也是想多接觸接觸嘛!」

孫衛國虛心地低下頭,他可是明白冉茹親自負責的原因。

「你呀……就是管得太多,在大的項目能有多大?」張鵬飛顯得有些不屑:「幾十億還是幾百億?」

「你就知道笑話我!」冉茹嫵媚地瞪了他一眼,傾國傾城,舉起酒杯說:「人家今天是特意請孫司長吃飯的,結果……我可就不敬你酒了,孫司長,我敬您一杯!」

「使不得,使不得……」孫衛國嚇得站了起來,心想冉茹這不是害自己嘛,這裡面自己的官最小,她卻向自己敬酒!雖然她和張鵬飛、蘇偉都是熟人,可是這讓他們如何看待自己?

「有什麼使不得的,他們雖然是領導……可您現在才是我的父母官啊!」冉茹咯咯地笑著,看著孫衛國那冷汗直流的模樣,內心快意無比。

張鵬飛就像什麼也沒看到似的,正歪著頭和路家政交談著什麼。孫衛國看了眼張鵬飛,尷尬地說道:「那個……張書記,我就借花獻佛……敬您一杯酒,今天有緣在這裡相見,希望今後您多多照顧。」

「好說,大家都不是外人,衛國啊,我很敬重莫老的為人,希望你向他學習!」張鵬飛非常公式話地說道。

「我一定!」孫衛國點點頭,總感覺張鵬飛這話別有用意。

張鵬飛陪著他喝了一杯,然後說道:「你們不是有事談嗎?那就談吧,我和家政聊些別的,你們聊你們的……」

路家政看向孫衛國打起了官腔:「衛國啊,不是我說你,那個項目的事能抓緊就要抓緊,你總不能讓一位跨國公司老總整天跑發改委吧!當初莫老是最痛恨官僚主義的,他說企業想在華夏生存各方面的道道太多了,也難怪招商困難!」

孫衛國越來越感覺今天的偶遇有問題了,但此時也不適合問別的,便唯唯諾諾地答應下來。

「家政,我記得當年我和莫老……」張鵬飛追憶起了往昔歲月。

……………………………………………………………………………………

蘇偉並沒怎麼說話,很出色地表演了一個介紹張鵬飛與路家政認識的中間人的角色,偶爾和冉茹開幾句不傷大雅的玩笑,只是不怎麼待見孫衛國。孫衛國有心與蘇偉聊上幾句,可是看人家那態度他就有點不敢說話。到是冉茹一直拉著他聊項目的事。他腦子裡迷迷糊糊的,都不知道她說了些什麼。

餐桌上的場面看上去很容洽,但卻不是那麼的熱烈。過了一會兒,張鵬飛接到了一個電話,看樣子有急事,他便說:「我有點急事,今天就不陪你們了,你們先吃吧。冉總,我有點事想和你說,你和孫司長的事談完沒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