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個戰區的存在,除了彼此廝殺,獲得所需的魔丹,也有可能,從戰區內誕生魔士,進入下一個更高等階的戰區內廝殺,直至在這第一熔爐內廝殺出一條血路,進入第二辟熔爐內!!

聽聞,但凡是進入第五熔爐內的魔人,已經極其可怕!

更不要說是能夠進入第七、第九熔爐的魔人。

最起碼,沒有人聽說過,真的有人進入過第九辟的熔爐。

但所有人都是堅信,經過這九辟熔爐的九辟錘鍊,一定能夠成魔!

……

易立漸漸清楚,在這九辟熔爐世界內的規矩。

很簡單,在他看來,這座九辟熔爐的世界,就如同是一座金字塔,第九辟的世界,便是這金字塔的頂尖,是僅有的極其稀少的存在。

每一辟熔爐世界內的存在,是層層銳減的。

眼下,所處的這第一辟熔爐世界,是最底層,也是數量最為龐大的熔爐世界。

想要進入第二辟的世界,只有不斷不斷地殺戮,殺戮得越多,戰功便越是越多,而獲得的修為提升,亦是越快!

不過,一個戰區之內,僅能誕生一名魔士,魔士將有資格,進入第二辟熔爐世界內,進行歷練。

眼下,這第九戰區的廝殺,進入了末端。

這邊,羽魔人戰功卓絕的當屬易立,但凡是羽魔人,對易立,無不是心生敬畏和羨慕之意。

而那翼魔人,戰功卓絕的,也產生了。

接下來,便是這第九戰區之間,這一季最後的廝殺!!

這一季終了,經過短暫的修養,便會進入下一輪的廝殺,彼時,那些不死的羽翼魔人,還有機會,成為這第九戰區的魔士。

總之,走到最後的,只有一個!!

……

咚!咚!咚!

天地似乎在剎那間,震顫了起來!

天空不斷地搖晃,大地不斷地震顫,整個空氣,在這一瞬間,變得極其的凝重。

天地間,響起了鼓聲。

在這鼓聲響起的時候,易立吹塤的動作,也是停了下來,隨即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他站起身來,遙望著遠方,將手中的毒塤,收入自己的懷中。

在他身側,是一桿極其粗壯的大槍!!

大槍周遭,怨魂纏綿,陰風陣陣,極其凄慘陰厲。

這把槍,是易立經過黃泉內祭煉而出的屠龍槍!

如今,再稱作屠龍槍已經是不妥,因為如今的這把大槍,經過這一戰,易立已經不知道是屠戮了多少翼魔人。其上瀰漫著陰森的黃泉冷意,纏繞著的怨魂,更是極其的磅礴而凶戾。

這是一把實實在在的凶兵!

易立稱之為怨魂槍!

在易立起身的時候,這邊所有的羽魔人俱都是站了起來,沉默無聲中,看向了易立。

那目光之中,充斥著敬畏和羨慕。

易立執著怨魂槍從屍山上走下來,便如同這片戰區的皇,執著他的黃金權杖從黃金寶座上走下來。

易立所過之處,羽魔人俱都是單膝跪地,撫胸參拜。

「天佑我羽魔一族!!」轟隆隆的聲音,從羽魔人的嘴裡發出,如同山洪驚雷。

這是,最為虔誠而忠心的祝福和祈盼。

另一邊,翼魔人同樣是如此,只不過,他們參拜的是,這第九戰區內,他們翼魔人的皇,呂崇!!

此時此刻,翼魔人布歐便是單膝跪拜著,撫胸低頭,看著呂崇的腳步他的視野中走過。

「天佑我翼魔一族!!」

布歐臉上布滿青筋,同樣是嘶吼著不停。

他的心中,希望呂崇會贏,但這一次……

卻是他布歐最為沒有信心的一次!

在這第九戰區內,誕生魔士,進入第二辟熔爐世界內,翼魔一族所佔的比例要比羽魔一族,要高上不少。就拿最近八季的「戮戰」的結果來說,這八次,在第九戰區內,誕生的魔士,均都是羽翼一族的族人,而羽魔一族,距離上一次誕生過魔士,已經是頗為遙遠的事情了。

誕生魔士,對於一族來說,自是好的!

如果這一族能夠進階,那便會舉族遷入第二辟熔爐世界,到時候,日子怕是要好過不少。

而進階的結果,便是要看魔士的數量,如果有了足夠的資格,便是能夠吞併了羽魔人,進入第二辟熔爐世界。

「天佑我羽魔一族!!」

「天佑我翼魔一族!!」

咚~咚~咚~

伴隨著兩旁族人的嘶吼,是愈發急促的鼓點聲音,鳴金而收兵,擊鼓而進軍!!

鼓聲響,勇士死,只有一人!!

這是宿命,無法逃脫。

而易立,卻也根本就沒有逃脫的必要。

他的信念,是走入這九辟熔爐世界的第九辟,從而走出這茫茫的幻象。

提著怨魂槍,易立背後羽翅略微呼扇,頓時他的身形,便是如同大風一般,呼嘯而去。

在另一邊,呂崇提著墨綠色顯得有些妖異烏芒的雙刀,如同一動綠色的流星,向著易立殺來。

「有你無我!!」

「不死不休!!」 有你無我,不死不休!

無論是在任何一辟的熔爐世界中,這個準則不會變更。在這第一熔爐內的第九戰區內,能夠成為魔士的,只有實力最強,戰功最為卓絕的那一個!

也會是在這一場戰爭中,活下來的那一個。

死者,淪為塵埃。

生者,晉陞為魔士,進入第二辟熔爐世界。

對於易立來說,這只是他走出九辟熔爐的第一步而已。

而對於呂崇來說,則是開始他野望的一刻。

「殺!!!」

密集的鼓點終了,虛空中迸發出呂崇的大喝聲音,他的身影,化作了一股綠色的腥風,呼嘯中向著易立席捲而至。眨眼,這股濃濃的綠色腥風便是出現在易立的面前。

易立倒持著手中的怨魂槍,雙目精光閃爍,此時他身形一滯,反而是急速得到後退去。

面前綠色腥風席捲中,一眼看去,有陣陣幽寒之刃呼嘯交迸,易立沒有強力破去!!

在這第一辟熔爐世界內,以易立古玄境的修為,絕對是縱橫無敵的,畢竟,這些人最高的修為,也不過是相當於入玄境第三重天的巔峰。而入玄境第三重天的修為,對於古玄境的易立來說,差距不是一點半點。依他古玄境的修為,在這第一辟熔爐世界內,便如同時鶴立雞群一般。

可易立,不願意顯得太過於突兀!!

畢竟,這九辟熔爐世界,他所了解的還很有限,若是在第一辟熔爐世界內,便是將自己的底子,暴露得乾乾淨淨……這不是易立的風格。

另外,槍打出頭鳥,隱藏些許實力,在和詭異莫測的九辟熔爐世界內,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面前這翼魔人呂崇,其修為,已經在入玄境第三重天巔峰徘徊許久,且,身上的氣息,約摸著要比入玄境第三重天的修為,要強出了些許,是介於入玄境和聚丹境的之間。

雖然無比接近聚丹境,但還是沒有邁出那一步。

一般來說,類似的境界,以「半步」名之。

但饒是如此,只要易立願意,面前這翼魔族人呂崇,易立可以一指滅之!

面前呂崇聲勢大盛,或許在呂崇的眼中,根本就不曾將易立放在眼中。

相較於天性嗜殺的翼魔人來說,在戰鬥方面,羽魔人還是少了些許天分。

呂崇嘴角流露處冷笑,其身形掩映在綠色腥風中,虛實不定,席捲的腥風看起來,處處都是利刃,但實際上,虛虛假假,真真實實,等閑之人很難判定出,這綠色腥風中藏匿的奪命殺機!!

嗡!!

易立在倒退中,其面前的腥風中抽出一刀,豎劈而下

剎那間,這天地,彷彿只剩下了這一刀之影!!

綠芒充斥中,瀰漫著森然殺意的刀勢呼嘯中斬來。

易立對此,卻是神色流露出絲絲的慌亂之色,彷彿這臨頭一刀的威勢,給他帶來了極大的窘境。

哧!!

他手中的怨魂槍,槍出如龍,一槍點去,這道威勢洶湧的刀影,竟是悠然崩潰!

「虛?!」

易立驚訝中出手。

而席捲而來的腥風中,呂崇嘴角猙獰一笑,殺機更勝幾分。

而在翼魔人中,觀戰的魔人布歐,此時眼中流露出了絲絲的不解之色。

先前易立給他的感覺,絕對是要比呂崇大人強的太多!可眼下看起來,這高階羽魔人,竟是不敵呂崇,難不成……是自己的幻覺?

布歐的眼中漸漸流露出了喜色。

「看不出呂崇大人的魔幻七刀流,這人死定了!!」

「哼,這第九戰區,羽魔人中,又有誰能夠看出來呂崇大人的魔幻七刀流呢?」

不屑之意,伴隨著陣陣的議論聲,在翼魔人陣營中散開。

聽著這些聲音,布歐內心,彷彿也是受到了感染,會心一笑。

還是這笑意,布歐終究是有些勉強。

不知為什麼,他總覺的,有地方不對勁。

「第二刀!!」

嗡!!

在易立的面前,虛空兀得出現一道幽芒綠斬,一道刀影,便是轟然中攔腰斬來!

若是不做絲毫的地方,那麼這一刀下去,易立定是身死道消了。

只見易立手中的槍動了,幾乎是他以歇斯底里的氣力去抵擋這恐怖絕倫的刀斬!

噗!

一槍刺下,那綠芒直接轟然中崩潰,不見絲毫威勢。

而在這第二刀影崩潰的剎那,在易立的面前,便是又有一道綠芒,極其凌厲,朝著他便是狠狠地一斬!!

嗡嗡嗡~~

虛空震顫中,綠色腥風中,隱約可見呂崇的身形,劈斬了三刀。

連接三刀,刀勢威猛,接連呼嘯中向著易立斬殺而來。

所謂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若是一般人,怕是會認為這斬來的三刀,同樣和先前兩招刀勢都是虛晃之式。縱使是一併斬下了三刀,但終究不過是虛虛實實,虛張聲勢罷了。

不過,這呂崇詭異的刀法,在易立的面前,實則是破綻百出。

這三刀中,既不是虛,也不是實,而是虛實相生!!

若是一般入玄境第三重天的修士,在這三刀流法的面前,怕是會隕落了。

此時,易立真正地動手了。

他強忍著心中的鬱悶之意,讓他呂崇出招,只是呂崇的修為和戰力,太過於讓易立失望。

這所謂的魔幻七刀流,在他眼中,不過是雜耍罷了!

畢竟,這呂崇刀法中蘊含的虛實之意,比不過易立曾經在三荒界遇到過的,公子無忌身旁的老者!甚至可以說,相差甚遠。

易立對此,分外失望,權且是拖延些時間,盡量不讓自己太過於顯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