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人類?」她看了一眼洛依依身上的衣服,暗暗吞了吞口水,要是把她的衣服偷來穿了,那不就省得自己再去一間間鋪子找去。

想到這裡,她跳了出去,攔住莫離的去路,「站住!」

莫離的貓步頓止,後面跟上來的洛依依垂頭望去,在看到小兮兮的時候,連忙將身上的戈爾放了下來,小聲驚呼道:「好可愛的娃娃,小妹妹,你為什麼要攔我們的路呀?」

「哼,你們要想經過此處,就必須把你身上的衣服脫下來!」

兮兮無視朝她靠近的戈爾,而是踮起腳尖,抬高下顎,朝依依嚷道。

「脫……脫衣服?」洛依依不禁感到又奇怪又好笑。

這小女孩看起來弱不禁風的模樣,居然能說出如此叛逆的話語,想必是家教不是很好。

「對!把你身上的衣服脫了!不然你們誰也別想經過!」

兮兮儼然一副大姐大的派頭,一張小臉呈一百八十度仰視著依依,根本沒去注意已經來到她身前的戈爾。

「脫……脫衣服……」

隨著戈爾那獨具特色的「咯咯」笑聲和一字一頓的牙語,兮兮身上的小肚兜已經被他扒了下來,緊接著就被戈爾撲倒在地。

。 「吶——?!」兮兮倒地的時候驚呼而起,「你這個登徒子!放開我!」

「啊——」隨著依依的一聲尖叫,只見戈爾已經被兮兮一掌拍出,飛到上空……

兮兮剛要起身,就聞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朝這裡奔來,同時,她感應到了慕子參虛弱的氣場。

「糟糕,爹爹有危險!」

不等戈爾從天際落下,她已經抓起被扯在地的小肚兜,朝慕子參所在的方向飛去。

洛依依驚恐未定地看著戈爾的身子呈直線下墜,莫離來回掂量著戈爾下墜的方向,想著該如何將他接住。

誰也沒看到兮兮已經趁著這個空閑,「逃之夭夭」了。

就在戈爾命懸一線之際,一隻寬大的手心凌空而現,將戈爾裹進掌中,最後沉穩落地。

洛依依和莫離皆往後退去,最後在修羅王著地的時候,沒命地轉身跑走。

「還想跑?」 君子不度郡主塵 。琥珀色的瞳孔漸開,他伸出五指,對著洛依依和莫離的方向暗涌力量。

「修羅王手下留情!」

眼看修羅王的掌風就要跟上她們,陌衾末從空而降,費力阻擋住修羅之力,雖然只是不足為懼的一成功力,但對早就受了重傷的陌衾末來說,也是威力極大。

「噗……」

黑血從他的口中噴出,五臟肺腑傳來的劇痛使他不得不單膝跪地,捂住傷口。

察覺到異樣的洛依依回頭,臉上的驚愕一覽無遺。

「衾末!」

她立即折回身,上前查探他的傷勢。

修羅王凝眸,表情不悅,「陌衾末,你是不想活了嗎?」

「不……大婚在即,屬下定加倍愛惜自己的性命才是。只不過……她們都是瑤兒的朋友,懇請修羅王……放……放她們一條生路。」

陌衾末全身癱軟無力,倒在依依懷裡,聲嘶力竭之狀我見猶憐。

他不知道近日瑤兒為何會性情大變,但他相信,總有一天,瑤兒會變回最初的她,有心有情有義……他陌衾末,是絕不會看錯人的……

他愛的人,必定有她的苦衷。

「婦人之仁!看來你在人界的時間呆得久了,也忘了自己的身份!即日起,本座削去你的死神身份,滾回你的死神殿療傷去!什麼時候傷好了,本座再把瑤兒許配給你!」

修羅冰絕的聲音再臨,黑鶩的眼神瞟過洛依依和旁邊嗚咽著的莫離,最後看了看懷裡不諳世事的戈爾,再道:「她們兩個,禁足死神殿!」


不死,乃是大恩。

陌衾末總算是看出了修羅王身上的一點點人性,忍傷低諾:「是。」

*

與此同時,慕子參已經牢牢地吃了渡瑤的第一掌。

雪白的長衫染上一抹殷紅的鮮血,那是愛與恨的較量,同樣,也是他正承受的痛。

「慕子參,我勸你還是彆強撐著了,下一招你必死無疑,若你現在投降,我就將你帶回修羅殿接受父親的懲罰,若你執迷不悟,就休怪我無情!」

渡瑤沒想到慕子參受了她這一招后還能如此淡定,在看到他深揪的眸心時,她的心總是控制不住地顫抖。

熟悉的眼神,熟悉的面孔,熟悉的神情。

可她,一點也想不起來。

「瑤兒,只要你跟我走,別說三掌,十掌我也要撐下去!」


他心中唯一的信念就是,帶她離開,治好她的情根……他不允許她的世界里,沒有他的存在!

渡瑤面色凜然,雙手捲起一團黑霧,接著朝他攻來第二掌。

強大的修羅之力如同崩山倒海之勢,朝他擊來。

身心的劇痛,遠不及在聽到她要嫁給陌衾末時來得痛苦。慕子參朝天外飛了有百米,這才又拖著傷痕纍纍的身體回到她面前。

參血盡數而噴,靈力迅速下降。

他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受得了第三掌,但是為了這一絲信念,他願意一試!

「爹爹!」就在渡瑤翻手再掀修羅力時,一聲童音乍響一方。

慕子參抬起疲憊的眼帘,看到兮兮的時候,並無多大的驚喜,「兮兮你怎麼還在這兒?快走……離開這裡……」

「爹爹!你寧可要這個壞娘親也不要我嗎?我不要你死,我要帶你走!」

渡瑤手心的力量弱下,冰眸不帶任何感情望向前方的兮兮,「你是誰?不想死的話就滾開!」

「兮兮,快走!再挨一下,爹爹就能帶回你娘親了……到時候,我們一家三口便能團……咳咳……團聚……」

「不!她是個壞女人!壞娘親!我要殺了她!」兮兮小小的身子猛地回頭,護在了慕子參身前,那雙與渡瑤如出一轍的桃花眼裡充滿對她的恨意,拳頭緊握,大眼瞪小眼,四目相對。

「是誰如此大的口氣,想殺我的女兒?」

冥界上空,傳來修羅王的魔音,層層入耳。

慕子參暗道不好,連忙拉住兮兮的小胳膊,「修羅王來了,快走!」

「我不怕!是我想要殺了她!是……」

一陣黑風從左上空襲來,慕子參望去的時候,就已經看到修羅王從虛無的空洞中伸處黑爪,欲要朝兮兮抓來。

為了兮兮,他不能再以身犯險了!

「瑤兒,你等我……本王一定會來救你出去的!」

這是他抱緊兮兮,隨著兮兮身上藥典的光芒一現,從原地離開時說的最後一句話。

他放不下渡瑤,但更不能讓她和他的孩子再墮落冥界中。

修羅王一旦發現兮兮是他們的孩子,指不定會一怒之下,將她毀滅……

原地,撲了個空的修羅王憤恨地怒甩長袖,轉身朝還愣在原地的渡瑤走去,「他是如何逃出來的?」

他設下的天羅陣,若非他本人親自解除,任誰也無法破解。

可沒想到的是,他不過是出來溜達一圈,再回修羅殿就發現慕子參已逃。

「女兒不知。」她俯首應道,心中的那道漣漪仍是波瀾不驚,「要不要再去精靈國,將他抓回來?」

修羅王端詳片刻,並未從她臉上看到任何異常。

「罷了!他定然不會再在精靈國等著你去抓他。」大手一揮,黑影消失在前方。

渡瑤立在原處,清澈的眸底晃過一絲迷茫。

。 黃泉路

芒草左等右等,也不見兮兮和參王出來,於是硬著頭皮往裡走去。

冥界四處陰森可怖,除了前方不遠處的忘川河和奈何橋,對面便是閻王殿,後面是鬼市,接著才是各個鬼差管轄的地獄。

修羅殿和渡瑤的山澗洞,以及死神殿三角成對立而矗立。

芒草心想自己若是進入那裡,有可能便再也出不來。於是繞過忘川河的下游朝鬼市的方向飛去。

鬼市的街角,是接受人界燒來給各個靈魂的供給之物。

有些善靈還未到輪迴之期,都會居住在冥界里為商或者為差。

芒草剛遁入,就聽見一串熟悉的稚音傳入耳里。

「喜帕掉了!再弄掉的話,下一次掉的就是你們的腦袋!你們兩個,再去趟人界讓人燒套喜服來,一定要比皇后穿的還要漂亮哦!」

「是。」

喜帕?喜服?

芒草從鬼市的一個商鋪里探出腦袋,沒錯,正是那個小死神,幼珊。

「珊珊……」他來到她身後,喚了一聲。

「哎呀別吵,沒見我正忙著嗎?到底還需要什麼呢?」幼珊看著陸陸續續被抬走的大箱子,絞盡腦汁。

「誰要大婚了,勞煩你死神大人親自出馬?」

「廢話,自然是我的師父和……」剩下的話卡在喉嚨半天也道不上來,「土……土包子?」

看見芒草,幼珊又驚又喜。

芒草黑下臉,他是土裡長出來的不假,可他並非是包子。

「好久不見。」

幼珊有些激動,踮起腳尖一把將他抱住,「原來你沒死,你還活著!」

芒草受寵若驚,站著動也不敢動,直到前面傳來小鬼的稟告聲,她這才鬆開了抱著他的手。


「死神大人,修羅王有諭,渡娘的冥婚延遲,擇日再行。」

「我知道了。」

「渡娘的冥婚?」芒草一臉迷霧,望向幼珊,想從她那裡得到一些答案。

可幼珊只是看了他一眼,便輕輕鬆鬆地扯開了話題:「土包子,你怎麼到冥界來了?」

「……」

*

「爹爹,我們回精靈國吧。」

這一路上,慕子參又咳出了些干血。

「嗯。」

好在兮兮身上的法力能運用自如,得知藥典和兮兮能產生共鳴后,他才抱著兮兮離開了冥界。

可沒想到的是,藥典帶他們來的地方並非是精靈國,而是未央國。

而他要回精靈國的原因也很簡單,最危險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

「咳咳咳……」

可事與願違,他最終還是體力不支,從空中跌落。

「爹爹!」

兮兮連忙運法,將他托起,召出藥典,開始就地為他療傷。

慕子參心裡的痛勝過身上的痛,他暗握著的拳頭更是剖白了對修羅王的恨。

看來,是時候該回那個不屬於他的地方。

這時,一道強大的暖流融入他的身體里,所到之處,於痕盡散,靈力充盈。

「兮兮……」

他的周身正被兮兮釋放出來的靈力包圍著,散發著團團熒光,乾裂的聲音從嗓間低沉地傳了出來,「幫爹爹找一個精靈……」

「吶?」

兮兮被他推了開,水眸眨巴了許久,等著爹爹說出要找的精靈。

「找到慕子侃……」他的聲音漸漸平緩下來,似乎是下了一個極大的決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