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風無淚,韓奎等人的眼中都是閃過一抹驚訝之色,這風無淚的追求武道之心居然如此的堅毅,都引起了天地震鳴。

「可是我們怎麼進去,這煞氣太恐怖了,以我們的實力根本無法抵擋。」韓奎皺著眉頭,盯著那翻滾的無盡煞氣,面色凝重無比。

「我想有這個東西,我們應該能夠暢通無阻的進入其中。」風無淚輕輕一笑,手掌一番,一個閃爍著潤和之色的圓盤出現在了他的手上,神異的氣息擴散,居然讓翻騰不斷的煞氣都是退避。

「斷魂盤,想不到文風閣看來還真的很是看重這一次的靈域之爭。」韓奎愣了一下,接著驚訝的說道。眼中也是若有若無的閃過一抹貪婪之色。

「以往我們文風閣在這裡吃了太多的虧,想要爭奪那最後的十強之位,自然是要拿出一些東西。」風無淚輕聲一笑,根本不在意,似乎並沒有看到韓奎眼中的貪婪之色。

這斷魂盤,不同於其他的靈寶,而是他們文風閣歷代閣主以神魂和精血祭煉,即便是在他們文風閣之中,也只有少數一部分人能夠使用。

斷魂盤,斬斷神魂,雖然只是地品寶器,可是因為他的神異之處,就是比起一些天品寶器還要強大。而文風閣也是憑藉這寶器,方才能夠毅力不衰。


「我們走。」風無淚手掌一揮,那斷魂盤便是將他們所有人都是包裹在其中,眾人朝著山脈之中移動。 龍一波靜靜的等待了五分鐘,然後繼續說:

「本來按照原計劃我應該帶你們去拜見碧血王座麾下。

只是剛剛我接到消息碧血王座麾下不久之前剛剛有所感悟重新入定閉關。」

一邊說著龍一波看向了在隊伍邊緣的某人。

要不是某人怎麼都不肯出現,拖后了原本計劃好的行程又怎麼會錯過碧血王座的接見?

真不知道這小子這種該死的謹慎性格是怎麼養成。

隊伍中的其他人,特別是那兩位女性狀元一同用憤怒的眼神盯著樓成,幾乎要將他撕碎吞下。

這可是一位崇高無上的王座的接見,有他這麼不當回事的嗎?

倒是樓成滿不在乎的聳了聳肩。

我小心謹慎,這怪我咯?

誰讓你們一開始不幹脆拿出正式的文件?

藏頭露尾的從心網上發出一封莫名其妙的信件,你讓我信?

信你個鬼!

大家好,我是秦始皇,其實我並沒有死。

我在西安有100噸黃金,我現在需要2000元人民幣解凍我在西安的黃金,你微信,支付寶轉給我都可以。

賬號就是我的手機號碼!

轉過來后,我明天直接帶部隊復活,讓你統領三軍!

這種騙人信息他前世不知道發過幾百萬條了,你讓他怎麼能信?



做人要慎重,尤其是在這種處都是危機的靈力潮汐來臨之後的地球。

咱小心謹慎一點,有錯嗎?

當年他剛剛在道上混的時候,曾經拜了一個大師兄。

人家那個才叫真正的穩健謹慎呢!

他這點和大師兄相比才是哪到哪啊?

「不過碧血王座入定之前曾經給你們四個人留下任務。

讓你們四個人進入深淵戰場進行歷練。

無論是你們準備跟隨華夏城守軍一同防禦深淵魔物的攻城也好,還是進入野外區域清繳分散了的深淵魔物也好。

一個星期後等他重新出關,他會根據你們每個人獲得的成績給予對應的獎勵。」

龍一波說。

然後他從懷中掏出來四個錢袋,分給他們四個人。

「拿著,在深淵戰場里在地球上所使用的金幣銀幣已經失去了作為流通貨幣的作用。

在這裡我們使用的是擊殺深淵魔物后凝聚出來的深淵幣。

在這個袋子里有著100枚深淵幣,你們可以用它去購買一些需要的裝備強化自己的實力。

你們也可以用它躲在華夏城內平平安安的度過這一個星期。



龍一波停頓了一下繼續說:

「以我個人的建議,我希望你們能夠考慮靠著這100枚深淵戰場在這座城市裡安穩穩地住下來靜靜等待王座麾下的接見。

畢竟深淵戰場和你們曾經所見過的地下城與絕地並不一樣。

你們每一個人都有著巨大的潛能和美好的未來,用不著去冒這種險。」

話一說完,龍一波就消失在樓成他們眼中。

「一個擁有領域類神權的王者!」

樓成眼皮猛地一跳。

而且神權領域的控制範圍遠超於他。

這個叫龍一波的王者實在不簡單。

只怕是一個已經到了突破邊緣的極限王者。

這個時候一直像瘟神一樣躲著他的華夏府三人組來到了他的面前。

「樓成是吧?

給你一個機會,你可以這一段時間跟著我們,不過你一定要保證服從我們的安排。」


張曉芸帶著厭惡的眼神看著眼前這個渣男。

如果不是實在人手太少,她也不想和這個混蛋搭上任何關係。

不過即便如此,這些天和這個傢伙一起行動的時候一定要小心這傢伙對自己起壞心。

心網上可早就說了,這個叫樓成的渣男從小就擅長欺騙女孩子的感情,而且卑鄙好色為人下流。

特別是有一個欄目組對那位叫易若彤的女孩子所做的專訪節目。

看著一個漂亮可愛落落大方的女孩子用撕心裂肺的語氣講述著一段悲慘的感情經歷。

怎麼能不讓人對故事中那個卑鄙下流的渣男的所作所為義憤填膺?

特別是像張曉芸這樣一個從小就有些大女子主義的小女強人。

剛見面的時候如果不是旁邊有龍一波這樣一個王者在看著她和她的閨蜜白佐琴兩個人差點點就直接和對方動起手來。

只是不得不承認樓成這個傢伙的實力還是不錯的。

哪怕張曉芸一直認為對方在考試中所獲得的成就中有很大的運氣因素,但是也和他過人的實力分不開。

所以她還是決定給對方一個和他們組隊的機會。

畢竟在這真正的深淵戰場,每一份力量都難能可貴。

現在可不是賭氣的時候,在這七天內能夠獲得多少收穫直接關係到他們會獲得多大的獎勵。

「服從你們的安排?」

「是的,只要你肯服從我們的領導,我們可以和你暫時組隊在這個深淵戰場中共同冒險……」

張曉芸倨傲地抬著她那雪白的下巴,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目光裡帶著毫不掩飾的鄙視意味。

「可是我根本就不想出去冒險啊!」

樓成雙手一攤。

「什……什麼?」

張曉芸直接懷疑自己耳朵出了差錯,這怎麼可能是一個高考狀元能夠說出來的話?

「我根本就不想出去冒險,沒聽龍一波老前輩說嗎?

深淵戰場和我們曾經所見過的地下城與絕地並不一樣,他也不建議我們冒冒失失的闖入深淵戰場進行冒險。

我一個小小的大騎士有什麼資格在這平均實力達到了精英職業階的深淵戰場晃悠?

老老實實的找一個旅館好好的呆著,喝喝小酒舒舒服服的躺他一個星期不好嗎?」

樓成聾拉著眼皮看著張曉芸,陰陽怪氣地說。

他手中還不住的向上拋著那個小小的錢袋子。

小模樣要多賤有多賤。

「你……你……」

張曉芸氣的渾身發抖,臉色鐵青,指著樓成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我們走!」

張曉芸頭也不回的就帶著其他兩人向外走。

在和這傢伙說下去,只怕她的肺都要氣炸了。

盛寵小嬌妻:首席,請矜持

果然是來自雍州這樣的小地方上不得檯面的慫貨。

朽木不可雕也!

她也不信了,離開了這傢伙憑他們三個人的力量就沒有辦法在這深淵戰場站穩腳跟。

三個人迅速離開。

只有白佐飛在離開時用隱蔽的手段通過死亡教派特有的手勢向樓成傳達了一個「一切小心」的示意。

他可不相信樓成真的會像他所說的那樣老老實實的呆在華夏城裡。


頂點 轟轟!

無數道真元攻勢在此時席捲出去,在那種攻勢下,就連這瀰漫的凶煞之氣,都是被生生的轟擊的泯滅,現場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真空地帶,沒有一點的煞氣。一道道虹光,貫穿長空,最後盡數的落到了凶獸那龐大的身軀之上。

咚咚!

低沉的聲音不斷的響起,面對著幾個強大武者的聯手進攻,那凶獸竟也是被生生的震退了上百丈,身軀右半邊的岩石軀體,都是在此時出現了一些裂痕。

吼!

絕色老婆強無敵 ,它暴怒咆哮,一雙龐大的巨翼閃爍著黑紅亮色,緩緩的從身體之上伸展了出來。

巨翼輕震,狂暴的真元瘋狂的席捲而出,只見得那漫天塵埃和煞氣在以一眾非常迅速的速度凝聚,最後凝聚而成黑黃亮色的長槍,上面閃爍著幽暗的光芒,煞氣大盛,爆發出驚天之威。

這種波動實在是太恐怖了,就是連周圍的空間都被這煞氣所瀰漫。

顯然,這凶獸也是真正動怒了。黑色的血液,流遍了他的身軀,使得它徹底的暴怒。

咻!咻!咻!

凶獸巨翼一扇,那無數道寒冰長矛瞬間呼嘯而出,撕裂空氣,鋪天蓋地的對著那些對它攻擊的人影暴射而去。

「轟!」

面對著凶獸這種恐怖攻勢,清月等人面色也是一變,急忙將體內真元催動到極致,也是鋪天蓋地的轟出真元攻勢。

砰砰砰!

漫天凶矛飛射,真元呼嘯,那一幕,顯得尤為的壯觀。

嗤嗤!

在這種可怕的對轟之中,清月等人雖然將拿下凶矛全部擊潰,可是同樣的,他們也都是被轟擊的面色蒼白的倒退。

整個天地間,都是那種可怕對轟所造成的驚人氣浪擴散,捲起漫天塵土。

救了一條惡龍 ,都沒有如此的凝重。

因為,那些畢竟是人,他們會害怕,不會拚死相搏。而顯然,現在的這隻不知名的凶獸,依然喪失了理智,腦海之中唯有沙溢,要把面前這些敢於侵入它的領地,並且冒犯他的人全部擊殺。

林楓上前一步,金火真元洶湧而出。

「嗯?」

突然間,林楓的眉頭微微皺了皺,這片天地的煞氣居然再次的沸騰,那龜裂的大地有著煞氣直接從裡面噴了出來。

「是因為這裡的大戰引發了一些變化嗎?」

林楓望著那不斷噴圖而出的煞氣,面色非常的凝重。不過很快,林楓便是搖頭放棄了,因為除了那不斷噴湧出來的煞氣,似乎,並沒有發生其他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