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暴斧羅明,凶名赫赫的一個散修,據說得到一個王者的傳承,兩柄暴斧之下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有人頓時認出了這個臉色陰沉的男子,驚呼說道。

「暴斧羅明?據說此人極其嗜血!那頭小狐狸怎麼招惹住他了?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不只是那頭狐狸,恐怕這頭狐狸的主人,也就是這個小子也怕是凶多吉少,真是一頭惹事的狐狸,這次是徹底惹上大事了!」有人嘆息的說道,他們發現並不認識李木,那說明李木不是一個著名的天才,在暴斧羅明的手下,恐怕不死也要留下半條命。

「對,是我的狐狸,不好意思,這頭狐狸還小,不懂事,如果哪裡得罪閣下,還請閣下不要放在心上,我願意代替狐狸給閣下道歉!」李木看著男子陰沉的神色,頓時明白小狐狸恐怕真的惹毛別人了,不知道小狐狸到底是幹了什麼。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我只需要這頭狐狸死,你自瞎雙眼便行!」羅明臉色並沒有因為李木的道歉而又一點好轉,反而更加暴虐的說道。

「什麼?」李木不由得眯起了眼睛,秦禹看到李木這個動作,不由得有些幸災樂禍起來,有人要倒霉了。 「聽好了,老子說的是,把那頭狐狸弄死,你自瞎雙眼,這件事就算……」

話還沒有說完,李木猛然揮舞了一下手掌,頓時一聲清晰的巴掌聲音直接在大廳之中響了起來,本來一臉暴虐神色的羅明的身體完全不受控制的直接在空中被抽的狠狠地旋轉起來,重重的砸在一個桌子之上,將桌子砸的粉碎。

頓時在大廳之中的無數人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臉皮不由得狠狠地抽搐了一下,這一巴掌扇的,實在是太狠了。

羅明的身體在一片狼藉之中略微的顫抖著,似乎有些不敢置信,但是臉上火辣辣的疼痛卻讓羅明心中的殺意凝結成了實質。

「什麼味道?」突然一陣怪異的味道出現在大廳之中,眾人都是鉑金級別的強者,所以都是五識極其靈敏,同樣都聞到一股怪異的味道。

「這是……」頓時無數道目光看向了原本在羅明身後的那個女子,只見此時那個女子的身體竟然微微抽搐,臉色無比紅潤。

一瞬間所有人都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在這大庭廣眾之下,羅明竟然和一個女子在這眾目睽睽之下行這種齷齪的事情,也明白了之前羅明和女子兩人暗自的動作被小狐狸看到,所以小狐狸才會捂住自己的眼睛,而羅明也是如此的憤怒。

李木的目光更加冰冷了一切,這一男一女是什麼玩意!

周宋 「嚶嚶嚶……」小狐狸怪叫兩聲,似乎更加不好意思,直接鑽入李木的衣服之中,把自己緊緊的包裹了起來。

羅明猛然抬起頭,看向了那女子,那女子此時也明白事情敗露了,臉色無比的蒼白,幾乎要昏死過去。

「呸……什麼玩意!」突然一個男子吐了一口口水,眼中滿是厭惡,竟然會在這裡發生這種事情,自己待在這裡簡直就是一種對自己的侮辱。

「麻煩告訴沈兄一聲,在下有事在身,先行離開一步!」 兵王的甜寵妹妹 一個男子臉色難看的說道,直接想要拂袖離去。

「如此骯髒之地,我也不願意久留,告辭!」又有人滿是厭惡的說道。

「狗男女!」有人咬牙切齒的說道。

羅明眼睛有些發獃,他不可思議的看著原本那個女子,那女子竟然在他被打的一瞬間陷入極樂之中,竟然讓事情敗露。

想到這裡,羅明的眼睛直接血紅了下來,這種事情要是傳出去,天下之大,恐怕都不再有他容身之地,可是那麼多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更是都是天才級別的存在,他壓根堵不住悠悠眾口。

「都是你!」羅明的眼睛死死的盯著這個女子,就是這個女子,才讓自己身敗名裂,他殺不了所有人,但是他卻可以殺掉這個女子,殺掉那個打他一巴掌嗯人,還有那頭最該死的狐狸。

「都是你!」羅明大吼一聲,身體直接暴起,同時手中直接出現一把黑色的大斧頭,大斧頭瞬間化為一道恐怖的黑色斧刃直接向著女子劈砍了過去。

女子原本就因為這件事幾乎達到了一種心如死灰的地步,哪裡能夠想到這個羅明竟然不僅不出來保護她,竟然還攻擊她。

黑色的斧刃瞬間劃破虛空,整個大廳之中都掀起了一股狂暴的氣流,斧刃直接重重的砍在了女子的身上,女子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這一斧頭看成了兩半,血液瞬間噴洒在大廳之中。

整個大廳頃刻一片狼藉,羅明砍死這個女子之後,眼睛惡狠狠的看向了李木,直接猛然提著斧頭向著李木沖了過去,身體重重的踩在地上,同時身體一躍而起,整個人高高的跳起,一股狂暴的氣勢彷彿泰山壓頂一般瞬間而至,狠狠地壓向了李木。

「你給我死啊!」

羅明雙目赤紅,披頭散髮,彷彿一個惡鬼一般,口中大吼的同時猛然揮動著斧頭,自上而下的砍向李木的頭顱。

李木的目光之中閃爍著殺意,但是還沒有等待李木出手,一個低沉的聲音猛然在大廳之中響了起來:「蒼天無道!」

整個大廳彷彿靜止了一般,只有這個低沉的聲音出現在大廳之中,在大廳之中不停的迴響,隨後一道黑色的光芒彷彿墨水一般在虛空之中蔓延。

羅明瘋狂大吼,但是他的身體如同凝固一般,手持著巨斧但是卻無法下壓一下。

黑色的光芒繼續向著羅明蔓延,黑色光芒所過之處,一切都彷彿被湮滅一般,但是在黑色光芒在即將接觸到羅明的瞬間,羅明的身上猛然燃燒起血紅色的火焰,他的身體直接如同爆炸一般,血液不斷的噴出,直接突破這股奇異力量的壓制,瘋狂的劈向了李木的頭顱。

剛剛出現的一個白衣男子眼睛突然驟然收縮,暴喝一聲,虛空都為之顫抖了一下,他的身體瞬間出現在羅明的身邊,一掌直接拍向了羅明的身體。

可是羅明壓根就對白衣男子不聞不問,心中只有一個把李木和狐狸斬殺的衝動,哪怕是死,也要拉著這人一塊死。

李木眼神冰冷,看著出現在羅明上方的白衣人,手中直接握起了拳頭,體內的鬥氣瘋狂的咆哮了起來,他的身體之中隱約傳出了一聲龍吟,瞬間一拳彷彿神龍出世一般猛烈的向著巨大的黑色斧頭狠狠地頂了過去。

「竟然是拿拳頭!」許多人看到李木竟然直接用拳頭硬扛暴斧的斧頭,眼睛之中同時閃過了不可思議,到底是誰給他這麼大的勇氣。

「死定了,死定了,難道他以為一巴掌打飛羅明就是羅明弱嗎?」

在許多人的心中,都已經為李木判上了死刑,因為他們很清楚暴斧羅明的恐怖攻擊力,正面幾乎達到了一種鉑金達到的最強的傷害,哪怕是鑽石恐怕遇見羅明這樣恐怖的一斧頭,也不願意正面相抗,但是這個年輕人竟然敢直接用拳頭與斧頭碰撞,絕對必死無疑。

婚不厭詐:前妻,求戰 白衣人也是臉色微微發生一些變化,似乎對於李木如此囂張的舉動也有些不能理解,但是隨後他的殺意更加濃烈。

「轟……」幾乎是一頭肉眼可見的神龍猛然從李木拳頭之中瞬間狂暴的沖了出來,重重的與巨大的黑色斧頭直接碰撞。 整個神龍酒店突然散發出一股金色的光芒,猛然將神龍酒店籠罩,甚至每一個牆壁之上都帶有金色的紋路,出現了一層淡淡的金光。

隨後李木的拳勁直接與黑色的巨斧碰撞,神龍嘶吼,一股狂暴的力量直接以兩人接觸的點為中心,化為一道恐怖的毀滅波紋直接向著四面八方蕩漾了出去。

突然一個身穿青色長袍的男子安靜的走出,他的身材修長,但是頭髮卻呈現一種銀色,感覺整個人非常冷酷。

一把長劍猛然被銀髮年輕人揮動,隨後一道道白色的劍氣化為無數道白色的小劍,小劍直接旋轉飛舞,形成了一道白色的劍幕將李木和羅明接觸到而形成的狂暴勁氣全部籠罩在其中。

原本狂暴的勁氣直接被犀利的小劍全部切碎,壓根就沒有傷及周圍的建築。

李木的眼睛與羅明血紅的眼睛對視,他的拳頭與斧刃接觸,隨後拳頭直接成為了白玉色,隨後強烈的拳勁衝天而起。

在所有人驚恐的目光之中,那柄黑色不知道什麼材質煉製而成的巨大斧頭突然出現了一聲脆響,一道裂縫直接出現在巨斧之上,李木的眼睛猛然銳利。

「碎!」李木低吼一聲,拳頭直接衝天而起,黑色巨斧直接化為碎片。

而在這時白衣人卻已經手掌接觸到羅明的身體,看到羅明竟然不聞不問,白衣年輕人眼中猛然閃過一絲怒火,手中直接用出了全力。

兩人幾乎同時攻擊到羅明的身體,沒有任何意外,羅明的身體直接破碎,當場化為一塊塊碎肉,但是彷彿機緣巧合一般,李木的拳頭與白衣人的手掌竟然透過羅明的身體,恰巧碰撞在一起。

「轟……」

這次整個神龍酒店都是震動了一下,李木的腳下直接出現了兩個深深的腳印,同時腳印的周圍出現一條條裂縫。

白衣人更是臉色微變,身體彷彿大鵬一般直接藉助李木的這一拳飛了起來,隨後一個鷂子翻身,一個完美的軌跡出現在眾人的面前,但是卻在雙腳接觸在大地之後,直接在地上退了三步。

周圍的天才見到這樣的一幕,不由得都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個白衣人他們可是認識啊,正是蒼天殿的傳人沈無道啊!但是沈無道在與這個其貌不揚的年輕人相比,似乎不是對手啊!

「兄台好強的修為,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兄台應該就是李木兄弟吧,在下沈無道!」白衣人直接抱拳說道,臉上絲毫沒有因為李木一拳把他打成這樣而有難看色彩。

「在下李木!」李木殺掉羅明之後,也恢復了正常,同時心中也暗驚了一下,這個沈無道好奇異的力量,他剛才在與沈無道接觸的一瞬間,似乎有一股力量在挑撥著自己身體之中奇異的力量一般。

李木清楚明白,那奇異的力量便是壽元,在與這個沈無道簡單的接觸之下,自己的壽元便有一種即將被吸收的感覺,如果這個沈無道全力使用這種能力,恐怕自己的壽元應該會被撼動,看來很麻煩的一個人啊!

但是沈無道心中的震驚卻比李木要強烈的多,他沒有想到李木竟然強大到如此地步,那樣的一拳,彷彿李木整個人如同掙出牢籠的神龍一般,帶著無可匹敵的力量直接將他震飛,

要知道李木的這一拳刻不是簡單的與他硬碰硬這麼簡單,而是在他打碎羅明的斧頭之後,方才與他接觸。

其他人很顯然也想明白這麼一點,目光都無比的凝重,許多的女孩眼中更是閃現驚人的光芒。

「對於發生這種不愉快的事情,也深感抱歉!」沈無道開口說道,他雖然之前沒有出現,但是也通過別人的告知知道了事情的起因,對於羅明這種無恥之人,他也是感覺噁心。

「大家請給我一個面子,咱們移步二樓,接下來我便要詳細的講述一下此次將大家聚集起來的原因以及關於許多絕望之崖裡邊的事情!」沈無道帶著歉意的繼續說道。

「既然沈兄弟這般說了,那我等也不是不識時務之人,但是這等無恥之人當真是死不足惜!」聽到沈無道道歉之後,頓時有人抱拳說道。

「哈哈,既然沈兄弟如此說了,那麼咱們便去二樓一聚,詳談接下來的事情。」有人應承說道。

經過這樣的一番對話,頓時場面緩和了許多,神龍酒店也很快出來兩人,直接將現場打擾乾淨,但是想到剛才的事情,也沒有人願意在這裡搞什麼聚會。

很快,所有人便已經上了二樓。

李木抱著小狐狸,還有秦禹也走到了李木的面前,直接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這些女子對於秦禹來說簡直是太可怕了。

「你害怕什麼?那些女子又不能吃了你!」李木笑罵道,這麼大的人了,不都是應該正是對女孩嚮往的懵懂青澀的年紀,怎麼秦禹卻彷彿看到無比可怕的東西一般。

「她們,她們真是太過分了,她們竟然在我身上亂摸,嚇死我了,難道不知道男女有別嗎?」秦禹臉色通紅,氣憤的說道。

「呃……有那麼單純?」李木有些無語的說道,這秦禹單純的簡直有些不現實。

李木哪裡知道秦禹的情況,從小秦禹被發現擁有絕頂的修鍊天賦之後,便是不停地修鍊修鍊,接觸的僅僅是有限的幾個人,哪裡懂得這麼多條條道道,只是覺得這麼多女人圍著他讓他非常不舒服。

二樓之上,李木和秦禹坐在一塊,幾乎大部分的女子都是不經意的向著他們兩個的位置時不時的瞟了幾眼,估計非常想要過來。

「各位道友們,接下來咱們說一些正事,等正事完畢之後,各位在盡情狂歡,首先為大家介紹一個人,歡迎我們的白雲劍雲飛揚!」在沈無道聲音之中,原本出手阻擋李木和羅明交戰的那個用劍年輕人臉上帶著俊雅的笑容緩緩的走到了眾人的面前。

「各位道友好,我是雲飛揚,也便是劍祖一脈的傳人,接下來我為大家講述一些關於絕望之崖的一些書籍之上所沒有的東西,這些東西應該會對你們的幫助很大!」雲飛揚的背後背著一柄長劍,銀色的長發飄飄,俊逸不凡,一瞬間便吸引了無數的女子的眼光。 聽到雲飛揚說關於絕望之崖的事情,頓時無論男女的神情都開始變得嚴肅了起來,畢竟關於絕望之崖的事情可是關乎他們將來的事情,甚至是絕望試煉!

雲飛揚看到大家都安靜了下來,不由得臉上露出了一縷笑容,隨後開口說道:「大家應該都知道,在黎明之城的西門之外那一層灰色的霧氣,名字叫做夢魘之霧,夢魘之霧對於許多人的神識都有很嚴重的壓製作用,原本我們絕望之崖已經在夢魘之霧之中開闢出來一條安靜的道路,近些時間,夢魘之霧之中卻發生了異變!」

「異變?雲公子,不知道是什麼異變?難道沒有直接通往絕望之崖的道路了嗎?」有一個修士頓時緊張的問道。

「沒錯,原本被絕望之崖開闢出來的那條安全通道已經徹底被狂暴的夢魘之氣全部摧毀,如果想要進入絕望之崖,便需要闖過夢魘之霧!」雲飛揚點了點頭說道。

「可是,不是據說夢魘之霧之中的夢魘獸極其厲害嗎?」一個女子瞪大眼睛問道。

「這也便是我們需要闖過的第一道關卡,至於夢魘獸,經過那麼長的時間,夢魘獸越來越少,所以應該不是太過危險。」雲飛揚臉上帶著笑容說道。

「那就好……」一群天才如同眾星捧月一般把雲飛揚圍繞在中間,而雲飛揚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為人顯得極其溫和,讓人心中很容易便對其產生好感。

「但是這只是第一道關卡,接下來的關卡可不是這麼好過的!」雲飛揚略微收斂了笑容嚴肅的說道。

「還有其他的關卡?」有人皺著眉頭說道,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的實力有些弱,他總感覺這次前往絕望之崖前行似乎不會太過順利。

「自然有其他的關卡,第二道關卡便是一個人,也便是絕望台,眾所周知,絕望之下分為三個地方,一個是絕望之城,一個是試煉之地,而最後一個便是絕望之崖,也便是通往戰場所在的地方,而根據我得到的消息是,這次有一個在絕望之城的城門之處,設立了一個絕望台,而他便挑戰天下高手,如果想要進入絕望之城,那麼打敗他,或者說讓他感覺你有這個資格便好!」雲飛揚繼續說道。

「一個人?在絕望之城外邊設立絕望台,挑戰天下高手?」有人不可思議的說道,不說其他的,單單是這次前往絕望之城的天才恐怕達到數千的駭然數字,一個人累死他都不可能打贏數千的天才啊!

「誰這麼猖狂?這是看不起天下的天才嗎?莫非是一個鑽石強者,或者說是王者強者?」有個憤怒的聲音響了起來,這也太猖狂了。

確實,能夠做出這種事情的,只有可能是鑽石或者王者強者,哪怕是鑽石強者恐怕也是頂尖的鑽石強者才能夠做到,否則其他的都是裝比的存在。

「確實是一個人,只不過這個人不是王者,甚至不確定他是不是鑽石,但是他卻是和咱們同一個年齡段,卻是一個絕對的勁敵的存在!」雲飛揚說道這裡之時,神色也稍微有些複雜。

「什麼?同齡人?」頓時有人大驚說道,您沒逗我,一個和大家年紀大小差不多的人竟然敢獨自設置一個關卡,來阻擋各地的天才,腦袋有病嗎?

李木眼中也不由得露出了饒有興趣的神色,如果真的如同這個雲飛揚所說,那麼這個設立絕望台的人,要麼是一個絕對的天才強者,要麼是一個智商有問題的神經病。

但是看著雲飛揚的神色,也許這個雲飛揚恐怕也在那個人手中吃過虧,那麼便意味著雲飛揚口中的人會是一個絕對的天才強者。

而李木對於這種絕對的天才強者,向來都是極其欣賞的,或許說經過最近幾天李木和同境界之人的交戰,完全一種還沒有用力對手便已經倒下的既視感。

所以李木現在已經開始不滿足於同階段的人之間的交鋒,但是聽這個雲飛揚的話,似乎這些人還不是最頂級的天才,這便讓李木微微有些興奮了起來。

「同齡人便想要一人獨戰天下英才?當真是囂張的沒有邊際了!」有人冷哼一聲說道。

「就是,我到時候非要看看,到底是何等人物,竟然能夠如此小看天下英雄!」

看著下方群情激動的年輕人,雲飛揚臉上不可察覺的冷笑一下,可是這個冷笑卻是誰都沒有發覺。

「雲公子,到底是誰竟然敢如此猖狂?」突然有人朗聲的問道,頓時嘈雜的環境突然靜了一下,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雲飛揚。

雲飛揚臉上重新浮現出笑容,緩緩的對著眾人說道:「此人是十三祖一脈法祖傳人,而且還是從法祖一脈的支脈之中一路晉陞而來,但是此時卻是法祖一脈名聲最高的兩人之一,他便是諸葛公子——蕭斌!」

說道這個名字的一瞬間,雲飛揚臉上的笑容不由得收斂了一些。

「諸葛公子?」李木聽到這個名字,瞬間被吸引了過來,眼中不由得帶著奇異的光芒,法祖一脈,諸葛公子,這個諸葛讓李木很趕興趣啊,不會有這麼巧吧?

「諸葛公子蕭斌,怎麼似乎在哪裡聽說過這個名字?」突然有人奇異的說道。

「哎?確實好像聽過!」

有人反應過來,總感覺在哪裡聽說過這個名字,但是似乎只不過聽了一瞬間,隨後便忘記了。

「對了,想起來了,蕭斌不就是一個多月前,在黎明之城堵門的那個狂人嗎?當時據說同時與上百人大打出手,而且佔據上風,整個人法力無比濃厚,魔法更是無比變態!」有人頓時回憶起來說到。

「竟然是那人……」

似乎除了李木,這些人大多數都是到來了很長時間,他們想起來剛到黎明之城,便被一個男子堵在城池門口,好多人都敗在那個男子的手中,最終似乎有一個絕強者,應該是王者的存在的中年人把他揪了回去。

知道蕭斌的人心中都有些發冷,原本以為抵達黎明之城,便如同到達絕望之城了一般,沒想到竟然還有其他的關卡。

「當然,蕭斌只是第二道關卡,還有第三道關卡!」雲飛揚笑眯眯的說道。

還有第三道…… 竟然還有第三道關卡,握草?不就是一個絕望試煉嗎?老子不參加……算了,還是聽聽雲飛揚怎麼說吧!

雖然這一個個關卡被雲飛揚說了出來,但是這個絕望試煉還是沒有人願意放棄,李木不知道這個絕望試煉到底是怎麼回事,不由得好奇問秦禹。

可是秦禹給他的消息讓他都有些發獃,因為秦禹給出的消息,如果完成絕望試煉,只要是不在中途之中死亡,那麼便可以達到王者的層次,而這個達到王者的層次,目前來說,達到王者的人數與存活下來的人數達到百分百的比例。

也就是說從上一次絕望試煉的開啟到現在,只要是通過絕望試煉的人,最起碼也是一個王者,而其中的間隔,只有十年,絕望試煉十年開啟一次。

「聽起來似乎很牛的樣子……」李木自言自語的說道,但是心中卻無法對達到王者形成一個準確的概念,因為李木壓根就不能直接修鍊,所以對於這個達到王者的難易程度,沒有一個很深刻的理解。

「第三個關卡便是試煉大比,並不是每一個人通過前邊兩個關卡就可以進入絕望試煉之中,因為絕望試煉的名額大多數都已經被十三祖家族佔據,但是這次卻十三脈拿出了十六個名額給予此次前來的天才,可以說是千古難逢的好機會!」雲飛揚笑著說道。

李木聽到這裡,心中突然有些不好的預感。

根據刀狂所說,原本每個家族都有十個名額,但是刀祖一脈名存實亡,連一個王者都沒有,所以僅剩下一個名額,但是這個雲飛揚卻說十三脈共同出的十六個名額,那豈不是刀祖一脈的名額要直接被拿走?

「絕望試煉非常簡單,一個擂台不停的對戰,每人只有一次機會,最終前十六名獲得名額,要是你實力能夠進入十六名,但是卻遇到了第一名的高手,那麼只能說明你運氣不佳,畢竟運氣永遠都是實力的一部分。」雲飛揚說道。

這句話讓大多數人都點了點頭,李木也有些讚歎,哪怕在地球之上,都有一個點子背不能怪社會的俗語,更何況在這個更加殘酷的王者大陸。

「所以我就和沈無道兄弟兩人準備組織一個聯盟,希望能夠聚集在這東部各大頂級的天才,咱們抱團進入夢魘之霧,抱團進入絕望之城之中,因為畢竟人多力量大,大家都是合個勢力的頂級天才,如果聚集在一起,那將是一個巨大的勢力!」雲飛揚淡定的說道。

「雲兄說的沒錯,各位可能有所不知,在絕望之城之中,基本上現在是屬於十三脈,不,準確的說是十二脈連手掌控著絕望之城,家族的勢力抱團現象更加嚴重,所以說如果咱們不抱團,可能會面對一個獨自被一個甚至幾個家族欺負的下場!」這個時候沈無道走出來說道。

「原來是這樣!」許多人恍然大悟,怪不得要舉行這樣一場聚會,原來是想要把自己這些人主動聯合起來,共同抗衡絕望之城的那十二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