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姥姥將自己身上的儲物袋一把扯下,扔給林凡后,費遁出了十里之外!她見到林凡真的是沒有追上來,頓時是鬆了一口氣!

「我看道友神通廣大,卻似乎不是這北漠修士!奉勸道友一句,以你的心性在此地很難在此地生存下去!而我也會找你討回我的東西!不過不是現在罷了!」天山姥姥甩下這一句話后竟然是猛地一掐訣,他的身形頓時在原地消失!下一刻出現在了數十里之外!看來其還有一些厲害的逃遁手段的。只是舉例林凡十里之內不敢輕易施展罷了。

林凡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本來我還想殺了你呢,不過我一向是說到做到。你想來找我?好吧,我等你!」

林凡身形一動之下便沒入了那樹榦之內,隨後其在天山姥姥的儲物袋中一點,一面令牌狀的五件祭出,他輕輕一揮手中令牌,樹榦緩緩的合了開來。林凡的身影就此消失不見!

「想不到這大多數的北漠修士還真的還是將洞府建在了地下!也難怪!此地不像其他大洲,處處是山脈,他們建造洞府也是可以選在山脈之中。將自己的洞府如此大搖大擺的建造在萬里無任何阻擋當之物的平原上,也只有那些對自己實力頗為自信的傢伙才敢如此做了。」此時的林凡正在那龐大的大樹底下的一處龐大洞府中靜靜打量著!

只見眼前方圓千米儘是空曠,而其中桌椅板凳之物是樣樣齊全,而他抬頭看去,一層厚厚的光罩竟整個洞府都保護在了其中,而頭頂上方,那無數粗大的樹根卻也是清晰可見! 除了是建造在地下之外,這洞府內的裝飾其實和其他大洲也並無什麼不同的。

林凡盤膝打坐一會兒后,將此洞府掃了個遍除了發現一些他不在呢么認識的,但是靈氣一般似乎是普通材料的各種材料后,林凡轉身離去。

此地不宜久留,他不是怕那天山姥姥再次找來,而按照殘陽天魔功中的記載,修鍊此功是需要諸多的輔助材料才可快速修鍊的,而且他還要祭煉分身!不過有了寒髓草和白如風給其的煉製分身也就是身外化身的功法,他還要再研究一番的,七年時間,要想將此一系列事情全部處理完畢卻還是有些緊迫的。畢竟其還要準備諸多自己破法重修后的一切所需與安排!畢竟此地實在是有些危險,比之其他大洲更加的兇險殘酷!

林凡飛出樹榦后,認準了一個方向疾馳而去!

天魔城坐落在北漠西方位置,此城也是北漠西邊方圓百萬里最大的一處城池!

氣坐落在無邊空曠的一處絕佳之地,城池也不知道佔據了多少萬里的的面積,周圍圍起來的高約數十米的高大城牆子案件挨個上將此城整個都包裹起來的龐大靈陣就足以讓林凡嘆為觀止!

這一天一名渾身被一層黑衣包裹的修士飛入了城中!

「通關令牌呢?」

「沒有!」

「那閣下是本城什麼人??」看守城門之人也是通體散發著淡淡的黑氣,他恭敬地看著眼前的黑衣人。

「並不是,在下是第一次來這天魔城的。」

「咳!進城需要通關令牌,三日起賣,三日兩百塊靈石。出城之時務必歸還令牌。當然那你也可以將其轉化為永久的使用期限,價值一百萬一星靈石。」

「啊!」林凡一聽此話頓時是一愣!

「這尼瑪也太貴了!要知道在黑城購買永久令牌也不過是數萬靈石罷了,此地怎麼如此黑心?」

「鄉巴佬!買還是不買!不賣趕緊滾蛋!」

「哼!這是兩百靈石!」

黑衣男子交付了靈石后,頓時有一枚漆黑如墨的小三角令牌被那男子交到了其手中。

「城中不得打鬥,違者斬。可以飛遁,友情提示下哈,就算你在城中呆了半日,離開之時也要上交令牌!想再次進來?重新買!而且若是在城中超過三日,離開之時自會補全所花費靈石。」林凡看了看手中黑色三角令牌上有著三道淡淡的虛痕,沒有說話,直奔能城中而去!

這人自然是林凡了。

林凡剛一踏足天魔城,便輕咦一聲他感覺到腳踩踏的堅硬一愣!要知道在城外還是到處布滿了細沙!碎步不至於和大沙漠一般,走起路來倒也是腳底軟軟的。而此城中的地面卻是某種林凡從未見過的『土地!』

他彎腰輕敲了敲地面,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林凡猶豫了下手指靈光一閃沖地面一點,頓時拳頭般大小的一塊『石頭』被其從地面中挖了出來。

林凡細細打量著手中的『石頭』。只見這土地似乎詮釋一種怪異的石頭所化!

林凡猛一看就有種地球水泥凝固一般!

而三秒后,林凡手輕輕一捏,林凡手中的『石頭』突然一散!

下一刻無數細沙從其手指縫隙中流了下來。

而這留下來的細沙和城外的細沙之地一模一樣!

「怎麼?侄兒道友不知道這『點沙成石之術不成?』」一聲頗為雄厚的中年男子之聲緩緩地傳入了林凡的耳中。

林凡抬起頭順著聲音處望去,只見一明身穿一身古怪紅衣,頭髮被微微盤起巔峰一名中年男子,此男子靈神期一星的修為,林凡還從未見過有男人想夫人一般身穿妖異的紅衣卻還盤起頭髮之人!更何況對方還是一名中年男子!

「倒是有些不知了,在下姓林,未請教?」林凡想了想,卻是打了聲招呼。

畢竟此城他還是不甚了解,而他來此地這是要購置些修鍊殘陽天魔功的各種材料和修鍊身外化身的其他輔助材料的。這一路趕來他也是講此種需要的東西全部都研究了個透徹,就算是本地沒有,烙鐵頭也還是給他找出了起她的類似材料名稱的替代品。

而以他現在的情況,自然是越塊越好了,能有個人帶帶路也是好的!

「我北漠大多是沙漠之地,若是沒有這點沙成石之術那豈不是到處都是軟沙?難道道友你那邊沒有此種簡單異常的法術嗎?或者….」

「呵呵,當然有,只是我么你家鄉的此術和本城卻是有些不同罷了,我只是喲西額好奇,在下是第一次來此城的,所以。」林凡笑了下道。

「哦!那沒問題!在下名為潛龍,能認識道友實在是欣喜!本城在下極為熟悉!不嫌棄的haul就有我帶領道友到處逛逛?」

「多謝。」林凡輕輕一笑。

「不知此地坊市在何處?」

「呵呵!我就知道道友是為本地坊市而來!恐怕也是為了本城中百年一遇的拍賣大會吧?」

「哦?這在下倒是不知的,還望潛龍道友能詳解一下的。」

「我們邊走邊聊吧。」

「這拍賣大會馬上就要開始了!一連舉行三日,而今天正是第三日!道友要去坊市買什麼東西的話,倒不如先去此拍賣大會逛上一逛了。」

「最後一天了嗎??那道友怎麼不去參加,反倒在此呢?」林凡試探性的問道。

畢竟無事獻殷情非奸即盜!

「實不相瞞,在下正是舉行此次拍賣大會的商家之一的,聚寶門中的分堂掌柜……..」

…….

有了這潛龍的帶路,此城中又可飛遁,林凡和其很快便到了那拍賣大會之地。

沿途所見修士大多是靈主期以上,靈神期修士也是數不勝數!

此地靈神期修士之多竟遠遠地超出了黑城、殷巷城、萬靈城等等!

不過想想也是,百萬里唯一的城池,恐怕相當於其他大洲的十餘個城池以上了…

沿途所見之人倒是讓林凡看的津津有味。除了大多數修士都是黑氣繚繞。或是各種詭異的氣息外,甚至有的人在其背後竟然有妖魔鬼影一般的存在,彷彿是他們的功法,或是化身了……

有了潛龍的額領頭,參加拍賣會需要繳納的諸多靈石都是直接豁免了!

林凡和其就這麼進入了拍賣大會!

只見這拍賣大會是一處大廳之內,場中有這人一張巨大的桌子,桌子前站著一名主持拍賣之人,身旁兩人拖著一些玉盤,上有著所拍之物。

整個拍賣場地被連接在一起的閣樓包圍了起來,閣樓而又分為兩層,下方之人皆是靈主期居多,而二樓則是布滿了包廂。 整個拍賣會二層的貴賓包廂看上去至少也有五六十個,不過可能是不是盛大拍賣會的關係,看上去只有三十餘個貴賓包廂中有人,只是這些人大多都比較低調,坐得都比較靠後。越是危險之地越要低調。

不大一會,在大廳里都已經聚集了近兩百名修士的時候,穿著一身紫色袍子的主持掌柜徐徐走上了大廳的平台,和所有人大聲的打了個招呼之後,沒有什麼過多的環節,整個拍賣會就正式開始了。

「這是天罡精,煉器的上品精金。底價是五十萬顆一星靈石。」

一名華服少年托著一個玉匣走到了拍賣掌柜的身邊,打了開來,拍賣會的第一件東西,是一小塊拳頭大小的銀色精金,在玉匣之中閃閃發光,散發著一股森寒凝重的氣息。

「我靠,這就是天罡精?!」林凡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完全吸引了過去。

天罡精是一種異常堅韌的精金,在一般的精金之中,只要摻入一點,整塊精金的堅韌程度就會大大提高。這種精金也是一般修士在煉製飛劍時,都會想方設法去尋找的材料。因為只要在用尋常精金煉製的飛劍中加入一點天罡精,整柄飛劍的品質就會大大提高,堅韌鋒利出許多倍。

而這也是僅次於天隕金精的材料!甚至可以說和那星辰之力、天隕熔岩之精相提並論!

而此時林凡的通靈劍。無極劍。天隕金精劍也是溫養的恢復了很多。只是啊喲全部復原你卻還是要數年時間的。而他的金甲噬靈蟲卻是在靈獸袋中不安分的動了起來!

「天罡精看來也死噬靈蟲的食物了。」林凡搖了搖頭,他打算拍下來!畢竟能被噬靈蟲喜愛吞噬之物實在是少!

而那雲星門的接引星辰之力的功法他卻是沒有從楊闖、雲星門其他靈神期長老身上得到,倒是十分遺憾,不然習得了此種逆天功法,接應下的星辰之力,無論是用來淬鍊法寶還是個噬靈蟲吞噬對林凡來說都是極為有力的。

雖然林凡也想買,但是現在這種拍賣會現場靈神期三星以上的厲害修士也有不少,是不可能拍不出去的。

「五十萬一星靈石,我要了!」果然,拍賣掌柜簡單的介紹和報價剛落,下面有一名身穿紅色法衣,看上去面容有些陰鳩的中年乾瘦修士就馬上一揚手,冷聲說道。

頓時,很多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這名紅衣乾瘦修士的身上。

「六十萬靈石!」

突然之間,幾乎正對著林凡的一個貴賓包廂之中,一個略微沙啞的聲音淡淡的報出了一個價格。

「六十五萬靈石!」

面容陰鳩的紅衣乾瘦修士嗖的一下子轉頭,目光極其凌厲的望向了那個貴賓包廂。

但是上面貴賓包廂中那略微沙啞的聲音卻似是絲毫不為所動,依舊平淡的道:「八百萬靈石。」

「八百顆靈石!」紅衣乾瘦修士臉上露出了一絲獰笑,眼中湧起一絲絲的殺意。

「一百萬!」那個貴賓包廂中的人依舊平淡的說道。

一百萬!

整個大廳一片嘩然。雖然這種天罡精並不常見,對於急需的人來說,一百萬一星靈石也不算什麼,但是一口就抬高几十萬靈石,那個貴賓廳里平淡無奇的聲音,卻是顯示出了不管對手再加多少靈石都一定要得到這塊天罡精的意思。

而此地可不乏諸多靈主期修士的,一百萬靈石對於他們來說卻是很多的。

而一百萬靈石對於其他南荒三大洲的普通靈主期修士來說那真的是仿若天價!

而這北漠雖然資源貧乏,卻是修士稀少!準確的說的低階修士極為稀少!而北漠的靈神期修士反而是腰部其他三大都要多的多!

原因為他,瓷都奉承弱肉強食之道,大魚吃小魚,在其他三大洲本地或許還有上門能阻擋,明面航不至於傷天害理。有違天道,而這北漠卻還是人人都是這樣!

這幾杜鰲治了弱者幾乎絕跡,而強者則是越來越強大!

紅衣乾瘦修士一愣之下,眼中的凶光卻是反而消隱了不少,沒有再行喊價,畢竟他也很清楚,能夠隨口報百萬一星靈石而不當回事的人他也未必能夠惹得起。

因為也沒有其它人再加價,拍賣之人就要宣布結果之時,林凡卻是開口了!

「一百五十萬靈石!」

林凡輕輕的拍著自己的靈石袋,頓時一大頓人全部看向了林凡的包廂!他們中很多都是驚訝的神色,而更多的是那些眼饞的目光。

「哼!一百五十二萬!」那人接著開口了!

「一百七十萬!」林凡毫不猶豫肚餓開口了。

「你!!」

「哼!」那寶興中家那林凡出手如此闊綽,也是考慮了下不在開口了。

在喊了幾聲無人出價之後,

主持掌柜身邊,托著這塊天罡精的華服少年就走下了台,將這塊天罡精直接送入了那個貴賓包廂之中。

第一件拍賣的東西就引起了爭搶,整個拍賣會場的氣氛馬上就被徹底調動了起來。

「想不到林道友對此中罡精如此大的興趣。」潛龍微笑著看到林凡支付靈石,神色一動的道。

「呵呵。」林凡卻還是一笑了之,這讓潛龍想要試探下林凡的反應卻是落空了。

「這是三顆六星食古獸的妖丹,底價是十萬一星靈石。」

「我靠,都是好東西啊!」

第二件拍賣的東西是一顆土黃色,散發著很濃厚土腥味的食古獸妖丹,本來三顆普通的六星妖丹價值都在十萬靈石左右的,但是食古獸的內丹之中有獨特的土元之氣,對一些修鍊土系術法的人有很大的功效,而且食石獸天生擅長土遁,一見勢不妙就直接鑽入地下,很難捕捉,拍賣掌柜一喊十萬一星靈石的價格,林凡就知道這價格肯定還是低了。

果然只是片刻,這顆食石獸的內丹就以五十萬一星靈石的價格被一位臉色有些蠟黃,一看就像是修鍊了某種土元術法的修士買下了。

「下面這是一件天霜神甲……」 接下來一件寶物,是用七星妖獸冰蜈的外殼煉製的一件寶甲,這種寶甲的防禦力十分強橫,而且還可以激發出冰寒之氣,不過這種寶甲份量不輕,看上去比較適合王鑫那種近身作戰的剛猛路線修士,林凡雖然有點眼饞,心裡卻是沒有太大的興趣。

一路看了下去,接下來的五六件都是煉製一些靈寶的特有材料,比如內含熱量驚人真火的火龍晶、對元氣契合性很好,可以用來煉製木系法寶的千年鐵蕉木、可以使得法寶自身有懸浮之力,減輕法寶本身重量的風靈石等物。林凡估計普通的法寶煉製之法綠袍老頭倒是知道不少,不過林凡卻還是不需要了。

「接下來這顆是萬虛丹,是本城的靈雲大師煉製的親自煉製,靈神期以下的修士,服下之後便可直接突破一星,但是藥性對修士的本體還是神識都有一定的副作用,接下來數年之中修為可能會無法寸進的,底價一百萬一星靈石。」

五六件接下來之後,拍賣掌柜亮出的一件東西,卻是讓包括林凡在內的幾乎所有修士都一聲低聲驚呼。

一顆放在金盒之中,血紅色鴿蛋大小般的圓潤丹藥。

萬虛丹,用各種妖獸妖丹和天虛鳥的妖丹配合其它靈藥煉製出來的一種丹藥,煉製極難,林凡此前是從未聽說過!但是此丹在這北漠大洲卻是赫赫有名,比方說一名修士和妖獸或者與人對敵,就只差一點打不過對手,要被對手殺死,在這種時候,能夠有一顆可以直接提升一星修為的丹藥,是直接能夠扭轉乾坤的。和老命相比,別說是五年修為可能無法寸進,就算五十年修為無法寸進,那也是老命重要,更何況有的人五年還未必能夠突破得了一行修為。

這種丹藥,肯定是會引起爭搶,而且價格肯定是會很驚人的。更何況這顆丹藥還是由本城最厲害的煉丹大師靈雲大師煉製而成的,自然那不可能冒牌!而且一些其他的萬虛丹也是有不過是只對靈動期修士有效罷了,還不能多服用的。

「此丹的低價都一百萬靈石,靈主期的修士誰買的起?」林凡忍不住問道。

「呵呵!林道友有所不知,這靈雲大師那可是我天魔城最厲害的煉丹大師!就算其方言整個北漠那都是赫赫有名的煉丹大師!普通的萬虛丹或許只能對靈主期、靈動期修士起作用,而靈雲大師的此丹不僅是能讓靈主期三星修士直接進階為靈主期巔峰修士,若是靈動期修士服用了一臉進階數個星階那都是簡單異常!而且此丹一人只能服用一次,再多也是是無用的,而且不能突破靈神,不然就是上千萬一星靈石都會有大宗門之人買下用於培育門下弟子的。」潛龍解釋道。

「原來如此。」林凡想了想,他盯著此單的眼神不禁變得火熱了起來!現在的他雖然說根本用不到,但是以後他若是真的能施法成功,成功的用化身替自己接受神識的隕落!他破法重修之後,此單的作用對他來說無異於是最大的依仗!而且以他曾經讀過天劫來說,他在靈神期二星一下所有的瓶頸那都是如同不復存在一般!根本是不存在瓶頸的!而按照潛龍所說,他有了極品靈氣和此丹的作用,恐怕他從靈動期直接突破至靈主期巔峰都是很有可能的!

在此地實力顯得尤為重要!這萬虛丹關乎著他以後的性命,所以此丹他是志在必得!

「一百五十萬顆一星靈石!」

「一百五十五萬!」

「一百三十萬!」

「兩百萬!」突然意思橫蒼老的聲音從寶箱中傳出。他這麼一喊原本女人奧普非凡的場中頓時寂靜無聲!

此丹雖然少見卻也是之恩女國用於靈主期修士,賣出兩百萬的天價,根本不是一般的靈主期修士能想象的!

而那老者明顯是靈神期三星以上的強者!場中其他的靈主期修士自然娜斯不敢再開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