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箐像在看個煞筆一樣地看著林霖,開口問道。懷疑林霖是不是因為分手而受打擊了,腦子不合適,說什麼吃翔,他自己吃還差不多呢!

「呵呵,孫少爺,您認為呢?」

林霖沒有理她,直接看著孫尚財問道。

「嗯?」

孫尚財剛要發怒,突然渾身一震,一股酥麻感沖入腦海,嘴角抽搐后,突然整個人面色大變,獃獃的。

像個白痴一樣的點了點頭,轉身就要走出去。

「孫尚財,你去哪?」

薛箐有些懵了,連忙拉住孫尚財的胳膊。

「滾!」

孫尚財雙目無神,轉過頭一把甩開薛箐的手,還惡狠狠地罵道。

「孫少,您怎麼了?」

跟隨孫尚財的那群混混也楞了,連忙問。

「跟我來!」

孫尚財也不看他們,一字一頓地說了三個字后,直接向門外走去。

「哼!」

薛箐冷哼一聲,連忙追了出去。

「呵呵,這只是欠我我的一點利息,等著吧!」

林霖不以為然,自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冷冷地說道。

錙銖必報,就是自己的性格! 浪跡在星河上的夢 既然有欺負老子的勇氣,就準備好欺負老子的代價!

……

「孫少,您這是要幹嘛去!」

混混們看著孫尚財快步走向女廁所,頓感不妙,這個孫尚財真尼瑪要聽那個孫子的話,去吃翔?

孫尚財不理他們,視若無睹,反而加快了步伐

「尚財!你到底要幹嘛?」

薛箐急忙跟了上去,又問。這下薛箐是真的慌了,這孫尚財怎麼感覺是中邪了似的,不會真要去吃吧!?

想到這裡,薛箐感覺一陣雞皮疙瘩……

女生廁所,

「啊!這怎麼有一群男生?」

女生廁所就在教學樓的旁邊,不算遠,人也不少。尤其是女性學生最多,一群群的,正圍觀被一群人拉著的孫尚財。

「哇!那不是有名的土豪孫少嘛?」

「哦,我想起來了,號稱學院最有錢的三大土豪少爺之一的孫尚財啊!」

「看這陣勢,咋感覺有些不對勁?」

「呃……怎麼感覺他想進我們女廁所?」

「什麼!?不是吧?這人這麼無賴?」

「咦~人品啊!」

一群群女生在廁所外議論紛紛,不一會基本上全學院的同學們都知道了,畢竟手機這個東西很神奇。

學院網站上有個叫林帥哥的人發了個帖子賭註:孫少會衝進廁所吃翔,而且是女廁所,不相信的來打賭!

沒錯,打帖子的人就是林霖,反正自己有恃無恐,那孫尚財肯定會吃翔,自己何不撈一筆?

果然帖子一發出來,就有上千人點贊,上百人投注了,都不相信孫少會吃翔,根本不可能啊!!!

天黑風高:樓主是傻逼,鑒定完畢!

落功不是無情物:同上!不過,有錢賺當然可以!

一笑奈奶:嘖嘖嘖,這不是送錢么?我押孫少不會吃!這可是信用合同,樓主你完了!【偷笑】

西門官人:呵呵,有意思,我隨樓主,押孫尚財吃翔!玩啵!

偷心者:一群傻逼,路過,水帖!

……

校園網站瞬間火爆起來,看著林霖發的孫尚財在女生廁所門口的照片,還有旁白:孫少大鬧女廁所,只為吃到翔!

一大群學生瘋狂點贊,議論,畢竟孫尚財的知名度可是很高的!

……

廁所門口,孫尚財一把掙脫那些混混,便要衝進女廁所!

「啊!流氓啊!」

「我去,太強勢了吧?」

孫尚財剛衝進女廁所,便引來廁所內的一陣尖叫,一大群女生連忙沖了出來,驚魂未定。

「哇咔咔,這是有多饑渴?」

「不得了,快拍下來!」

「哈哈,正愁沒有新聞素材呢!」

幾個男生在一旁看著,不少人目光都露出了羨慕之意,嘖嘖,人生能有幾回入?

更有不少人直接掏出手機咔嚓咔嚓拍,網站上再次頂出許多新帖子,主題都只有一個!

「孫少白天求刺激!」

「土豪哥饑渴不已,無奈闖入女廁所!」

「夜襲寡婦村,曰闖女廁所!」

一個個帖子發了出來,徹底讓孫尚財成為無人不知的大名人!

「呵呵,如意金箍棒,可不要讓我失望啊!」林霖也來到了女廁所門口不遠處,這裡已經是人山人海了,都在等著孫尚財從裡面出來呢!

而薛箐作為孫尚財的女朋友,更是滿臉黑線,只好沖了進去,想把孫尚財拉出來!

「啊!」

片刻,薛箐的尖叫從廁所中傳出來……

「我去,我去!大新聞!」

「這兩人就這麼饑渴難耐么?」

「不不不,應該是無法自拔了!」

眾人面色一個比一個精彩,二話不說,所有人的手機都拿出來了,這絕對是超級新聞啊!

林霖冷笑一聲,也掏出來手機,看來,那個帖子要掙錢咯,還有,得多收紅包啊,這麼變態的法寶,越多越好,來者不拒啊!!!

……數量近乎千名的學生圍觀在廁所門口,對,是女生廁所門口。

只見,薛箐從廁所中躥了出來,面色難看,倚在一處牆上哇哇地吐了起來,狼狽不已。

「哇咔咔,這麼快就出來了?」

「不是吧?孫少是個快槍手?」

「嘖嘖嘖,又是一條大新聞啊!這女的是不是有孩子了?」

「我去,你們理智點好不好,怎麼可能懷孕,又怎麼會在女生宿舍干那種事?你們想的太邪惡了!」

「就是!你們這群男生一天到晚想什麼呢,那個女的肯定看到噁心的場面了,似乎很齷齪的場面!」

「哦~我想起來了!校吧裡面那個說孫少吃翔的帖子!」

「真的吃翔?」

「早知道,我就投注孫少會吃了,這下可虧大了!他們是不是聯合坑錢的?」

「怎麼可能,孫少還缺錢?」

一群男女湊到一起,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議論紛紛。

「呵呵,敢惹老子,就去吃屎吧!」

作為始作俑者的林霖卻是在遠處的一個角落裡冷哼了一聲,就轉身回宿舍了。

男生宿舍,此時大多都上課或者在女生廁所圍觀,難得有個光明正大地去女生廁所門口圍觀的機會,廣大宅男們又怎麼會放過?

是已,宿舍門口也沒有幾個人。

遠遠地,一道倩影便吸引住了林霖的目光,林霖感覺有些眼熟。

「林霖!」那道身影顯然也看到了林霖,快步走了過來,那淡藍色的長裙,出類拔萃的氣質,傾國傾城的容顏,正是校花

慕傾城!

「我可等你好久了!」慕傾城一上來,嬌哼一聲,似乎有些不滿。

「是么?你要是早點告訴我你要來,我肯定要敲鑼打鼓地在外面侯著,可這不,你沒跟我說呀!」

林霖一怔,旋即緩緩開口道。

「切,真沒看出來,你居然這麼會撩妹!」

慕傾城嬌笑一聲,故作鄙視道。

「常在江湖漂,哪能傻白甜?」

林霖對答如流,順口道。

「好啦,不跟你貧,說正事,我想請你吃頓飯!」慕傾城無語了,只好開門見山道。

「吃飯?」林霖一聽,滿臉春風,挑了挑眉,自喃道。

「打住!別多想,我只是單純的想報答一下你,你可不要多想哈!」慕傾城見狀,連忙說道。

說罷,慕傾城開著自己的豪華跑車載上林霖,先去了一家珠寶店。

這家珠寶店非常有名,似乎是京城四大家族之一的賈家的產業。

「傾城?你來了,這位想必就是你之前跟我說的林英雄了吧?」

一個身穿黑色西服,瞪著鋥亮的黑皮鞋的年輕人從珠寶店內走了出來,看到兩人後,笑著上前打招呼。

「嗯,林霖,這是我的一個朋友,叫賈銘,今天我跟他說過你的英雄事迹,他非要認識一下你。正好順路,就帶你過來認識一下。」

慕傾城對著那個男子點了點頭后,對林霖說道。

「認識他對你以後有好處。」

正當林霖要發問時,慕傾城又低聲補了一句。

林霖不著痕迹地點了點頭,原來慕傾城是想給自己與這些高層人物打交道的機會。以後萬一有什麼事,這些人,認識了總歸是好辦的。

「林霖兄弟,在下賈銘!以後有用得著的地方,儘管吱聲!」賈銘沒有什麼架子,直接上來友好地伸出了手。

「嗯,好! 驅魔夫妻檔 賈銘兄弟若是有事,我林霖自然也會儘力而為!」

林霖點了點頭,伸出手與賈銘握了握,友好而有力度。

「既然二位還有事,我也不打擾了,你們先去忙吧!對了,林霖,這是我的名片,有事就給我打電話。」

賈銘看了一眼一旁顯得有些無聊的慕傾城,頓時,識眼色地說道,還遞給林霖一張名片。

至於林霖的手機號,也不知道那賈銘用什麼辦法,早就有了。

林霖苦笑一聲,名片上寫著這賈銘是賈氏珠寶店的董事長,賈氏集團有限公司的總經理。得,又是個大人物!

客套了許久后,慕傾城跟林霖才告別了賈銘,決定去珍品閣吃頓飯。

珍品閣是市裡有名的酒樓,一般人都進不去店門,都是有一定身份和地位的人才能進入。

「慕小姐!您來了!」

站在門口的接待人員都認識了慕傾城,看來是常客了。

「呦!這不是林少爺么?」

正當林霖二人想要進酒店時,一道刺耳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

林霖一看,竟然是薛箐和孫尚財!

這人吃的倒挺快啊,也不知道洗胃了沒有,看上去便讓人覺得噁心。

「呵呵,孫少怎麼也過來了?還沒吃飽?」林霖開口諷刺道。

「哼,」孫尚財冷哼一聲,想起之前發生的怪事,自己就感覺一陣惡寒。

太奇怪了,自己的身體不受控制一樣……

「我說你個土包子怎麼有錢來這裡,原來是被人包養了!呵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