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笑而諷刺的回話,眼眸淡淡,卻讓人莫名想疼惜。

戴面具的男人幾不可聞皺了皺眉。

他很想親手把江緋色的脖子一把擰斷。

他想狠狠吻上那雙喋喋不休的小嘴,讓她不要這麼倔強任性,他更想狠狠的把她圈養在身邊!

新娘十八歲 無聊了,可以逗逗她,冷了可以抱抱她,他記得很清楚,抱著她會讓他渾身都被溫暖到。

更甚的,是可以偶爾跟她玩好玩的小遊戲,還可以帶她出去,任他天南地北的欺負。

可惜!可惜他不會這麼做,也做不到這樣!

「真是傻的可愛,穆夜池沒有告訴過你嗎。」思緒回籠,戴面具的男人勾唇邪魅一笑,輕柔的嗓音讓人聽了不寒而立。

「你真奇怪,你又不喜歡我,這想法很危險。」

「對,我不愛你,但我也想佔有你。」

江緋色「……隨你喜好,如果你不介意跟你親哥哥共同分享一個一無是處的女人,我想,我沒有手段可以反抗,我能做的,只會讓你們覺得自己連畜生都不如。」

他們這麼壞,她壞起來並不比他們少!誰能永遠善良天真,當你深陷絕望的時候。

「那我只能把你——。」

話音落下,他溫熱的唇朝她吻落。

江緋色忽然笑了,沒有避開,覺得又有一個悲劇要上演了。

「笑什麼,有這麼好笑嗎?」她的笑讓戴面具的男人收回動作,表情一沉,憤怒。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暴跳如雷,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看不慣她這樣的一副樣子。

「你說呢?你不是他的弟弟嗎?你應該比我更清楚,我在故意讓你得逞,讓你們兄弟自相殘殺。」

來吧,造作吧!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是嗎。」戴面具的男人邪惡勾起唇角,表情莫測,看不清楚。

江緋色側臉側身,不與男人靠的太近。

「我本來對你沒有惡意。」

「別!這些話就不要說了,做都做了,就不要洗白了,洗不白的,還會讓我覺得你這個男人很窩囊。」打斷男人的話,江緋色順利收拾東西,打算撤了。

最好不要說下去,免得又被人家套路。

「好吧,好像你說的也沒有什麼錯,雖然可能有原因。」

江緋色扔掉手中垃圾,整理好,轉身望向男人,「我現在倒是好奇,如果穆夜池知道他弟弟背里有這樣一副面孔跟我說話,會是個什麼樣的心情?他會不會入對別人那樣,對你的背叛痛下手,六親不認?」

男人一愣,沒說話。

輕笑,江緋色的表情帶著好奇的諷刺,「你跟穆夜池算哪門子親兄弟啊。」

這個問題盤踞在心裡,江緋色很想問問戴面具的男人,他到底是怎麼做到讓穆夜池一點也沒發覺。

穆夜池那樣的人,要是知道戴面具的男人背叛,不知道會不會讓他有跌入低谷的感覺,畢竟看起來這個男人對穆夜池這個哥哥還是很在乎。

「不說就算了,我也沒有指望你會說點什麼,麻煩讓一讓。」江緋色指指男人,表示他們沒有必要在這裡說這些沒有意義的話。

他也不會告訴她他們為什麼對她這樣記恨算計。

「你好奇可以去問他,當然,你要真的想跟他告秘也可以,我不介意。」戴面具的男人鬆開手,表情似諷非諷,似笑非笑,顯得更加撲朔迷離。

「……」她沒有話可說。

轉身想退開,江緋色手臂一痛,整個人反翻過來,被壓在課桌上,撞得她背部發疼。

「喂!你想做什麼,給我滾開——」被壓在桌子上的江緋色,反抗男人的偷襲。

「我讓你乖乖你不聽話,我覺得在這裡很好,光線充足,我跟你兩個人,沒有誰來打擾我們,這不是比你回去穆家老宅子或者穆夜池那裡好?走什麼呢。」

用身子壓制住江緋色,戴面具的男人伸出手,做了個噤聲的動作,滿臉溫柔笑意,笑容俊美無儔

江緋色皺眉,冷聲問他,「你想做什麼。」

「我,不想做什麼。」

不做什麼?

江緋色心裡警惕,抬眼就看到男人放大的臉壓下來,狠狠的吻她。

「你們在做什麼!」

被吻住前一秒,憤怒的冷叱從門口炸開,挽救了江緋色。

江緋色和戴面具的男人在這電光花火瞬間,眼光同時往門口瞄去。

可能是光線太強的原因,他們都無法看清楚聲音來源的人是誰,只看到有個晃動的黑影在朝他們生氣奔跑過來。

穩當的腳步聲響亮有節奏,每跨一步,兩人的眼光就跟著跳動一次。

越過門口,避開光線,出現在兩人面前的,正是一臉憤怒的穆夜池。

「放開她!」

穆夜池綠眸深沉得可怕。

他緩緩走到兩人眼前,撕聲怒吼,大手一把戴面具的男人從江緋色身上拽下來,綠眸不在平靜,憤怒地狠狠瞪向笑得一臉無辜的戴面具的男人。

穆夜池的出現,讓戴面具的男人嘴角的諷刺笑容更大,好象時間也差不多,來得挺準時的。

被拉開身子,他迎合著兩雙想把他刺得灰飛湮滅的眼神,兀自笑地一片寂寞明媚。

「英雄救美呢?」男人拍拍手,整理好衣領笑著調侃,一副很欠揍的嘴臉。

「你這個混蛋,你給我去死。」江緋色轉身怒罵的同時,小拳頭已朝戴面具的男人揮過去。

「我來。」

呼嘯的拳風,讓江緋色以為看到了什麼高手過招,場面特彆強烈。

他這樣敏捷的身手,好像也沒錯,畢竟小時候被丟去魔鬼訓練。

「不要隨便英雄救美,既然對人家沒有愛情和感情,別裝得那麼一回事。」戴面具的男人冷哼一聲,避了開去。

避開的同時,他勾唇,丟了一個不屑的眼神給穆夜池。

一邊眯著眼圍觀的江緋色黑人問號???

不是穆夜池親弟?怎麼壓根就好像不認識,還有隔世仇般。

也有可能是她看錯,煙花,戴面具男人這眼神是他和穆夜池之間一貫達成的默契,只是相互在江緋色面前逢場作戲一番。

腹黑總裁契約妻 畢竟在她面前動手,看起來他們兩個在做很愚蠢的事情。

兩人過招,各自冷冷站一旁。

江緋色猜不透他們搞什麼鬼,只好自嘲笑道:「不打了?我還期待能看兩個多金帥氣高富帥為我爭風吃醋打架的畫面呢。我拍下來添點油加點醋,一發布出去,那可是比娛樂圈那些捕風捉影新聞更勁爆更吸引人。」

她從容站起來,冷冷笑著望向僵直的穆夜池和戴面具的男人。

江緋色如此一說,穆夜池和戴面具的男人反而全都愣住。

他們呆了好幾秒,眼眸齊齊往她這裡看過來她。

江緋色也不怕他們看,又不掉根毛少塊肉,她只是很不帥的冷笑,「看什麼看?沒事的話就全滾吧。我就這麼一個小小的低賤卑微的小人物,沒有這麼大的魅力讓你們兩個矜貴大少爺在爭風吃醋打架鬥毆,甚至看起來在幫忙我掃地,做有辱你們身份的事。」

穆夜池和戴面具的男人沉眉,一言不發盯著笑容疏離淡漠的江緋色。

轉身,江緋色緊咬著牙齒不在發話,冷漠的背影顯得有些無助的輕顫。

「江緋色,別鬧……」

「鬧?誰tm閑著沒事幹跟你們這麼鬧?滾,全都給我滾出去——」

他們在身後一直勾勾盯著,江緋色特別生氣憤怒。

眼眶微微發紅,她委屈,轉身把手中掃把掃向他們,像要趕蒼蠅似的厭惡吼著,在發泄那般叫他們不要出現她面前。

她又不是可憐到需要被憐憫的地步!

她江緋色還好好的活著,能動會跑能吃會睡,她才不稀罕他們這種憐憫的同情眼光。

惡魔總裁的嬌蠻霸妻 他們都這麼狠心殘忍對她,這樣的眼光到底算什麼?

傷了她,后竟然一臉同情,覺得她江緋色很可憐?呵,這是哪個狗p道理,這是什麼鬼屁男人的憐香惜玉?

「喂,你用不著這樣吧……」戴面具的男人走上來,低聲說道。

不說還好,一說江緋色更惱火,直接以掃把過去。

掃中的戴面具的男人和穆夜池都沒有吭聲,在江緋色憤怒冷哼下只好狼狽退出教室。

江緋色嘣一聲,用力把教室門緊緊反鎖。

揚著頭抱著自己無力靠在門把上,任眼中生生的酸痛,卻不讓自己哭,也沒有眼淚了。

哭什麼哭,有什麼好哭的。

靠在門上,緊緊抓著門把,江緋色只是忽然覺得好累,好累……

身子沿著門把慢慢滑落,她半蹲在灑著刺眼白光的地板上,雙手捂著臉想讓自己緩和,心尖伸出卻一刺一刺的,有根針在扎心,活生生,痛徹心扉——

*……

外面,男人和穆夜池一前一後走出去

兩人走到教室外面的天台上,停了腳步。

穆夜池冷冷眯眼,看都不看男人。

戴面具的男人低笑,與穆夜池看過來的眼神冷冷對望。

同樣出色的容貌,氣質,他們看起來高貴如王子。

兩人不同的地方,便是戴面具的男人一臉無辜微笑,穆夜池則是一臉的拒人千里之外的天寒地凍。

「心疼啊,當真決定要她?」

穆夜池沒有說話,靠著牆壁,綠眸凝望有些陰暗的天,沉默。

戴面具的男人也不介意,徑直打開打火機,點燃一根白色香煙,姿勢優美的抿了一口,緩緩吐出繚繞的煙霧。

他遞給穆夜池一根,「來一根?」

穆夜池不接也沒說話,高冷如同完美的冰雕。

戴面具的男人兀自低頭,眼角閃過失落,笑的有些勉強。

飄散的煙霧,憂傷的氣息。

「難道你沒有這樣的想法嗎?我以為你只是恨她,現在我才知道,原來你比我更痛苦吧?既捨不得傷害她,又恨得想把她摧毀掉的感覺,蝕骨心痛是不是?」穆夜池不說話,男人就低笑這自嘲的幫他說出來。

穆夜池眼眸眺望著窗外金色,優雅冷淡,淡下來的表情諷刺而自嘲,一句話都沒有回應。

「停手吧。」良久,穆夜池只吐出了這三個字。

「停手?怎麼停?如何停?」

「你根本不想承認她就是你們要找的人,你千方百計找借口拖延,不就是因為對她下不了手嗎。」

「你想的嗎?哈哈,你以為你很了解我?你別太自以為事了,說得跟真的一樣。」戴面具的男人吐掉一口煙霧,色煙霧繚繞的俊美臉上,輕蔑諷刺,「你根本不了解我,一點也不。」

穆夜池手指在玻璃窗上點了一下,沒有應答,繼續沉默。

「我知道,你心裡不舒服,你介意他們把你賣掉,讓你在穆家生活。」戴面具的男人站起身,站到穆夜池身邊,與他一起看窗外的天氣,「你不想承認我的身份,是因為你心裡一直都認為他們把所有的好都留給我,讓你賣到穆家,對吧?」

「我決定放棄。」穆夜池轉身。

「放棄?放棄她還是放棄你想做的?你該清楚,事情已經曝光,她不會在愛上你……」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哥,這麼多年,你在穆家過得好嗎。」

沉默許久,最終還是開口說了這句話。

這麼多年來,相見,相知,卻不相認。

今天終於能當著面,能開口叫出口了。

穆夜池沒有回應,他似乎正在想什麼,幽暗的一雙綠眸沒有焦點,冷冷,寂寞的身軀獨孤倨傲的靠在那裡,沒有任何生氣般。

「哥哥,你在想什麼。」

戴面具的男人的話把穆夜池思緒轉回來。

他皺了皺眉,對男人陌生而熟悉的稱呼很不習慣,幾不可聞的冷了眼帘。

戴面具的男人沒有因為穆夜池冷漠尷尬,他已經把煙熄掉,坐在天台邊緣,修長的兩隻長腿在十層樓的高空中晃阿晃,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目光看向那個沉默冷厲的強大男人。

這就是他的哥哥,一個從小被扔到穆家的棄子。

一個被家族控訴是母親與穆家大少苟且生下來的私生子,在那之前,母親與穆家大少相愛,被父親橫刀奪愛……

他並不介意哥哥的身份,母親愛著穆家大少爺,穆家大少愛著母親,本意上來說,大哥才是真正愛的結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