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對,凶獸之上有人,這不是凶獸,而是被人馴化了的靈獸……」

那邊爭鬥的三人瞬間就注意到了氣勢驚天的金象,感受到了那排山倒海一般的可怕氣勢,駭然到了極點,驚呼不已。

「快逃,這靈獸太強了,完全可以滅殺我三人。」其中一人臉色慘白,手中長劍刺出,道道劍影落在了金象渾身的金光上,發出了金鐵交鳴之聲,不但沒有刺穿金光,更是震的他渾身發麻,恐懼之極。

「哈哈,螳臂當車,不自量力。」

金象哈哈大笑,暢快淋漓,以它的力量,別說是三名武者,就算是三座大山,也能給直接撞碎。

這三名武者想要阻攔他,確實是不自量力,眨眼便被撞飛了出去,筋斷骨折,大口吐血,受了重傷,慘不忍睹。

砰!

吳昊目光閃爍,身形一晃,便消失在了金象背上,緊接著出現在一名武者面前,並指如劍,朝著對方額頭點了過去。

「嗷……」

一瞬間,對方聽到了驚天動地的龍吟之聲,只覺得整個天地虛空都在扭曲,發生了可怕的變化。

砰的一聲,這名武者還沒反應過來便倒在了地上,氣息並為消散,顯然是吳昊沒有下殺手,取他的性命。

!! 就在這武者倒地,頃刻之間便有滾滾煞氣從天而降,籠罩住了他的身體,掀起強烈的波動,瀰漫四方。

煞氣來得快,去的更快,眨眼便消失不見了。

與此同時一起消失不見的,還有那名倒在地上的武者。

「你是誰,為什麼要殺我們?」吳昊出現在第二名武者面前的時候,候後者早已嚇得臉色慘白,忙不迭的問道。

「我並不殺你,只是需要你的氣運而已。」吳昊淡淡的答了一句,並指如劍,再次點在了此人的額頭上。

砰!

下一刻,此人倒地,煞氣瀰漫,將其吞噬。

「逃,快逃,此人太強,我萬萬不是對手。」第三名武者看到眼前一幕,嚇得幾乎魂飛魄散,再也不敢遲疑,轉身就逃。

「留下氣運!」

吳昊回頭,抬手一點,一道粗大的劍光凌空激射了過去,如閃電一般,眨眼便刺在了此人的身上。

「嗷……」

這人只是聽到一聲龍吟,便感覺到一股沛然能御的強大力量驟然衝進了自己的識海之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識海中,屬於他的氣運真龍發出一聲哀鳴,便直接被吞噬殆盡。

「完了!」

此人腦海中浮現出這個念頭,人已經衝出去了數百丈,迎面便衝進了一團濃郁的煞氣之中,頃刻便消失不見了。

「我們走!」

吳昊出手如迅疾無比,快如閃電,在金象撞倒三人之後,直到三人消失在面前,不過是剎那間而已。

隨後,他身形一晃,再次出現在了金象的背上,平穩盤坐,安穩如大地一般。

此時此刻,他渾身上下都逸散著一股強烈的氣息,這氣息並不是靈氣,而是一種似是而非,如威如獄般的威嚴。

識海中,氣運神龍漫天遊走,龐大的身形彷彿吞噬了某種大補之物,越發的蜿蜒漫長了起來,一萬九千丈、一萬九千五百丈……

「嗷……」

終於,隨著氣運神龍一聲驚天動地的嘶吼,終於達到了一萬九千九百丈,距離突破到六爪神龍,只有一步之遙。

「再吞噬一名武者,氣運神龍便能突破到六爪之境,到時候必然引起天地變化,靈氣滾滾而來,對於我修為突破也大有好處。」

吳昊心中念頭閃爍,默默地算計著自己接下來的修行。

「一定要在遇到赤焰之前,將修為突破到靈海境五重,甚至六重,否則的話,我絕對不會是對手,哪怕是施展出劍靈之域……」

「西南方向出現了一名武者,不對,是兩名,好古怪的氣息,虛空交融,神靈不見,什麼人,竟然如此厲害?」

忽然,吳昊睜開了眼睛,卻是感應到了一股強大,一股若有若無,兩股氣息,尤其是那若有若無的氣息更是讓他渾身一震,臉上浮現出吃驚之色。

雖然兩股氣息差距甚大,但是讓吳昊忌憚的並不是那強大的氣息,而是那若有若無,斷斷續續的氣息。

這股氣息竟然與虛空交融,儼然一體的樣子,一舉一動都能帶動虛空變化,十分神奇詭異。

「難道是靈無,又或者是那赤焰?」

吳昊心中一沉,眸中射出凌厲的神光,沒想到這麼快就遇到了一名如此強大的存在,竟然連他都察覺不到太多的虛實。

「不對!」

陡然,他臉色微變,再次感應到了那強大的氣息竟然十分熟悉,如果沒錯的話,應該是水若寒。

「是水師姐的氣息,正在朝著這邊趕來,那另一個是誰,難道水師姐遭人挾持不成?」吳昊本來打算離去,畢竟那股若有若無的氣息太過晦澀詭異了,他沒有必勝的把握,不想與之碰頭。


但是既然對方是與水若寒一起來的,他無論如何也不能走了。

「既然他來了,那也好,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何人,竟然有如此強大的實力,這龍主之爭果然是危機四伏啊。」

吳昊心中有了決斷,便朝著金象道:「小金,不要走了,停下來。」

「主人,怎麼了?」

金象並沒有吳昊那麼強大的氣運感知力,沒有察覺到水若寒二人的氣息,下意識的詢問道。

吳菲雪也將目光朝吳昊投了過來,顯然同樣疑問。

「等人!」

吳昊目光開闔,散發著淡淡的威嚴,並不想對說,畢竟無論是說水若寒,還是說另一個強大存在,都不適合。

吳菲雪十分懂事,見吳昊不多說,也不再追問,反而閉上了眼睛,進入了修鍊的狀態之中。

在吳昊的身邊,她感覺十分的安靜祥和,修鍊都能事半功倍,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提高實力要緊。

嗖!嗖!

遠處,兩道流光低空飛行,一步一閃,眨眼便朝著這個方向投了過來,片刻之後便出現在了吳昊的靈魂範圍之內。

「竟然是吳瓊?」


當看清了水若寒身旁的人影之後,哪怕是吳昊心中有所準備,也不由得大吃一驚了起來,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會是吳瓊。

「果然,吳瓊氣運非凡,應該是得到了某種傳承。」吳昊心中瞬間便想到了重逢時對吳瓊的感覺,心中頓時釋然了起來。

當時,他就察覺到了吳瓊身上有一種不可測度的氣機,神秘非常,如今看來,在龍主之爭中吳瓊收穫也非同小可,那神秘的氣息更浩瀚了起來。

「若寒,吳瓊,你們來得好快啊!」

既然確定不是對手,吳昊臉上便浮現出了笑容,朗聲道。

「黃金龍令出世,我就猜到你應該來了這裡,果然沒錯。」水若寒臉上也露出了笑容,還未說話,便聽到吳瓊道。

「呵呵,還是你了解我。」

吳昊淡淡一笑,便讓二人也落在了金象身上。

也幸好金象身體足夠龐大,坐四個人完全綽綽有餘,不但不擁擠,反而還有空餘的位置。

「這麼說,黃金龍令已經被你得到了?」吳瓊在其他人面前淡然從容,宛如嫡仙,纖塵不染,但到了吳昊面前卻一如當年的鄰家女孩,笑著問道。

「不錯。」

吳昊也不否認,點了點頭。

「我就知道。」

吳瓊皺了皺瓊鼻,鬱悶道:「真是人比人,氣死人,我到現在都只是得到一枚白銀龍令呢,你竟然就得到了黃金龍令。」

「差不多。」

吳昊笑了笑,平靜的說道。

「那我跟你換!」吳瓊臉上浮現出一絲狡黠之色,說道。

「額……」

吳昊頓時無話可說了,要說跟吳瓊換,他也並非不樂意,只是在吳瓊面前吃癟,讓他有些哭笑不得。

「行了,你別苦著臉了,我又不是真跟你換。」見吳昊一臉苦笑,吳瓊還以為他不樂意,撇了撇嘴說道。

「換,換還不行么?」

吳昊說不過她,只能答應下來。

「算了,我才不跟你換呢,方才不過是玩笑而已,你有你的機緣,我有我的機遇,現在沒有黃金龍令,可不代表我之後得不到。」吳瓊搖頭道。

「師妹說的對。」

水若寒適當的插了一句話,又朝吳昊問道:「你身上的氣息很強,恐怕是得到了不少的氣運吧?」

!! 「恐怕他的目標是白金龍令吧?」

吳瓊美目一閃,不等吳昊開口,率先說道。

一聽這話,水若寒和吳菲雪的目光都亮了起來,看向了吳昊,顯然她們也同樣是這麼認為的。

「不錯,若不是白金龍令,我又豈會煞費苦心爭奪氣運。」吳昊笑了笑,一連傲然的說道。

「也是,以你現在的氣運,氣運真龍快到六爪了吧?」吳瓊的感知敏銳,深深了看了吳昊一眼,笑道。

「你倒是看的分明,正是如此,只可惜氣運真龍蛻變需要的氣運實在是太多,否則的話,我也無需到處掠奪了。」

吳昊苦笑了一聲,說道。

「到處掠奪也無妨,反正我也不打算獲得白金龍令,接下來我幫你好了,以我們幾個人的實力,就算是在這邪王戰場上,恐怕也能橫行了吧?」吳菲雪嬌笑著說道。

「對,我們三個都幫你。」

吳瓊也重重的點了點頭,附和道。

至於水若寒,儘管沒有說什麼,但是吳昊從她的目光中卻看到了濃濃的深情,知道她必然也會幫助自己。

看著眼前三張如花的俏臉,吳昊心中一陣感動,憑空湧現出一股豪氣,朗聲笑道:「也好,既然如此,我們就在這邪王戰場,掠奪所有人的氣運。」

「好,我們走吧,有三個人朝這邊來了,先去掠奪了他們的氣運。」吳瓊美目中異彩閃爍,笑著道。

她與天地交融,雖然靈魂不及吳昊強大,卻也能洞徹數百里方圓的動靜,任何人的行跡都無法隱瞞她。

此時,她已經感應到了三個頗為不俗的氣息,正迅速的朝著這邊趕來。

「好的很,我們走!」

就在吳瓊聲音剛落,吳昊也察覺到了那三個人的氣息,眸中神芒一閃,下令道,身下的金象不敢怠慢,迅速的朝著三人的方向而去。

砰!砰!砰!

為了防止三人逃走躲避,金象收斂了身上的氣息,步伐也前所未有的輕柔和緩,落在地上,也只是輕巧至極的聲音。

「來了!」

金象的速度極快,眨眼便過了百十里,看到了遠處迅速趕來的三個人影,兩男一女,渾身靈光閃閃,氣運如龍。

正是與吳昊等人一起參加龍主之爭的武者。


「四個人?」

與此同時,那三人也看到了吳昊等人,為首的月白長衫男子臉色一變,腳下停了下來,渾身靈光激蕩,並沒有再前進。

他們只有三個人,而吳昊等人卻有四個,甚至還有一個身軀若山般的金象,他們不知道深淺,不敢冒進。

「師兄,這四人實力一般,只是初入靈海境而已,我們三個可都是靈海境三重,四重的修為,豈會怕他們?」

月白長衫男子身後,那名身穿黑色勁裝,眸中厲芒森森的男子開口了,靈光激蕩的同時,煞氣衝天。

從這幾乎外放的煞氣,就足以看出來死在此人手中的凶獸和武者絕對不少,而且三人身上,他的氣運也最濃烈。

之前,為了防止嚇壞了來人,吳昊等人都收斂了自身氣息,只是表現出初入靈海境的氣息波動,是以這黑衣男子沒有看出來,還以為四人實力低微呢。

若是吳昊等人一上來就表現出強橫的氣息波動,恐怕三人還沒接近,都嚇跑了,那可不是吳昊想要的結果。

「是啊,大師兄,這四個人實力低微正好解決了他們,掠奪了氣運,你的氣運神龍也能更進一步。」

榻上歡:邪王强寵腹黑妻 ,也勸那為首的男子,在她的眼中,吳昊等人彷彿獵物一般,任他們揉捏。

「真是不知死活!」

吳瓊聽到女子的話,俏臉微冷,眸子再次恢復了淡漠的樣子,彷彿眼前的一切,都挑不起她的心中波動。

透視小醫仙 你們不要動,這三人交給我。」

吳昊臉上笑容和煦,給人一種安靜凝神的氣息,朝著三女說了一句,坐下的金象依舊緩緩朝著三人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