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來了德納的聲音,幾名槍手的眼神當中閃過了一抹狠意,俱是抽出了砍刀,直奔林逸而來。

林逸絲毫不懼,迎了上來,抓住了一名槍手的手腕,對著這名槍手的腦袋就是一記肘擊,槍手慘叫了一聲,手中的砍刀被林逸奪了下來。

相比較匕首的短小精悍,開山刀則是大開大闔,所謂一寸長一寸強,在群斗的時候,用長兵器才是最好的選擇。

拿起開山刀,大喝一聲,洞穿了另一名槍手的胸口,槍手目瞪口呆的望著林逸,喉嚨裡面發出了「咕嚕」一聲,手臂垂了下來,倒在了地上。

十幾秒的時間,幾名槍手全部被林逸幹掉,望著滿地的屍體,林逸冷哼一聲,回過頭來望向了德納。

「找死!」

德納揮舞著軍刺,從上到下,直奔林逸的面門。

林逸趕忙橫起了砍刀,就聽到「鏘」的一聲,兩個人俱是後退了好幾步。

德納只感覺虎口處傳來火辣辣的感覺,目瞪口呆的望著林逸:「刀鋒,你……」

「哼!」林逸冷哼一聲,揮舞著開山刀直奔德納這邊而來。

二人又戰在了一起,互不相讓,而在弄堂裡面的喬絲琳,偷偷摸摸的跑了出來,看著眼前的情形,忍不住黛眉輕蹙,小心臟跳動了起來,緊緊的盯著林逸和德納那邊的戰鬥,期望著林逸能夠戰勝德納。

德納這一次可是用盡了全力,就是要幹掉林逸。

本來德納只是想要幹掉喬絲琳,讓共濟會去對付林逸,可是沒想到林逸這麼厲害,兩三下就把他的手下給殺光了,德納也是有尊嚴的,這樣的情況下都能打成這個樣子,真的有些丟人,所以打定了主意要幹掉林逸。

「德納,你輸了,你的手下已經死完了,你殺不了喬絲琳,更殺不了我!」林逸冷笑道。

德納被林逸刺激的有些抓狂:「刀鋒,你別囂張,看我怎麼殺了你!」

德納揮舞著軍刺,傳來破空聲,林逸趕忙橫起砍刀,就聽到「鏘」的一聲,林逸手中的砍刀根本不能承受這樣的衝擊力,斷成了兩截,林逸趕忙後退了幾步,有些吃驚的望著德納,沒想到這一次德納是真的拚命了。

德納一看林逸手中沒有了武器,立刻揮舞著軍刺,去刺林逸。

林逸和德納纏繞了幾下,脫離了戰圈,等著德納追上來,掏出了手槍,對準了德納的腦袋。

德納的身形立刻頓了下來,眉頭緊鎖:「刀鋒,你太卑鄙了,突然用槍,這可不是一個英雄的作風。」

「我不是英雄,我是一個小人,」林逸笑著道:「你要死了,有什麼說的嗎?」

德納猶豫了一下,嘆了一口氣:「我還真有些話要說,那就是……刀鋒,你去死吧!」

德納突然暴走,拿起軍刺挑了一下林逸的手槍,手槍的槍頭被打壞了,脫離了林逸的手,「咣當」一聲掉落在了地上。

林逸沒好氣道:「我只是嚇唬你一下,就沒打算殺了你,你這是幹什麼?」

「開玩笑,去死吧!」德納揮舞著軍刺,直奔林逸這邊而來。

林逸躲避了幾下,然後一把抓住了德納的胳膊,往下一拉,緊接著一腳直奔德納的胸口,德納的身體飛了起來,重重的砸到了地上,胸口翻湧,忍不住噴出一口血來。

林逸走到了德納的面前,一腳踩住了還要掙扎的他,冷冷道:「德納,你敗了!」

「不,我沒有輸,我沒有……我沒有……」德納的表情有些猙獰,不停的掙扎著要掙脫林逸,可林逸的腳踩得死死的,就是不讓德納動彈。

掙扎了幾分鐘,德納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不在掙扎,林逸鬆開了腳,嘆了一口氣:「罷了罷了,德納,看在你也是一個漢子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計較了,以後不要再來找我了,你不是我的對手。」

德納掙扎著趴在了地上,不解的望著林逸:「刀鋒,你真的要放了我?你不怕我以後用更大的陰謀來害你?」

「不怕,你終歸是一個手下敗將而已,有什麼可怕的?」林逸笑了笑,不再搭理德納,走到了弄堂裡面,拉著喬絲琳的手轉身離開了,留下了目瞪口呆的德納。

德納沉默了半天,最後爆發了,瘋狂的捶打著地面:「刀鋒,你混蛋,你這是在侮辱我,你殺了我,你殺了我吧!」

回答德納的只有一片死寂,林逸早已經離開了。

德納掙扎著站起身來,望著林逸消失的弄堂,鐵拳緊握:「好,刀鋒,你放了我,那你以後肯定會付出代價的,你等著,我會殺了你,我一定會殺了你的!」

說完這番話,德納一瘸一拐的離開了。

…… 黎昳翼沒有見到人,他想問人到哪去了,可又不知如何問起,最後瞪了瞪眼,悶氣變成怒氣,一股無名之火在裡面亂竄,莫名讓他氣鬱於心!

離開的葉靈一點也不知道,畢竟她走遠了。

公司等不到人,她只能回家。

雖然她也不想面對家裡的那些人,但事情總是要解決了。如果問題解決了,將來可能還是一家人,所以她不能把樂小舒與這些人的關係搞裂了。

住的地方果然是不錯的,雖然不是最好的小區,但是地段都不錯,然後買的是頂樓複式,設計得也蠻可以,或許跟董筠睿的性格相似,用的工業風,冷重感很強。

她回來的是晚飯時間,但是屋裡一個人也沒有。

冷冷清清。

都幹嘛去了?

她來了就集體消失?

說實話,她鬆了口氣。

對於陌生人,她的溝通能力並不強。

君少心頭寶,夫人哪裡跑 有種逃過一劫的感覺。

既然他們都不在,那她就自在了。

葉靈心情蠻好的,親自去廚房看看,既然這個點都不在,那她就做自己吃的好了。

冰箱里都是樂小舒買的東西,自然也是她喜歡吃的。葉靈也不挑食,怎麼方便怎麼來,下個麵條加點料,一餐就解決了。

卻還是有種偷偷摸摸的感覺。

「你還有臉回來!」

聽到開門聲,葉靈把湯都倒了,裝作勤勞的在洗碗。

一天沒回來,看起來沒人煮過飯,但是用過的杯和碗都堆在洗碗盆里,應該是留給她洗吧。

說她沒臉的是小姑。

葉靈淡定的打了個招呼,免得被人說沒禮貌。

小姑一臉嘲諷的數落她的一夜不歸,三餐不回。

葉靈眨眨眼,聽這語氣,是因為她沒回來做飯生氣了?

葉靈提了幾次氣,還是喊不出那個媽字,只得作罷,臉帶微笑的問:「晚飯你們吃了嗎?要不要現在做?」

「現在做?都幾點了?是要餓死我們吧你!媽,我們出去吃!」

葉靈受了幾個冷眼,仍然微笑的目送她們離開。

也挺好的。

免得煮出來的東西被挑三揀四,樂小舒忍著不說,可是她還不想一來就把心情搞得那麼糟,她現在只想等董筠睿回來,看能不能確定一下他們之間到底是什麼樣的一種狀態,是不是需要繼續維持下去。

葉靈吃完回了房。

董筠睿買的是複式,一層的兩個房間住了母女,二樓一東一西也有兩個房間,所以葉靈住的是西那間,中間是書房,書房旁邊還有一小間健身房。

葉靈進去看了看,東西都擺放得整整齊齊,應該是她走之後就沒人動過。

她下意識的用手指往桌上一拂,果然有一層薄薄的灰塵。

葉靈停了一秒,隨之又走了過去,當作沒看見。

停在書架面前,這董筠睿的確是博覽群書,各種類型都有,看得葉靈眉挑了挑。

她伸手要抽出其中一本來看,卻在空中停了停,腦里出現的是不能亂動他的東西。

看本書而已,叫亂動嗎?

如果兩人都要成夫妻了,看本書都叫亂動的話,那這樣的生活算什麼?

葉靈執意要拿,便能拿。

不單拿下來,她還拿回房間去看。

畢竟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才會有人回來。

葉靈接了個方家萱的電話,聊了大半個鐘才掛了。

董家母女回來的不算早,吃個晚飯吃到十點,有些不太懂有錢人的生活。

葉靈沒有下去理會她們,雖然她們回來故意弄出很大的聲音,小姑還報了幾個菜名,都是貴菜,但與她無關。

她還不至於為了吃而跟人起什麼衝突。

沒人回應挑不起戰爭,小姑不一會就偃旗息鼓,大概是回房娛樂去了。

葉靈等到十一點,終於還是困了,於是便洗洗睡了。

誰知道聽到了開門聲。

葉靈猜是董筠睿,也應該是他。

聽聲辨位,等他上了樓,葉靈才開門出去。

董筠睿喝了酒,一路迷糊的回了家。

等上了樓,搖晃間看見個人,起初有些不敢相信,但再看,真的是她回來了!

葉靈看著怒氣沖衝過來的一個人,想躲回房間去,但又想著該面對還是要面對,畢竟她回來是解決問題的。

董筠睿想一把抓住她,可是她躲了,加上喝酒有些不穩,就抓了空。

這讓董筠睿的戾氣更重,一抓再抓,終於定在了他面前。

葉靈聞到了酒氣,看樣子還喝了不少,還像醉了的樣子,畢竟平時這麼愛整潔一個人,領帶歪了都不理,是在借酒消愁嗎?

因為樂小舒?

這樣的話,他應該是在乎這段感情的?

葉靈有些無奈,如果是這樣的話,她更加要小心了。

董筠睿本想發怒,可是對面的人深深嘆了口氣,然後伸手扶他,還問他是不是喝酒了?

「不用你管!」

他想要揮開,可是力不從心,她躲避,還是沒有放開。

可是一想到她竟然在公司做出那樣的事來,又湧上來無比的怒氣,使出全力,一把把她推到了床上!

葉靈沒想到他突然發力,一把重心不穩,差點撞到桌椅,還好轉了個彎,卻摔到了床上,然後被身強力壯的人壓了上來。

愛上我,你無路可退 推不開!

葉靈心裡焦急!

可是董筠睿一點不理她的反抗,抓住她亂揮的手,就往她臉上親去!

葉靈驚了,手腳並用,還是反抗不了,只能努力的避開他的唇!口裡不斷的喊著董筠睿的名字!

「你說過不強迫我的!」

可是董筠睿充耳不聞,只繼續著自己的動作。同事說得對,女人只有變成自己的,才會一心一意的跟自己!

他之前對她的尊重,讓她放肆到跟一個保安羞辱他!他如何咽得下這口氣!

「你是我的!」

董筠睿不管不顧,死死的把人壓住!

葉靈只恨這身體的軟弱,這個時候要怎麼脫離?!

「董筠睿,我們有話好好說,你這樣解決不了問題的!」

「董筠睿!你先起來!你冷靜……」

「樂小舒!不可能的,今天我就要讓你知道,你逃不掉的,你是我的女人!」

「董筠睿,不是這個問題,你聽我說,董筠睿!……」

如何叫醒一個喝醉的人! 董筠睿真的醉了,印象中他的怒氣從未如此外放,是真的因為在乎她嗎?

葉靈一時不知該怎樣選擇。

但是她知道,就算要發生親密關係,也不應該是在這個時候。

葉靈把頭鑽進了他的肩胛處,然後用力咬了下去。

手腳被制,她只能出此下策。

疼痛使董筠睿一縮,然後放開了她。

葉靈趁機擺脫了他的禁錮。

「呵呵呵」

董筠睿一陣大笑。

對著她的說:「小舒是要在我身上留印記嗎?我喜歡……」

葉靈一個抖靈,她並不是。

但是董筠睿似乎很開心,像是恢復了正常,還把她拉起來,給她整理衣服,跟她說對不起。

葉靈目瞪口呆,這是什麼轉折?

「小舒,你是愛我的對不對?你昨天只是為了氣我是嗎?」

葉靈不得不承認,樂小舒的確是這樣想的。 名偵探柯南之MARTINI 現在的她,有一種要撲上去說沒關係的衝動,只是被她壓制著。

「小舒,是不是我沒時間陪你你生氣了?別生氣,我努力賺錢養家,你只要在家裡等我回來,我一回來就能看見你,你不知道我多開心,這麼多年了,終於有個像樣的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