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海宗的功法武技都極為適合海戰,這海戰的環境,倒是像為兩人量身定做一般,這樣一來,比賽的精彩程度定然可想而知……」另一人開口分析道。


「量身定做?不要開玩笑了,依我看,這壞境根本就是為張青量身定做的……你們難道不知道嗎?張青本人是五行武魂中的水行武魂,在水中作戰,張青將佔儘先機!」

「原來如此,那這王動慘了,這場戰鬥根本就是張青的主場啊,何況還有高達三階的等級壓制,這真是毫無懸念的一場戰鬥。」

……

張青的武魂王動自然是知道的,他也明白在這水中作戰張青會如魚得水,實力進一步得到提升,這次隨機到這種天氣環境,王動用腳趾頭想也知道其中存在著貓膩。

不過王動並沒有把這點放在心上,在實力面前,處心積慮的陰謀將會毫無用處,王動決定要與張青正面對決,通過硬撼的方式決一勝負,堂堂正正的化解掉張青的所有布局。


「王師弟,你很自信啊……」張青沒有和王動抱拳打招呼,而是開口調笑似的問了一句。

王動嘴角冷冷彎起,玩味的看著張青的眼睛,不緊不慢的抬手舉起殘刀。

「我會用我的拳頭告訴你,你的自信將隨著石碑崩裂!」看到王動玩味的神情,張青已經意識到王動已經明白了什麼,他臉色一臉,毫不遲疑的揮出一記重拳:「霸王巡海!」

本文來自看書罔小說

… 「王動必輸無疑!」

「沒有看下去的必要了……」

「萬事通都不讓給張青下注了,倒是壓王動一賠一百,哪個傻子會投給王動啊!」

張青剛一出手,看台上的十三宗弟子便開口評析起來,水行武魂天生與水的親和讓張青九級武徒的威勢更加生猛,他手上使出的那一套《霸王歸海拳》使他像一個真正的霸王一樣縱橫四海,所向披靡。

王動舉起殘刀,以功為守,一刀砍出,接上了張青裹挾著洶湧浪潮的威猛一拳。

即便張青空手出擊,他對王動手裡的武器也毫不在意,急速的流水在他的拳頭上形成一道水體護罩,張青竟用血肉之軀去硬撼王動手中的殘刀。

轟!

巨浪四濺,高達丈許的水柱在兩人身旁爆裂開來,張青臉上帶著必勝的笑容,絲毫不顧王動剛才的一擊在他的手上砍出一道淺顯的血痕。

「血肉硬撼利刃,竟然只留下一道血痕!」

「張青太強了,他是這場比賽的主宰!他就是真正意義上的歸海霸王啊!」

「我看這王動還是認輸好了,已經沒有打下去的必要了……」

看台上的眾人議論驚呼的時候,王動收起殘刀,活動了一下雙手,感受著張青那一擊所蘊含的力道。

「這就是九級武徒的威力么……」仔細回味了一下剛才自己那沒有心意加持的隨意的一刀,王動微微彎起嘴角,心道:「我大概知道什麼程度了。」

「怎麼?怕了嗎?」張青見王動錯愕了一會,開口挑釁了一下,卻見王動將殘刀收起后,竟沒有再次取出,而是空手擺出了霸王歸海拳的起手式。

「噗嗤……」張青見狀先是錯愕了一下,竟忍不住笑了出聲,他沒想到王動在一招之後竟打算使用霸王歸海拳,這可是張青使用的最為得心應手的武技,他忍不住開口說道:「你想自尋死路,我現在就成全你!」

「這王動腦子沒問題吧?怎麼用張青的看家本領去對抗張青?」

「沒準是被張青的空手撼白刃給嚇傻了……」

看台上的人議論之時,張青與王動同時打出一記『霸王巡海』,兩人的拳頭都帶著極為生猛的力道,劈水斬浪,重重的轟在一起。

在眾人的視野中,這一擊碰撞之後,王動的身體竟被張青從水中打到天上,又重重的跌回水中,同樣的招式在不同級別的武者手中所呈現出來的不同的效果,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真切的意識到等級壓制是真實存在的,殘酷而又無情。

「小子,你想把心意融合到歸海霸王拳中?」王動重新跌回水中,穩定住自己身體的平衡后,刀魂這才開口說道:「太冒失了,你進階萬法歸宗二層就用了百年時間,就算你有造化武魂這麼短的時間也是不現實的事情!」

「我自有分寸!」王動低語一聲,繼續朝張青打出一記霸王巡海。

「你是在比賽,不是在修鍊!」見王動固執的使用歸海霸王拳,刀魂無奈的提醒起來。

「看不下去了……」

「快認輸吧,王動,你已經很厲害了!」

「對啊,六級武徒一路打到六強,已經足以值得你驕傲了,不要再自找難看了!」

賽場上的觀眾看到王動一次一次的被張青從水中一拳轟出,又一次次的墜入水中,頓時不忍看下去,在絕對實力面前,王動儼然成了張青試拳的沙袋,被張青蹂躪的慘不忍睹。

「他是怎麼做到的……」看台之上,安排了張青與王動對決的南天王卻錯愕的張開了嘴巴,他甚至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仔細的審視著被張青打出水中的王動:「這絕不可能!」

「南天王,你也察覺到了嗎?」覆海尊者微微彎起嘴角,開口道:「動兒簡直就是為練武而成,幾乎是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進步啊……」

「大師兄,我怎麼會看不到呢……」南天王有些駭然的說道:「青兒的拳力越來越威猛,王動被打飛的高度卻越來越低,這實在是怪的離譜啊!」

擂台之上,王動的嘴角微微彎起,他已經感覺到自己拳法上的變化了,他現在已經完全確定,領悟到萬法歸宗二層雖然用了一百年,但是將被自己領悟透徹的萬法歸宗二層融會貫通到其他武技上,並不需要這麼漫長的時間,需要的僅僅是一個熟練的過程。

當初在對壘六師弟的時候,他輕鬆的將多倍刀的技法融會貫通到歸海霸王拳中就是一個很好的例證,隨著與張青的對轟,王動已經開始感受到那種心意迸發的感覺,打出心意霸王歸海拳,對王動來說,只是時間的問題。

「你小子,總是給我製造意外……」察覺到王動技法的變化,刀魂開口錯愕的說道:「我已經儘可能的高估造化武魂的領悟能力了,沒想到我還是小瞧了它!」


「給我死!」張青的攻勢勢頭不減,他已經看到勝利的曙光,雖然有水體的保護,王動承受張青的攻勢時,被水分擔了大部分傷害,但張青相信,隨著時間的積累,王動的身體必將有承受不住的那一刻。

「十七!」

「十八!」

「十九……咦?」

張青與王動對轟時,王動一次次的被打飛出去,這種不斷重複的過程甚至讓在場觀看的所有弟子齊齊的數起數來,但在他們數到王動被第十九次打飛的時候,與之前十八次完全不同的一幕出現了。

王動在與張青對過一拳后,身體雖然仍舊被打了出去,但他的腳並沒有離開水面,這比王動之前直接被轟飛了出去有著天壤之別。

「二十!」

隨著十三宗弟子的高喊,變化仍在繼續,第二十次對拳時,王動的身體沒有被打出水面,只是身體在水中被張青打退了三四步的距離。

「二十一!天哪!」

這一次,王動只是後腿了兩步,而張青的身體,卻第一次產生了動搖,雖然只是後退了半步。

早已認定了比賽結果的歸海宗主騰的一下從座位上站起來,他神色激動的看著試煉之台上的王動,身體竟不住的顫抖起來。

南天王也不肯相信自己的眼睛,王動竟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一次一次的變強,這種變化是如此的明顯,以至於他開始後悔將王動和張青安排到一組之中。

不只是歸海宗主,看台上的十三宗弟子竟不約而同的站了起來,他們揮舞著雙臂,口中呼喊數字的聲音卻愈發的整齊,愈發的洪亮起來。

「二十二!」

王動一拳擊出,張青連退兩步,而王動卻只後退了半步!

「二十三!」

又一拳過後,王動寸步未動,張青被王動直接轟出四步距離!

「你怎麼會……」王動愈來愈強的壓力讓張青的神情變得駭然起來,原本是他壓著王動打,現在的情況卻直接反了過來,這讓張青越打越怕,越打越驚,他使出渾身解數,將歸海霸王拳以自己最高的水平使了出來,卻仍舊挽回不了自己的頹勢。

一種無力感從張青的心底湧起,他想不到王動這個自己從來沒有放入眼中的小角色竟在慢慢證明著自己的存在和價值,這讓張青愈發的心慌起來,他不甘心的急切問道:「你這是什麼拳法?怎麼比我的霸王巡海還要生猛?」

「心意霸王巡海!」王動隨意的回應了一句,使出一記完全融合了心意的霸王巡海。

融合了王動心意的威猛一擊,將張青直接轟出水面,張青的身體竟和王動最開始時那樣,高高的躍出水面,又重重的跌落水中。

「黑馬,絕對的黑馬!」

「拳拳到肉,堂堂正正,沒有一點水分,竟在張青的主場上,實現驚人的翻盤!」

「我怎麼就傻到沒有為王動下注呢,明明前兩次下註失敗之後,我已經發誓要壓王動勝了,那可是一百倍的賠率啊!」

所有的觀賽者目睹了王動的驚天逆轉,他們毫不懷疑接下來張青會和王動最初時那樣,被一次又一次的轟出水面。

「心意四倍霸王巡海!」回答眾人猜測的是王動的一聲吶喊,王動那一拳揮出的時候,水面竟被這一拳的威勢一分為二,而狼狽迎接這一拳的張青雖然如同眾人預料的一樣被打出水面,但沒有人預料到張青被打飛之後,卻沒有能夠落回水中。

當心意與四倍力的道疊加之威同時使出后,張青的身軀就像一枚炮彈一樣被王動轟了出去,張青慘叫一聲,身體重重的撞在擂台外圍秀玉堂長老裝水用的方巾魂器之上,又無力的沿著方巾魂器的內壁滑落下來,掉到了試煉之台外側。

整個賽場上頓時變得鴉雀無聲,如果說,王動的第一場對決是投機取巧獲勝,第二場比賽是不明所以的獲勝,那現在他們所看到的第三場比賽,就是堂堂正正用武力得來的勝利,沒有取巧,沒有水分,有的只有絕對的力量!

轟!

刻有張青名字的石板崩裂倒坍,標誌著張青作為歸海宗第一弟子的時代畫上了句號,在這個實力為尊的世界,王動成為了歸海宗年輕一代中的最強者,他用拳頭開闢出了屬於他王動的新時代。

王動仰天長嘯一聲,那一聲似乎蘊含著他十七年的屈辱,王動肆意的吶喊,將這屈辱發泄了出去。從今往後,整個歸海宗中,將再也無人敢嘲笑他,欺凌他,他用實力證明了自己的存在價值,重塑自己的尊嚴。

一直到模擬的天氣環境被長老們撤去,身體失去了方巾魂器的承擔,無力跌落在地上的張青仍舊不肯相信自己落敗的事實,他臉色駭然,嘴角不停的顫抖著。他似乎感受到,心底之中某一種原來屬於他的東西,瞬間消失不見了。

看書罓小說首發本書

… 張青黯然離開武場之後,整個賽場上開始高呼起王動的名字,歸海宗主和覆海尊者等人看向王動時,就像是在欣賞一件絕世瑰寶,而南天王則錯愕的呆愣在原地,腦海中一片空白,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大概就是這種感覺了。

六進三的第一場比賽,就將全場的氛圍推向一個前所未有的高-潮。當第二場比賽結束時,人們再度歡騰,所有人都發現,讓他們意想不到的黑馬,並不僅有王動這一匹。

在眾人看來,奪冠呼聲最熱門的人選是天河幫的猛龍和竹海幫的狼牙棒,但被他們寄予厚望的的猛龍,竟被穆宗的頑童毫不費力的擊敗,這讓看台上的所有人都驚掉了下巴。

頑童依舊是一副玩樂的姿態,天衣無縫的防禦竟讓攻擊手法極為多樣化的猛龍鎩羽而歸,就連猛龍引以為傲的『龍抬頭』都沒有對頑童造成實質性的傷害,這讓猛龍的這一仗打的極其憋屈,白費了力氣,卻沒有討到一點好處,只能在憤懣和不甘中走下擂台。

王動也是意外至極,他對頑童這個人的感覺很准,之前他就覺得頑童很不一般,第二場戰鬥結束后,王動更加確信這一點。他現在清楚的意識到,這穆宗的頑童身上,一定有什麼為不人知的強大依仗。

王動心裡也非常清楚,猛龍的實力較張青強出不少,而穆宗頑童擊敗猛龍,要比他擊敗張青來的輕鬆,這樣衡量了一下兩人的實力后,王動開始思索自己對上頑童的話,會不會像頑童的所有對手一樣,不甘敗退。

對於猛龍的敗退,臉色最為難看的還是天河會的長老,原本猛龍故意輸給張青時,天河會的長老還藉機嘲諷歸海宗主等人,他認為他們天河會給了歸海宗天大的好出,沒想到好景不長,猛龍並沒有笑到最後,甚至沒有步入三強。

第三場狼牙棒與冰清玉潔的對決,同樣極有看點,狼牙棒將他的暴力與狂野發揮到極致,而冰清玉潔也如同帶刺的玫瑰一般爆發出冷艷的美感,美女與野獸的對決讓觀看者們屏住呼吸,專心致志的欣賞起這狂野與冷艷的終極碰撞。

狼牙棒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大棒之下無男女,他雙目帶著嗜血的光芒,冰清玉潔成了他眼中最可口的獵物,他並不喜歡擁有美,他更喜歡的是破壞,能夠將冰清玉潔這樣美貌不可方物的存在毀滅,才是他最大的享受。

冰清玉潔也不是省油的燈,一柄細柳劍綻放開驚艷的銀花,致命的威脅躲在粉色雲袖的流轉中,鎖死了狼牙棒的要害,以至於看過第三場比賽后,眾人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以柔克剛。

雖然早已成就九級武徒,但冰清玉潔畢竟是一個十七歲的女子,無論是體力,戰鬥經驗,還是境界的沉澱程度,都比狼牙棒差上了一大截,冰清玉潔最終的一招『花戀雪』沒有撼過狼牙棒的『魔狼狂舞』,被狼牙棒一棒掃下了擂台。

第三場比賽一直到結束,秀玉堂長老都緊緊的握著拳頭,當冰清玉潔從擂台上跌落後,她頹然的嘆息一聲,她知道秀玉堂的大比之旅只能止步在六強了。

不過秀玉堂長老並不認為這是冰清玉潔等人學藝不精,而是他們秀玉堂這次的運氣實在太差,二十進六的時候白白刷下一個,六進三又遇到狼牙棒,結果自然可想而知。

六進三比賽結束后,擂台一旁的石板便只剩下刻有王動、頑童、狼牙棒名字的三塊石板,王動聽說這三塊石板在比賽結束后,將會永久保留在歸海宗的秘境傳送台一旁,作為歷屆勝出者的紀念。

三強爭霸賽緊接著六進三比賽開戰,因為是最後一輪對決,參與三強爭霸的三人將進行兩兩對決,從而排出前三位的名次。

比賽開始之前,萬事通的賭庄已經門庭若市,因為是最終決賽,萬事通開出了極為驚人的賠率,最終預測成功名字的押注者,甚至可以得到下品魂石作為回報,這讓十三宗的弟子們瘋狂解囊,試圖在最後決賽狠撈一比。

總看台上,十三宗大佬們正在制定著最後決賽的比斗順序,一番討論之後,他們將比賽順序公布了出來,第一場,將由竹海幫狼牙棒對決穆宗頑童,第二場將由王動對陣第一場中的落敗者,而第三場將由穆宗頑童對抗第二場的勝者,以此順序,排出比斗名次。

比斗順序出來后,竹海幫萬事通緊急加庄,讓十三宗弟子在預測最終排名的同時,也可以對每一場比賽下注,獎金也十分可觀。

隨著覆海尊者的一聲比賽開始的高喝,狼牙棒和頑童跳上擂台,爭奪前三名的決賽正式拉開了帷幕。

當覆海尊者喊出天氣環境是霜雪劍境的時候,所有人都不明所以,但當霜雪從天而降,數十把飛劍在擂台上盤旋起來后,場上觀賽的十三宗弟子們紛紛驚呼起來。

「恐怖如斯!沒想到最終決賽的環境會如此苛刻!」

「擂台上飛劍,這哪是模擬天氣啊,秘域里的險境也不過如此啊!」

「不管怎麼說,這下比賽可就精彩多了!」

眾人紛紛議論之時,狼牙棒便已經舉著大棒向頑童沖了過去,那漫天的飛劍在觀看者的眼中可能兇險無比,但狼牙棒卻絲毫不在意,巨棒一掄,那飛劍便被他輕易的打了出去,根本對他產生不了影響。

頑童應對飛劍的手段更是叫絕,他雙臂抱在胸前,如同閑庭散步般的隨意移足,那無數飛劍就被他這樣繞了過去,那奇怪的身法,就像是飛劍碰到他后自行躲開一樣,根本近不了頑童的身。

「嘿嘿嘿……」察覺到頑童的動作,狼牙棒咧嘴笑著提棒而至,衝到頑童身邊,狼牙棒二話不說,揮棒就打,頑童不以為意,輕輕一側身,便避開了狼牙棒的這一擊。

狼牙棒一擊不成,竟沒有收手,大棒輕巧的一拐彎,便再度襲向頑童的身軀。

「不可思議,巨棒這種生猛的武器,竟被狼牙棒使得這般靈活,我看,這頑童懸了。」

「那是肯定的,狼牙棒是九級武徒不差,但他已經踩在了進階武士的門檻上,他暴力生猛的武技,早就可以與一般武士匹敵了!」

「一點也沒錯,狼牙棒成名一來,武徒境界未逢敵手,他是名符其實的武徒皇者,無論是戰鬥經驗,心理素質,都無可挑剔!」

看台上的十三宗弟子品頭論足的時候,總看台上的諸位長老也都在撫須頷首,這場戰鬥無疑是武徒之境最為巔峰的戰鬥,狼牙棒的表現早已突破的武徒的範疇,展現出了遠超武徒的實力和威勢。

「群狼亂舞!」在王動的注視下,狼牙棒使出了那日在刀鋒聖殿上將他打入刀鋒風暴中的一招,巨棒化作無數殘影直直攻向頑童的身軀。

頑童仍舊抱著雙臂,身形竟快到化為數不清的殘影,殘影閃爍,每一個殘影消失之處,都會出現狼牙棒的一次棒擊,在眾人的視野中,狼牙棒的棒擊似乎更高一籌。

在頑童的躲閃中,殘影出現的速度終於跟不上狼牙棒的棒法,巨棒命中頑童的身軀,將頑童打的連退三步。

「不愧是狼牙棒,竟然是第一個打退頑童的存在!」

「沒錯,頑童的防禦能力無懈可擊,實在駭人,沒想到就算如此,還是被狼牙棒打退了出去,暴力至極,暴力至極啊!」

眾人注意到,生挨了狼牙棒一記的頑童皺了皺眉,呲牙咧嘴一番,露出一副吃痛的神情,即便如此,他很快恢復成一副嘻皮笑臉的樣子,咧嘴笑著沖狼牙棒說道:「好玩好玩,再來……」

「好玩?」狼牙棒聞言一惱:「覺得好玩的,應該是我!獵物沒有資格和狩獵者玩耍!」

狼牙棒話音一落,『群狼亂舞』再度出手,巨棒雨點般的落向頑童的身軀,頑童神色一凜,表情上雖然還是一副嬉笑的模樣,視線卻凝重了許多。

「精彩!」狼牙棒暴力至極的攻擊,頑童完美無缺的防守,讓距離擂台最近的王動忍不住開口讚歎起來,接下來的一場比賽他必將與台上一人對決,所以他全神貫注的盯著兩人的身影,生怕一不小心錯過一些對自己有利的細節。

狼牙棒一輪猛烈的攻擊過去后,頑童抱在身前的雙手第一次放開,只見他聳了聳肩,活動了一下胳膊,這才開口向狼牙棒說道:「有點意思了,有點意思了……」

狼牙棒雖然一臉猙獰,滿是戰意,但頑童的舉動還是讓他錯愕不已,剛才自己的『群狼亂舞』出手后,他便已經有點心煩意亂了。

群狼亂舞雖不是他最引以為豪的本事,但在頑童的身上卻沒讓自己佔到該有的便宜,而且自始至終頑童都是抱著雙手,躲避他的攻擊只用腿來完成,所以見頑童將手放下來后,狼牙棒也愈發的慎重起來。

「頑童的手放開了,這還是第一次!狼牙棒真是太強了,就連猛龍也沒有讓頑童做到這種程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