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火衛大人能嫁給江南王,小玉就算一輩子的修鍊資源沒有了,也會高興的。」小玉笑道。

「還不快去,討打是不是?」

小玉嚇得一溜灰跑了。

火衛摸著自己那隻被親過的手,不由得又笑了起來。

葉雄走進內殿,歌姬正站在內殿中間,身穿著一身藍色皇裙,頭上帶著皇冠,身體懸浮著,玉足小巧而漂亮,渾身上下,散發著一鼓鋒芒側露的女皇氣息。

怎麼歌姬也是堂堂精靈族的女皇,這氣勢還真不是一般的人能夠擁有的。

換在以前,葉雄在歌姬面前,還會有點壓力,但是現在,他半點壓力都沒有了。

以他現在的實力,哪怕歌姬都不是他的對手,還有什麼壓力可言。

「女王殿下。」葉雄落落大方,走到她面前道。

「江南王,聽說你有事情找我?」歌姬問。

「有件事情想請教一下殿下。」葉雄直入正題,道:「殿下,我想知道暗精靈的下落,還望告知。」

歌姬開始的時候臉色還不錯,聽到暗精靈三個字,臉色頓時就有些難看了。

「什麼暗精靈,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歌姬否認。

葉雄鏗鏘地說道:「女王殿下,你就別隱瞞了,我已經打聽得清清楚楚,你們以前的精靈族是有兩支,一支是光精靈,就是現在的精靈族,還有一支叫做暗精靈,在幾千年前的內戰之中,被你們的光精靈打敗,現在幾乎銷聲匿跡了,不過我知道,肯定還有傳承的。」

歌姬沒想到他態度這麼強硬,說道:「你既然知道那是幾千年前的事情,我現在還不到三百歲,都幾千年前的事情,我怎麼會知道?」

「殿下,怎麼說我也救過你們精靈族,難道這麼簡單的要求,你都不能答應我嗎?」葉雄目光炯炯地盯著她,語氣開始加重了。

這些年,他對精靈族做的貢獻,很多人都看在心裡。

雖然他摧毀精靈神樹,但是卻讓精靈族得到新生,前陣子,精靈族差點被海神族滅族,還是他以一人之力將她們全救了回來,這份恩德,他不求她們報,現在他就這一點點的要求,對方都不能答應,實在讓他寒心。

做了好人,別人還覺得理所當然,他最反感的就是這種人。

所以,他的態度必須強硬起來。

他要讓她知道,自己對於她們精靈族,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江南王,不是我不告訴你,而是此事重大,關係到精靈族的禁忌。」歌姬的態度軟了下來,她想了下,問:「不知道你找暗精靈,有什麼事情?」

「我需要一百枚變異果實。」葉雄直話直說。

「你要惡魔果實?」歌姬的眉頭皺了起來。

「不是變異果實嗎?」葉雄奇怪地問。

「變異果實是外人的說法,在我們精靈族叫做惡魔果實,這是一種充滿邪惡的果實,精靈吃了之後,心性會變得邪惡起來,從光精靈變成暗精靈。」

葉雄沒想到,還有這種的事情,不過她的說法,跟南域老祖說法不謀而合。 變異果實確實擁有很強大的力量,如果不是這樣的話,真猿變第四變,就不會需要它了。

真猿變第四變,要變身山嶽巨猿,一般力量,根本就達不到要求。

「你要惡魔果實幹什麼?」歌姬問。

「我有一門功法,需要變異果實才能夠修鍊。」

「你不會想修鍊魔功吧?」

「不是。」

「不管你是不是,我都不會答應你。」歌姬態度非常嚴肅,說道:「你知道蒙莎這些年來,一直潛伏在精靈族,當十幾年的精靈女王,為的是什麼嗎,就是想得到惡魔果實修鍊天魔功。惡魔果實天性帶著邪惡,對於魔功的修鍊,非常有效,但是也會泯滅人的品性,我勸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吧!」

「人的品性是正是邪,發乎心,不在功法本身,也不在法術本身,正道之中,也有壞人,魔界之中也有好人,不能一稈子打死一船人。」

迷弟變boss:呆萌女的春天 「江南王,實話告訴你,我也不知道暗精靈的下落,整個精靈族之中,只有光明精靈大人知道。」歌姬回道。

「光明精靈是誰,她在何處?」

「光明精靈大人是精靈族第七任女王,幾千年前,親手將暗精靈毀滅,除她之外,沒有任何人知道暗精靈的下落。現在的她,已經飛升仙界,你根本就找不到她。」歌姬道。

「你可以用她留在此地的法寶溝通她,讓她的化身下界問問。」葉雄道。

「江南王,你太過份了。」歌姬霍地站了起來,怒道:「光明精靈大人,豈是可以隨便打擾了,我在位三十多年,才溝通她的化身下界兩次,一位上任,一次是精靈神樹被毀。我實話告訴你,精靈神樹被毀一事,她非常憤怒,精靈族幾千年的傳統被打破了,我還被罵得狗血淋頭了,你去見她,不是找死嗎?」

葉雄看著她的態度,是鐵定不會為自己溝通精靈族的,頓時回頭就走,連招呼都沒打一聲。

「江南王,你給我站住,你這是什麼態度?」歌姬見他這麼沒有禮貌,也是生氣了。

「歌姬,你就是個廢物,畏手畏腳,能幹屁大事。」葉雄罵了一句,頭也不回地走了。

作為堂堂的精靈族女王,連溝通光明精靈都不敢,還有什麼用。

化身下界,只要戰鬥的話,消耗不了多少本元,她這都怕打擾,真是服了她。

看著他的背影,歌姬嘴角一直在抽著,氣得臉都變了。

葉雄走出精靈大殿,火衛還在外面站著等他,見他臉色不太好,連忙問:「怎麼,跟殿下吵起來了?」

剛才兩人在內殿說的話很大聲,她也聽到了。

「這歌姬做人太憋屈了,就像烏龜一樣。」葉雄罵道。

火衛哭笑不得,敢罵現任精靈女王王八的,除了他之外,沒有第二個。

黑白配:懶王為凰 「小聲一點,她聽到就麻煩了。」

「聽到就聽到,我還怕她不成?」葉雄冷哼一聲,目光落到火衛身上,說道:「火衛,你抓緊修鍊,早日穩固金丹中期修為,到時候你當了精靈女王,一定比她當得好。」

「你太高抬我了,我怎麼可能比殿下當得好,她可是咱們精靈族史上有名的女王,如果不是精靈神樹被毀一事,能載入精靈史呢!」火衛說道。

「千萬不能妄自菲薄,等你坐到她的位置之後,你就會發現當女王不過如此。你的人品好,思想開放,能做到海納百川,絕對不是她那種古板的思想能夠相比的,我對你有信心。」

這番話說得很是激蕩,連火衛聽得都有些心潮洶湧了。

「對了,送你的一件禮物。」

葉雄從身上掏出《混沌歸元功》的功法魂簡,送了過去。

「這是《混沌歸元功》,修鍊之後,可以將元氣融合在一起,以後你無論修鍊什麼功法,都不會有排斥。」

火衛頓時又驚又喜:「太感謝你了,有了這功法,咱們精靈族修鍊的功法,就不會那麼單一了,以後我也可以修鍊水系功法,說實話,我特別喜歡水系的功法……」

火衛激動得聲音都變了,因為她知道,這代表著什麼。

「你把這功法傳承下去,這樣的話,你的威名就能上來了,加油吧!」葉雄鼓勵。

火衛緊緊地握著魂簡,點了點頭。

「我還有急事,先走了,再見。」

葉雄回到大殿外面,找到愛羅莎,她已經等得不耐煩了。

「怎麼樣,事情辦好沒有?」

「辦好了,咱們走吧!」

兩人離開精靈族,直接回到修真界南域,然後前往盤龍城,準備下界尋找鬼藥師的下落。

……

魔界,魔天堡,挈天閣。

此時的閣內,魔神王段天山正在下棋。

奇怪的是,此刻的他明明只有一個人在坐著,卻是左手跟右手下棋。

如果有人在此處看到,肯定會嚇一跳,因為他的左手跟右下的棋,完全是兩種棋風,一方步步緊逼,另一邊卻步步嚴防,一邊守一邊攻,一邊是矛一邊是盾,風格完全相反。

正在這時候,遠處一道人影飛了過來,懸浮在半空之中。

「屬下蒙莎,見過魔神王大人。」蒙莎大聲喊道。

段天山沒有回應,依然左手跟右手下棋。

蒙莎懸浮在半空之中,等了很久,都沒有得到回答,但是她一步都不敢離開。

她知道,魔神王已經開始對她失望了。

從以前能跟魔神王大人一起下棋,到現在只能一個人在外面等著,這其中的待遇,就可以看出來,魔神王殿下對她已經完全失去信心了。

這也怪她自己,魔神王給了她很多次機會,她都沒有把握住。

焱火果得不到手,還賠了奇異果;讓她下殺手殺江南王,她反而讓江南王給逃了;現在讓她收集四神獸,只收服了三個,鳳凰令還落到江南王手裡,可以說這段時間她根本就沒有絲毫建樹,難怪魔神王大人會對自己失望。

足足等了半個小時,段天山這才停了下來,問道:「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鹹魚翻身之娘子威武 「殿下,青龍獸,玄武獸已經被我抓了起來,但是鳳凰獸,暫時還沒抓到……」蒙莎弱弱地說道。

「我怎麼聽說,玄武獸是贏戰收報的?」魔神王淡淡地問。

(ps:今天事情多,還有兩更,會在今晚完成。) 蒙莎內心一凜,心裡更加慌亂。

這一次收服四神獸的任務,是魔神王安排給她的,贏戰跟天罰只不過是她的副手,照理,哪怕最後收藏玄武獸的是贏戰,也應該是她的功勞才對,現在魔神王把她的功勞否決,全都落到贏戰身上,這似乎已經在表明他的態度了。

「殿下,請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將鳳凰令弄到手的。」蒙莎急道。

「鳳凰令不勞你操心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江南王很可能已經將它交給金山寺了,想再得到,更加困難,你現在還是安心修鍊吧!」段天山淡淡地說道。

「殿下,求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能取回鳳凰令的。」蒙莎急道。

段天山站了起來,從身上掏出一個魂簡,放到棋桌上,說道:「這魂簡裡面的功法,如果你修鍊了,以後再遇到江南王,應該不會再輸給他,眼下你什麼事情都不用做,專心修鍊吧!」

蒙莎顫抖地將魂簡拿過來,用靈識讀取一下,頓時又驚又喜。

這魂簡裡面記載的赫然是天魔功第四層,裡面還有操縱地獄死神的法門。

她早就聽說這門神通,也一直都想修鍊,但是魔神王都沒有傳給她。

現在,魔神王不但沒有追究她的責任,反而把如此逆天的功法傳給她,如何讓她不激動。

「殿下大恩,屬下非死不足以回報。」蒙莎跪了下去,大聲說道:「屬下一定會勤加修鍊,一定親手殺了江南王,報一箭之仇。」

「希望你下次別再讓我失望。」魔神王淡淡地說道。

「屬下絕對不會讓殿下失望的。」蒙莎說完,話音一轉:「殿下,屬下還有一事要彙報,屬下跟江南王大戰的時候,曾經遇到一個女人,她是幾千年前地魔公主的化身。」

「還有此事?」段天山眉頭皺了起來:「她不是已經殞落了嗎,魔族的史冊上,並沒有記載著她飛升仙界的消息,她不應該在仙界才對。」

「殿下,地魔公主應該躲在一個天罰神雷找不到的地方,我從她跟江南王的對話之中,可以大概猜測出來。」

接下來,蒙莎將地魔公主跟江南王相遇的情景,說了一遍。

「這麼說來,她還真有可能還留在五界之中。」

「殿下,如果她知道,現在的魔界落入你手中,會不會……」

「她現在連五界都不敢出來,我會怕她?」段天山冷哼一聲,道:「一個化身還不足以威脅到我,不過有她找江南王的麻煩,倒是省去咱們不少的功夫。」

「殿下說得對,霍家已經成為過去式,現在魔界是殿下的天下了。」蒙莎拍著馬屁。

「下去好好修鍊吧!」

「是,殿下。」

……

葉雄跟愛羅莎連續趕路,終於來到盤龍城,找到龍霸天。

得知葉雄沒有將青龍獸追回來,龍霸天有些遺憾,不過得知鳳凰令已經安全送到了金山寺,他也是鬆了口氣。

「四神獸段天山只得其三,剩下的一種鳳凰獸,他們沒那麼容易得到,現在咱們最重要的事情是先找到鬼藥師的下落。我準備跟江南王下阿波羅星球打探一下。」愛羅莎說道。

「阿羅波星是下界星球,你們沒必要親自前去,我派親信下去查探好了,省得你們白跑一趟。」龍霸天道。

「我正有此意,咱們精力有限,不能事事都親力親為,這些事情還是讓龍王去查吧!」葉雄道。

「你下一步的計劃是什麼?」愛羅莎望著葉雄。

「這陣子我一直都在奔波,都沒時間好好修鍊,我想趁此機會閉關修鍊。」

葉雄一身神通,還有很多都沒時間個修鍊,他現在感覺自己就像上足發條一樣,一刻都不得閑,所以希望趁這個空檔,把自己身上的神通整理一下。

「那這件事情,就交給龍王了,龍王,一有消息,請你馬上通知我們。」愛羅莎道。

「你們放心,我會的。」

接下來,葉雄跟愛羅莎離開。

「南帝,等一下,我還有件事情想你幫忙查一下。」葉雄叫住了她。

「什麼事?」

葉雄從身上掏出一張紙條,遞了過去:「數千年前,域外關北有個姓燕的家族,在當時是一個比較大的望族,後來沒落了,我想請你們南情局找一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他們的下落。」

五行尊者交待葉雄一個任務,帶給他的後人傳承,但是葉雄根本就不知道他們下落,只能請求愛羅莎。

愛羅莎將那紙條拿了起來,說道:「你放心,有消息我會告訴你的。」

「那咱們就在此道別了,要不要來一個吻別?」葉雄笑問。

「滾!」

愛羅莎白了他一眼,化成一道流光離開。

回到江南城,已經半夜了。

葉雄坐在床上,開始考慮著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他是個有計劃的人,只要有計劃,才能讓自己更好地發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